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若要形容的話,就像是葉孤城在紫禁之巔上施展出的「天外飛仙」。

這是一種登臨絕巔的刀法,幾近於道。

項固敗了,敗在了項松的乾坤刀第九式之上。

更可怕的是,項松帶傷和他戰鬥!

這對於項固而言,無疑是難以想像的巨大挫敗。

但是。

項固畢竟是項氏族人,而且還是僅次於「項經緯第二」的奇才,項氏也不捨得就這麼扼殺這樣一個天才。

也因此,項固大逆不道以下犯上,依舊僥倖不死!

項固改名阮回,數年卧薪嘗膽,但最終功虧一簣。

而就在項固離開后不久,項氏一個族老卻是找到了他。

項固可以離開,項氏甚至可以將項固母親的待遇提升到當年族長夫人的水平。

但是。

項固必須答應他們一個條件!

項固問是什麼條件,族老告訴他,一年後再戰項松。

項固笑了!

他明白族老的意思,族老這是要他給項松當磨刀石。

同時也用他這個反例證明,項松不需要自己的想法。

項固同意了!

誰當誰的磨刀石還不一定呢!

有了項松這個「項經緯第二」做對手,項固更拚命了。

短暫的消沉過後,項固就愈發的不要命。

瀑布、雪山、江河、魔窟、妖洞……到處都留下項固的身影!

太震撼了!

在這個世界上,或許唯有孟夏才真正明白,項固到底有多瘋魔。

戰妖狼,血肉被撕裂,鮮血如注;戰食人魔,身上連中五十三刀而不倒;一人獨對千軍,殺的千軍喪膽,自己的鮮血也險些流干。

但是。

瘋狂歸瘋狂,項固卻依舊沒有信心戰勝乾坤刀。

或者說,項固沒有信心戰勝項松施展的乾坤刀。

一年之約將近,項固日復一日冥思苦想。

一遍遍反省己身之後,項固發現他的一身本事,根基其實都源於乾坤刀第一式。

乾坤刀第一式被他越練越殘,越練越乾淨利落。

但是。

他這些精簡變化,在乾坤刀後續的刀法中都有展現。

換句話說,他的一切改變,都沒有跳出乾坤刀的範疇。

他以前覺得自己能戰勝乾坤刀,只是因為他沒有見識過真正的乾坤刀。

也正是這個時候,項固才清晰的認識到,乾坤刀到底是何等強大的功法。

項經緯,天縱奇才!

這是一座無法想像的高峰!

同樣絕望的還有孟夏,這種困局就像是練太極的遇到了太極宗師張三丰,練少林武學的,碰到了同境界的達摩老祖。

一代宗師還真不是說着玩的!

又有什麼辦法呢?

最終,項固只能往更極端的方向走。

在一年期將近的日子裏,項固沒有再玩命廝殺,而是閉關參悟。

項固將他的刀法,再次精簡,再次走向更奇詭的方向。

如果說項固以前的刀法,於快准狠上獨樹一幟。

那麼,項固現在的刀法,則更加極端。

更快、更准、更狠!

不僅是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

一刀出,有死無生!

一年期到,項固再次故地重遊。

和上次相比,這一次所有人都知道了他要再次來挑戰。

這一次,項固聽到項松被項氏族人親切的稱為……小祖!

單單隻是這個稱謂,就知道項松如今在族中的地位。

同樣,也代表着項松活成了項氏族人所期待的樣子。

項松,不對,應該是……項經緯第二!

大戰一觸即發!

項固一出手,就是一片絢爛的刀芒,直殺的所有觀戰的人心驚膽戰!

越是懂行的人,越是驚得一身冷汗。

項固的刀太快太狠!

但是。

項松擋住了!

乾坤刀有如流水,恍若浮雲,似有還無,項固那能斬滅一切的刀法,碰到項松的乾坤刀之後,如陷泥潭。

乾坤刀第十三式過後,項固再次敗北。

躺在地上的項固,抬頭看到的只是項松那平靜的臉!

戰勝項固,對於項松而言……不值一提!

在族老的安排下,項松和項固相約來年再戰。

到底怎樣才能戰勝項經緯第二呢?桐葉洲與其餘八洲有些不同,此地修士極為排外,並且極其自負,自認除去中土神州之外,便是桐葉洲為天下魁首。

一洲山河只有四座宗字頭宗門,分別是那玉圭宗,扶虯宗,太平山,還有冠絕一洲的桐葉宗。

四座宗門之中,又屬桐葉宗風氣最古怪。

這座宗門的修士下山,向來目中無人,若是奪

《逆行諸天的劍客》第二十二章桐葉飛升不過,趙承晞可不這麼想。

果然是和我心意相通啊。

趙承晞摺扇往手裏一敲,用一副大義凜然的語氣說:「秦愛卿所言甚是。堂堂護國侯的光陰和心頭好,雖說不能和一國之君相比,但怎麼說也是要比尋常人的昂貴些吧,元愛卿,你說是吧?」

元輝才沒想到秦崇州居然和趙承晞一個鼻孔出氣,還

《都怪愛卿太寵朕》第125章流言四起《行走在諸天的法師》第67章倉庫(雙倍求月票!)芒種看到菲絮身上的七彩碧璽便知瘋癲道人已經和五人見過,而浩軒等人修為尚未恢復只能一路駕車而行,尚且已經回到天山,卻遲遲不見瘋癲道人回來,便猜到他可能遇到的而棘手的麻煩。見菲絮醒來,兄妹五人和好如初,便起身前往瀛洲仙島,親自找尋紫栢道人。

瀛洲仙島與蓬萊、方丈並成為東海三大仙島,仙氣縈繞自不必多說,最為人稱道的是瀛洲仙島上遍佈神芝仙草,可助人提升修鍊,是自古修仙人為之悵惘的地方。紫栢道……

《華胥一夢》第二百零七章:.紫栢道人 「全體都有。」

「向右轉,齊步走。」

陳善明一聲令下,當即在場的人都是齊刷刷的朝著一個方向走了過去。

很快!

他們便是來到了澡堂裡面,待到他們脫掉衣服,進入到澡堂裡面后,他們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的。

因為在他們的腳掌上,有著不少的血泡,這一路跑來,他們可是吃了不少苦,尤其是最後來狼牙的路上,更是有很多的石子。

他們光著腳在石頭上走路,自然而然,會磨出許多的血泡。

「嗯?」

這會兒,眾人都感覺有些不太對勁,因為他們在這邊聞到了一股很特別的味道,這令他們都是微微有些疑惑。

這時候的宋凱飛忍不住開口道:「什麼問題?怎麼味道這麼刺鼻?」

「好像……好像是酒的味道。」李二牛忍不住開口道。

「不是吧,在狼牙還能喝酒?不是說,咱們是快速反應部隊么?」宋凱飛忍不住開口道。

「酒?」

陳善明聽到這句話,陳善明則是冷冷一笑,道:「你們想得美。」

「我都三年沒喝酒了。」在狼牙這種快速反應部隊,有著明確的條令,是不允許隨意喝酒的,想要喝酒也得分時間,地點的。

畢竟,一旦出現什麼問題,那可是大事情。

這時候眾人都來到了澡堂裡面,待到眾人來到了澡堂后,那股撲鼻的味道,更是迎面而來。

「還真實酒……」

宋凱飛眼珠子一瞪。

「這不是酒,是醫用酒精。」

隨著這句話一出口,在場的人都是精神一震,陳善明深深地看了夏餘一眼,笑呵呵的開口道:「知道的還挺多嗎?」

「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個……」

夏余聞言,嘿嘿一笑,隨口道:「曾經去過醫院,所以了解一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