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茶已沏,人坐定,兩人對視了三秒,先知率先開了口:「想必姑娘知道我是誰,想去哪兒。」

「當然,九尾先知大人,這是打算去往遙海之洲。」

「我已修行十餘萬年,自以為這個世上沒有我不知道且去不了的地方,也不存在看不透的人。」九尾沒有去動眼前的茶杯,始終保持面色平靜地說,「但,我在半月前才聽說有遙海之洲這個地方,似乎,這是個需要高人指路才能到達的神秘之地……」

女子淺笑了一下:「先知大人常年待在萬古之森避世不出,沒有聽說這犄角旮旯的地方也是正常。如您想去,我帶你去便是了,只是……」

「只是?……」

女子這時從位置上站起,繞過茶几走到九尾的身邊坐下,然後將伸向了九尾的右側胸腔的位置……隨即,閉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傾聽。

在那一瞬間,虛默再次感受到了九尾心率的變化:【原來……】

一小會兒后,她放下了手,帶着一絲柔情的表情看着九尾說:「唯有心思明鏡如雪之人可以進入遙海之洲。九尾先知大人,您果然就是我等待已久,命中注定的那一個,唯一之人。」

「而你,」九尾這時喃喃開了口,「也是我今生至此,唯一看不透的人……」

檀香飄渺,竹簾搖搖,這場回憶止於兩人柔情對視的這一秒……

虛默終於明白,這一場便是九尾與費倫娜相識,且一見鍾情的那一刻……

回到神樹所在的時空,虛默不禁陷入了沉思,他這時回憶起了在綠龍山脈,斬龍城下隧道外與幾隻血鴉的談話,其中分明地提到了費倫娜,這一位本是高級人工智能工程師的遊戲製作團隊一員……腦中自然而然地顯現出一個故事的起源——

身為「勇者大陸」遊戲的開發者重要成員,負責核心人工智能部分的費倫娜竟然愛上了遊戲的中的角色……先知九尾零。她利用開發代碼的便利創造出了遙海之洲,並通過篡改了故事事件,引導九尾來到這裏與自己相遇,相愛……

【問題是,這十幾萬年都無欲無求的先知九尾怎麼會如此容易的陷入情網?】虛默不禁皺起了眉頭,聯想到費倫娜的工作是負責人工智能的撰寫,他不得不懷疑……【難道,九尾的心性也被費倫娜篡改?難道,這場一見鍾情的相遇,完全是由代碼創造的假戲?……】虛默不禁陷入了一陣糾結的沉淪……

一時無法確定自己猜想,虛默將目光投向了又一朵灰光的花骨朵,隨之,毫不猶豫地爬了過去,撥開花瓣,很快便再入一場九尾的回憶之中——

又是冽冽風聲,伴隨着一陣急速下墜的眩暈感,向來心境平靜如水的九尾竟然也顯出了脈搏紊亂,呼吸急促的時刻,不禁讓旁觀的虛默感到一陣揪心的緊張。

九尾猛然從空中急落在了一方漂浮的巨塊黑石之上,黑石之外黑雲密佈,伴着紫光閃電陣陣和轟隆的雷聲;黑石之內,兩處圓形的紫光符文排列於中,四邊火焰燎燎,陰風四起,儼然一幅世界末日的景象。

定睛向兩處咒文圓盤的中心看去,只見兩個白衣之人,四肢被張開,分別釘在其中,一副基督被審判時的殘酷模樣。而那兩個可憐之人,竟然就是克里斯特和……費倫娜。

「不!!!——」九尾失控的大叫一起,瞬間進入了狂暴狀態,向著兩個毫無生氣的摯愛衝去。

這時,卻有一道天雷劈下,將整個巨石的正中辟出一個大洞,裂縫開始蔓延,整個巨石似乎搖搖欲碎。

一道渾厚卻透著陰冷的男聲從天上傳來,頭頂的黑雲也旋轉出一張似人似鬼的臉圖,那個聲音如是說道:「九尾,你來晚了一步,這兩個罪人,我已經替你處決乾淨了!」

「雷神!你——我要殺了你!!!——」九尾怒吼一聲,紅色的戾氣與白氣迸發而出,向著天際一躍而去!第二日,林寒早早就醒了過來。

他下了樓,聽到了不少人都是在議論昨晚城主府出現的變故。

看來,一夜的傳播,已經讓整個烈雲城都沸騰起來了。

「昨晚那個黑衣人還真的是膽大,竟然敢一人獨闖城主府這種卧虎藏龍之地。」

「你知道什麼,昨晚我都看到了,城主柳烈雲眼睜睜看著

《龍血神帝尊》第一百三十六章針鋒相對「無憂……」

趙無憂激烈的掙扎著,欲死欲活,甩掉了頭上的金色鳳盔,撕裂了還未完全癒合的傷口,

「你若是聽話,朕下次還會讓你見到趙家的親人,你若是再鬧騰,朕現在就處死你的娘親。」

李芝青冷冷說道,在天牢中,她有說一不二的權力,

既然成全了趙無憂,又確認了他的身

《我在女尊世界修練茶藝》第一百九十四章從今之後,他就是淑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等到老爺子關上房門了,宋厲星這才看向夏落落,也不急着催促她。

這樣的宋厲星讓夏落落更加接受不了,她承受不住這份煎熬,猛地甩開宋厲星的手,慌亂的說:「宋厲星,我不去了,不找了。」

聽到這話,宋厲星嘴角輕輕勾起一抹笑容,幾分嘲笑,幾分凌厲,薄唇輕啟,帶着一絲玩味:「夏落落,你以為,我真的是要給你找什麼丟失的珠寶嗎?」

說着,宋厲星想到還在醫院裏躺着的宋厲雪,目光陡然變得兇狠,語氣凌厲:「夏落落,我的好表姐,……

《馬甲大佬A爆了》第167章幾分嘲笑 王總愣在當場,他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和自己的情婦有一腿。

他氣急敗壞地看着王一鳴:「一鳴,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王一鳴低着頭,不敢和父親對視。

王總幾乎快氣瘋了,上去就是一腳踹在王一鳴身上,破口大罵:「你這個不孝子!」

「你……你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啊?」

他還沒說完,後面王夫人已經跑了過來,噼里啪啦給了他兩巴掌。

「老不死的,你要不要臉,你竟然還在外面養女人!?」

王總面色一變,他養情婦的事,媳婦可不知道啊。

一下子,屋裏幾個人頓時哄鬧起來,場面別提有多亂了。

吳久川等人坐在這裏,都是尷尬無比。

如果平時遇到這樣的場面,他們都會覺得好笑。

但是,現在他們根本笑不出來了。

這次的事情,他們也牽扯其中,誰也跑不掉了!

許建功惱怒地大喝:「王一鳴,你竟然是這種人?」

「我簡直瞎了眼,怎麼會讓半夏嫁給你!」

「我告訴你們,你們和半夏的婚事,不可能了!」

老虎撇嘴:「哎喲,老不死的,你現在開始說不同意了?」

「從一開始,你什麼態度啊?」

「你可是很支持的啊!」

許建功面色尷尬:「我……我那之前,不是不知道他是什麼人嘛!」

「我現在既然知道他是個花花公子,還做這麼厚顏無恥的事情,我……我肯定不會把女兒嫁給他了!」

老虎冷笑:「你說的可真好聽啊。」

「既然你這麼疼自己的孩子,那當初為什麼不調查一下這王一鳴的情況?」

「你連他是什麼人都不知道,就一直逼迫着自己女兒嫁給他?」

「今晚這事要是成了,那你豈不是自己把自己女兒害死了?」

許建功面色脹紅:「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我要是知道,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老虎:「不知道,你不會去調查一下嗎?」

「哼,你以為我不了解你嗎?」

「知道王家有錢,知道他們住在望江園,你根本都沒心思管別的事了。」

「至於這王一鳴到底是什麼人,你在意過嗎?」

「你只是想把女兒當做自己攀附富貴的墊腳石,你根本不會去考慮她的感受,考慮她的幸福!」

「你這種人,根本不配為人父!」

許建功面色脹紅,低着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老虎這番話,他根本沒法反駁。

因為,從一開始,他就是看中王家的資產,根本就沒考慮過王一鳴到底是什麼人啊。

方慧顫巍巍地道:「虎……虎爺,你說的對,這次是我們錯了。」

「您……您能不能幫幫我們,把我女兒救出來。」

「雪兒他們現在被綁架了,求求你,救救他們啊……」

許建功也一臉希冀加哀求地看着老虎。

老虎撇嘴:「救他們?」

「憑什麼啊?」

「就那倆王八蛋,我他媽恨不得親自弄死他們,還救呢?」

「你他媽腦子有病吧?」

方慧面色尷尬,卻不敢和老虎爭論。

她只能看向林漠,低聲道:「林漠,你救救雪兒吧。」

「她畢竟是你的親人,是半夏的親妹妹啊!」

「你總不能眼睜睜看着她死吧!」

「這樣的話,半夏會內疚一輩子的,你總不能讓半夏一輩子都為這件事愧疚吧!」 罵死一條街:「哎,我怎麼能變成足球呢!你說說我!哎!算了,放你一馬!你幹什麼呢?小小逗(小豆子會跳舞的小名)?」!?。。

小豆子會跳舞:「做最浪漫的事啊!」

罵死一條街:「做夢!」

小豆子會跳舞:「祝我夢想成真吧!」

罵死一條街:「你別說了,我都害羞了!」

小豆子會跳舞:「我又沒有羞辱你,有什麼可害羞的!」

罵死一條街:「你不是喜歡、、、、、、我、、、、嗎?「

小豆子會跳舞:」我喜歡的是、、、、、、!

罵死一條街:「怎麼你變心了!這也太快了吧!我還沒同意呢!哈哈!」

小豆子會跳舞:「變心,哼!我還變傻了呢!

罵死一條街:「哦,對了!祝你越變越傻!夢想成真!」!

小豆子會跳舞:「祝我變的比你聰明就好,傻也要傻的比你強!」

罵死一條街:「幹嘛,跟我比!喜歡我!「

小豆子會跳舞:「你真當自己偶遇本姑娘!」

罵死一條街說:「聰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