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般若神愣了一下,笑呵呵的問道。

「我並不是擔心陳公子,我只不過就是不希望這場比試這麼快的結束,要不然就太沒有意思了……」

竹葉青面無表情的回答道。

而在場的那些武者此時也有些擔心陳天,心中暗暗思考著陳天應該如何抵擋住李太白的這道攻擊。

「沒想到你對於氣息的運用竟然已經如此成熟,區區一個地球上面的武者能夠做到這一步,確實非常的不容易……」

陳天看著李太白的位置,輕聲的感嘆了一句。

原本陳天以為李太白只不過就是剛剛突破到了真仙境而已,根本就沒有辦法領悟到真仙境的真正威力,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李太白的天賦竟然如此驚人,在突破到真仙境以後短短几天的時間內,便懂得了如何操縱天地之間的氣息。

這一點確實讓陳天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但是陳天面對這道氣息並未露出恐懼的表情,因為如果僅僅就是靠著這些氣息便想要擊敗陳天,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陳天手中光劍輕輕一揮,緊跟著,又是一道金色劍氣橫空飛出。

雖然陳天的這一道劍氣看上去跟之前的那一道劍氣並沒有什麼太多的區別,但是其實這一道劍氣裡面所蘊含的威力還是非常驚人的。

劍氣直接奔著那團黑色的氣息橫空飛過,然後就宛如一把鋼刀砍在了一顆木頭上面一樣,發出了一陣悶響。

當劍氣砍在了氣息上面以後,時間就像是靜止了一般。

劍氣沒有辦法繼續前進,而氣息也沒有辦法繼續奔著陳天的位置飛過來。

眾人在看見了這詭異的一幕以後,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解。

而陳天似乎根本就沒有關注自己的那道劍氣,繼續邁著步子奔著前面走去。

劍氣跟氣息僵持了最少五六秒鐘的時間,最後還是將黑色氣息砍成了兩半。

「轟……」

當陳天的劍氣將黑色氣息砍成兩半以後,氣息裡面所蘊含的強大力量瞬間就爆發出來。

天地之間傳來了一聲巨響。

天山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在場的那些武者就感覺還像是有一顆威力驚人的炸彈爆炸了一樣。

剎那間,生靈塗炭,地動山搖!

所有的強者都連忙用自己身體裡面的氣息去抵擋住這些能量衝擊。

因為在場的強者還是非常多的,所以想要保護看熱鬧的那些人不受到任何傷害也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天山顫抖了將近半分鐘的時間,才緩緩的恢復了平靜。

當天山恢復平靜以後,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而深坑的周圍無論是花草樹木還是任何有生命的東西,此時都已經化成了灰燼。

位面無限重生 這一道氣息爆炸的威力甚至都可以能夠媲美世界上最強大的導彈了!

在場的那些武者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全部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之前所有人都在幻想一個真仙境的強者實力到底能夠有多麼恐怖,然而當他們看見了那個直徑將近十公里的巨坑以後,突然就意識到了一個真仙境的強者實力到底能夠恐怖到什麼程度!

「這……這真的是一個人類能夠擁有的力量嗎?」

無數武者抬頭看著天山之巔上面的李太白,不約而同的發出了這樣的疑惑。

此時僅僅就是李太白一個人的力量估計就可以直接毀滅掉這個城市,這樣的戰鬥力實在是有些太過於恐怖了。

此時的陳天跟李太白還不曾碰面,但是兩人的戰鬥就已經產生了如此巨大的影響,如果等到兩個人真正拼盡全力的時候,那將會是多麼恐怖的一個場面呢?

在場的這些人簡直就是想都不敢想,普通人的力量在一個真仙境的面前看上去是那麼卑微那麼可憐!

即便是尹正風也忍不住的開始有些擔心了,因為李太白今天若是贏了,那麼以後華夏可能就沒有人能夠阻止李太白了,即便是龍組的這些人也沒有辦法阻止李太白。

此時李太白表現出來的實力似乎要比陳天在面對制衡小組的時候還要恐怖幾分。

不過現在還有一個好消息是陳天還沒有輸。

更加讓尹正風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剛才陳天剛才竟然僅僅就是靠著一道劍氣便輕鬆的化解了這一道氣息的攻擊。

這一幕簡直讓無數人心中駭然。

此時李太白跟陳天交手三次,然而似乎這三次交手都是陳天佔據了上風,所以陳天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明顯要比李太白還要恐怖。

在場那些支持陳天的武者心中也是非常的激動,紛紛開始高呼起了陳天的名字。

李氏宗門的那些弟子臉上的表情則開始擔憂了起來,因為這種情況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

陳天淡淡的看了李太白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已經出手三次了,那你就來看看我這一劍如何……」

說完這句話以後,陳天再次揮出一道劍氣。

劍氣劃破虛空,以一個無比驚人的速度奔著李太白的位置沖了過去。

陳天的這道劍氣威力絲毫不遜色於李太白剛才的那道氣息,所經之處在地面之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溝壑。

彷彿即便是虛空都夠都被這道劍氣劈成了兩半一樣。

僅僅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劍氣便衝到了李太白的面前。

而李太白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隨即連忙右手輕輕一揮。

「嘭嘭嘭……」

剎那間,無數道不同顏色的屏障出現在了李太白的身前。

而這些屏障乃是李太白所用法術凝聚而成的,屏障的堅硬程度十分恐怖,即便是大乘之境的武者全力一擊,都沒有辦法擊碎屏障。

僅僅就是一道屏障就已經如此堅硬了,此時在李太白的面前竟然有數十道屏障,那得是多麼強大的攻擊才能夠擊碎這麼多的屏障啊!

此時的李太白明顯就是打算用這些屏障來擋住陳天的這一道劍氣。

「嘭!」

一聲巨響。

金色的劍氣砍在了李太白面前的屏障之上。

要知道這些屏障的堅硬程度還是非常恐怖的,但是在陳天的這道劍氣面前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因為陳天的這道劍氣乃是他的全力一擊,裡面所蘊含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尋常人能夠想象的。

「啪……」

一聲脆響。

僅僅不到半秒鐘的時間,第一道屏障就被陳天的劍氣擊碎,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塊玻璃被人打碎了一樣。

「這……」

李太白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震驚。

劍氣在擊碎了第一塊屏障以後,再次向前,接連擊碎了四五道屏障。

但是劍氣的速度明顯的慢了下來。

然而陳天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也是閃過了一絲震驚。

因為他原本覺得自己的這道劍氣最少能夠擊碎李太白面前十道屏障,但是此時竟然僅僅就是擊碎了五道屏障便停了下來,這說明陳天剛才低估了李太白的實力。

而李太白看見劍氣停下來以後,臉上的表情明顯放鬆了不少。

但是陳天卻沒有任何慌張,再次揮動光劍,又是一道劍氣奔著李太白的位置飛了過去。

然而,這第二道劍氣似乎要比上一道劍氣的力量還要兇狠速度也更加的驚人! 僅僅便是一眨眼的功夫,陳天的第二道劍氣便衝到了李太白的面前,然後砍在了李太白面前的屏障之上。

而這一道劍氣的威力更加的驚人,簡直就是摧枯拉朽,無比輕鬆的擊碎了一道又一道的屏障,直奔李太白的位置砍了下去。

而在場的那些武者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全部都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不可思議。

因為他們都知道李太白面前的這一道道屏障全部都是由李太白身體裡面的精血所化,一個真仙境精血所化的屏障得有多麼堅固,在場的眾人心裏面都非常的清楚。

但是此時這些屏障竟然還是沒有辦法抵擋住陳天的這道劍氣,這便可以證明陳天的這道劍氣威力到底得有多麼恐怖。

「陳公子也太厲害了吧?竟然這麼輕鬆的擋住了李太白的這道攻擊……」

扶搖用自己的那雙漂亮的美眸上下打量著陳天的位置,忍不住的輕聲感嘆了一句。

「真不愧是咱么華夏武者的榮耀,這一戰陳公子還是非常有希望贏下來的……」

尹正風也表情激動的喊了一聲。

「是啊,陳公子的實力應該要在我之上……」

般若神也跟著說道。

即便是竹葉青也忍不住的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語氣無奈的說道:「陳天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看來我們吞噬部落想要報仇應該是沒有希望了……」

「哎,我原本以為我在這個世界上存活了這麼多年,早就可以無敵於天下了,但是沒有想到華夏竟然出了李太白跟陳天這兩個人,李太白已經突破到了真仙境,我自然不是他的對手,而陳公子雖然沒有突破到真仙境,但是我可能也不是陳天的對手……」

就在這個時候,般若神跟著輕聲感嘆了一句。

另一邊。

李太白看著自己面前的屏障一片接著一片的被陳天的那道劍氣所擊碎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李太白心裏面清楚如果自己沒有辦法抵抗住這道劍氣,那他今天就是必敗無疑。

之前自己出手三次都沒能夠傷及陳天,然而陳天這才僅僅出手了一次就把自己逼到了如此境地,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瞬間便是高低立判。

李太白能夠看出來這一點,在場的其他武者自然也是能夠看出來這一點的。

陳天從現在到開始到現在甚至都不曾正經的使用過任何的招數,也沒有亮出過任何的底牌,僅僅就是靠著幾道劍氣便把李太白逼到了如此境地,所以這幾次交手到底是誰佔據了上風,即便是那些普通人都可以看出來。

眾人看著陳天的位置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景仰跟崇拜。

在他們的眼中陳天這樣的武者才是真正強大的武者,而李太白之所以有資格站在陳天的面前,那也只不過就是因為李太白突破到了真仙境可以藉助天地之力罷了。

如果李太白不使用天地之力,估計他此時早已經敗下陣來。

「破!」

然而就在第二道劍氣馬上要擊碎李太白面前所有屏障的時候,李太白突然怒吼了一聲,然後右手輕輕一揮一把黑色的長刀出現在了李太白的手中。

長刀之上布滿了各種奇怪的符文咒印,散發出陣陣異樣的黑色光芒。

長刀跟劍氣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了一陣清脆的金屬撞擊的聲音。

在眾人那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下,李太白竟然抵擋住了陳天的這一道劍氣。

原本所有人都覺得李太白擋不住這一道劍氣,但是沒有人想到李太白最後還是擋住了。

而陳天看著李太白眼中手中的那把長刀,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震驚,臉上的表情也有些疑惑。

因為剛才這一道劍氣融入了陳天的精血,所以如即便是李太白手中有神器護體,也絕對沒有辦法抵擋住陳天的這道劍氣才對,但是李太白手中的黑色長刀竟然能夠如此輕鬆的擋下來,這說明李太白的這把刀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的神器。

陳天下意識的看向了李太白手中的那把長刀。

這把長刀並非是李太白身體裡面的靈氣所化,跟陳天是手中的金色長劍還是有著本質上面的不同的,這把長刀是一把真真正正的神器,而且品質絕對不是地球上面的那些普通神器能夠相比的。

陳天覺得這把長刀甚至可以跟五神器相提並論了。

只不過陳天並不知道這把刀底是什麼神器,竟然能夠抵擋得住自己的劍氣。

但是陳天卻能夠感覺到這把長刀上面的那些符文一直都閃爍著一樣的光芒,李太白身體裡面的氣息也在源源不斷的流向長刀,這說明這把刀無時無刻都在吞噬著李太白身體裡面的氣息!

幸虧李太白是真仙境的強者,他身體裡面的氣息可以跟天地之間的氣息共存,可以做到源源不斷的補充自己身體裡面的靈氣。

否則的話,即便是大乘之境的武者都沒有辦法承受住這把長刀的反噬。

因為除了真仙境的武者,剩下其他的武者根本就承受不住如此恐怖的損耗身體裡面的靈氣,尤其是在戰鬥過程中。

武者身體裡面的靈氣對於武者實力的影響還是非常恐怖的。

靈氣全部都消耗殆盡的武者是跟普通人沒有任何區別的。

「你這把刀不錯……」

陳天輕聲沖著李太白說道。

「這把刀的名字叫做鬼斬,乃是我師父留給我的,我師父說過除了真仙境的武者都沒有辦法使用這把刀,如今我突破到了真仙境,自然也就有了資格使用這把刀,你是第一個讓我用出這把刀的人,你應該覺得很榮幸……」

李太白面無表情的沖著陳天說道。

「很榮幸?」

陳天在聽到了李太白的這句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屑。

「竟然傳說中的妖刀鬼斬,妖刀鬼斬竟然真的存在,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竹葉青在聽到了李太白說的那些話以後,瞬間便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即便是般若神眼神當中也閃過了一絲震驚低聲喊道:「這個李太白是不是瘋了?他竟然敢使用妖刀鬼斬,難道他不知道妖刀鬼斬不僅會吞噬一個人的靈氣,而且還會吞噬一個人的壽命嗎?」

「是啊,看來李太白這次真的是動真格的了……」

竹葉青語氣十分無奈的說道。

而扶搖在聽到了般若神竹葉青兩人的對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然後皺著眉頭沖著尹正風問道:「尹組長,這把刀到底是什麼刀啊?很厲害嗎?」

尹正風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道:「這把刀叫妖刀鬼斬,但是因為死在這把刀下面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後來聽說是被人給毀掉了,但是沒有想到原來這把刀竟然一直都在李太白的手中!」

「是因為這把刀殺的人太多了?」

扶搖愣了一下,皺著眉頭低聲問道。

「不是,是因為被妖刀鬼斬反噬的武者死的太多了……」

尹正風低聲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據說妖刀鬼斬在使用的過程中會吞噬掉使用者身體裡面的大量靈氣,大乘之境武者都沒有辦法使用這把刀,因為大乘之境的武者身體裡面的靈氣也會在幾秒鐘的時間內被妖刀鬼斬所吞噬殆盡,而且更加讓人覺得可怕的是,妖刀鬼斬還可以吞噬一個人的壽命,李太白現在竟然使用了妖刀鬼斬,看來他真的是想要殺掉陳天啊,要不然絕對不可能將妖刀鬼斬拿出來……」

「……」

扶搖在聽到了尹正風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因為她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面竟然還會存在這麼奇怪的刀。

雖然陳天對於李太白手中的妖刀也非常的感興趣,但是此時陳天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想那些東西。

「那我今天就要看看你這把刀到底有多厲害……」

陳天冷笑了一聲,隨即再次揮出了一道劍氣。

「嘭!」

李太白再次舉起了妖刀鬼斬然後擋住了陳天的這道劍氣。

陳天看到這一幕淡淡一笑,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不知道你這把刀能夠擋住我幾道劍氣……」

說完這句話以後,陳天連續揮舞著自己手中的光劍。

一道道金色的劍氣直接奔著李太白的位置飛了過去。

而李太白此時只能選擇用妖刀鬼斬去抵擋這些劍氣,但是因為陳天劍氣所蘊含的力量實在是有些太過於恐怖了,幾乎每次撞擊都會讓李太白連續後退好幾米的距離,僅僅就是五道劍氣以後,李太白便發現自己已經後退了將近數百米的距離。

而此時的李太白已經不是站在天山巔峰的那個人了,相反站在天山巔峰的那個人竟然是陳天。

原本李太白是打算在陳天沒有登頂天山之前便擊敗他的,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使用了這麼多的招數,最後竟然根本就沒有辦法讓陳天停下腳步。

相反自己卻把天山之巔的位置讓給了陳天。

要知道李太白還是非常在意那個位置的,因為他覺得站在天山之巔的人才是站在華夏武道巔峰的人。

李太白的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憤怒,然後將手中的妖刀橫空一揮。

「去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