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若風和幾個小的都不笨,往深了一想,就猜到了這把劍應該是誰的了。

不過,那又有什麼呢?

黑豆說道:「老大你幫那皇帝解決了這麼一個大麻煩,難道他不該給點報酬的嗎?」

若靈眼睛一亮,心中豁然,是的,就當做報酬。她雖然是因為那幾隻小精怪才行動的,可從結果來說也是為大明國解決麻煩了啊。

嗯,三重原因加一起,若靈心安理得了。

「好了,我們回去吧。」

然而,離開的若靈,甚至連若風和幾個小的,都沒有意識到一件事情——

那恐怖氣勢的餘威正一邊消散,一邊迅速地向更遠處蔓延。餘威所過之處,飛禽走獸,大小妖怪無不顫抖跪伏,驚狀莫名。

終於,在蔓過一座又一座山,堪堪到達又一座深山前,餘威全部消散。

至此,驚動大小妖怪無數。

就在若靈離開后不久,一直在觀氣的國師發覺了情況的變化,頓時,不顧著自己重傷未愈的身體,就帶著一隊士兵進了山,再次地來到了老虎精的洞府前。

頭身分離的老虎精赫然在目。

國師重重地喘了幾口氣,讓士兵扶著他去查看老虎精的傷口,又在老虎精的周圍走了又走。

這時,有一名士兵來報:「大人,沒有找到龍劍。」

國師停下腳步,心中思量開來。

·

若靈回到古府沒多久,就聽到了關於老虎精的後續處置,國師沒有冒功請賞,直言了是有民間隱世能人出手,因此,希望這位能人能夠去皇宮領賞。

然後,若靈就陸陸續續地聽到有冒名頂替的人被皇宮逐出並懲罰的消息。

這樣的消息一多起來,百姓就分析出結果了,說是應該是那個能人手中有著信物,所以皇帝才會知道去的都是冒名頂替的。

若靈就心想,這群老百姓對皇帝還挺信任的,就沒想過是皇帝不想給賞賜嗎?

不過也是,一個坐擁天下的皇帝還在乎賞出去那點東西?

而且,老百姓對統治者的信任,也說明這個統治者做得好,才能取信於百姓。

但就算是個好皇帝,若靈也沒有去領賞的打算,一來,她壓根不想和皇帝扯上關係,二來,最近這段時間,她總覺得有誰在看著她。

不是監視的意思,而是,有誰在暗中觀察著她。

這目光沒有惡意,可也沒有什麼善意,冰冷中帶著好奇,好奇中又帶著警覺。

若靈討厭這種目光,更討厭這種被暗中窺探的感覺,渾身不自在。

可去問若風,若風卻什麼都沒發覺。 霸道醫生神精受 實力最強的若風都沒感覺到什麼,那幾個小的就更不用說了。

這一天,若靈實在是忍不下去了,讓若風載著來到了一處郊外無人也無小妖怪的地方。

若靈再無顧忌,放出系統中那個生命的氣勢。

募地,有一道別樣的氣息一閃而現,若靈對準方向,加強了氣勢。

不足片刻,有一道身影就被逼了出來。

「哎呀呀,果然是個厲害的小丫頭。」

一身雪白皮毛,一條蓬鬆的大尾巴,一雙湛藍色的眸子。

若風驚訝,「臭狐狸,你怎麼在這裡?」

白狐一邊優雅地走近若靈和若風,一邊對若風拋了個媚眼。

它說道:「哎呀,馬哥哥,怎麼見到我你總是這句話?」

嗯?臭狐狸?馬哥哥?

若靈仔細地看向白狐,就是它在不停地糾纏若風?

漂亮倒是很漂亮,姿態也很是優雅,這是這行為怎麼就這麼令人討厭呢?

先是糾纏若風,再是暗中窺探自己,這行為怎麼就不匹配它的美貌呢?

不,該說,它怎麼就不讓自身的行為對得起這份美麗與優雅呢?

若靈板著一張小臉,「你什麼意思?為什麼暗中窺伺於我?」

白狐略作無辜,「我在修鍊中被一股很嚇人的氣勢給驚醒,然後就順著找了過來,想看看究竟是誰。」

它歪了歪腦袋,這動作做起來還竟有幾分可愛,說道:「只沒想到居然是個小丫頭,不過嘛,看來你也不是普通的小丫頭。」

殼子是小丫頭,芯子就不知道是什麼了,再天才也沒有生而知之到能夠自主修鍊的。

這一刻,白狐對若靈的興趣比對若風還要大。

若靈微微皺眉,她聽出了白狐口中的未竟之語,所以,這是想要以此來要挾她?

「你究竟什麼意思?」

白狐睜大一雙藍眸,「沒什麼意思啊,就是對你比較感興趣而已。」

悠閑小農女 「感興趣就暗中窺伺?」若靈深吸一口氣,「你活了這麼些年,就不知道這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嗎?」

「禮貌?」

白狐微微頓足,「那是人的東西吧?我又不是人,幹嘛講禮貌?」

「你不化形了?」

若靈此時此刻真的是沒什麼好心情,也實在不想和這隻狐狸講什麼好話,她嘲道:「你難道想一輩子當個畜生不成?」

白狐在人間行走過,知道「畜生」這個詞是人用來罵人的,不是什麼好話。

當下,它沉下了臉。 忽而,白狐面向若風,擺出一張受了委屈的表情,「馬哥哥,你就看著她這麼欺負我?枉我對你一片心意……」

若風忽閃著墨黑的大眼睛,「她哪裡欺負你了?不是你一直仗著修為實力在欺負她嗎?還有,她現在是我的主人,你卻欺負我的主人,原來你對我的那一片心意都是假的嗎?」

這話說得白狐啞言了,它驚異地上下打量起若風,這才分開多久,這馬哥哥居然就這麼會說話了?

若風心中得意,讀書果然是好的,這才多久,它都能靈機拿話來懟臭狐狸了,這以前的它可是對此無可奈何的。

然而,白狐是誰啊,它的啞言不過被驚訝到了,整頓了下心情,它露出更加委屈的表情了:「你又沒說,我哪兒知道啊。」

若靈冷哼,「你暗中窺伺我那麼久,難道就看不出我和若風的關係?你的眼睛是瞎的嗎?」

「……」白狐一時竟無言以對。

若靈繼續說道:「果然,你對若風根本就是心存戲弄,沒有什麼真心在,你這樣的行為,若風怎麼可能不想著法地逃離你?」

若靈可沒忘了,她還有個幫助若風解決掉白狐這個麻煩的任務呢。

白狐眨眨眼睛,「我是有真心的,否則就用追求馬哥哥的時間來修鍊了,而且,我還為它凈化了一身的妖氣。」

「凈化妖氣?」

若靈從系統空間中拿出那把寶劍,「意思是說,你曾經做過惡?」

若是這隻白狐做過像那隻老虎精一樣的惡事,那就毋庸置疑,殺掉了事。

惡賊主動送上門,當然要替天行道。

白狐嚇得向後跳了一下,連忙聲明:「我沒殺過人,沒吃過人,更沒殺過吃過那些小妖精。」

在被驚醒之後,白狐有打聽過出了什麼事情,因此對若靈劍斬老虎精的事情一清二楚。

若靈不相信,「那你的妖氣怎麼會不純,怎麼會需要凈化?」

白狐為自己叫屈:「我是一隻狐狸,我愛吃雞,我就偷過凡人養的雞,還有做熟的雞肉而已。你身邊的那個老鼠精不也是小偷小摸?」

若靈依然不信,狐狸都是滿嘴謊話。

白狐見此連忙向若風求救,「你最初見到我的時候,我的妖氣雖然不純,可以沒有多麼渾濁吧?完全不像那隻老虎精吧?」

若靈轉過頭看向若風,若風回想了下,不甘不願地點了點頭。

嘖,多好的一個機會啊,除掉了清靜了。可惜這隻狐狸不僅罪不至死不說,還改過自新了。

若靈只得收起寶劍,氣嘟嘟地瞪著白狐,她現在真是體會到若風當初的煩惱了。

明明這麼討厭,可打不過就趕不跑,結果就只能忍著。

口胡!

若靈掀桌,她才不要忍著,「行,妖氣的問題略過,現在來說說你的真心問題。」

「我很真心的呀。」白狐眨巴眨巴眼睛,一臉真誠。

若靈毫不留情地揭穿:「然而,那不過是一層面具罷了,真正的真心與誠意那是能夠被感知到的。而你,可能也的確是有著真心,但你其實是看若風作為一匹千里馬出身的靈獸太過難得,所以是真心想要它來給你當坐騎的吧。」

白狐張口,剛想說些什麼,就被若靈給搶先了,她說道:「你敢對天發誓說你不是?」

白狐:「……」

它還真不敢,身為修行者是知道誓言有多麼厲害的,而它也確實是打著讓若風成為化形后的它的坐騎的心思。

白狐的反應讓若靈知道自己猜中了,而若風對此也並不覺得有任何意外,臭狐狸心不真,它早就知道了。

因為正如若靈所說,真正的真心與誠意是能夠被感知到的。

白狐原地走了走,站定,說道:「可我總歸是真心的啊。」

「那很不好意思,我現在是若靈的坐騎。」若風咧嘴笑了笑,「你可以放棄了。」

白狐不服,「你怎麼就能確定做她的坐騎比做我的坐騎要好呢?她總歸是個人,而我和你才是同類。」

若風嗤了一聲,「同類就能更好嗎?相比起沒有約束的妖怪的世界,我更想在有各種規矩存在的人類社會生活。」

「為什麼?」白狐不明白,「所以你就臣服於比你還弱小的她?」

若靈也有些驚奇於若風的想法,轉頭看過去等著答案。

若風回想著自己這些天學到的知識,看到的人類社會的生活景象。

它總結了下,說道:「我們妖怪的世界確實是更加自由,只有一條規則,那就是弱肉強食。然而,這意味著什麼,你知道嗎?」

不等白狐思考,若風自己回答道:「這意味著對於那些還弱小的妖怪來說,不存在公平,就像老虎精那件事。」

「更大的自由,就意味著更多的殘酷,意味著更加明顯的不平等。」若風問向白狐:「你是不是認為你自己很強?」

白狐遲疑著,沒有點頭,可眼神中卻透露出了答案。

是的,它認為自己很強。

若風搖搖頭,「然而,你敢說這世上不存在比你更強的嗎?老虎精不就是你比更強?若這樣的強者出現了,在弱肉強食的規則下,你覺得自己還會有選擇的權力嗎?」

「不,沒有了。」若風嘆氣,「你覺得人類社會規矩繁多很是束縛,可是正是因為有這些規矩在,才最大限度地保證了最大的平等。」

若靈笑了,笑得很是欣慰,她接著說道:「那些規矩不是約束弱者的,相反,那是對強者的束縛。所以,才能有更大的平等,若風想要的,就是這麼一個平等的世界。」

若風點頭,「是的,自由都是相對的,當把強者束縛住了,我們才能夠擁有更大的自由,而不是一出現什麼強者,我們就只能聽命行事,身不由己。」

一瞬間,若靈的腦海中閃過什麼,她怔愣了一下,卻沒抓住那個想法。

白狐沒有被完全說服,它仍心有疑惑,「可是在人類社會中,也存在弱肉強食啊,我見過很多有權有錢有勢的肆意欺凌那些無權無錢無勢的,這又怎麼說?」 是啊,這又怎麼說呢?

若靈不止一次地思考過這個問題,還活在前世的時候,每看到那些新聞,她就會思考一次這個問題。

最初,她得到的答案是權勢迷惑了人心,直到她在看多了校園霸凌的新聞之後,忽然驚覺,根本不是什麼迷惑與否的問題。

問題的根源,只有兩個字——人心。

而人心,從來都是最複雜最難解的。

誰也說不清。

白狐無語,「所以你給不了我答案,是嗎?」

「就算我給你答案了,可只是聽別人說出口的答案又有什麼意義呢?」若靈反問。

她說道:「我其實能給你答案,而且答案還很多。」

她前世那麼多專家、哲學家、教育家研究出了那麼多的道理,哪一個都可以作為答案。

「但是,你想要哪種答案呢?」若靈問,「你又想要什麼樣的答案呢?」

白狐不語,少頃后,笑道:「厲害的小丫頭,你在狡辯,而我居然險些被你給騙過去了。」

若靈大方點頭,「我承認。但是,我想告訴你這樣一句話。」

「有位聖人曾說過: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

「意思是說,如果天下的人都知道美好的東西是美的,醜惡的東西就顯露出來了;如果都知道善良的東西是善良的,不善良的東西就顯露出來了。」

若靈說道:「可是,你又如何知道哪些是美好的東西,哪些又是善良的東西呢?所以,相比於上一個解釋,我更喜歡這個解釋。」

「天下的人都知道美好的東西是美的,是因為醜惡的存在;都知道善良的東西是善良,是因為不善良的存在。」

白狐從未聽過這樣的話,一時被震住了。

若靈繼續說道:「還有這麼一個說法,其實上天對壞人已經有懲罰了,那就是讓他們成為了壞人。」

「所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