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花若離一喜,連忙將杯放下,待蘇徹將酒水倒入其中。

酒斟滿,還未等蘇徹動作,花若離倒是先將玉杯舉起。「五日不長,但是聞閣下夜夜彈琴奏曲,每日美酒佳釀,在我看來實屬不忍,便不請自來,還望見諒。」

「無妨無妨。」蘇徹同時舉起酒杯,「常言道,千里馬常有,伯樂不常有,人生在世,有一知音,是可遇不可求。」

兩人碰杯,一飲而盡。

「果然好酒。」花若離飲空杯中酒,大讚一聲,說道:「大陸之上,我品嘗過的酒不下萬種,如我品來,天下之間好酒當屬冰河州屠蘇美酒,葉月城南燭佳釀。但由於身份不便,酒王隴州城桑落酒至今未能品嘗,但今日一品,傳說中九州酒王果真名不虛傳,不知閣下如此得來的好酒?」

蘇徹並未言語,而是繼續為兩人斟酒。


「話說,美酒三杯。不妨知音先與我飲上三杯,再談塵俗可好?」斟滿酒,蘇徹說道。擺出一個請的手勢。

花若離聽聞,也是喜色連連,有酒喝當然不會拒絕,立刻抬手與蘇徹撞杯。

三杯酒下肚,花若離竟臉色微紅。

「天下第一酒王果真名不虛傳。」花若離說道,「現在閣下不妨講講。」

吊足了胃口,蘇徹也不耽擱了,該說便說,「實不相瞞,此桑落酒正是我家所釀,其中秘方,盡在我手。」

此話一出,花若離大驚,「你是……」

「蘇家三少爺,蘇徹。」若不是提前千方百計的找人打探,蘇徹也不會冒失的將自己的身份說了出來。

打探之後蘇徹明白,煙花刀府其實是花若離自封的府邸,沒有任何勢力牽制,府內也只有他一人,此人生性平和,不問世事,但是有一顆慈悲之心,天性善良,與人友善。多次打探之下,蘇徹才要冒此風險,而且他有一個讓自己必須找他的理由。

他身懷酒仙之術。

酒仙之術,天階上階靈技,可將體內靈氣轉化為生命之力治癒外傷內傷,將靈氣用於身軀修補。

聽到蘇徹的介紹,花若離也是微微一怔,這一年之間蘇家的傳聞早已沸沸揚揚,花若離也是知道,如今當事人坐在自己面前,他竟是有些糊塗。

「不知蘇公子再次等候五日有何貴幹?」花若離立刻出現戒心,這讓蘇徹也是十分無奈。



蘇徹再次斟酒,瞬間酒香四溢,「有求於你。」

「不好意思。」花若離當下起身,「我不參與任何紛爭,也不會效忠於任何勢力。」

見花若離要走,蘇徹也沒有強行的挽留,而是坐在石凳之上,說道,「此番前來邀請,是想請少主幫忙。我等要參加平陵殿的靈寶概圖,隊伍已經組成,但是缺一強者加入。」

果然花若離腳步遲疑了一下,但是片刻之後,腳步再次向前走去,「雖說如此,我也沒有必要去幫助你。」

「月靈心獸乃六級妖獸,其有十根月靈心犀角,待事成之後會分你兩角作為報酬。」

腳步依然沒有停止。

「你這傢伙……」蘇徹氣憤的說道,「桑落酒製作秘方及材料,都在這裡。」

這時,那個身形僵硬的站在蓮橋之上,身體竟不住的有些顫抖。

第二日清晨,待蘇徹到了百悅樓時,蘇媚等人已經在等候了。

「怎麼回事啊你小子,我真以為你不來了。」蘇徹剛剛走進百悅樓大門的時候,長空的聲音已經傳了出來。

蘇徹頭苦的看著長空,也不知道這傢伙哪兒來的勁頭,每天這麼積極,光是聽他大吼大叫就已經不止一次了。

「怎麼樣?」尚冥軒也站起身走向蘇徹,比起長空,他倒是平靜了許多。

對其報以微笑,蘇徹沒有說明,畢竟自己現在對於花若離來與不來還沒有多大的把握。

蘇媚嘆息一聲,「實在不行就讓火兒去吧,和孫伯父說說應該也可以。」

「如若實在不行,我們還可以獨自參加,火兒的實力讓她去,太冒險了。」蘇徹搖了搖頭,拒絕了蘇媚,可是他想到一個人去,肯定不能取那麼多的月靈心犀,這隻能算是下策。

「走吧,船到橋頭自然直。」尚冥軒也不想考慮太多,隨即對蘇徹說道,「這是你教我的。」

四人便走向平陵殿的府邸之處。

江南城,平陵殿。

今日的平陵殿熱鬧非凡,圍觀的人,參加考核的人幾乎站滿了整個後院,府邸之中的人也是忙得不可開交。

孫耀光當場主持,按照報名的順序一個一個的考核所有應試者的實力,數量無所謂,他要的是質量。

直到蘇徹等人到場時,幾乎有幾百人都通過了考核。

「這麼多人!」長空進入後院之後大叫了一聲。

蘇媚鄙夷的瞅了他好幾眼,說道,「你能不能把持住一點?別忘了你身後巨大的門派面子。」

長空哼哧的抬頭,裝作不理會蘇媚的樣子,但是眼睛還是瞟了蘇媚幾眼。

「跟我走。」蘇徹低聲的說,沖開擁擠的人群,走向登記報名的地點。

「你們是來報名的嗎?」這時一個坐在石桌之前,巨大榜單之下的少女甜美一笑,問道。

蘇徹點了點頭,其餘三人也陸續來到了他的身後。

「登記一下你們的信息吧,將名字寫在榜單上。」少女遞給蘇徹一支筆。「你們是五十九號隊伍。」

將筆拿在手中,蘇徹疑遲的看了看周圍,無果。

一聲輕嘆,蘇徹將筆放在了單人報名的榜單之前。

「你這樣做,是不是就沒有月靈心犀分給我了?」這時,蘇徹的腦海之中傳出了一個聲音。

蘇徹一驚,這個聲音正是他等的人!

「你在哪裡。」蘇徹回復。

等待了片刻,那聲音回復到,「有些瑣事,你先將我名字寫上,我正在路上。」

「好。」

再次回到組隊榜單之前,蘇徹大筆一揮,在後面三人疑惑的眼光之下,寫了三個大字。

花若離。 直到那一襲潑墨山水的長袍出現在平陵殿眾人眼前後,人們才以見到妖刀花若離超凡脫俗的廬山真面。

「此人就是花若離嗎?」人群之中,孫田臃腫的身材攢動,望著花若離翩翩身影,心中也是有些仰慕。

花若離站到蘇徹面前停下,一拱手,「我沒來晚吧?」

蘇徹大喜過望,立刻對旁的三人說道:「這位就是煙花刀府少主,人稱妖刀花若離。」

三人皆作揖,向其打招呼。花若離也沒謙卑,倒是平和的和眾人回禮。

眾人向考核的地方走了過去,蘇徹也為花若離一一介紹了身旁的三人。

五人到齊,三個上階靈元,兩個中階靈元,如此實力在此次靈寶概圖之中,已經十分強大了。

「我們要參加考核。」尚冥軒先行到了考核的地方,對一個主持人說道。

那人一驚,看眼前的尚冥軒年紀非常之小,不過十六七的樣子,倒是有些蔑笑的說道:「小弟弟,我們這次考核怎麼也得上階大靈使以上的實力,你這個年紀吧,我建議你過幾日去看看桂寶大會,沒準能淘到什麼好東西。」

尚冥軒倒也一怔,他沒想到此人會說出這樣的話,正要申辯,被身旁的花若離攔了下來。

「你負責考核,你就管好你的考核,不要在這裡狐假虎威。」

「你什麼人!」那人聽到自己被如此一個小孩這般說教,顯然很是動怒,畢竟這可是他家平陵殿的院子,誰敢在這裡撒野?頓時大吼道。

顯然,他不認識花若離。

本來熙熙攘攘的後院被此人一喝,倒是安靜了下來,大家的目光也都不約而同的落到了蘇徹幾人的身上。

幾番打量,花若離也沒和他計較,說道:「我是……」

這次他的口還沒開,就被一聲打斷了。

「如果你們再撒野,就請你們出府。」平淡的聲音,正是孫田說話。

花若離納悶的看著孫田,他哪兒來這麼大派頭呢?「我想平陵殿孫殿主也說不出如此沒水準的話吧?你是什麼東西?」

這句話顯然激怒了孫田,他身為平陵殿少主,平時一向囂張跋扈,如何能在自己家受盡如此欺負,他才不管什麼煙花刀府,當即大聲喝道,「來人,給我把他們請出去!」

蘇徹暗自欣喜,顯然孫田看到了自己和蘇媚,不然不會插一杠子進來攪局。這樣也好,省得自己再去招惹他,他已經送上門來了。隨即拉了花若離的衣袖。

後者回頭,看著蘇徹對自己使了個眼神,示意他去後面。

花若離也沒爭辯什麼,當即與剩下三人平齊站去。

反觀對面,此時孫田已經召集了十二三個家丁在那裡蓄勢待發。

「孫伯父讓我等前來報名,但今日少殿主又讓我出去,我便想問,如今的平陵殿是聽孫殿主的?還是聽少殿主的?」蘇徹面色平和對著孫田說道。

孫田吭哧了一聲,沒說出話來。

「如果要是聽少殿主的話,那麼我們就出去了,還望少殿主長江後浪推前浪,把江南城的生意越做越大。」說罷蘇徹轉身欲走。

四人也是相視一笑,蘇徹擺下如此一道,讓旁邊圍觀的眾人已經熙熙攘攘說個不停,而孫田臉上也是一陣紅一陣紫。

「少殿主,此人明顯給你挖坑,他將這話說死,老爺知道了也會生氣,現如今你和老爺鬧僵已經眾所周知,千萬不能犯下如此錯誤。」身旁的一個家丁勸阻孫田,看樣子孫田很聽的他的話。

「你們等等。」孫田走下了台階,「平陵殿乃為父為長,當然要聽我父親的話,只是父親未知會我,我不知道而已。」

蘇徹聽孫田撒謊,心中明白了許多,當下回身,看著孫田。

「那少殿主允許我等參加考核了嗎?」蘇徹微笑的問著。

「可以。」孫田一臉邪笑,「這次的考核本就在實力定位,我是下階靈元,也已經符合要求,這樣,如若你可以在我手下撐得過十招,我便讓你通過。如何?」


蘇徹內心狂喜,這傻子,正中下懷!

奇異的一幕出現了,蘇徹五人的臉上竟然在話音結束同時,都掛上了擔憂之色,尤其尚冥軒和蘇媚兩人,更是把蘇徹拉在周身竊竊私語,臉上儘是膽怯。

如此一來,孫田也是暗自欣喜,對於蘇媚這一氣,總算可以消了,就算自己說失手將蘇徹打死,父親也不會為了一個敗落的無用家族怪罪自己。

「他不知道你的實力么?」尚冥軒面露擔憂,但是口氣盡露竊喜。

蘇徹搖了搖頭,「我會隱藏自己的實力,現在外人看來,應該在下階大靈使左右,不信你試探一下。」

當下尚冥軒散開靈氣試探,沒想到還真不出蘇徹所言。

「下手輕點。」蘇媚倒是抱著對孫家的感恩對蘇徹安頓著。

「放心吧姐,我自有分寸。」蘇徹笑了一下,「你們的表情配合倒是很默契啊。」

這句話無疑讓這個團隊有了一份融合的感覺。

蘇徹慢慢走到了孫田面前,「可以開始了。」


「你最好防著點,我下手可不知輕重。」孫田大笑,「刀劍無眼,受了傷可沒人管,不過我言出必行,十招就完。」

話還沒說完,身體順勢一動,直奔蘇徹而去。

他以為最快的腳步剛踏出一腳,驚訝的事情發生了,不遠處的蘇徹竟然不見了。正當他吃驚之際,脖頸之處傳來一陣劇痛。

「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