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自從爸爸媽媽離開以後,她第一次做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美夢。

晨光熹微,早已習慣在這個時候起床的趙柔,輕輕的睜開了雙眼。

「唔……好舒服啊!」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撐了一個懶腰,趙柔感覺自己渾身通暢,頭腦清明。

就像是一個徒步旅行的人,突然卸下了一個沉重的包袱,洗去了層層的灰塵,脫胎換骨一般的感覺。

「爽!」

事實證明,趙小池的100能量點,花的絕對是值得的。

心情大好的趙柔,手腳麻利的開始做起了早飯,她還偷偷的推開了趙小池的大門,某人睡得正香,還在吧唧嘴。

趙小池是被一陣香味喚醒的,很熟悉的白米粥的香味。

農家的早飯特別簡單,也十分養生。

白米粥,煮上兩個雞蛋,配上一碟小菜,簡直就是人間享受!

話說,也只有妹妹在家裡,趙小池才有這樣的待遇。

平日里,趙小池這個懶人都是不在家裡做早飯的。

按照懶人的邏輯,早飯這種東西,有就有,沒有也無大礙。

畢竟,往前數個幾百年,平民老百姓也都是不吃早飯的,一天只有兩頓飯,不是照樣活得好好的?

吃飽喝足,趙小池顛顛兒的就踏上了工作之路,屁股後面還帶著一個小尾巴,妹妹趙柔非要跟著。

剛剛放暑假,即使是熱愛學習的趙柔,現在也一點都不想碰那些書本作業。

勞逸結合,兩個小姐妹昨天都約定了,要玩幾天再說。

到了農家樂,果然,小夕都已經等在門口了。

看到趙小池的時候,小夕眼前一亮,緊接著卻熱情的朝著趙柔撲過去。

小丫頭趁著趙柔不注意,偷偷給趙小池來了一個飛吻,還給了一個飽含深意的眼神。

「這是……還沒有過門,就在討好自己未來的小姑子嗎?」

小夕微微側身,一直引領照顧著趙柔,看上去還真的有一點做嫂子的風範……

日頭漸高,農家樂的生意開始火爆起來了。

一天的時間,兩個小丫頭本來是說好要在村子周圍逛一逛,好好玩一玩的,結果還是被美麗老闆娘抓了壯丁。

忙碌了一天,從來沒有做過的女孩們累的都不想說話了,但她們的眼底是藏不住的喜悅。

「生意真的是太好了!」

百聞不如一見,看到農家樂這副盛況,趙柔心裡不知道多麼高興,更為自己的哥哥自豪!

人常說,經濟基礎決定了上層建築。

不再擔心金錢問題的趙柔,小腦瓜子裡面又冒出了新的想法。

「哥哥,明天陪我去一趟縣城可以嗎?」

正在坐著休息的趙小池,忽然看到妹妹跑過來,說了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儘管有些疑惑,不過作為哥哥,就是要寵自己的妹妹。

之前是自己沒有能力,不能讓妹妹過上好生活。

現在?妹妹開心是最重要的。

「行!明天我找香鳳姐請個假,陪你去縣城玩一天!」

趙小池忽然發覺,自己竟然從來沒有陪妹妹趙柔去縣城裡面買過衣服,或者是逛過街。

以前,衣服等生活用品的購置,都是妹妹趙柔自己解決的。

她常常會叫上小夕一起,趙小池則是從來不參與。

吃喝玩樂這樣的事情,對以前的兄妹兩來說,是一種奢侈的享受。

趙小池已經開始盤算了,明天要去哪些地方,吃什麼好吃的。

「要帶妹妹去買幾套衣服鞋子,還有一些她喜歡的課外書,嗯……還要去買一個手機!」

這樣,以後自己就可以隨時和妹妹聯繫了。

在寄宿制學校,就連打電話回來都是要按時間收費的,以前的趙柔根本不捨得花這個錢。

只是,明白了趙小池話里的意思之後,趙柔竟然笑了。

「哥~~不是啦!」

「我想讓你陪我去一趟賈老師的家裡,感謝她!」

慚愧的輕咳兩聲,趙小池確實要承認,對於女孩子的心思,他是真的猜不到。

「賈老師是?」

「賈老師是我的語文老師,對我一直很好,在學校裡面,她經常照顧我。」

「是滴是滴!」

在一旁聽著的小夕連連點頭,言語之間,甚至帶著些許醋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顧念痛得悶哼一聲,即便這樣她還是說:「能給我一張紙嗎,我手受傷了。」

她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的一樣,忐忑不安但是又因為受傷不得不開口,社交方面的空白讓她無法很好地去維持自己的權益,比如她可以指責是店員過於粗暴的態度驚嚇到她使她失手,又比如她完全可以藉助受傷的事情指責店員蓄意傷害。

可是她不懂也不會。

店員倒是驚詫她的態度,看她也沒有要跑的樣子,抿了抿唇,默不作聲給她拿了創可貼來。

她這是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並不想逃避責任,雖然這件事不算小,顧念在將手上的傷口包紮好,整個過程她都是淡靜的模樣,然後坐在沙發上,想了想還是給江亦琛發消息。

【對不起,我闖大禍了,我把店裡很貴的藝術品砸碎了】

顧念發了個哭泣的表情包還有摔碎的玻璃的照片給江亦琛。

當事人的心情可以說是很後悔了,她覺得自己真是災星,怎麼就沒有好事呢,先不說這價格,就這事兒本身就挺鬧心的完全給人添堵,她再次覺得自己是個白痴。

那邊店長也給商場經理打電話了。

…………

江亦琛聽了報告二十分鐘,打斷了商場經理,指出來兩處數字錯誤,他對數字精準的敏感度讓商場經理頭上的冷汗冒的更多了。

手機鈴聲在此時響了起來,商場經理屏息凝神,然後掐了。

過了會兒,鈴聲再響。

江亦琛擰眉:「你接吧!」

他看了眼手機,有顧念發給他的消息,說她闖禍了。

江亦琛摁了摁眉心,站起身來說:「走吧,我們要去處理同一件事。」

這家名Primo的義大利藝術品位於一樓,平時絕對出於人煙罕見的地步,偶爾有感興趣的顧客若是看中了那便是一個月的業績都有了,可惜顧念看起來並不像是能夠消費得起這些藝術品的人。

江亦琛到的時候已經將事情經過了解的差不多了,從經理那裡聽來,又聽顧念說了一遍,雖然經理不是很懂為什麼江亦琛會為了這事親自來一趟。

然而看到店裡那個闖禍的人走到江總面前低聲訴說被摟在懷裡安慰著,他全明白了。

經理是個人精,看到眼前景象,立即和店長溝通說商場會按照入關加了關稅的價格賠償給商家,示意商家不要在糾纏。

店長委婉表示總公司那邊不允許,要按照原價索賠。

經理挑眉,目光斜視著江亦琛說:「那是江總,都不認識了嗎,你們讓他全款賠償,不怕店都拆了?」

店長抿唇,還是說:「凡事還得按照規矩來。」

經理不滿:「那你去跟他說。」

江亦琛這邊在哄顧念,看到她手上貼了創口貼問她怎麼回事,她說是被玻璃劃了一道口子,不過問題不大,江亦琛眉頭皺了起來,又問了一遍是怎麼摔的,要她原原本本全部複述出來。

這時候店長已經過來了,見到江亦琛也有些緊張,磕磕盼盼總算是將總公司的意思說了出來。

江亦琛溫和道:「我太太說是被你們店員嚇到了,所以失手將玻璃摔在地上。」他指了指商場經理說:「監控錄像呢,調出來看看。」

他似乎有一副好脾氣,不隨意發火,講話不疾不徐,但偏偏格外有力,此話結束之後,店長也啞口無言只好將目光投向了商場經理。

經理摸了摸鼻子說:「江總,錄像我們會儘快調出來的。」

江亦琛沒理他,只是對著店長說:「你們店員害她受到驚嚇,這會兒人躲起來,連個道歉都沒?」

店長:「……」

江亦琛這語氣就可以聽出這事兒不是簡單賠償那麼簡單了。

店長躊躇了會兒說:「關於這事,我們也有責任,江總,我代替我們店員向您太太道歉,您看可以嗎?」

江亦琛見人鬆口,肯承認自己有責任,眼神微微有不屑,他看著顧念手上的傷口說:「你問她接不接受?」

店長一咬牙,替人跟顧念鞠躬道歉。

顧念心軟,急忙說:「不用了。」

她沒跟江亦琛時候自己手上的傷也是別人弄的,說了之後估計江亦琛更不會善罷甘休。

江亦琛不說話,店長也不知道顧念這是接受了還是不接受了,一時之間頗有些惶恐不安。

商場經理在心底哀嘆,大著膽子說:「江總,商場會和商家商量,確定賠償金額之後,董事會按照既定金額賠償,您看如何?」

「不用。」江亦琛說:「我太太承認是她摔碎的,那由我來負責就好,不過事情得弄清楚了,賠償書白紙黑字寫明白,不能冤枉任何人。」他話語里同意賠償,似乎沒有偏袒誰,但是對顧念的維護是顯而易見的,他笑:「商家要是不滿意,也可以提起訴訟。」

最後這句話分量有點重了,沒人會願意打官司吃力不討好這種事情的。

尤其面對的還是江亦琛,江城的法務團隊可是所向披靡,各個都是精英。

顧念還在迷迷糊糊之間,那邊江亦琛就已經將問題解決好了,她甚至不用承擔任何責任,一開始她很害怕,畢竟那真的是一筆巨款,但是江亦琛來了之後,三言兩語,店家承諾會再同總公司商量,商場經理也表示一定會好好處理,不會委屈了江太太。

最後一句不會委屈江太太才是重中之重。

顧念一開始覺得委屈,倒不是因為店員態度如何惡劣,只是因為她覺得自己像個白痴,總是犯一些低級錯誤,尤其在江亦琛的映襯之下,她就顯得像是個毫無社交能力的小學生,遇到事只會求救,一點自主能力都沒有。

但是江亦琛維她的心她還是可以感受到的。

當然感受到了又更加愧疚了。

由於彙報還剩下三十分鐘沒有完成,因此江亦琛就在咖啡館坐下點了杯咖啡聽經理彙報,顧念坐在一旁默不作聲,雖然有些專業術語不懂,但是也清楚經理在總結營業額不好的原因,但是顯然江亦琛並不滿意,直接就說月末會議上要是還這樣總結他人就可以直接滾蛋了。 進來領頭的人,舉起槍就一頓亂射,主持人第一個中槍,瞪大眼睛直挺挺的躺在地上,鮮血直流。

別人見狀都忍不住大聲尖叫起來,四處逃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