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修伸出右手,穩穩的抓在了劍柄之上,這一刻天地間靈力彷彿都都這把劍調動了,葉修輕輕一揮,一陣充滿著劍氣的風直接吹向了顧流星。

一縷髮絲順著顧流星鬢角落下,而顧流星本人的瞳仁也是一縮。

緊緊是輕輕一揮形成的劍氣,就破掉了顧流星的護體靈力,將顧流星的髮絲切落了下來。

「朱羽凌魔劍?」顧流星眼中露出了一絲恐懼。

這把劍在吳王城的藏寶殿中已經放了近百萬年,而他也是現場唯一見證吳王是如何得到這把劍的人,百萬年來,包括吳王在內,無一人可以近這把劍百步之內。

當初顧流星幾乎是拼了命想要靠近這把劍,將它佔為己有,可結果卻是他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個月。

這些天來,他一直打聽不到葉修的蹤跡,只是在前幾天聽說葉修進了藏寶殿沒有出來,誰能想到,這葉修竟然真的得到了這把威力無比的朱羽凌魔。

葉修可不管顧流星有多驚訝,只見他眼中光芒一凝,瞬間化為一道流光爆射向顧流星。

顧流星這一刻也清醒了過來,說道:「武器雖然不錯,但是還是要看誰用,你運氣好拿到了這柄劍,正好給我送來。」

顧流星壓下了心中的驚訝,心中又多了一絲貪婪,他如果有了這柄劍,也許就可能逆天挑戰封境的強者,在這個封境強者不能全力出手的下界,他就是最強者了。

越想顧流星心中越是火熱,見到葉修衝上來的身影,他竟然絲毫不避,提刀便應了上去。

「給我開!」顧流星大喝,一刀劈在了葉修刺來的朱羽凌魔劍上。

不得不承認顧流星也是極為天才,剛剛突破天皇境後期,給葉修的壓力竟然不下於處於天皇境後期的羽飛和灰易二人。

要知道,這二人本體可都是讓無數界仰望的強者,雖然這些年來他們被削弱很多,可是這不能影響他們的強大,所以,葉修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看來這一戰不輕鬆啊。」葉修心中暗道。

葉修感覺著劍上傳來的反震之力,竟然讓他的虎口微微作痛,看來這顧流星是以力量見長啊,要知道,葉修的朱雀印此時也融入在劍中,所以這劍上也有朱雀印的防禦之力,而顧流星的力量竟然能透過傳到葉修手上,看來這顧流星能到這個位置上也不是偶然。

「既然你這麼喜歡拼力量,那我就和你好好拼一拼。」只見葉修手中發著金紅色光芒的朱羽凌魔劍在這一刻竟然籠罩上了一層土黃色的光芒。

「喝!」葉修一聲大喊,一件劈在了碧血魔刀之上。

「哈哈哈哈,這就是你的力量?」顧流星感受著手上傳來的力量,不禁嘲笑起了葉修,手中的力量再升一籌,直接將葉修從空中劈了下去。

葉修如同墜落的隕石,直接砸在了厚重的擂台之上。

「葉修!」劉尊大驚。

流星軍的將士們瞬間彷彿壓抑了許久爆發了出來:「星王必勝!」 沐音澈這般,簡直與找死無異。

可是,風玫卻連罵他都罵不出來。

她不是早就察覺到他的異樣了?早就知道他與奈瑞尼在暗中搞著什麼小動作了?她明明知道要救她唯有這種方法,可她卻……

說白了,其實在她心中,沒想過他會願意為了自己做到這種地步。

心口上開出的再生花,吸收的不僅僅是那心頭血,還要用部分靈魂之力去溫養。

靈魂之力,於他們這些穿梭於一個又一個世界中的人來說,有多麼重要,通過系統一次又一次的咆哮就能夠看出來。

她不在意,是因為她本來就不在意,並不是因為他。

但是她知道,於其他任務者來說,最為看中的就是自己的靈魂,容不得靈魂有半點的損傷。

即便,他此時只是沐音澈,並沒有他真正的記憶。

但是,若不是他的本命靈魂已經同意,他的胸口此時絕不會長出那朵花來。

每當,她以為自己已經能夠看清他對她的感情時,他總會給她帶來更深的衝擊。

此時風玫感受不到其他的存在,眼中只剩下那一人。

只看著他,為她,心口開出一奪花,它一瓣一瓣地綻放。

天地間搖曳的芬芳將她包圍,就好像他給她的最溫柔的擁抱。

她唇角含著一抹溫柔的笑,心底卻瀰漫著無盡的恐慌。

她感覺到,她靈魂中屬於他的那抹靈魂印記愈發的滾燙,她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懶人聽書

【宿主,快回來!】

腦海中響起系統驚慌的聲音,緊接著她便感覺到一股不可抗拒的拉力將她拉離了古紇的身體。

眨眼間,她便回了系統空間。

靈魂深處的那抹烙印並未因為她回到系統空間而沉寂,反而仿若化作了火焰燃燒起來。

她還沒來得及問系統為什麼要將她拉起來,便聽到系統更加驚慌的聲音響起:【宿、宿主,你有沒有發現什麼東西進來了?】

風玫此時全部心神都在自己靈魂里的那抹烙印以及外面的沐音澈身上,那裡注意到系統空間有什麼狀況。

不等風玫回答,系統再次開口,卻不是對風玫說的:【你是什麼東西?趕緊出來!不然我直接殺毒了!】

空間看起來還是與以前一樣,並沒有絲毫的異樣。

風玫擰眉:「趕緊送我回去!」

她現在沒心思關心繫統空間怎樣了,她相信就算真的有什麼東西進來了,系統也能依靠殺毒清除掉的。

【宿主,那東西是沖著你來的啊,你真的感覺不到嗎?】系統覺得自己要是有眼淚的話,簡直要急哭了。

剛剛它就是察覺到有什麼可怕的東西盯上了宿主的靈魂,才將她強行拉回來的。可是在它將宿主拉回來的同時,好像那東西也跟著進來了。

風玫抬手捂著胸口,她只感覺自己身上那抹靈魂烙印好像活了一般。

突然心中靈光一閃,此時她時不時能通過這抹靈魂烙印與他溝通呢?

這般想著,就打算行動。

突然系統的聲音尖銳起來:【啊,你、你是什麼人!】 顧流星臉上也升起了一絲微笑。

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和他一起笑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葉修。

在葉修落地的一刻,臉上掛上上了一絲陰險的笑容。

「爆!」葉修低聲喝道。

瞬間,顧流星臉色大變,他發現一絲詭異的力量從他的手臂上爆發出來。

「轟!」一聲巨響從他的手臂之處傳來,血霧瞬間將顧流星籠罩。

所有人在這一刻都安靜了下來,他們都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只有劉尊一人隱隱猜到了。

「這難道是他當日那一招?」劉尊心中暗自猜測。

當初葉修和他切磋的時候,就用了一招類似的招數,可是當初葉修用的是拳,而此時用的確實劍,那股勁到底是如何發揮出來的?

沒錯,葉修用的就是斷月拳,不,現在應該叫做斷月斬。

本身這套功法的玄妙程度不是葉修現在這個階段所能理解的,可是,現在不同了,他體內的那兩人,可都是活了上億年的老怪物,研究的功法甚至比這個界所擁有的都多。

在封印空間的時候,葉修其實在第三天都蘇醒了過來,可是在灰易羽飛二人的強烈要求下,他只能繼續待在哪裡修鍊,當然,不可少的是這二人對葉修的指導。

當羽飛看到葉修使出斷月拳的時候,並沒有感到驚艷,而是皺起了眉頭,對葉修說道:「這門神通不是這樣用的。」

後來葉修才知道,這斷月拳的創造者竟然就是羽飛本人。

經過羽飛長達三天的解釋與指點,葉修將這門神通修鍊到了第二層,而且最重要的是,這門功法所運用的暗勁,完全可以應用到所有器物之上。

經過幾天的融會貫通,葉修漸漸可以將這部神通運用在朱羽凌魔劍上面。

葉修這種領悟能力,讓創造神通的羽飛都是大吃一驚。

而這個功法也沒有讓葉修失望,此時的顧流星右半邊身體已經是變得血肉模糊了。

葉修站在擂台之上,微笑的看著半空中狼狽的顧流星。

只見那顧流星臉色蒼白,表情彷彿要吃了葉修一樣。

「小子,這是你逼我的!」顧流星彷彿此刻化作了煉獄中的惡魔,聲音中充滿了仇恨與殘忍。

「不好!」劉尊知道此時的顧流星想要幹什麼,於是高聲喊道:「葉修,趕緊攔住他,他要魔化了!」

葉修聽到了劉尊的喊聲,才驚訝的看向顧流星。

「晚了,小子,今天不論你又三頭六臂,我都要將你的血肉變為我的晚餐!」只見顧流星身上爬上了一道道碧綠色的魔紋,剛剛血肉模糊的身體,在這一刻瞬間痊癒。

他手中的碧血魔刀的刀身上此刻出現了一道道血紅色的紋路。

顧流星的氣息也隨著這魔紋的蔓延變得愈發強大起來,直到顧流星的境界達到半步封帝的境界才停了下來。

以顧流星的實力,此時的他,已經可以與真正的封帝境強者一戰了。

驟然間,天地變色,朗朗晴空在此刻變得烏雲密布,呼呼的風聲如同地獄中歷鬼的嚎叫聲。

所有人在這一刻屏住了呼吸,看著半空中那如同魔鬼一般的顧流星,心中都升起了一絲恐懼。

而葉修的表情在這一刻竟然又一次平靜了下來。

他低頭看向手中的朱羽凌魔劍,自言自語的說道:「看來這次,得靠你了。」

說完,葉修身形一轉,將朱羽凌魔劍向天空中拋去。

「靈御劍陣!開!」葉修一聲大喝,只見空中的朱羽凌魔劍瞬間分身無數,直接將半空中魔化的顧流星包圍了起來。

「葉修,你以為這幾把幻影能夠和我抗衡嗎?」顧流星嘲諷的說道。

「試試就知道了。」葉修平淡的說,同時手上還結著複雜的印。

金色的光芒從葉修體內噴涌而出。

「這是精神力?」劉尊在台下吃驚的說道。

對於他們來說,雖然精神力也不弱,不過,沒有法門卻難以外放,而此刻葉修釋放出來的,就是純正的,沒有任何雜質的精神之力。

只見那金色的光芒漸漸向空中升去,與朱羽凌魔劍上所散發的金紅色光芒融合在了一起。

就在這時,天空中彷彿又出現了無數顆太陽,劍身為紅色的朱羽凌魔劍以及它所在空中形成的虛影,此刻都發出了耀眼的金光。

顧流星隱隱感覺到了有些不妙,因為暴漲的修為讓他的感知能力也上漲了不少,就在葉修精神力與朱羽凌魔劍接觸的那一刻,他感到了巨大的威脅,好像在那一刻,所有包圍他的劍都成了朱羽凌魔劍的本體。

這種感覺讓他極其狂躁不安,直接提刀向劍陣外衝去,可是,靈御劍法所形成的劍陣豈是那麼好破的?

只見顧流星如同撞上了一面堅硬的石壁,直接反彈回了他原來所在的地方。

劍陣已經成了,那劍陣自帶的封印結界,就算是真正的封帝境都不可能從裡面破的開。

此時葉修猛然睜開了雙眼,說道:「不要急,遊戲現在開始!」

話音剛落,只見那空中的劍影的數量再一次暴漲,此刻,彷彿漫天都是金色的劍影,天地間彷彿這一刻都靜止了下來。

忽然,一道劍影動了,驟然間,空中那所有的劍都向顧流星爆射而去。

葉修的雙手放了下來,臉上儘是蒼白之色,不過這時候,他的神通已經完成了,空中再也看不到顧流星的身影,有的只是那一道道飛射的光劍。

漸漸的,所有人都聞到了一絲淡淡的血腥之氣,而葉修,此刻才真正露出了釋然的笑容。

光劍依舊向那個方向飛射而去,剛剛還有著慘叫聲的陣法中央,現在已經沒有了任何的聲音。

漸漸的,空中的烏雲散開了,空中的劍影,此刻也停了下來,匯成了同一把劍。

而顧流星,已經不見了蹤影,但是誰都知道,顧流星已經化作了漫天的塵霧,絲毫不剩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們想過各種結果,可是沒有一人想到葉修竟然以這種毀天滅地的姿態徹底滅殺了顧流星,甚至連一絲真靈都沒有留下。

而葉修,此刻看上去只是微微的喘著氣,甚至連衣衫都沒有什麼破碎。

「修羅出,天地服!」所有修羅衛此刻心中都出現了這麼一句話,在這全場寂靜的時候,這二百人喊了將這句話出來。

一瞬間,全場都在吶喊,「修羅出,天地服!」除了流星軍以外,其他四軍的將士沒根本壓不住了,衝天的聲音讓葉修的心中都頗為震蕩。

這一刻,葉修已經得到了所有人的肯定,雖然流星軍中沒有人吶喊,但是,他們的確已經被葉修折服了。

這個世界是強者為尊的,葉修的強大讓他們沒有一絲想要反抗的衝動。

過了一會,眾人的呼喊聲小了一些。

這時,劉尊直接強忍著傷痛飛上了擂台之上,直接單膝跪在了葉修面前,用盡全力高聲喝道:「今日,我劉尊,願意帶領芒星軍八萬將士,奉修羅王大人為城主,從此為修羅王大人盡犬馬之勞!」

隨著劉尊的話音落下,所有的芒星軍的將士同時單膝下跪,喝道:「我等願意奉修羅王為城主,盡犬馬之勞!」

緊接著,夏星軍,諢星軍,吳王軍紛紛下跪,宣布效忠。

只有流星軍一軍還未有人下跪,此刻,其他四軍的幾十萬雙眼睛同時盯著流星軍,一副你要不效忠,現在就滅了你們的樣子。

終於,流星軍中有人跪下了,但是卻在跪下的那一刻被人殺死。

「誰敢背叛星王大人,殺無赦。」流星軍中有人大喊,下一刻,他便雙眼無神的倒在了地上。

這時,吳王軍的副軍長開口了,他也是一位天皇境中期的強者。

他對著流星軍說道:「誰若反抗修羅王大人,必將不得好死,現在我數到三,到時候沒有下跪的人,殺無赦!」

「一!」

「二!」

在他數到二的時候,大部分流星軍的將士都已經跪下了,只剩下百人左右還站在那裡。

「吳王軍聽令,滅殺這些反賊!」吳王軍的副軍長直接下令。

「等等,你還沒有數到三呢!」那百人中有人喊道。

但是吳王軍軍長根本不聽那些,直接說道:「第一大隊,給我殺!」

吳王軍不愧是吳王城的第一軍,第一大隊共千餘人此刻如同一隻嗜血的猛獸,直接衝到了流星軍的陣營之中,他們已經鎖定了那百人。

不到十個呼吸,除了葉修以外,全場再也沒有一個站著的。

「各軍將士聽令,從今日起,吳王城改名修羅城,目標依舊是魔宇城,吳王軍軍長由其副軍長柳聖擔任,諢星軍原軍長撤銷,由夏星軍軍長代為管轄,流星軍由劉尊軍長代為管理,等日後有立大功者,為其封賞,好了,所有人都回各自的營地吧,後續之事,等以後再行通知。」葉修說道。

「是,謹遵修羅王大人法旨!」所有人都低下了頭,高聲應到。 很快,經過了幾次整合,五個軍的將士們都回到了營地,只有三位軍長以及那二百修羅衛還留在這裡,畢竟,現在這二百修羅衛不屬於任何一個軍,他們只聽從葉修本人的調遣。

而三位軍長,則是整個修羅城中最高層,如今新主剛立,他們當然想給新主留下一個深刻的好印象。

看到大部隊已經撤離了,葉修便轉頭看向三位軍長,說道:「不好意思三位軍長,我現在有些話想對我的修羅衛交代,希望你們能夠迴避一下。」葉修說的很客氣,那三位軍長除了劉尊之外都是尷尬的笑笑,立刻回答道:「城主大人請自便,若是有什麼命令,隨時傳詔我們。」

對著葉修行禮之後,三人化作了流光,消失在了葉修的視線之中。

而剩下的修羅衛們,一個個都面帶崇敬的看著葉修。

他們的王,竟然以天帝之境打敗了已經半步踏入封帝境的強者,登上了一城之主的位置。

而葉修也是微笑的看著他們,在葉修眼中,這些修羅衛的兄弟才是他的自己人。

其實成為城主,葉修一開始並沒有這個想法,畢竟他只是這個世界的一個過客,但是,從他當上城主的那一刻,這已經成為他計劃的一部分。

因為有了這個身份,葉修才可以說在這鴻蒙之境第一層站穩了腳。

並且,葉修已經將靈御劍法修鍊到了第二重境界聖域之境,直接跳過了第一重渾元之境,不知是因為什麼,自從朱羽凌魔劍劍認主的那一刻起,葉修感覺自己修鍊是這靈御劍法如有神助。

當他將灰易羽飛二人收入體內的時候,朱羽凌魔劍就已經認他為主,在那一刻他就開始修鍊這部變態的神通。

可是葉修在修鍊的時候竟然沒有任何屏障,一切彷彿都是那麼自然的水到渠成,沒有功法描述中那種瓶頸。

要知道,自大聖界擁有這部功法以來,無數人修鍊過,但是讓人驚訝的是,竟然沒有一人修鍊成功,所以陸壓仙人對這部功法的描述就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沒想到葉修竟然就這麼成了,在封印空間中這麼多天,葉修大部分時間都在繼續參悟這部神通,最終,葉修終於在出來的那一刻悟到了第二個境界。

因此,葉修那一招才能那麼輕鬆的幹掉顧流星,要知道,葉修的精神境界可是天皇境中期,加上二重聖域,是有能力與等地境初期的人一戰的,雖然這只是個設想,畢竟封帝境沒有一個傻子會站在那裡讓你的聖域成功形成,而此次殺顧流星,也是在他魔化的過程中布下聖域,最終才能一舉滅殺。

但是葉修若是拚命,借用灰易與羽飛的精神力,那劍法的威力可是不同了,可以這麼說,在第一層,因為封境的強者沒有辦法全力出手,只能將自己壓在天皇境巔峰的狀態,所以,葉修可以說是難覓敵手了。

而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帶領自己的班底,殺出第一層,為以後出去打下基礎。

葉修的想法有兩個,第一個當然就是將那神秘的軍魂修鍊之法傳授給修羅衛眾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