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千鋒的態度,葉千鋒話,將周圍偷窺,偷聽的人羣一下子就全部雷翻在了地上,特別是鳳鳴玉,也終於明白現在的葉千鋒和她之間的差距,也終於明白爲什麼葉千鋒能夠讓六大家族的神君,神王親自出手了,感情人家將九州之上已經絕跡了的神話級的妖獸當成了小貓小狗一般,說斬也就殺了,也知道在她不在葉千鋒身邊的兩年多的時間之中,早已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如果當年她能夠真正做到她在傲龍村之中所說的那些話的話,恐怕現在讓葉千鋒“用於承認錯誤”的人就是她了,也只能是她了…….. “乖,我接受你的道歉!”看到葉千鋒如此的低姿態,寒靈雨終於笑了,接下來她一邊玩着葉千鋒的手臂,一邊對着鳳鳴玉笑道,“既然你是葉大哥的老朋友了,那也就是我的老朋友,不如就和我們一起吧!”

“我…….”

面對寒靈雨的邀請,鳳鳴玉倒是有些彷徨了起來,因爲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讓她一個人再次呆在衆王之城中的話,以她的力量,遲早會被壞人盯上的,可是要讓她跟在葉千鋒的身邊,她又有些受不了,因爲從這一刻開始,她真的覺得自己有些在意葉千鋒了。

“走吧鳴玉,衆王之城可不是你的老家,這裏壞人很多,”葉千鋒說到這裏,就感覺到了一股殺氣,不過他還是非常嚴肅的看了寒靈雨一眼之後繼續說道,“不管怎麼說,既然你喊我葉大哥,我就必須對你的人身安全負責,你就先跟着我到落家住幾天,等有機會了,我就派人送你回去!”

“鳳鳴玉是吧,其實靈雨妹子是個好人,她不會在意的!”

看見鳳鳴玉着實有些尷尬,落天驕就解圍的說道。

“我感覺到了,我感覺到女主人心裏其實是在意的,不過她更在意主人的感受……..咦,你們怎麼帶着殺意看着我?女主人,我的肉是酸的,你千萬不要殺我啊!”

當三元說着說着的時候,它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可是根本不是很明白人與人之間那點破事的它,又怎麼可能知道寒靈雨爲什麼先前在誇獎它,這一刻卻又想要宰了它:

爲什麼這一次佛珠小弟傳授的經驗起到了反效果啦?

在四個人的尷尬之中,在三元的沉思之中,一行人終於回到了落家,只是讓鳳鳴玉更加感覺到她和葉千鋒,和寒靈雨之間差距的事情又來了:

“歡迎葉公子回家!”

在落家那十幾米高的大門之前迎接葉千鋒的,赫然是那已然成爲了神侯的上位長老落雨,此刻,那老者正非常恭敬的彎腰對着葉千鋒說道。

“落雨長老,想當年你也是我仰視的對象,其實你不用這樣的!”

看到落雨做出那等姿態,葉千鋒倒是非常不習慣,連忙將伸出雙手說道。


“葉公子,我們暫且不說是因爲你給的獸血讓我和落人太上長老做出了突破,就光是憑藉你那傲人的戰績,你也應該受到我們落家人的尊重!”

原來落雨正是直接受到了葉千鋒的恩惠。

“落雨長老擡舉了,”說道這裏,葉千鋒居然附耳在落人的耳邊輕聲說道,“不知道落雨長老可有戰鬥力超強的驚悚級魂玉?可有預備傳說級的魂玉?”

“葉公子什麼意思?”

聽到葉千鋒如此的話語,那落雨一時間倒是愣住了,不過他這樣年紀的修者,很快就明白了過來,旋即張開那激動的開始顫抖的嘴脣問道:

“莫非葉公子是要給我恩賜嗎?”

連恩賜這樣的字眼都從落雨的口中說了出來,也就不那看出,就算是十大家族的神侯,也不一定有能夠與他修爲相符合的魂玉了,或許他們能夠搞到恐怖級,不過驚悚級的魂玉對於他們而言,就如同那天地間的清風,只能聽,不能觸摸了,頂天了也只能用於一些戰鬥力不強的驚悚級魂玉罷了。

“如果落雨長老沒有的話,小子願意獻上,不過卻不能說是恩賜,畢竟你是我的長輩!”

葉千鋒非常淡定的說道,卻說的也是非常的誠摯。

“好好,怪不得落人太上長老將你誇上了天,我們落家果然沒有看錯人!”

激動不已的落人連聲道好,倒是讓周圍的其他人感到非常的疑惑。

“哈哈,千鋒侄兒,伯父我來晚了,可千萬不要見怪纔是!”

即刻成婚:霸道神仙戀愛了

現在的落千軍,就如同少年得志的周郎一般,滿臉皆是那春風得意之色。

“伯父說笑了,我區區一個晚輩,怎麼能讓如此之多的前輩爲我接風?”

見到大門之內走出更多的長老,葉千鋒就低調了起來,這廝倒是明白什麼時候該高調,什麼時候該低調。

“葉小子,你少在外面和他們鬼扯,還不快給我滾進來!”

當落千軍正要好好的和葉千鋒親近一番的時候,落家後山之上卻傳來落人那春雷一般的吼聲!

“你吼什麼吼?就容不得我喝兩口水嗎?”

就在因爲落人的一聲吼而感到有些尷尬的落千軍準備催促葉千鋒趕快去後山的時候,他卻想不到葉千鋒也仰天發出了一聲吼,他這一聲吼,可是讓落家的那些人當場就震精了:

好不得了的小輩,居然敢和太上長老對吼,如此也可見他與長老堂的交情,看來今後真的要多多和他親近;

還好老子先前沒有站錯隊,要是站到了家主對立面的話,如今怕是早就去投胎了;

哎,我是沒資格和葉千鋒攀上關係了,不過和落天驕拉上點關係還是行的吧?


在落家的衆人各懷心思的時候,葉千鋒卻非常有禮貌的,和先前那非常不禮貌的一吼截然相反的態度對着落千軍等人說道:

“不好意思,落人那老傢伙急着見我,等我回來之後再和伯父,落雨長老一敘!”

葉千鋒說完,在落千軍等人傻傻的目光之下就邁步朝後山走去…….

“家主,有些話我知道我不該問,可是我真的忍不住了!”

在葉千鋒的背影消失之後,落雨就拉着落千軍顫抖着身子問道。

“落雨長老有什麼問題就請直說,只要是千軍能夠回答的,我一定知無不言!”

雖然落千軍已然掌管着落家的很大一部分權利,不過對於那直屬長老堂的長老們還是非常的恭敬,特別是對落雨這種已經突破到神君境界的上位長老,所以此刻他的口氣是非常的客氣。

“我想問,我們落家還有多少驚悚級的魂玉?有的話,能有多少?傳說級的魂玉又有多少?”

落雨依然沒有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緒的問道。

“這個嘛,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並不多吧,恐怕除了太上長老們,其他的族人應該是沒有的,倉庫之中我最多也只見過驚悚級的有十數個而已,不過封印的都是一些戰鬥力不強的驚悚級獸魂,至於傳說級的,應該是沒有一個!”

竹馬難養 ,落雨再次震精了,因爲就算他達到了神侯境界,卻也沒有能夠提升他多少戰鬥力的驚悚級魂玉,並且到目前爲止,他還沒有得到長老堂賜予他驚悚級的獸魂,他使用的,依然是恐怖級的魂玉…….. “別吼了,老遠就吼着,還讓不讓人低調了?”

老遠的,看到那山上的落人和寒香隨,葉千鋒自己就吼了起來。

“我說臭小子,感情你出去一年之後膽子變大了是吧?”

寒香隨的小暴脾氣上來了,挽起袖子就準備揍葉千鋒一頓,只是下一秒,他的動作就被葉千鋒給徹底的化解了。

“一顆封印着傳說級獸魂的魂玉能不能堵住你的嘴?一顆不行,兩顆夠不夠分量?真是的,都一把年紀了,火氣還真大!”


一邊埋怨着,葉千鋒那廝一邊就屁顛屁顛的爬着山啊!

“我說寒老頭,你真是的,你莫非還想動手不成?”一聽到葉千鋒的話,落人立馬就對着寒香隨翻臉了,並且口中貌似帶着討好葉千鋒的口氣說道,“葉小子,要不要幫你揍這不開眼的老傢伙一頓?”

“算了吧,我脾性好,不和他一般見識!”

葉千鋒說完,居然做出一副大將風範的樣子,只是他身旁的寒靈雨就不幹了:

“好像那是我祖爺爺哦!”

一句話點醒夢中人,聽到此話的葉千鋒立馬就彎着腰肢說道,“呵呵,其實我這次回來是來給兩位老人家送寶的,你看,如今我手中有點傳說級的魂玉,我也用不上,不如就送給兩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了!”

說完這番話之後,別說是落天驕差點吐了,寒靈雨笑得彎了腰,鳳鳴玉給驚得驚心動魄,就算是葉千鋒本人也直接嘔吐了起來。

“哈哈,想不到你只是出去一年而已,就徹底的解決了我們兩個老傢伙最難搞定的難題,要是你晚回來幾天,說不定我們就聯合另外幾個老傢伙去天外迴廊或者是神殞山深處闖闖了!”

“還不快將魂玉拿出來,真是要急死個人!”

一人一隻胳膊的抓着葉千鋒,寒香隨和落人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待衆人在小院之中落座之後,寒香隨就望着葉千鋒很不友好的問道:“這丫頭是?”

“我老家的老朋友了,放心吧!”

葉千鋒望了鳳鳴玉一眼之後隨意的說道,只是他沒有想到,他隨意的一句話,卻讓鳳鳴玉感動不已,並且一雙美目之中嘩啦啦的就落下了眼淚來。

“哎,一塊美玉啊,可是沒有遇到好的師傅,也罷,以後你就隨我住在這小院之中吧,就算我不能將你**成葉小子一般變態的傢伙,最起碼也能讓你和天驕一比!”

看了鳳鳴玉幾眼之後,落人的眼睛一轉,旋即很是慈祥的說道,他這樣的老傢伙,又怎麼看不出葉千鋒和鳳鳴玉之間的那點破事。

“鳴玉,還不快多謝落老頭,雖然他本事不是很高,卻也上得了檯面!”

葉千鋒聞言,雖然口中如是說,不過卻急忙拉扯了徹底傻了的鳳鳴玉幾下。

“弟子鳳鳴玉叩見師父!”

鳳鳴玉欣喜若狂說完之後,當場就跪倒在地上準備磕頭。

“不行,你喊他師父?那我豈不是要矮上幾輩了嗎?”

不光是葉千鋒出聲抗議,就連寒靈雨和落天驕的眼中也露出抗議之色。

“我什麼時候說要做她師父了?我只不過想要稍微**一下她罷了!”

落人那老傢伙雖然嘴上這樣說,不過暗中卻偷笑不已。

“前輩在上,請受鳳鳴玉三拜!”

雖然沒有師徒之名,只要有師徒之實就行了,所以沒有任何的猶豫,鳳鳴玉就三拜九叩道。

“起來吧,既然你以後要跟着我修煉,那家中的長輩自然是要支會一聲的了,等會就讓天驕帶你去找千軍那小子吧!”

扶起鳳鳴玉之後,落人就非常周到的說道。

“好了,好了,別說這些了,”寒香隨着急的打斷了落人之後繼續說道,“葉小子,你還是將那傳說級的魂玉拿出來我們看看吧!”

“不急,在我拿出來之前,你們卻需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這個時候的葉千鋒自然有資格擺譜了。

“翻天了你!”

寒香隨急了,揚起巴掌的瞬間,卻感到了兩股冰冷氣息,一股來自落人,一股來自寒靈雨。

“好吧,我錯了!”

寒香隨不得不放下了巴掌,並且非常老實的說道,做人做到他這樣的份上,也的確是夠可憐的了!

“我想知道,你們這些新晉的神君就不能從自己的家族之中得到符合你們的魂玉嗎?”

葉千鋒很想知道十大家族的一部分底蘊,故而疑惑的問道。

“哎,別說是適合我們用的傳說級魂玉了,就算是戰鬥力超強的驚悚級魂玉,我們十大家族之中也沒有多少,你看我,到目前用的也只是一條驚悚級的獸魂罷了!”

寒香隨說完,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撈起了自己的衣衫,露出那後背之上的一頭驚悚級的獸魂來。

“其實傳說級的魂玉我們不是沒有,只是大多數並不是戰鬥型的,輔助型佔了絕大多數,並且傳說級的獸魂根本不夠我們這些老傢伙分啊!”

落人嘆息着補充道。

“好吧!”

聽到這裏,葉千鋒也終於明白自己手中掌握着的一百顆驚悚級魂玉,三十顆傳說級混勻,六顆神話級魂玉的作用到底有多大了,壓抑着心中打算打造一支無敵獸魂隊伍的想法,葉千鋒不疾不徐的說道:

“我說過,不管我葉千鋒將來有多麼的強大,你們落家和寒家始終是我最好的盟友!既然是盟友,我自然要給你們分享我連自己都捨不得用的傳說級和驚悚級的魂玉了!”

“哼,你是自己實力不夠,不敢用吧!”

雖然兩個老傢伙將葉千鋒當成寶貝,可是落天驕就不一樣了,故而很是鄙視的說道。

“住嘴,滾一邊去!”

聽到落天驕的鄙視聲,落人當場就吼道。

“咳咳!”輕咳了兩聲之後,葉千鋒非常霸氣的說道,“說吧,你們新晉神君要多少顆傳說級的魂玉才能填補?像落雨長老那種新晉的神侯又需要多少顆驚悚級的魂玉去填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