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自己這是在哪裏?自己不是在水晶宮當中嗎?

怪哉!怪哉啊!

王宇此時此刻是懵逼的,他完全不知道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哐啷一聲”響起。

“斯斯——”


緊接着一縷光亮攝入了王宇的眼中。

伴隨而來的還有一聲淒厲的呼救,“有請老祖出關!

救我養屍門一脈。

後輩養屍門,第999代傳人張正義恭迎老祖……”

張正義清楚,這壓根不是什麼老祖,這就是一頭屍王。

可是惟今之計,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就算是屍王,也只能是硬着頭皮上。

現在就是破罐子破摔。

“養屍門?老祖?”張宇傻逼了,這究竟是個什麼情況?

不僅張宇懵逼了。

在外頭挖墳鑿墓的張正義也懵逼了。


這棺材板裏怎麼會是這麼一個存在。

竟然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這確定不是在和自己開玩笑?

tmd屍王呢!


現在就這麼一個活人,自己還怎麼救自己師傅還有師妹。

不對勁,很不對勁!

師傅不是說這裏是……屍王的埋葬之地嗎?

現在竟然會蹦出一個人來。

這很不對勁。

事出反常必有妖!

此時此刻,王宇並不清楚自己是在一處特殊的世界當中。

王宇此時此刻整個人都是懵逼的。

他根本搞不清楚現在是一個怎麼樣的狀況。

我是誰?我在哪?

我現在是老祖?

我剛剛被人給挖墳盜墓了還是什麼別的啥?

“老祖啊,老祖,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張正義現在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抱着大腿就哭。

王宇剛從棺材板裏蹦出來。

然後就遭到了這番的特殊對待,他就傻眼了。

“咱們根本不認識你,這樣真的好嗎?”

不過堂堂七尺男兒,竟然就這樣跪了。

這樣會不會有點不太合適,跪天,跪地跪父母?

現在來跪我這個祖宗?

難道我現在是你的老祖了嗎?

王宇有些懵逼,一時之間他還沒有接受自己這個身份。

“事情是這樣的。”

張正義很快就開始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其實王宇是根本不想聽的。

可奈何這傢伙抓着自己大腿根本就不鬆啊。

“好傢伙,這扣的可真緊!”

王宇心裏暗歎一聲,無奈的一屁股坐在了棺材板上。

既然這樣聽聽也無妨。


可他確實不知道,就是這麼一聽把事情給聽出來了。

王宇徹底的接受了現在的身份。

“老祖事情就是這樣的,我現在只有請您出山才行啊。”

王正義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將事情說完了。

小心翼翼的將目光向王宇看過來。

王宇:“……”

雖然自己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但是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自己還真就要管一管。

什麼阿貓阿狗都要出來作亂?這世道還有沒有太平?

直接殺人?

而且還是殺一個,就拍一張照片發過來?

殺的都是這眼前之人的熟悉之人,而就算不是如此。

就算與他不熟悉。

可是這種,每過一段時間就要因爲自己死一個人的感覺。

真的無比煎熬!

這也是爲什麼張正義會忍不住來刨着養屍門的禁忌之地。

他這是走投無路了啊。 “原來是這樣嗎?”

王宇很快就將這些消息給接收完畢。

聽完了張正義的講述之後,他對於這個橫行霸道的家族也是沒有半點的好感。

這樣的話,自己幫上一幫又如何?

還有就是現在這是個什麼情況?

自己現在真的是屍王嗎?

不應該啊。

可是爲什麼隨着自己從棺材板裏爬出來之後。

這地上的煞氣越來越濃。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對此王宇十分的不理解,不過很快他就明白了,這到底是爲什麼,因爲自己現在所處的地方是一方養屍地。

誰知道自己從棺材板裏爬出來之後,這裏的所有的棺材板竟然也是開始撲通撲通的震動了起來,放眼看去,一座座棺材屹立在土地之上,顯然都是被刨開來的。

而這些都是張正義剛剛刨出來的。

隨着其中的屍王出來了,其餘的屍體也是陸續出來。

雖然還不清楚自己怎麼變成了屍王,但是王宇明白,這其中必然有些自己不明白的變故。

或許自己就是陷入了某種幻境。

在這裏可能全部都是不真實的,可是這又如此的真實。

如此真實的世界讓的王宇不得不相信這是真的。

可他又不得不相信這是假的。

因爲剛纔的自己明明還在水晶宮之內。

可現在竟然突然來到了這裏,這是十分的突兀。

也是讓他極爲不解的地方。

儘管經過了最初的驚訝,現在王宇已經開始逐漸適應了這裏的環境。

可是自己竟然是屍王?

對於這還是讓他很是不解。

而且他現在發現自己的身體真的是發生了某種變化。

首先就是煞氣瀰漫,本身就已經不像是一個尋常人。

雖然模樣沒有腐朽,可是這是衣着打扮,看上去也是古里古怪亦或者說是這是古裝。


自己雖然沒有腐朽,可是……

這已經可以說是極爲的異常。

自己還真就成爲了這所謂的屍王,這是不容置疑的。

自己現在根本就算不上正常人。

正因爲如此王宇清楚的知道自己這是處於幻境當中。

如果不是幻境的話,又怎麼會如此?

這是王宇對於眼下情況的猜測,不過他的猜測到底是否正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