未分類

自己家的這個少年心性不壞,就是老是愛干一些混事。

「我不管,我就是喜歡那個姑娘,你趕快去給我查查。」男孩很不服氣。

「不用查了,那個女孩不是你能碰的,那個男人你更招惹不起。」

就在這時,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

男孩和老者都被嚇了一跳,「你是什麼人?」

男孩感覺自己被嚇到了很沒面子,大聲地呵斥道。

沒有理會男孩,來人直接對老者說道:「管好你家少爺,別惹到一些你惹不起得人。」

沒有過多的停留,來人說完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看著絲毫沒有給自己留情面的人,男孩欲上前去理論,一把被老者拉住,「少爺,該回去了。」

老者沒有不在意來人所說的話,反而開始認真思索剛才看到的男人和女人到底是誰。 想了半天,腦海中一個人與剛才看見的男人開始重合,然後老者驚恐地張大了嘴巴。

顧氏總裁,顧忘!

老者被腦海中的想到的人嚇得一哆嗦,趕緊拉著男孩就走。

必須要好好管管這孩子了,再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怕是他們的家族都會因此遭殃!

剛才說話的人正是顧忘的保鏢頭頭,山貓。

作為顧忘的貼身保鏢,他一般都是在顧忘身邊不遠的位置跟著他。

尤其今天老闆和老闆娘出來散心,自己更要密切關注時時刻刻發生的一切,也正好看到了剛才的小鬧劇。

「這孩子腦子怕是瓦特了。」

山貓覺得男孩腦子應該有問題,要不然怎麼會做出搶人家女朋友的事。

也幸虧顧忘今天心情好沒有多計較,要不然這孩子估計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解決了這個小問題之後,山貓依舊遠遠地跟著兩人,盡職盡責地保護著。

顧忘與趙以諾又在外面逛了好久,最後趙以諾有些累了,兩人便一同回家了。

這邊顧忘與趙以諾過著平靜但浪漫的日子,最近的蘇菲菲可是有些難熬了。

前些陣子顧忘與趙以諾訂婚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讓她十分憤怒不說,最近的蘇家企業上像是也出了什麼問題。

好像蘇氏的企業被大範圍的打壓,蘇菲菲的爸爸蘇永天現在忙得是焦頭爛額,對她的態度也不如以前好了,今天竟然還罵了她一頓。

諸天萬界撿屬性系統 蘇菲菲覺得自己很委屈,為什麼蘇永天有脾氣要發在自己身上。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蘇氏家族目前的困難處境,可以說是她一手造成的。

當時蘇永天為了替女兒解氣一時衝動撤回了與顧氏合作的一單大生意,其惡劣的影響終於開始慢慢地顯露出來。

首先就是撤回單子給蘇家造成了一筆很大的損失,不過蘇永天本以為自己可以再重新找到合作夥伴,畢竟當時有很多企業是爭著和蘇家做這筆生意的,只是顧氏給的條件明顯更好,多方面考慮,蘇永天最後選擇了顧氏集團。

可是當他現在希望再次找人合作時,卻發現沒有人願意與他合作了。

現在大量的商品積壓在蘇氏,卻根本沒有賣出去的途徑。

蘇永天很苦惱,可是又不知道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公司的其他股東也開始向他施壓,撤單的事是蘇永天決定的,如果解決不了問題,他們就要聯合撤除蘇永天董事長一職。

蘇永天非常後悔當初的意氣用事,正巧今天遇到蘇菲菲,於是二話不說劈頭蓋臉地罵了蘇菲菲一頓。

現在的蘇菲菲,正坐在沙發上生著悶氣。

這時手機突然響了一下,蘇菲菲拿起一看,是來自她高中同學群的一則通知。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中同學聚會的日子,以往蘇菲菲從來都不會去那種場合,她覺得與她高高在上的身份不符,所以總是說自己有事推脫掉。

可是現在,她心情很不好,也想去參加這次聚會,順便散散心,疏解一下鬱悶的心情。

聚會的時間就在今天下午,地點也是離她家沒有多遠的一位高中同學家,沒有過多的猶豫,蘇菲菲答應了下來。

下午的時候,蘇菲菲如約來到了高中同學家,進屋的一瞬間,她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今天的蘇菲菲穿著一身低胸小禮服,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完美的身材顯露無疑。

臉上的妝雖然很濃,卻依然不失高貴。

蘇菲菲踏著高跟鞋,像一隻驕傲的孔雀,含笑一步步地走進了人群中央。

雖然最近過得很不好,但不可否認,蘇菲菲仍然是他們一群高中同學中最亮眼最受矚目的一個。

蘇菲菲很開心,她非常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這可以讓她忘記最近所有的不快,重拾起往日的自信。

看著一步步走過來的蘇菲菲,原本在說話聊天的人都不約而同地像她靠攏過來,尤其是一些男人,眼睛裡帶著熾熱的目光。

「菲菲,你來了。還是像以前一樣漂亮。」

「菲菲你真是越來越漂亮,越來越有氣質了。」

「有男朋友了沒有,哪個男人能娶到你真是他天大的福分!」

聽著身邊人的恭維,蘇菲菲得意地笑了。

她還是那個耀眼的公主,趙以諾,你永遠不配與我斗!

蘇菲菲的到來無疑將聚會推向了一個小高~潮,此時很多的男人圍在蘇菲菲旁邊,不過見她對誰都是不假辭色,眾人也是識相地走開了。只有一個人還在,那就是江川。

從蘇菲菲剛進來的一刻起,江川就眼前一亮。

從高中起,蘇菲菲就是他的夢中情~人,江川一直想要把她追到手。

一方面,蘇菲菲本人確實非常漂亮性感,自己追到手絕對艷福不淺。

另一方面,蘇家家大業大,而蘇菲菲又是蘇永天僅有的獨生女,得到了蘇菲菲,就等於得到了蘇氏集團。

江川只是一個小家族的繼承者,能有這種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好機會,他又怎麼會錯過呢。

只可惜,他絞盡腦汁仍然無法得到蘇菲菲的一點好感,最後只得無奈放棄。

今天再次見到蘇菲菲,自己心中那原本都消散的欲~望又燃燒了起來,而且江川也聽得知了蘇菲菲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一些事情,知道她過得並不舒服,所以他感到自己又有了機會。

「菲菲,好久不見了,我真的好想你啊。從高中時候到現在,我從來沒有哪怕一分鐘不想念你,能見到你真好!」

江川肉麻的對蘇菲菲說道,他要抓住這來之不易的機會,把蘇菲菲弄到手。

「江川,是好久不見了,感謝你還一直記得我,不過和以前一樣,我現在仍然對你沒有一點感覺。」蘇菲菲冷冰冰地說。

就憑你也想得到我,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蘇菲菲沒有說出來,但臉上的厭惡已經說明了一切。

「菲菲,你怎麼就是不願意接受我呢,我才是那個最愛你的人啊。」

江川絲毫沒有在意蘇菲菲對自己的態度,仍然糾纏著道。 「我說了我不喜歡你,並且永遠也不會喜歡你的!」

蘇菲菲有些不耐煩了,「聽明白了吧?」

「你說話又何必那麼覺得菲菲,喜歡這種東西是可以培養出來的啊,你現在不喜歡我,說不定以後就喜歡我了呢。」

江川追著蘇菲菲,一刻也不給她空閑。

「菲菲,要不你就試著接受我,說不定之後你就發現我的優點了。」

「菲菲,你別不說話啊,是不是渴了?我去給你倒水?」

江川不知疲倦地說著,可蘇菲菲早已被煩得不願意多說一句話。

「夠了!江川。」

蘇菲菲終於受不了了,暴怒道:「你也不看清自己是什麼樣子,你覺得你配得上我?憑你的身份和相貌,我真的永遠,永遠都不會和你在一起!」

蘇菲菲的臉上寫滿了厭惡,看著江川的目光,透著嘲諷與不屑。

這目光直直地刺進江川的心裡,臭婊~子,早晚有一天,我要你在我胯~下求饒!

心裡是這麼想的,可是江川卻絲毫沒有表現出來。

蘇菲菲惡毒的話並沒有讓他知難而退,反而是更加變本加厲了。

「菲菲,我不管你怎麼看我,我對你的愛是真的!你最近遇到的煩心事我也有所耳聞。我只能說,顧忘那種人真的是瞎了他的狗眼,這麼好的女人都不珍惜,他早晚會有後悔的一天!」

江川信誓旦旦地說道,看著蘇菲菲的目光充滿了深情。

不得不說,江川最後的一句話正好說進蘇菲菲的心裡。

顧忘他就是瞎了眼,才會喜歡上趙以諾那個賤人,他早晚會後悔著求我原諒他!

想到這裡,蘇菲菲的臉色好看了些,突然覺得江川也沒有那麼討厭了。

蘇菲菲臉色上的變化被江川盡收眼底,心裡罵著蘇菲菲不要再異想天開,可是嘴上仍然是甜言蜜語。

「菲菲,相信我,我願意為了你付出一切,只要你肯答應我,與我在一起。」

江川的聲音里充滿了誘~惑,像是只要蘇菲菲同意,哪怕天上的星星也可以為她摘下來。

「你真的願意為了我付出一切?我讓你做什麼你都會答應嗎?」

聽到江川這句「願意為你付出一切」,蘇菲菲腦子想過一個計劃,針對顧忘和趙以諾的計劃。

江川有些發獃,他原以為自己還要費好些時日才可以讓蘇菲菲鬆口,可是沒想到這麼快,她就有了態度上的轉變,當下大喜道:「對!你讓我做什麼我都會答應!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只要你願意接受我。」

「如果這件事你可以做成功,我可以考慮和你在一起。」

蘇菲菲心思急轉,臉上也開始帶著微笑。

「你說吧菲菲,什麼事?」

幸福來得太突然,江川還有些做夢的感覺。

如果蘇菲菲給了他機會,他一定會想方設法地把她弄上~床,到時候生米煮成熟飯,她就算再怎麼樣也只能接受自己。

到時候,蘇氏家族的企業,自己豈不是也可以分上一杯羹。

江川更激動了,恨不得立刻就幫蘇菲菲把事情辦好。

「你不是知道顧忘與趙以諾訂婚的事情了嗎?你也應該知道,我現在對趙以諾是恨之入骨。你不是能說會道,什麼騙女孩子的花言巧語都說的出來嘛。

現在我就讓你不管用什麼辦法,只要把趙以諾騙到手,然後和她上~床發生關係。也不用這樣,你只是可以讓人誤以為你們關係曖~昧,再把你們曖~昧的照片拍下來發給我就好了。」

蘇菲菲一口氣將這些事情說完,然後看著江川。

「你讓我去勾搭趙以諾和她搞曖~昧,顧忘那關怕是不好過啊。」江川有些遲疑地說。

雖然他想方設法的想要得到蘇菲菲,可是那不證明他是一個愣頭青,顧忘和顧氏集團的能量,可不是他可以抗拒的。

「做與不做我不勉強你,就看你怎麼抉擇了。還是那句話,如果這件事成功,我可以考慮和你在一起。」

蘇菲菲的聲音充滿了誘~惑,能利用江川把這件事搞定,又不會和自己有任何的牽連,蘇菲菲暗贊自己做事天衣無縫。

江川沒有說話,在一邊仔細權衡著利弊。

顧忘縱然在M市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可是自己因為喜歡趙以諾而去追求她,顧忘雖然會生氣,可是也不至於會拿自己怎麼樣吧?

江川暗暗地安慰自己,拼一把!

捨不得孩子套不找狼,沒有一點危險就可以得到蘇菲菲的放心,顯然是不切實際的,既然這樣,還不如痛快地答應,博得蘇菲菲更多的好感。

重生之校園第一商女 「好,為了你,我就去做這件事了!菲菲你放心,我一定會做好這件事,不會讓你失望的。」

江川頗有男子氣概地把這件事答應了下來。

「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江川,我突然有些喜歡你了。」

為了江川更加賣力地做事,蘇菲菲也開始說一些好話。

「那當然了菲菲,以後你會發現我更多的好的。」

江川看著蘇菲菲,有些得意地說。

等我得到了你,還不是被我予取予求。

一旦你做成了這件事,顧忘一定不會放過你,我也可以不再受你的騷擾,多麼一舉兩得的事情。

兩個各懷鬼胎的人,此刻卻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菲菲,走,聚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趕快過去吧。」

江川趁機抓住了蘇菲菲的一隻手,現在看你還有什麼理由拒絕我,拉手這麼簡單的動作你要是也不願意,那可就一點誠意都沒有了。

江川得意洋洋地想。

被抓住手的蘇菲菲剛要發怒,可是想到自己剛和江川達成了共識,現在就翻臉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於是強忍著心中的噁心,任由江川拉著向前走去。

聚會開始了,江川直接挨著蘇菲菲坐了下來,一副與蘇菲菲關係很好的樣子,惹得在座的男士十分羨慕。

這期間,江川總是裝作不經意地磨蹭著蘇菲菲,想要趁機占些便宜,不過蘇菲菲都是很巧妙地躲過了。

最後蘇菲菲借與幾位女士談一些私密話題為由直接走開了,令江川十分鬱悶。

盯著蘇菲菲火熱迷人的背影,江川忍不住輕舔了一下嘴唇,你早晚會成為我的玩物。

江川收斂了自己淫念,開始好好思考怎麼接近趙以諾,完成蘇菲菲交代的事情。 這天,趙以諾下班后準備回家,一直以來,顧忘都想著開車到趙以諾的公司來接她上下班。

可是趙以諾一直堅持自己打車回去,她只是一名公司的普通職員,不想要把自己搞得太特殊,讓其他人覺得與自己有距離感。

顧忘想想也是,再說趙以諾的公司與別墅離得並不遠,也就是十多分鐘的路程,顧忘也就沒有強求。

趙以諾拿了包準備離開,時間不早了,趙以諾怕顧忘擔心,急匆匆地就往外趕,卻在即將出公司的拐角處與別人撞了個滿懷。

「哎呀!」

強大的撞擊力令趙以諾直接坐在了地上,捂著額頭,半天沒緩過神來。

「小姐,你沒事吧!」

男子也被撞得不輕,但是作為男性,肯定要比趙以諾反應過來,他禮貌地上前,想要把趙以諾扶起來。

「沒事的,我可以自己站起來,不用麻煩您了。」

趙以諾也回過神來拒絕道。

不要與其他的陌生人有過多的接觸,這是一直以來顧忘反覆與她強調的,而趙以諾也是牢記於心。

男子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賠著笑說:「實在對不起,我著急來你們公司談一點事情,沒有好好看路,不好意思啊。」

「沒事的。」

顯然人家只是無心之舉,趙以諾也沒有放在心上,「我們公司現在已經下班了,要不您明天再來吧。」

我不當鬼帝 趙以諾好心地提醒道。

現在公司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只有值班的保安還在堅守著崗位,哪裡還會有人與他談生意。

「是嗎?這我還真不知道。」

男子顯然沒有料到公司已經下班了,訕笑道,「那我只能明天再來了。謝謝你的提醒。」

「不客氣。」趙以諾禮貌地回應道。

男子很有禮貌,溫文爾雅的,趙以諾雖然對他不感興趣,可是最基本的好感還是有的。

說完趙以諾準備出去打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