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墨笙站在電梯里,手摁著電梯開關,很明顯是在等自己。

她生氣的瞪了他一眼,這才走進去,不陰不陽的開口道:"謝謝葉總!"

葉墨笙差點吐了一口老血,自己說了那麼多,感情她四個字就把自己打發了。

這個女人,真是一如既往的讓人牙痒痒。

他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能生氣,生氣就著了她的道了。

他涼涼的開口道:"的確是該謝謝我,畢竟,總裁電梯,不是什麼人都有榮幸做的!"

歐陽清凌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自己此刻是在總裁專屬電梯里,怪不得今天電梯沒有在一樓停。

而且,電梯里就他們兩個人。

歐陽清凌有些不自然的將耳邊的頭髮,撩到耳後。

她咬了咬嘴唇,眼神瞟了瞟葉墨笙,開口道:"那我還真是榮幸了!"

葉墨笙挑了挑眉:"你當然榮幸了!"

歐陽清凌無語的看了他一眼,她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他這自戀的精神,已經變成不要臉了。

看到歐陽清凌一副無語的樣子,葉墨笙看著她低斂的眸子,眼圈雖然用了點粉遮住了,但是,黑眼圈依舊很重。

葉墨笙皺了皺眉:"你昨晚失眠了?"

歐陽清凌聽到葉墨笙的話,瞬間想到昨晚他們兩個人的對話。

她迅速的搖搖頭:"沒有,我昨晚睡得很好!"

葉墨笙一副瞭然的表情點了點頭:"嗯,你睡了一個好覺,多了兩個黑眼圈!"

歐陽清凌沒想到,葉墨笙在看自己的黑眼圈,她立馬不自覺的轉身,不讓葉墨笙看到自己的正臉。

她輕咳了一聲:"葉總,你管得太多了!"

葉墨笙聽到她的話,立馬想到她昨晚也是這樣說的,說是自己管的太多了。

他黑著臉,剛要說話。

就在這時,歐陽清凌樓層到了,她二話沒說,直接轉身向著電梯外面走去。

葉墨笙看著歐陽清凌的背影,眸子沉了沉。

上午,歐陽清凌狀態不是很好,因為昨晚失眠的緣故,她看資料的時候,都有點不在狀態。

快中午了,林苑電話就打過來了。

"loran,我已經在你們公司樓下了,我什麼時候才能上樓啊,我怕葉總提前點了外賣,你要不然,幫我跟葉總說一聲,讓他先不要吃午飯!"林苑說。

歐陽清凌皺了皺眉:"那我要說,是你要過來給他送午飯,讓他先不要吃飯嗎?"

林苑趕緊搖頭:"不行,你不能告訴他,我要給他送飯,不然的話,就沒有驚喜了!你就直接跟他說,先別吃午飯,讓他自己去猜吧!"

歐陽清凌聽到林苑的話,想了想,點點頭:"那行吧,我先跟他說一聲,等到午飯時間到了,大家去吃午飯的時候,我下樓來帶你上來吧!"

林苑點點頭,興奮的開口道:"那好,我現在先在樓下等著!等著你來帶我喲!" 僵持了沒多久,一個著軟胄將領模樣的男人匆匆走進來,向昆清瓏低聲說了幾句話。昆清瓏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看著墨容澉,嘴角扯出一絲諷刺的笑,「你的目的達到了。」

墨容澉一時沒明白,「什麼意思?」

「還需要裝嗎?你的人包圍了貝倫爾,已經破城而入了。」

「哦?」墨容澉哈哈笑了兩聲,「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還說不是拖延時間?」

「不是。」

「墨容澉,雖然我們立場不同,但老夫向來高看你一眼,沒想到你也是個敢做不敢當的孬種!」

「做了,我自然會認,沒做,你讓我認什麼?」

「你?」昆清瓏動了怒,「你以為圍了我貝倫爾,老夫就奈你不何了嗎?」

「以往東越與蒙達交戰,從來沒輸過,現在蒙達國力衰退,百姓的生活都成問題,瓦圖城裡靠宰軍馬來維持,你覺得蒙達能拿什麼來打戰,靠你桃源谷培養出來的上甲等孩子么,簡直是笑話。」

「那又怎麼樣?」昆清瓏冷冷道:「只要把你們夫妻架在城頭,東越就得退兵。」

墨容澉默了一下,突然抬腳往丹陛下走,白千帆吃了一驚,伸手想拉住他,墨容澉安撫的握了握她的手,低聲說了句話,白千帆猶豫了一下,鬆了手,看著他緩緩走下去。

墨容澉一直走到底,對過來攔他的寧十一和寧十三擺擺手,示意他們讓開,他從人群里走出去,一直走到昆清瓏面前,很認真的說,「我們談談。」

昆清瓏被他的舉動弄得有些糊塗了,誠然,就像他說的那樣,雖然蒙達國力兵力都不如東越,但只要墨容澉夫妻在他手裡,東越就不敢輕舉妄動。現在墨容澉把自己送到他面前來,是什麼意思?

「我人都在這了,還擔心什麼?」墨容澉哼笑,「谷主就這麼點膽子?」

昆清瓏擺擺手,讓左右的人都退開去,只有昆清瑜不肯走,固執的站在一邊。

昆清瓏微微一笑,「無事,且看他還要玩什麼把戲?」

昆清瑜這才往後退了幾步,警惕的看著墨容澉。

大殿里,烏泱泱的人群都退開,墨容澉和昆清瓏站在一大片空曠里,像一個小小孤島,大家只看到他們低著頭小聲的交談,卻沒人聽到他們說了些什麼?昆清瓏幾乎沒怎麼吭聲,大都是墨容澉在說話,他說話的樣子很平靜,昆清瓏的神情卻有點怪異,是一種難以形容的複雜情緒,幾次張嘴,但終究還是一言未發。

墨容澉說完,看著昆清瓏,「該說的,我都說了,你什麼意思?」

昆清瓏抬起頭,餘光里,丹陛上的柱子邊有個人影,可他連看她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他沒想到藍柳清真的替他生了個女兒,如他所願,長得跟藍柳清一樣漂亮,可她把孩子生在東越,自己走了,可憐的小丫頭在白相府里長大,受盡了折磨和苦難,她原本應該是皇親貴胄,應該錦衣玉食長大,應該被他小心呵護在掌心,應該是他寵在心尖上的小嬌嬌……

他不是感情外露的男人,當年對藍柳清,儘管愛得如痴如狂,心裡卻始終有分寸。對兒子們,他也從來都是嚴父,冷冰冰一張臉,所有的愛都放在心裡,可如果有個女兒,那就不同了,他一定天天架在脖子上,帶著她滿皇宮的跑,她要什麼都給,哪怕是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會叫人搬梯子來摘。

在藍柳清懷孕的時侯,他曾經這樣憧憬過,也深深的遺憾過,可現在有人告訴他,他真的有個女兒,就站在柱子邊,小心翼翼的怯然的看著他。可是他沒辦法架著她到處跑了,因為她已經長大了,他也已經老了。

在他完全不知道的地方,她悄悄的長大了,像一棵小草頑強的活了下來,而他,錯過了她的所有。

他不能仔細琢磨墨容澉那些話,一琢磨,心裡就酸楚難當。

墨容澉等了半天,有些不耐煩,「倒底怎麼樣給句痛快話。要是不行,我還上去,咱們繼續打著,等我的人攻進宮來再說。」

昆清瓏就跟沒聽到似的,擰著眉,嘴唇緊緊閉著,顯得心事沉沉。

墨容澉嘆了口氣,轉身要走,他一動,昆清瓏便清醒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寧十三他們遠遠看到,沒多想,提著劍就往這邊來,昆清瓏的人動作也不慢,士兵們又潮水一般湧上來,高台上的白千帆捂著嘴,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昆清瓏極快的看了她一眼,喝道:「都退下!」

墨容澉也擺擺手,示意寧十三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大殿里瞬間又安靜了,墨容澉也不說話,就這麼直直的看著昆清瓏。

昆清瓏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低聲道,「你急什麼,老夫又沒說不認。」

墨容澉鬆了一口氣,神情有些傲然,「要認就拿出點誠意來,要是跟藍柳清似的,明裡一套暗裡一套可不行。」

昆清瓏說,「我不是她。」

「不是最好,那個老妖婆把她害得那麼慘,死有餘辜!」

儘管昆清瓏心裡也恨藍柳清,卻聽不得外人這樣說她,臉一沉,「她畢竟是帆兒的娘親。」

「生而不養,還差點把她害得家破人亡,這樣的娘親不要也罷。」

昆清瓏知道他說的是事實,當下也不吭聲了,他恨藍柳清,歸根結底是因為愛,可是藍柳清毀了他,他發誓要報仇,這些年派去南原的人手從來沒有斷過,只等著有朝一日,他要親手殺了她,可誰若在他前頭殺了藍柳清,他也一定會替她報仇。如今問題來了,殺藍柳清那個是他的親外孫,藍柳清對白千帆和墨容麟做的那些事也確實該殺……

他默了許久,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算了。」

墨容澉問,「什麼算了?」

「從前的種種都算了,」昆清瓏說,「既然你成了我的女婿,這場架也不必再打了。」

墨容澉挑了一下眉,笑了笑,「如此甚好。」

他轉身要走,被昆清瓏叫住,「你完全可以抽身遠離我與昆清璃的紛爭,卻沒有走,就是為了這件事?」

墨容澉望著柱子邊的白千帆,目光溫柔,「我只是不想讓她有遺憾,但凡有希望就要試一試。」

寫的時侯自己有點傷感,不知道有沒有把你們看哭。

感謝吃素的小虎鯊,墨子白,尾數為0810,2413的盆友,非常感謝你們的月票,冬至快樂哦!

商女重生之權臣有毒 繼續求月票。 歐陽清凌"嗯"了一聲,掛了電話。

她掛了電話,盯著手機看了幾秒,給葉墨笙發了一條信息。

loran:葉總,你先別訂午飯,午飯的時候等等!

葉墨笙看到歐陽清凌的消息,小心臟忍不住跳了跳。

她這是要主動約自己吃飯的節奏嗎?

他高興的笑了笑,趕緊給歐陽清凌回復。

葉墨笙:好,我等著!

歐陽清凌看著葉墨笙的回復,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誤會,只不過,想到一會林苑來送飯的時候,葉墨笙就知道了,她便沒有解釋。

況且,她現在也不想跟葉墨笙多說話。

午飯時間到了,歐陽清凌看著辦公室里的人,陸陸續續的下去吃飯。

她也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徐小白正巧和歐陽清凌一起,她小心翼翼的喊了一聲:"loran,你要去吃午飯嗎?"

歐陽清凌點了點頭:"嗯,我去吃午飯!"

"那我們一起吧!"徐小白說完,期待的看著歐陽清凌。

歐陽清凌尷尬的搖搖頭:"不了,我還約了朋友,現在就在樓下等我呢!"

徐小白頓時不自在的咬了咬嘴唇,那副樣子,好像被人欺負了一般,歐陽清凌頓時覺得,充滿了負罪感。

她再次解釋道:"小白,我真的約了朋友,就在樓下等我呢!"

徐小白點了點頭:"loran,你不用解釋的,我相信你的話!"

歐陽清凌無奈的點點頭,轉身快速的下樓。

其實,昨天知道衛生間里還有一個人,而這個人,就是徐小白的時候,她的心情其實有些複雜。

徐小白聽到別人在罵她,默默的在衛生間里聽完。

如果不是自己打完電話,打開門在那裡停留了一會,估計也不會知道,她也在裡面。

如果徐小白不是一個工於心計的人,那她就是一個很單純的人。

歐陽清凌經過這兩天的觀察,發現徐小白平日里在法務部,基本就是個端茶倒水的,那些個律師,沒有幾個人願意搭理她,她看起來可憐兮兮的。

當然,歐陽清凌下意識的就有些心疼。

只不過,今天她是真的沒有時間跟她一起吃飯,而不是跟法務部那些人一樣,看不起她這個小助理。

歐陽清凌下了樓,也沒有多想。

看見林苑就在公司門口不遠處,她快速的走過去,帶著林苑上樓。

因為林苑在葉氏集團上過兩天班,這邊的保安,也都認識林苑,加上歐陽清凌帶著她上去,也沒有人阻攔。

歐陽清凌帶著林苑,一直上了總裁辦公室。

林苑出了電梯,歐陽清凌開口:"你去給他送午飯吧,我先下樓了!"

"你不跟我一起嗎?"林苑開口問。

歐陽清凌搖了搖頭:"你去給葉總送飯,我跟去幹什麼,你去吧,我下樓吃飯了!"

林苑點了點頭,眨了眨眼睛:"那好吧,你等我的好消息!"

歐陽清凌笑了笑,關上了電梯。

歐陽清凌下了樓,就去樓下吃飯了。

估計是她今天出門沒看黃曆,她剛出電梯,就看見徐小白站在外面,好像要進來!

歐陽清凌吃驚的看著她:"你吃完午飯了?"

徐小白一臉失落,那表情很明顯,似乎是覺得,歐陽清凌不願意跟自己一起吃午飯。

看著她失落的樣子,歐陽清凌這才反應過來,她可能誤會了。

她趕緊解釋道:"剛才我的確下樓見朋友了,本以為要一起吃飯,她有點事情,所以離開了,這會剩下我一個人,只好孤孤單單的去吃午飯了!"

有了歐陽清凌的解釋,徐小白的神色好了很多。

她提起手裡的飯菜:"這是我剛才在下面買的,不過,買的有點多,我打算上樓去吃,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吧!"

歐陽清凌想了想,點點頭:"好啊!"

這是徐小白第二次提出邀請了,她也不好意思拒絕了徐小白的好意啊!

兩個人上了樓,就去茶水間吃飯了。

話說,歐陽清凌下了樓,林苑在葉墨笙辦公室門口,做了好大一會的心理建樹,這才敲門進去。

葉墨笙自從接到歐陽清凌的簡訊,就一直在忐忑的等待著。

他一直以為,是歐陽清凌要請自己吃飯,或者給自己什麼驚喜,他連辦公室都沒敢離開一步。

中午助理問他吃什麼的時候,他也沒讓助理訂午餐。

這會眼看著,已經下班十幾分鐘了,這歐陽清凌怎麼還沒有行動。

葉墨笙正皺眉想著呢,就聽見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

他頓時笑著開口道:"進來!"

辦公室門打開,林苑笑著走進來。

葉墨笙一抬頭,就看見林苑哪一張笑顏如花的話。

他本來笑著的俊臉,一下子就沉下來:"怎麼是你?"

林苑錯愕的看著葉墨笙:"為什麼不是我啊,我是來給你送午飯的,葉總!"

頃刻間,葉墨笙似乎明白了什麼。

感情自己等待了半天的驚喜,只是歐陽清凌幫林苑喊住自己,讓他不要吃午飯,等待林苑的午餐啊!

那一刻,葉墨笙只覺得,自己的心裡,前所未有的憤怒。

她隱藏了身份,自己不知道她的身份不為過,她明明知道自己是誰,甚至自己的心意都很明顯了,她不接受他能理解。

可是,她變著法的幫著外人,把自己推給旁人。

那種心情,讓葉墨笙憤怒的想要殺人。

所有的等待和忐忑,都化作了滿腔憤怒。

這就是他等待的驚喜,他心心念念了半天,等到的卻是這個結果!

看著林苑一步步的向著自己走過來,葉墨笙開口道:"你來給我送飯,歐陽……loran她知道?"

林苑連連點頭:"對啊,是她幫我的,如果她不幫我,就算是我在公司來過,也不好上來啊!"

林苑沒心沒肺的,還沒有注意到不對勁。

可是,葉墨笙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