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莉莉一愣,這聲音不是穀風發出的,急忙轉身一看,卻是一個看着二十多歲的男子,正有些臉紅的看自己一眼,又看穀風一眼。

“你是誰!”莉莉急忙從穀風的懷裏鑽出來,臉色潮紅的問道。

“這是我唯一的徒弟,道號靜弛!”穀風介紹到:“靜弛,這位姑娘芳名莉莉!”


靜弛急忙施禮:“靜弛拜見師孃!”

“誰是你師孃!”莉莉呢喃道,嘴角卻是不聽話的揚了起來。

“穀風!你怎麼來了?”黃華的聲音傳了出來,莉莉看了黃華一眼,一跺腳回到前臺重新坐下了!

幾人笑了笑,穀風見黃華的精神比第一次見面真的頹廢了很多,可見六道神墓之旅,給他帶來的東西太多了!

“主要是來看看莉莉!”穀風說道:“再者,想找個人!”

黃華坐在了一張木椅上:“哦?找誰?”

穀風頓了一下:“陳飛,或者付宇!胖坨子,也可以!”

黃華聽到這幾個人名,眉頭一皺:“你是不是又要去尋找那什麼神祕墓葬?”

莉莉聽到這裏也緊張起來:“穀風,你……”

莉莉沒再說下去,黃華接茬道:“付宇與胖坨子,都在這裏!”

聽到這話穀風大喜:“真的?他們怎麼還在這裏?”

“你知道什麼!”黃華的口氣有些沉重:“不知道爲什麼你不怎麼受那六道神墓的影響,可是我們幾人……特別是胖坨子與付宇倆,他們可以說是殺害老花手的間接與直接兇手,你走後,陳飛回到了逸天谷,他們倆便跟着我回來,讓我一直給他們傳一些道法,他們雖不能完全領悟,但心境也慢慢平復下來了!”

穀風點點頭,再次想起在阿修羅道神墓的這一幕幕,他也很是悲痛,幾人沉默了一會兒,穀風說道:“這次,我也真的需要他們的幫助。”

黃華點點頭,走到旁邊的小屋子裏,不一會兒,便把胖坨子與付宇叫了出來!

幾個人相互寒暄,但是,卻沒有以前的感覺了。胖坨子與付宇兩人跟黃華所說一樣,現在的精神都很低落,特別是胖坨子,完全不是以前那個愛說愛鬧的人了!

穀風跟幾人聊了一會兒,努力使幾人的心情好一點。見到見了成效,穀風把這次的目的說了一遍。

聽到有神祕墓葬可以倒,胖坨子的雙眼這纔有了些神采:“據你所說,那天至國師,說這墓葬是他用八卦之術算出的?”

“對!”穀風說道:“前輩可有看法?”

胖坨子想了一下:“我想,這座墓葬,很可能就與這八卦有很大的關係!”說着胖坨子起身:“易有太極,始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總裁總裁我不玩了 ,可在不同時候引申爲天地、晝夜、男女等等。四象,即少陰、少陽、太陰、太陽。在不同時候,可分別對應四方、四季、四象。青龍居東,春之氣,少陽主之;朱雀居南,夏之氣,太陽主之;白虎居西,秋之氣,少陰主之;玄武居北,冬之氣,太陰主之。 美女總裁俏媳婦 :生、長、收、藏。八卦,即乾、坤、巽、兌、艮、震、離、坎。分別代表天地等諸意。這是古書中的記載!”

穀風不禁在心底鄙夷道:這分明是《易經》所說嗎!自己沒上過學,這個可是聽了不少!

一直沒說話的付宇突然說道:“八卦墓,師父曾經對我說過的!” “八卦墓,老花手前輩知道?”穀風向付宇問道。

付宇再次提起自己的師父,一陣發懵:“嗯,對。師父曾經和我說過的,這世上有幾種特別的墓葬,我記得最清楚的,就是五行墓與八卦墓!八卦即乾、坤、巽、兌、艮、震、離、坎。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坎代表水,離代表火,震代表雷,艮代表山,巽代表風,兌代表澤。師父曾經短暫研究過,但是因爲世間這種墓葬太過稀少,也沒去深究。”

穀風點點頭,這麼說來,其實老花手也不怎麼懂這東西。不過既然這兩位是行家,那還得去看一看才知道!

“兩位就幫我這一忙吧!”穀風笑着說道。

付宇與胖坨子對視一眼,胖坨子笑道:“這哪裏算幫忙,咱們本來就是朋友,而且,我們倆本來就是做這一行的。不過,我已經開始爲以後金盆洗手後做打算了!”

穀風看向付宇,見他也差不多是這麼個意思,便攤開那張圖紙說道:“我們就從奧南國的這座山上走,這霧歌可是危險連連,兩位可是要好好準備!”

幾人在懸賞任務會又停留了數天,胖坨子與付宇準備了很多以前都是老花手在準備的東西,而穀風則與莉莉溫存了幾天,讓靜弛留下幫着莉莉打理任務會,也能起到保護莉莉的作用。這一切安排好,穀風才戀戀不捨的離開,開始了八卦墓的尋找之路。

一月後,穀風、付宇與胖坨子三人來到了奧南國這座靠近霧歌的無名荒山。

三人因爲不着急,慢慢的向上爬去,繞過這個山頭,便進入了霧歌地界兒。

穀風再次取出當年軒轅逸給自己的那張畫着軒轅家族至寶的圖紙,與兩人看了一會兒,記住了這東西的樣子。

“咱們去的地方,都是在霧歌的邊緣,據說霧歌中心有一座霧歌城的!”胖坨子邊爬山邊說道:“霧歌的外層都是些遠古的大墓,而這霧歌城,據說是靈魂歸屬之地,在那裏,什麼都沒有,一切都是快樂爲先……”

穀風不知道該怎麼接這話茬,可以看出,這兩人經歷了六道神墓之後,心境都有了一些變化。

三人不再言語,默默爬山。

臨到傍晚,三人爬過了山頭,穀風體內的靈氣一滯:“兩位,咱們進入到了霧歌了!”說着陣陣霧氣撲面而來,那霧氣隨着風在輕輕飄動,形狀不斷變化,像是一隻巨大的怪獸,要將三人抓進自己的嘴中!

“我們在這裏休息一晚吧!”胖坨子支起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帳篷,牢牢的固定在地上說道。

其餘兩人點點頭,付宇又檢查了一遍所帶的東西就睡了,而穀風盤身而坐,一夜調息……

第二天一早,三人便向山下的霧歌平原走去。

“這個地方離着霧河有一定的距離,山下原先是一片肥沃的平原,後來遭到戰爭的侵害,變成了一片荒蕪!”胖坨子現在成了三人中瞭解歷史最多的一人:“再後來,便成了衆國安放墓葬的地方!現在,已經變成霧歌的一部分了!”

三人邊說邊下了山,一腳踩下去,穀風不禁驚道:“這裏是沼澤地啊!”

可不是,這腳向下一踩,便陷入到了淤泥之中,若不快速拔出,就會被沼澤的吸力給弄進泥裏去!

三人相視一眼,穀風說道:“看來得我帶着你們走了!按照天至那圖上所說,正前方有一座孤山,那八卦墓應該就在那座孤山裏!”

說完馭起天歌劍,三人站了上去,在茫茫的霧中向前飛去!

飛了約有一盞茶的工夫,穀風突然感覺不對:“胖坨子前輩!這霧歌之中,你可聽說有這沼澤?”

胖坨子想了一下搖搖頭:“按理說,霧歌本來就是內陸,離海很遠,況且這個地方離霧歌中唯一的河流霧河也很是遙遠,從氣候來說,頂多會因爲霧氣的原因形成小面積的溼地,可是這麼大面積的沼澤,確實沒理由形成!”

聽到胖坨子的解釋,穀風一下子停住了身子:“那這麼說,咱們壞菜了!”說着凝神向沼澤裏探去!

這一探之下,穀風苦笑道:“胖坨子前輩,你可見過從沼澤裏冒出的死屍?”

胖坨子還沒來得及回答,從腳下的沼澤裏突然伸出了無數雙手,死死抓住了天歌劍,若不是有穀風在,三人瞬間就被拉下到沼澤裏了!

穀風急忙掏出一紙玄冰符扔了下去,瞬間將腳下的沼澤凍成了一片灰白色!可是那沼澤下的殭屍們卻不受影響,眼看着那冰塊開始浮現條條裂紋!


“那邊有座山,咱們靠着山走吧!”付宇突然說道!

穀風順着付宇所指方向看去,果然,離自己幾丈遠的地方,真的有座山:“好!咱們靠着山在山下走!”

說着穀風帶着兩人瞬間飛到了那山下,三人跳下天歌劍,呼呼喘着粗氣!若剛纔不停下再向前走,估計就會陷入到殭屍們包圍之中了。

穀風取出天至所畫的圖紙看了一會兒:“按照這座山的方向來看,咱們靠着這山下走應該能看到那座孤山,雖說有些偏差,但是咱們到時候飛過去就可以了!”

說罷穀風扔出一紙靈隱符,隱去了三人的氣息,這樣,沼澤裏的殭屍們就感覺不到三人了!

準備停當,三人沿着山腳繼續往前走,穀風在前,胖坨子在中間,付宇走在最後。

走了有半個多時辰,霧歌對人的那種茫然感再次在三人的身上顯現出。在這茫茫大霧中行走,可見距離不足一丈,時間一長,就跟盲人差不多,這種感覺,讓人很是受折磨!

“你們兩人用不用稍歇息會兒?”穀風問道,他雖然凝神看着周圍,但是這麼長時間的高度精神集中,他也感覺很累!

胖坨子在穀風身後搖搖胖胖的腦袋說道:“沒事,還能堅持!付宇,你呢?”

身後的付宇,卻沒有答話。

胖坨子拍了一下穀風的肩,停下身,手向後面抓去:“付宇你是不是累了?”

胖坨子這一抓,抓到了一隻溼淋淋的手!他一怔:這付宇是戴了手套的,怎麼會如此的溼粘!

這時穀風已經轉過身,大喝一聲:“前輩躲開!”接着就一劍從胖坨子的身邊穿了過去!

胖坨子嚇得大叫一身,身子一歪,向下一蹲,再回頭看去,卻見自己身後是一個滿身是泥的殭屍,現在已經被穀風的天歌劍刺穿,歪倒在地上!而他的身後,則是嚇得不輕的付宇!

穀風收回天歌劍,上前走幾步扶住了付宇:“行了,沒事了!估計這泥殭屍是湊巧跟上我們的!”

穀風還想說什麼,卻突然發現這付宇的神情有些不對,嘴巴微張,身子還在輕輕顫抖着!

“你怎麼了?”

付宇的脖子抽搐了一下:“不、不是一個,後、後面還有!”

穀風聽了這話急忙向付宇身後看去,這一看,倒吸一口涼氣:在付宇的身後,竟然跟着數不過來的泥殭屍,在模模糊糊的霧氣中排成一條線,搖搖擺擺的向自己三人走過來!

胖坨子這時也站起身看到了這場面,大叫一聲:“穀風,這泥殭屍出了沼澤看來就慢了下來,咱們快點走吧!”

穀風眉頭緊皺,此地不宜久留,胖坨子的辦法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想罷拽着付宇轉身跟着胖坨子撒開雙腿就向前跑去!

於是這霧歌的一座小山脈腳下出現了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三個人在前面瘋狂地跑着,後面跟着一溜兒的泥殭屍!

三人一陣狂奔,直跑到最前面的胖坨子再也跑不動,停下身子扶着山體呼呼直喘粗氣!

“可以了可以了,再跑,我就要散架了!”

付宇仍然驚魂未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穀風掏出那圖紙又看了看,突然驚聲道:“咦!怎麼看現在的位置,咱們好像到了那什麼八卦墓了!”

胖坨子這下來了精神,搶過那圖紙仔細看了看:“對!應該是到了!”說着胖坨子冷不丁問道:“穀風,你可還記得老花手那張畫着六道神墓的圖紙?”

穀風一怔,點點頭:“怎麼了?”

“那六道神墓的六點,你連起來時,很像個龍頭!”胖坨子說道:“而那龍眼,可就在這霧歌中的一個地方!”

“你是說,這個八卦墓會不會與那龍眼有關係?我倒是忘了這麼一件事情,可是那六道神墓已經被我們找到,應該說,那龍眼若是真的存在的話,應該有什麼反應的,可是到現在爲止,什麼反應都沒有!”穀風這纔想起那龍眼的事情。

“呵呵,一切自由天命啊!”胖坨子突然說出這麼一句,也聽不出是在開玩笑還是在影射什麼。


穀風看了胖坨子一眼:“不說這些了,既然你都說要一切自有天命了,咱們就什麼都不管了!看看這地方,可有墓葬的痕跡!”

付宇早就在一邊觀察起了這裏的環境,這時穀風一說,他便答話道:“這裏不僅有墓葬的痕跡,還有盜洞的痕跡!”

這話讓其餘兩人提起了精神,湊上前去看。

付宇取出一柄長斧,在山體的一邊重重打了兩下,“噗”的一聲,竟然真的砸出了一個洞!

“這盜墓者地手法很是高明,向山體裏面掏還能做到不破壞山體並不留土在外面,並且還能恢復山體的原貌!”

胖坨子接過了付宇的話茬:“不過看這洞的樣子,應該是很久以前的盜洞了!而且我覺得,這個盜墓者,是從裏面把這山體復原的!”

這話的意思,就是說那盜墓者進去後就沒出來過! 穀風看了付宇一眼:“你這麼說,誰還敢進去!”

付宇“呵呵”一笑道:“穀風,你這麼厲害,哪裏還不敢進去!”說着竟然自己當先走了進去!

穀風急忙遞進去一紙光符給付宇:“我告訴你小子,你可不能給我有事!”說完一拽胖坨子,讓他走在中間,自己最後一個進去,順便扔了一紙巨石符,把洞口堵死!

這個盜洞很寬,三個人走在裏面一點也不感覺擁擠。穀風跟在後面問道:“若是那盜賊進來了,爲什麼沒有出去?難不成是死在這裏面了?”

胖坨子在前面大大咧咧的說道:“廢話!不是死還有什麼!不說別的,就說這墓葬主人萬一是個極其精通八卦之術的人,在裏面安排一些機關之類,就足以讓絕大多數盜墓賊死在這裏面!”

穀風應了一聲問道:“那你怎麼敢進來?這八卦之術你懂很多嗎?”

胖坨子“嘿嘿”一笑:“我也不懂,這不是有你嗎!要是出不去了,實在不行你就把這整座墓葬給我掀了!”

穀風苦笑一聲:“您老人家想得還真是好啊!”

兩個人正調侃着,最前面的付宇突然停住了:“到了!”

後面兩人急忙走到前面把頭擠到前面一看:這洞口下面一片漆黑,光符照下去,也不知道下面能有多深!

“難道這是地下?”付宇問道:“若不是,難不成我們走到山頂了?”

穀風回身看看來時的那段路,搖頭道:“應該不是,但是這外面的地形肯定是有起伏的!”說完凝神向下看去:“差不多有五六丈高,咱們先下去!”

付宇已經從包裹中取出三根釘繩,三人拴好繩子,一起向下面遁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