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芷兮嘆道:「世事無常,旦夕福禍,總算剿殺了赤馬大君,替太子殿下報了此仇,太堯師兄節哀順變。」

太堯緩緩點頭:「芷兮,可否多陪我片刻?你在,我心神安寧些。」

芷兮漲紅了臉,惴惴不安地四處亂看,她與這位師兄這些年來往雖然挺多,但他是個溫雅之輩,從不曾露出絲毫心事,她也當他如長兄般厚愛,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她一時反應不過來,只僵在原地,到底還是沒動。

玄乙在樹後站了片刻,仔細想想,她輕飄飄地轉身避遠,連一粒雪也沒驚動。

這樣挺好,就這樣繼續下去。

出了小花園,玄乙望著昏暗的天空,吁出一口氣,她的父兄和扶蒼都是剿殺大君的主力,這會兒大約都還在下界奔波,算算她差不多也有數月沒見著他們了,夜間飛廉一職也暫時交給長夜宮的神官們替代,怪悶的。

她靠著花盆低頭捏白雪,捏出一個穿著飛廉神使冕服的雪人扶蒼,再捏一個耳墜不離身的雪人清晏。

「小師妹!」

延霞歡快的聲音在這片有點蕭索悲傷的天宮內響起,怪不合時宜的,玄乙扭過頭,便見她一蹦一跳地奔過來,古庭在後面臉是綠的。

「你又獨個兒在這邊捏白雪。」延霞湊上前看她手裡的雪人,打趣道:「原來是想扶蒼師弟了。」

古庭一路追來,扶住她的胳膊,聲音在發抖:「別跑,兩百年正是最危險的時候。」

還有八百年便要做母親的延霞毫無自覺,笑得一派天真:「我沒事,你別總擔心,我阿娘說,她懷我的時候,生產前夜還打拳呢,我應該和她一樣。」

如果她真的生產前夜還打拳,古庭覺得自己寧可從極西之地那個還沒填好的窟窿里跳下去。

玄乙捏了兩個圓滾滾的小雪人送給延霞,她喜歡的緊,拿手裡玩了半天,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對了,你見到芷兮師姐了嗎?她這些年總獨來獨往,聽說刑部里好多神君對她透露過心思,她也都回掉,她是不是……呃,還沒忘掉少夷?」

玄乙偏頭想了想:「我看不像。」

延霞嘆了口氣:「我看挺像的,我得把她拽出這個坑。」

她如今同樣在文華殿任職,周遭遇見的大多是溫文爾雅的神君,總歸都比少夷要靠譜的多。


「我去找她。」延霞轉身又開始跑,「我一個月給她介紹一個,不信都不成!」

說不定真的都不能成。玄乙默默想著,捏了個臉色發綠的古庭。

綠琉璃橋上的悲樂漸漸小了下去,嘶嘶的風雪迴旋在空曠的天宮內,不知過了多久,踏雪之聲漸近,玄乙正專心致志用指甲雕鑿雪人芷兮耳畔的茶花,沒有抬頭。

踏雪聲停在身側三尺處,隔了一會兒,許久沒聽見的那低沉而魅惑的聲音驟然響起:「沒穿冕服,難得聽話了。」

這傢伙最近特別喜歡搞突如其來的襲擊。

玄乙笑眯眯地扭頭,有些訝異地看著對面的白衣戰將,他看上去可實在不大清雅乾淨,白衣上染了許多乾涸的妖血,風塵僕僕,大約是玉冠又被打碎,長發便攏在肩上,隨便扯了截袖子系好。

一定是來不及回青帝宮便來找她。

玄乙丟了雪人,朝他走兩步,嫌棄地皺起鼻子:「真臟啊。」

扶蒼在她腦門兒上一拍,冷不丁這方才還滿臉嫌棄的公主一骨碌鑽進懷裡,直接猴在身上,他便用胳膊托住。

「我不愛看你這樣跑。」她用指甲輕輕摳去他眉梢的血跡,「不要你做飛廉了。」

他不做,也不會給其他神君做的。

扶蒼又拍了拍她的腦袋:「走罷,快酉時了。」

龍公主一言不發地用指尖摩挲他面上每一處被濺射的血點,他撩開細銀流蘇,她的目光只有溫柔,再也不見傷心。

這樣就很好,已足夠。

他牽著她的手離開飄雪的天宮。今夜又要駕車趕月,飛廉引路,望舒攜月,漫漫長夜,依偎相伴,屬於他和她的獨處時光。璇風瓑浼氬啀璇.. 已經到上架資格,但是現在上架好像還有些過早,也許是《鴻蒙誅神決》的精彩還未真正開始,所以,無法吸引更多的朋友前來品讀。

說實話啊,咱天雨的文筆確實是不咋樣,畢竟學歷跟那放著呢,屬於那種肚裡有貨,表達難的類型。

不過,咱天雨可以保證每章每個字都是用心寫的,都是斟酌再三。

現在可以說的是,精彩在後面。

後面的精彩也許會超乎你的想象,也許你會有種身臨其境之感。也許你會發現,原來這就是人生…

馬上19萬字啦,第一次開口討要收藏。僅僅是收藏而已,給點動力就好。

不過,就算沒人,咱也會認認真真寫下去。將來老了,自己也可以欣賞欣賞的嘛!點擊量一般,收藏少的可憐。儘管如此咱還依舊每天更新,本來一天兩更沒問題。可是最近一段時間,總是感冒,好了又感冒,感冒了又好,一直循環,這次,好吧,直接中風了,大家知道中風是啥概念不,以前我也不知道,現在我知道了,半邊臉接近於癱瘓,嘴歪,眼斜,半邊眼睛閉不上,而且一盯電腦就嘩嘩流淚……禍不單行,但想要打倒我,沒問……最近一段時間,天雨各種生病啊,白天基本就在醫院,晚上會回家,今天編輯找我,說明天會上架,天雨承諾,上架開始,只要有訂閱或者打賞,不論多少,每天就是兩更,現在的兩更對天雨來說那絕對是挑戰,盯著電腦超過半小時,眼淚嘩嘩流啊。大家可以理解半張臉癱瘓的感受么。。嘴歪,眼斜,還閉不上眼。。

身體健康。。。以前並不覺得有多重要,但是現在感受好深刻啊。這兩天時間太緊了。。沒時間兩更啊。。天天醫院,,跑的累死了。。。好消息是,身體已經有好轉的跡象。。。雖然眼睛依舊那麼難受,一盯著電腦就流淚。。。停止更新幾天,欠下的章節後續一定會補上,等事情處理完,會開始爆發。。理解萬歲吧。這幾天盡量兩更新,後期會三更,四更,五更,其實我也很想快速的把書寫完,書的整個情節我都已經安排好,但是事情太多啊,除了寫書,還有好多事情等著我去做,目前看來,這本書的成績非常不理想,不過,這不會成為我放棄的理由,這本書,是給大家寫的,也是給自己寫的,若是將來有人問起,我也好自豪的說,我曾經在非常艱難的條件下,把我的第一本書認認真真寫完了。終於能按下心來寫了。。不過讀者確實夠少。。但是,總會堅持下去。。還是老話,不求訂閱。。只求。。。收藏推薦。。僅此而已、看的人真心少的可憐,每當多一個收藏,我便會激動好長時間,所以,各位給些收藏吧。三更結束,眼睛都花啦。。不過以後每天會保持這個速度的。聽說,不要收藏的作者,不是個好讀者。。以後爭取每日三更吧,其實這句話是對自己說的呢,好想早些把這本書寫完啊。

現在收藏那麼少,大概有多少呢,好吧,少的你不敢相信。。。希望有一天收藏能暴漲。。。到時我一定暴發啊,大爆發。。。第一卷的故事即將完畢,天涯的人生,將真正開啟。天涯認為,不管現實還是小說裡面,一個真正的強者,必須要經歷常人所不能承受的殘酷現實。屠神幻境故事情節安排也只能這樣了,接下來讓我們迎接天涯與雨詩大婚吧。大婚是天涯的終點,亦是天涯的起點。給自己加油吧……一定要繼續寫下去、明日也是兩更,總字數在6500以上。最近一些日子,要有別的事情忙,每天更新的時間,會在晚上10點以後。最少是一章,4000+。等調整過來,兩更繼續送上。如果有朋友愛看,三更也不是問題。 「嗚嗚…」

一陣銀鈴般的抽泣聲,忽然打破平靜,順著聲音望去,在一處別苑中,一位粉裝玉琢的小女孩,並膝蹲坐於石凳,一雙粉嫩的小手,在不停的擦拭著眼角!

小女孩看上去十歲上下,身著粉白色衣裙,一頭濃密又閃亮的烏髮下,那被小手遮擋的潔白臉龐,若隱若現。

這時,不遠處走來一位紫衣少年,少年墨黑色的頭髮,夾雜些許紫色線條,臉龐清秀稚嫩,如雕刻般俊美,尤其是那墨黑的眼瞳,不經意所流露出來的一些精光,讓人著實不敢小覷!

「小妹妹,你怎麼哭了」!紫衣少年聞聲而來,滿懷關切的問道。

誰知呢,聽聞關切之音,小女孩直接便是放聲大哭起來,原本稚嫩的嗓音,此刻有些沙啞的哭喊道:「他們…他們說我是小偷,還搶走風伯伯送給我的玉佩。」

唉!少年搖了搖頭,小聲嘀咕道:「全府上下,也只有我大哥敢這麼胡作非為吧。」然後,向前一步,輕輕拍了下小女孩的粉肩道:「小妹妹,你在此等候片刻,我幫你去要回來。」


話音未落,紫衣少年便不見了蹤影。

身影急速穿梭於呼嘯的風聲中,不遠處,四五道人影,若隱若現。

「嗖!」

突然出現的人影,把正在談笑風生的四五位少年嚇了一跳。

「誰這麼不長…!」當看清來人,準備呵斥之人,硬生生把沒說完的字兒咽了回去。

「三…三公子!」瞬間,一幫少年,皆是戰戰兢兢的躲在一位藍衣公子身後。

「大哥,你怎麼又欺負人,還搶人家的玉佩!」紫衣少年語氣顯得極為無奈,說著,還狠狠的瞪了一眼藍衣公子身後的幾人。

說起自己的大哥,紫衣少年多少有些無奈,他名為風萬里,天賦也極為不錯,卻經常與紫衣少年暗中較量攀比,每次都以失敗而終,久而久之,他大哥整個人的性格,都是發生了些扭曲,不僅處處與紫衣少年作對,在府中,更是拉幫結派,欺負弱小,在外惹事生非,遊手好閒,成了天辰大陸,頗有名氣的浪蕩公子!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咱們家三公子啊!」風萬里怪聲怪氣的說著。

「怎麼?三公子又要打抱不平了?」

「大哥,你…玉佩是父親所送,你也敢搶?難道不怕父親的責罰嗎?」少年年齡不大,但說話已然是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怎麼可能?」

「這塊玉佩我多次要父親都不給,怎麼會給個外人,肯定是偷來的」,風萬里一臉不可置信之色:「我看是你自己想要了吧」。

「你若在這樣,我可告訴要告訴父親了。」紫衣少年皺著眉頭道。

風萬里臉色微變,提起他的父親,他也是有些懼怕,但緊接著,好像又想到了什麼,轉而,露出一副異常冰冷的面孔。

冷冷道:「我看你少管閑事,從小到大父親總是那麼偏心,你要什麼都給,而我呢?」「想要玉佩?有種你便來拿!」

頓時,風萬里眼如劍芒,渾身散發出一股滔天戰意,轉眼間,一股龐大的氣勢,便狠狠的向紫衣少年席捲而去。

劍拔弩張之際,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大…大公子,算了吧,咱們加起來都不是三公子對手,再說府主之威,誰敢冒犯,咱把玉佩給他吧!」一個消瘦少年,惶恐不安的說道,隨後,其他少年也隨聲附和著。

「哼…」風萬里心有不甘,然後,把玉佩狠狠一擲,憤怒的轉身而去。

其實,這兄弟倆,並無恩怨,同為一母所生,紫衣少年名為風天涯,乃風府三公子,從八歲一開始修鍊,便展露出他「妖孽」天賦,短短數年便踏入天玄境,震驚整個風府,正因為風天涯的崛起,那原本屬於風萬里的榮耀光環,也是盡數被奪了去。

「嗖嗖嗖」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猶如颶風般,穿梭於府邸之內,速度之快,令人驚嘆。「諾,給你啦,別哭了,要不等你長大,可就不漂亮了。」

少年話音未落。小女孩「騰」一下便站了起來,隨後,接過玉佩,用那小巧白嫩的粉拳,輕捶著胸口,「還好我只哭了一下下。」那樣子好生可愛,就好像玉佩的事情,沒有發生一樣,惹的少年嗤嗤一笑。

「對了小妹妹,你怎麼一個人來這兒呀,你的家人呢?」少年不解的問道。

「我跟我小姨來找風伯伯的,可是,他們不知道聊什麼,也不管我,所以我就自己跑出來啦,然後就遇到幾個壞哥哥說我偷了他們的玉佩,我打不過他們,玉佩就被搶走了。」

「謝謝你哦,大哥哥,我叫雨詩,你呢?」小雨詩清靈般的聲音,仿若山間泉水流淌之聲,聽著直叫人心曠神怡。

「風天涯!」少年語氣堅定又自豪,那雙黑眸明澈有神,閃爍著鬥志。

「啊!你就是天涯哥哥,我娘和小姨總誇你,說你天資出眾,又刻苦修鍊,還說你將來一定能像風伯伯一樣,擁有不一般的成就。」

「你說你也真是的,那麼用功修鍊幹什麼,像根木頭一樣,多沒意思,害的我娘跟二姨天天迫我修鍊。」小雨詩嘟著小嘴,一副非常不滿意的表情。

可憐的風天涯,頓時汗顏,真是躺著也中槍啊。

「天涯哥哥,你陪我玩好么?要不我回去我娘她們又要迫著我修鍊了,小雨詩拽著天涯的手臂,一副可憐惜惜的樣子。

「好吧!」為了改變小雨詩心裡的木頭的形象,風天涯只能選擇答應了。

天空澄碧,仟雲不染,藍天之下,神秘莫測的森林中,波動著濃濃的玄氣,在那森林的某一處,兩個嬌小的身影,不緊不慢的移動著。

「天涯哥哥,這是什麼地方呢,好冷清呢。」小雨詩弱弱的問道。

「這裡是蒼蕪森林啊,是父親讓我平時修鍊的地方,裡面有好多厲害的玄獸哦,我想它們現在應該在休息吧,所以才冷清。不過沒關係,天涯哥哥可以帶你找小狼玩。」把小雨詩輕輕一摟,兩個嬌小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森林之中,只聽見,隱約傳來兩道稚嫩的對話聲。

「天涯哥哥,小狼是誰呀?」

「就是小玄獸啊…」

……

讓各大長老弟子都退避三舍,聞風喪膽的五階玄獸,五彩鱗狼,在年僅十三歲的風天涯眼中卻成了玩耍的夥伴,這話要讓他們聽見,勢必全都仰天長嘆,一頭栽倒在地。

「大笨狼,快出來!」

風天涯一步跨出,微抬雙臂,一雙稚嫩的拳頭,玄力瘋狂涌動,一拳猛然轟出。頓時,山林的空氣都開始有點扭曲,耀眼的光芒從空氣中瀰漫而出,隱隱的彷彿是有著虎嘯之聲響徹,震動森林。

「嗷…嗚!」

一聲尖嘯,同樣響徹山林。

幾息之間,一隻龐然大物便疾馳而來。

五彩鱗狼,蒼蕪森林,絕對的霸主之一,其身高九尺有餘,滿背都是五彩鱗片,防禦力極其驚人。

「大笨狼,來,給你介紹個新朋友。」風天涯非常認真的說道。

「嗷嗚嗚!」一聲深沉的低鳴,顯然,五彩鱗狼是對「大笨狼」這個稱呼很是不滿意,呲了呲鋒利的尖牙,吐出那長長的血紅色舌頭,像一個犯了錯的孩子,不甘願的向風天涯走去。

「天涯哥哥,他怎麼那麼聽你的話呢?」小雨詩好奇的問道。

風天涯撓撓頭,嘿嘿一笑,說起了他與五彩鱗狼之間的事。

「八歲那年,我剛開始感應天地玄氣,當氣化力,我便邁進修鍊第一步「應玄境」,然後就在森林裡和其他小玄獸玩,不知怎麼就闖入了這隻大笨狼的領地,當時,我差點被他吃掉呢。」

「最後,是我影宙叔叔來了才救了我呢,還幫我狠狠揍了大笨狼一頓哦。」

「影宙叔叔可是父親三大風影衛中最厲害的,實力僅此於我父親。」話語間,風天涯那雙漆黑的眸子,閃爍著金光,一臉憧憬之色。「之後,我經常偷偷來這裡,可能是被影宙叔叔揍怕了,大笨狼也不敢吃我,但是我每次都會被他揍的遍體鱗傷。」

「從修鍊第一步應玄境,到融玄境,化玄境,直到我修鍊至地玄境圓滿的時候,我已能和大笨狼打的不相上下,現在吧,我已經是天玄境大成啦,大笨狼根本不是我的對手。」風天涯得意的說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