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華宇宗眾長老齊心打開了一個固定連接秘境的進出口。

三人高的黝黑洞口呈現在眾人面前。

葉清總感覺華宇宗這個宗門從上到下都很佛系,弟子的生死全靠弟子自己的運氣。

葉清隨著眾人,踏入秘境入口,進入的瞬間失重的下墜感讓葉清下意識的抓住身邊的人。

只是葉清撲騰了幾下未感知到周圍有人的氣息。

大概下墜了一分鐘左右,葉清感覺到了踩在實體上的感覺。

緩了緩有些眩暈的身體,等到失重的感覺徹底消失,葉清才仔細觀察身邊的環境。

葉清現在面對的問題有些困難。

好像是直接將自己送進哪群靈獸的窩了。

葉清出現的一刻,成年靈獸瞬間警覺起來。

葉清得慶幸這裡是沒有光亮,自己可以隱藏那麼一丟丟。

葉清慢慢的蹲下,因為自己腳邊就是幾隻剛出生的幼崽,希望有辦法混出去。

葉清盡量讓自己混上靈獸幼崽的味道。

滾了一圈后就悄悄的藏在幼崽群眾。

「祖宗,這是什麼靈獸?」葉清隱約感覺到了羽毛的觸感。

「鸑鷟(yuezhuo),五鳳之一,上古神獸,羽毛為黑色或紫色,有尾羽九根,尾羽越多實力越強,不過這個好像不是鸑鷟只是有些許血統而已。」

「還好。」葉清將自己的翅膀放了出來和幼崽呆在一起。

然後慢慢的往外挪。

「這樣也不是辦法,我總不能在這等著它們出門吧。」葉清總感覺自己動一下,就有目光隨著自己動一下,好像再說我看見你了。

葉清強裝鎮定抱著懷中的幼崽,輕輕的安撫。

黑暗中一道極大的力道將葉清裹了回來,被壓在羽翼之下。

千辛萬苦才走出去幾步路,怎麼又回來了。

「祖宗,這裡的靈獸厲不厲害,我出去的可能性有多大?」葉清安靜的縮著自己的身子,盡量不引起大鳥的注意。

「你打不過。」就葉清靈將一星的武力,安靜的報保命比較好。

「祖宗你幫我在空間左邊的葯田裡找一種葉片上有冰藍色紋路,開藍色花的靈植,將花和葉子分開之後給我,記得多摘一些。」

葉清想要空出一些位置來處理藥草,往後退了退了突然感覺到身邊有些不一樣,好像不只自己一個人在這裡。

葉清有些想笑。

所以這鳥是把他們都當成自己的崽兒了還是儲備糧了。

它們是瞎了還是嗅覺失靈了。

肖嶼森正在慢慢恢復自身靈力,突然感覺自己身上有一雙手四處遊走。

「竟然他還活著。」葉清說的聲音很小,卻也清晰的傳入到肖嶼森的耳中。

「不過這味道有些熟悉。」葉清有湊近嗅了嗅,確實有些熟悉,空間內靈冰玉床上就有過這個味道。

「咋們也算是患難與共了,一會兒我想辦法帶你出去,你可不能是個壞的啊。」

葉清半天沒感覺到身邊人有何動靜,「你不會是受傷了吧。」

「這樣也好,把你留在這我於心不忍,把你帶出去又怕你是壞人,既然你受傷了我也不怕你是壞的了。」葉清確實安心了不少。

葉清從祖宗那裡拿到了足夠的清瀾,清瀾燃燒葉片是極強的迷藥,其花能解其藥性。

葉清將花瓣用靈力碾碎餵給身邊的人。

葉清用火系靈力瞬間將大量的清瀾葉子點燃,靈獸窩內很快就瀰漫著清瀾的清香味。

葉清將人抱著從大鳥翅膀底下鑽出來。

「打擾了。」葉清將小鳥安頓好,留了些給朏獸的那種果子。

張開翅膀迅速離開了此地。

葉清找了個相對安全的地方將人安頓了。

才看清此人的長相,面部輪廓完美的無可挑剔,鼻子高挺,偏薄的雙唇有些紅潤,劍一般的眉毛斜斜飛入鬢角落下的幾縷烏髮中,眼眸緊閉。

不過就算閉著眼睛,這一張臉也是很好看的,葉清覺得簡直就是按照自己的喜好長得,也不知道他睜開眼睛又是怎樣的絕色。

葉清只是可惜一下,將人找了個合適的地方放下。

「看你這麼好看,也不枉費我將你帶出來。」

「我在這個山洞內留了些吃的及療傷丹藥,希望你好運。」

葉清看了要山洞,又從空間內翻了翻,找到了一個大師兄為自己準備的防禦陣盤。

「好了大師兄給我的陣盤也留給你了。」

葉清起身往外走,看著躺在那兒的人極具侵略性,好想扒開衣服看看。

抱著的時候手感很好。

「色胚,花痴。」葉清轉身徹底消失在洞內。

葉清啃著果子以慰藉空蕩蕩的胃。

看了看四周,也不知道這裡只有黑夜還是和外面是相反的。

葉清試著聯繫空青,也不知道有沒有傳出去。

此時的空青正被一群虹劣兔追著。

沒錯平時可可愛愛的兔子,現在追著空青。

虹劣兔身材嬌小可愛,卻有著與他身形極其相反的性子,暴躁,極其暴躁。

只要你招惹到他們,他們會和你死剛到底。

時不時從身後飛來一個火球,空青不時的躲避。

路上一片狼藉。

空青不是沒反擊過,反擊后的結果就是從一隻兔子到一群兔子跟你死磕。

空青感覺到傳訊玉簡的想動,跑的更快了,前面就是鮀狐的地盤了,到了那兒他們就不會在追了。

葉清等了好久才收到空青的訊息,她現在正在去找南星的路上。

「小師妹。」客廳內的人聽到了聲響,紛紛看向了薄暮煙,但背對著她的那個人轉過頭來時,她稍稍愣了一下,竟這麼快找上門來了。

「堂姐,別來無恙。」薄思晴看到薄暮煙的時候,眼底閃過了一絲得意,像個無事人一樣,面帶著微笑跟薄暮煙打招呼。

現下是怎樣一個狀況,誰不知道?薄思晴這麼問,就是為了來看她的笑話而已。

「堂妹看樣子最近過得不錯,氣色紅潤有光澤。」薄暮煙淡淡道,「果然,人不要臉則無敵,如果狼心狗肺的話,就更無敵了,不管做……

《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136章獅子大開口 烏木鎮鎮司。

劉一守帶著昨天阿言給他的手續,在阿言的陪同下,來到了這裡。

進了左屬第二道門,又在裡面早就等候的一名官方人員的陪同下,他們來到裡屋,很快就辦完了手續。

「這也太快了,」劉一守抬眼瞧了瞧天上天上的太陽。看著時間也就頂多上午九點十點這樣子。

「劉公子,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吧。」阿言面帶笑容地看著劉一守,「您可以先回去了。」

「行,」劉一守點了點頭,「麻煩你了。」

看著劉一守遠去的背影,阿言不禁有些感慨。就在一多月前,他還在街上和劉一守『切磋』,轉眼間對方卻是成為了江家的座上賓,還得到江家的強力支持。

有時候不得不感嘆世事無常,河東河西。

且說劉一守離了鎮司,一路向西,來到了長平街。

順著記憶,他來到了一個鋪子前。

這鋪子處在拐角之處,正是黃金位置。抬頭看去,上無牌匾,門上也乾乾淨淨的,彷彿剛被打掃過一般。他摸向那鎖–竟也是乾乾淨淨的。

掏出鑰匙,劉一守打開了門。

看了一眼,他卻沒有把腳邁進去。

「我本來該拒絕的。」

他忽然這麼想。

看著裡面偌大的空間,他的心底忽然有一種抵觸。

「嘖,以前你天天為錢發愁,現在別人白送你一套房子你又不想要,你這人可真夠有意思的。」劉瑤瑤鑽了出來,搶在他前面進了屋裡,環視了一圈,隨後轉身對著他道,「我覺得挺好的。」

「我也覺得的挺好的。」他嘆了一口氣,還是進去了,「就是太好了。」

「年輕人,」劉瑤瑤站在他的面前以一種語重心長的語氣對他說,「這只是別人往你成功的階梯上往你腳底墊了一塊石頭而已,又不是直接把你送到頂點,你怕什麼?」

劉一守不再說話了,他退了出來,又向後退了數步,直到整個鋪子都在他的面前展現。

「有了這個鋪子,或許……我不用再去擺攤了。」

「但是,」他又眯起了眼睛,「我現在還是沒多少成本吶。」

「找人幫你做唄,」劉瑤瑤努了努嘴,示意劉一守看向街道的另一頭,「之前跟你合作那人不可以嗎?」

「老袋兒?」

他點點頭,「不錯,確實是合適的人選。」

想到這裡,他又快速向前兩步,關了門,上了鎖,轉身就朝老袋兒在的方向去了。

走了不多時,就見老袋兒手裡拿面破扇子,打著哈欠無精打采地坐在攤子前。

「嗯?」他看見劉一守走了過來,原本的困意也少了一半。

「老袋兒。」

劉一守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身和他平視道,「我有筆大生意要和你談。」

「……」

「什麼?你要我給你打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