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花嵐心裏一動:“不管我從前是誰,既然只是像你的朋友,可是並不是,那麼今天我的來意你也明白,你救過我一命,今天我就還給你。”

楚月來深深地吸了口氣,他看着都蠢蠢欲動的斑大人和他的手下,還有一直很憤怒地看着花嵐的夏芸,他最後還是做了一個決定,哪怕夏芸誤會,他也決定去這麼做,這樣才能心安,才能無愧於嵐。

“你不欠我什麼,不管你認不認識嵐,既然你也來自那個山莊,那麼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看着你在我面前死去,你走吧。”

“可是我不想欠你的越來越多,那樣也許你的朋友都會因此跟你反目。”花嵐平靜地說。

“這是我的事情,就算我欠嵐的,現在還給你,因爲你肯定跟他有些關係,我也總會問清楚的,我會去那裏親自問問的。”

楚月來做了最後的決定,可是他的決定也只能代表他自己而已。

這廟裏的其他人,除了夏芸沒有人會聽他的指揮。

在這件事上,即使是夏芸也許都不同意他這樣的處理方法。

果然,他話音剛落,旁邊的斑大人就開口了。

廟外的錦衣衛也都應聲而入。

剛剛平息塵土的廟裏頓時又有些劍拔弩張的意味了。

楚月來的手再次扶上了劍柄,這次他的臉無比凝重,他知道他將面對的是什麼人,多少人,什麼暗器,他並沒有把握,可是他必須要拔劍,必須要這麼做,必須要救花嵐——因爲他已經從葉小仙那知道花嵐是兩年前在九道山莊被花落雨帶走的。


他很懷疑眼前的花嵐就是他曾經的兄弟——嵐。

唯一使他疑惑不定的是兄弟嵐何時、竟然會變成了傾國傾城的大美女,這讓他不敢相認,但是這已經足以讓他爲之出手了。

因爲八年的非人生活,如果不是有嵐.

也許楚月來早已變成了一堆白骨,楚家也早已絕後了。

就算他僥倖活着,也許也早已變成了跟很多的奴隸一樣,忘了自我是個人,變成了一條狗、一頭豬,只知道聽命行事的行屍走肉。

嵐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廟裏忽然間風雲突變。

夏芸原本想說京城來信的事情,也忽然變得沒有了心情,她忽然舉得自己在楚月來心裏竟然還不如眼前這個女殺手重要。

或者說眼前的女殺手憑什麼讓楚月來向對自己這樣對她,夏芸是跟楚月來確定了終身的,她當然不甘心一個隨便蹦出來的女殺手都能跟自己平分秋色。

每個女人,每個戀愛中的女人都無法忍受男人的花心,不管這個男人多優秀。

夏芸深吸了一口氣道:“楚大哥,你是不是一定要救她?”

楚月來心裏一沉,他有些理解夏芸的心態,可是他現在無法說明原因,這原因說出去能有誰信——男人忽然變女人的事,騙三歲小孩都難。

“是的。”楚月來還是誠實的回答了夏芸。

夏芸哭了。

她立即轉身飛奔離去。


楚月來面色黯然的一嘆,他心裏已經相信這個女殺手就是……嵐。 清晨一大早,斗鬼神便醒了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斗鬼神感覺到身上粘稠無比,並且還有點異味在空氣中蔓延著。向身上看去。

「天啊!這是怎麼了?」斗鬼神望著自己如同從墨水裡面出來似得,感覺非常的疑惑。不過現在斗鬼神也不想那麼多了,趕緊拿起衣物。向外跑去。幸虧天色還早,沒人發現,不然斗鬼神這次可溴大了。找了個水池,斗鬼神便跳了進去。以前曾經跟著柳一凡在水中訓練過,所以斗鬼神的水性十分的出色。洗好身上后,斗鬼神又在水中玩了一個時辰才罷休。穿好衣物,斗鬼神回到休息的地點,此刻也只有傲天在那裡晨練而已。

「咦!」傲天望著斗鬼神從一邊過來,滿臉的震驚之色:「斗老弟比我還要勤快啊!看來我得加把勁了!」以往從不主動和斗鬼神說話的傲天,此刻竟然說話了。

「哪裡!額。。。傲天兄也是勤奮啊!如今天色才微亮啊。」斗鬼神突然聽到傲天和自己說話,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說些什麼。

「哈哈。。。。都老弟果然是性情中人啊。我如今感到似乎要有所突破,就不陪你閑聊了。」傲天說完,便向一邊跑去,慢慢的消失在斗鬼神眼前。

「啊!」斗鬼神聽後半天才反應過來。

「強人10階后就是超人!!原來傲天已經快達到超人之境了。」微微嘆了口氣,斗鬼神感覺自己還得更加努力了。

*******

「這幫兔崽子!就會給我添麻煩!」武國武神院內,一頭白髮的院長正聽著手下的報告。

「院長,他們不會有事吧!?」敖青雲雖然脾氣古怪,但是對於自己的孫子,他還是非常的關心。

「能有什麼事!有我武神院的令牌。誰還能招惹不成!?」院長有些不悅。

「就算是武神院的名聲在一些小的國家響噹噹的!但是對於一些大國來說就。。。。」石鋼說著說著便不敢說了,望了望院長的臉色,才鬆了口氣。

「哼!就算是不給武神院的面子,也得給至尊聯盟面子吧!可別忘了,我可是正義聯盟中的七皇之一!」院長說到至尊聯盟,臉上明顯顯現出尊敬之色。而5位長老聽到至尊聯盟后也都不敢在言語。

「恩!武神院的院長是七皇之一,這件事情我想大多數的勢力還是知道的!那麼這樣看來傲天他們應該沒事!」聽到至尊聯盟,敖青雲彷彿吃了一顆定心丸似的。一點也不擔心自己孫子的情況了。殊不知,傲天差點就命喪酒泉了。

「小斗啊,你可得小心行事啊!」柳一凡在一邊雖然沒有言語,但是內心早已擔心的不得了。

「好了,這件事情沒有你們說的那麼危險,沒有什麼事情,你們都散去吧!」院長似乎另有急事,連忙把幾位長老敢了出去。於是5位長老就這樣懷著不同的心情離開此地。

「啪!」一位老者一巴掌扇在一位男子臉上。男子正是原蓮花城的城主,而老者自然就是伏擊斗鬼神一行人的身穿輕鎧的超人強者。

「就因為你這單破事!差點害死我!」老者顯得非常的氣憤。回想起那名女子的深不可測,他現在都背生冷汗。

「蒙大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男子捂著淤青的左臉。跪在老者身前,超人的怒火它可是惹不起。

「哼!」老者把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

「這。。。」男子說不出話來。

「這次差點讓我丟掉性命。所以價錢我要雙倍!」老者毫不客氣。

「你。。。。這次的合作是你沒有完成,怎麼還要雙倍!」男子一聽,似乎有些惱火。

「嗯!!不想死的話就按照我說的去做!」老者伸手掰去了桌子的一角。嚇得男子冷汗直流。

「是。。。是!蒙哥息怒。我這就去拿!」男子站起身來,連忙的向令一間屋子跑去。

「看那名女子實力那麼高強,也不像是那幾個少年一夥的。怎麼會幫助他們呢!」老者怎麼也想不通。「算了,我還是拿著錢去逍遙去嘍!」老者對於這件事絲毫沒放在心上,錢對於他來說才是他所關心的。

錘岩山,拜恩帝國專屬煅造兵器的場所,這座整日冒著黑煙的火山,今日迎來了4男1女。而這幾人正是斗鬼神他們。經過近一個月的時間,他們終於來到了此次任務的目的地!途中也曾經遇到幾隻猛獸,但對於他們現在來說簡直都是加菜的角色。

「終於到了!」望著眼前高達百米,頂上冒著濃濃黑煙的錘岩山,賽琳娜歡呼起來。

「別得意!人家給不給你修復還不一定呢!」許世雲的一句話,潑了塞麗娜一臉的冷水。

「哼!」賽琳娜冷哼一聲,便不再言語。

「好了,我們出發吧!」傲天說了一句,便帶頭向前走去。傲天的實力最強,又是大長老的徒弟,所以理所當然成為了這支隊伍的小隊長。

「恩!」眾人聽后,也都跟上去。幾分鐘后。

「什麼人!?」錘岩山的山腳下,竟然設起了盤查點。此刻兩名身穿重鎧的士兵,正在向斗鬼神一行人盤問道。

「我們是武神院的人,此次前來是受到院長的委託,來找鐵大師的!」傲天說完遞去一枚令牌。

「果然是武神院的人!好了,你們進去吧!」一名士兵看完手中的令牌,遞給傲天,語氣平靜的道。

斗鬼神卻有些驚訝,一路上凡是見到這枚令牌的人都會恭恭敬敬的,沒想到這兩名士兵摸樣的人卻沒有絲毫的在意。看樣子果然如許世雲所說那樣啊。

眾人得到准許后,便向內進發。錘岩山的半山腰下是盤旋的道路。而後道路的盡頭是通往錘岩山的半山腰的一個洞口處。斗鬼神一行人來到洞口處,走了進去。

「好漂亮啊!」賽琳娜不禁感嘆起來。

沒有想象中的黑暗,反而非常的明亮好看。只見洞口的石壁之上,鑲嵌著無數個發出紅色光芒的寶石。有點夢幻的感覺。在走了近5分鐘后,眾人便聽到了「砰砰」的打鐵聲。又前進5分鐘左右,眼前豁然開朗。而眼前出現的一幕卻令眾人無比震驚。

只見眼前出現了一個深坑。明顯這座火山的內部被掏空。而四周的岩壁之上有著許多大大小小的洞口。每個洞口前面都有一條道路。而火山的底部是一個方圓近千米的廣場。廣場的正中間是方圓近百平米的岩漿。咕嘟咕嘟的聲音自沸騰的岩漿中發出。廣場上人來人往。砰砰的聲音不絕而耳。一座巨大的爐子坐落在岩漿的正上方。將燒制好的金屬液從爐子出口處流向每個打鐵處。

「好大的煅造規模啊!」斗鬼神不禁有些吃驚。

「是啊!這一天得造出多少兵器啊!」望著一排排的兵器從水池中撈出,許世雲也有些感嘆。

「你們是幹什麼的!?」一對明顯是巡邏的人員走了過來。

「哦,我們是武神院的人,受院長所託,來找鐵大師的!」傲天也頓足與震驚之中,幾乎忘了正事。

「有什麼可以證明的嗎!?」

「哦,有!」傲天說完,便拿出了一枚令牌。

「恩!鐵大師在那個最大的洞穴內。你們過去吧!」巡邏的人員說完,便又向前走去。

「我們也走吧!」傲天望了望不遠處的一個巨大的洞口,明顯就是鐵大師的所在地。

「不知道人家給不給你修呢!」黃無極滿臉的輕蔑之色。

「試試就知道了!」傲天說完,便帶頭向前走去。眾人沒有異議,也都緊跟在後。

「此處是鐵大師的地方,閑人免進!」洞口處,一名年輕女子見到幾個小孩走了過來。連忙上前道。

「你好!我們是武神院的人,受院長所託,來找鐵大師!」傲天遞給女子一枚令牌,靜等女子的答覆。

「哦!是武神院啊。不過鐵大師正在做一項比較重要的事情。你們就在這等一會吧。」女子確認幾人的身份后,便還回了令牌。 楚月來看着夏芸遠去的背影高喊道:“夏芸,我會向你解釋清楚,也一定會去京城找你的。”

他沒有追出去,因爲這時斑大人已經讓手下的錦衣衛把他和花嵐包圍了,花嵐也已來到了他的身旁。

兩個人現在要並肩作戰了。


他知道夏芸一定自己回京城去了,因爲他實在是很瞭解她。

現在就算不想去京城也不行了。

這也許就是一種宿命。

方青卓退出了廟外,走之前他深深地看了眼楚月來。

楚月來忽然笑了下。

他感覺自己並不是那麼的孤單。

還因爲他已經知道一個人已經來到了廟上。

這個人當然就是——流星。

他總是在楚月來最需要的時候出現。

шшш¸тт kǎn¸¢ O

這也是一種緣分。

更是一種心意。

朋友就是如此。

他在乎你。

自然能在你需要的時候出現。

而不需要你的召喚。

有流星的地方必定會有蝴蝶的出現,並且一定是很多、很多的蝴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