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天見狀,皺眉問道:「軒兒,你這是要做什麼?」

林軒兒轉身看了看葉天,一臉的凝重之色,當即便是用手掌在那檀木床板之上拍了拍。

「砰砰砰!」

床板之上傳來一陣陣悶響之聲,聽到這聲音,葉天當即便是感覺不對勁。

旋即,葉天也是一臉凝重的看著那檀木床板,目不轉睛。

林軒兒手掌再度拍了拍床板之後,葉天便是看到,那床板居然是緩緩的打開了一條縫隙!

看到這一幕,葉天終於知道了,林軒兒今晚究竟要帶自己來這裡看什麼。

而就在此時,林軒兒也終於是轉過身來,而後看著葉天說道:「這是我不經意間發現的,他每次在即將修鍊的時候,都回到自己的房間,我很好奇他為什麼不去家族為他建造的修鍊密室,而有一次,我不小心闖了進來,正好看到他從這床榻之下走了出來,這才發現了這個秘密。」

「秘密?你是說,林耀從來沒有告訴過你這件事?」

機戰王朝 聽到林軒兒的話,葉天也是有些詫異,不管怎麼說,林軒兒也是林耀的親生女兒,林耀怎麼可能會有連她女兒都不敢知道的秘密?

「嗯,這也正是讓我苦惱的地方,我曾試圖問過他,可是他都刻意撇開這個話題,從來不和我交談,後來,我嘗試著暗中觀察了幾次,才發現他打開這床板的辦法。」

林軒兒點了點頭,此時的她也是一臉的凝重,畢竟對於這床板之下,究竟是什麼,她也是完全不知道。

「葉天哥哥,這下邊到底是什麼情況,我也完全不知道,之所以帶你來,就是想要讓你看看,下邊究竟是什麼,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林軒兒此時一臉的凝重,目不轉睛的看著葉天,堅定的說道。

系統美女導演 聞言,葉天也是點了點頭,而後說道:「什麼事?」

「不管你在這裡發現什麼,這件事只有你和我知道,不能告訴任何一個人!林家落魄至此,已經夠慘了,他也付出了應有的代價,所以……」

「好!」

林軒兒話未說完,葉天當即便是極為堅定的答應道。

葉天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林軒兒這樣一幅悶悶不樂的樣子,所以,在林軒兒還未追憶感傷之前,葉天便是答應了下來,而這也的確讓林軒兒再度漏出一抹笑容。 古樸豪華的大門在那陣光芒過後,緩緩的朝兩邊打開,一陣沉重亘古的聲響傳來。

那大門終於打開了一道縫隙。

沐靈夕和管理員兩人的目光,皆是被那縫隙中的景象吸引了過去。

隨著那縫隙越來越大,只見裡面的是一片燈火輝煌的光亮。

裡面一排排雕飾精美的書架,並不是很高,但是卻精緻異常。

所有的書架都被規律的排列成一種圓形。中間四個奢華的座椅和一個由晶石製作而成的書桌。

地上從一進大門的位置,就被鋪上了一層厚實的雪白皮毛。

整個閱覽室簡直就像是一座輝煌的宮殿一般,數十個水晶吊燈掛在圓拱形的天花板上,那裡燃燒的並不是油燈,而是火系元素晶石。

整個圓拱形的天花板上繪製著一副龐大的畫卷,那是一個巨人跪伏在一個像是學員般人類的面前,雙手恭恭敬敬的捧著一卷書籍,以供那學員查看。

沐靈夕一邊看著一邊不自覺的朝前走去。

當她的雙腳落在那潔白的毛皮地毯上的時候,只聽一個溫柔舒緩的女性聲音說道。

「尊貴的尊級學員,歡迎您來到尊級閱覽室,書靈將全程為您服務。」

沐靈夕被那聲音嚇了一跳,結果四處看去,卻是沒有看到找到那發生之人的所在。

「你在哪裡?」

沐靈夕不不由得出聲問道。

「書靈沒有實體,書靈只是負責管理尊級閱覽室中的書籍,您要是有什麼需要的書籍,書靈可以幫您找到,只要是在尊級閱覽室中,書靈將是您最忠實的僕從。」

聽到這裡,沐靈夕這才明白,估計這書靈是跟小靈差不多的存在吧!只要思維,並沒有形體。

不過對於沒有形體的書靈,沐靈夕倒是好奇起來,她到底會怎樣幫自己拿取書籍。

回頭看了一眼,還處於震驚之中的圖書管理員,沐靈夕出聲問道。

「他能和我一起進來嗎?」

然而這一次,書靈卻是拒絕的回答。

「他並沒有尊級玉碟,所以他是不能進來的!」

那管理員一聽,卻是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

「我不進去了!能看上一眼,已經是不錯了,你進去吧!我回去了,那邊還有工作要忙!」

沐靈夕見狀也是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只得點了點頭。

那管理員走了之後,沐靈夕才開始朝尊級閱覽室中走去。

剛走進去沒多久,那扇古樸沉重的大門頓時緩緩的關閉了。

沐靈夕不由得回頭看了一眼,書靈似是看出了沐靈夕的疑惑,連忙出聲解釋道。

「為了保證你的尊級閱讀質量,大門是必須關上的,以免其他聲響對您的閱讀造成影響。」

沐靈夕在聽到書靈的解釋之後,也是瞭然的回頭繼續向前走去。

「不知道您喜歡什麼閱讀環境,書靈可以為您訂製專屬尊級閱讀環境狀態。」

沐靈夕一聽卻是覺得新鮮,還能訂製閱讀環境?

這麼有意思的事情,不試試豈不是對不起自己的尊級學員身份。 「過來!」

看到葉天答應,林軒兒自然也是不在遲疑,當即便是對著葉天招了招手,示意讓葉天過去。

見狀,葉天也是對著那床榻走了過去,走到床邊葉天便是發現,在打開的床板下方,居然是一個台階!

面前的一幕讓得葉天很是詫異,當即,葉天也是對著自己一旁的林軒兒問道:「你進去過嗎?」

「沒有。」

林軒兒搖了搖頭,似乎是有著一抹苦惱之色,而後再度說道:「或許是因為我沒有勇氣面對下邊的景象,我實在不敢想象,下邊究竟會是什麼東西,所以,我一直都不敢進去。」

聞言,葉天也是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那,你想進去嗎?」

林軒兒聞言,沉吟了片刻,然而依然是搖了搖頭,而後說道:「我還是不去了吧!」

葉天點了點頭,無奈的看了一眼林軒兒,旋即再也沒有遲疑,直接是對著那床板之下走了下去。

腳掌踏在那台階之上,倒是沒有什麼異樣,和普通的台階一模一樣的感覺,只不過葉天的內心卻是有些緊張,畢竟這是林耀的一個大秘密,就連林軒兒都不能知道的秘密!

下邊究竟會是什麼,對於葉天來說也是一個謎團,此時的葉天每前踏一步,便是更加提心弔膽一分。

這般走了片刻之後,上邊林軒兒身上散發而出的微弱光芒也是無法讓此時的葉天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所以,葉天也是沒有絲毫遲疑,將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調動而出。

青色的光芒瞬間照亮了葉天的周身,而葉天這才發現,這台階兩側的石壁之上居然是有著一道道詭異而又獨特的紋路!

那紋路看起來好像是一條條蛇一般,蔓延縱橫,然而仔細觀察卻能夠發現,那些紋路看起來雖然似乎沒有什麼章法,可它們最終通往的方向都是一個方向!

葉天順著那個方向看去,當即便是發現,那正是下方一望無盡的一片黑暗!

此時的葉天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這藏在床榻之下的地方,居然有如此之大,僅僅是從這裡看過去,便是望不到底,那裡只是無盡的黑暗,猶如一個無底洞一般!

眼前的一幕不僅讓葉天感到詫異,更讓葉天感到好奇,這樣一個地方,究竟會藏著什麼東西呢?

葉天心中想著,那抹好奇心也是越來越重,當即,葉天便是不在有所遲疑,再度邁開自己的腳步,對著下方走去。

隨著葉天一步一步的深入,也是發現,這台階變得越來越不規則,剛剛從床榻那裡下來的時候,台階很是整齊,一眼便能看得出來,那是人工雕刻而成的長方體台階。

然而到得此處,葉天再度對著自己的腳下看去,卻是發現,那台階已經是變得有些不規整,似乎是被腐蝕了一般。

此時的葉天也的確感受到,這裡的溫度和上邊有些不一樣,雖然現在是夏末,但天氣依然很是溫暖,可是,來到這裡地方之後,葉天便是不由自主的感受一股寒氣逼人。

若是熱氣,對於葉天來說倒是沒有絲毫的影響,可是對於寒氣,葉天卻是沒有任何的抵抗力,就在此時,葉天已經是感覺渾身有些瑟瑟發抖了。

然而,當葉天再度將自己的目光轉向下方的時候,卻依然是發現,那裡依然是一眼望不到盡頭!

葉天有些猶豫了起來,這個地方詭異莫測,自己就這樣闖進去,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麻煩!

對於現在的葉天來說,顯然是蒼皓那件事更重要,所以此時的葉天也是有些遲疑,自己到底要不要繼續下去?

心中掙扎了片刻,葉天便是打定了主意,既然這是林耀誓死要保護的一個地方,那麼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好好看看,這裡到底藏了些什麼!

或許,是林耀這些年來變化的原因呢?

想到這裡,葉天便是再度按捺不住自己內心的好奇,當即便是再度邁動腳步,對著下方繼續行去。

越來越深入,葉天也是發現,台階兩側的石壁之上的那些紋路也是越來越粗。

之前看起來像是一條條小蛇,可現在看起來,則更像是一條條巨蟒!

巨蟒依然盤旋而下,明明是靜止在那石壁之上的,然而葉天卻總是感覺它們還快速的爬行!

此時的葉天感覺到自己的頭皮發麻,這是葉天為數不多的失態,儘管之前遇到過種種危險和驚恐,可是那些都是已知的危險,不管是再兇狠的妖獸,還是再強大的敵人,都是已知的。

然而現在,面對下方那未知的東西,葉天心中所湧出的那股恐懼,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如果非要說有的話,便是上一次的莫之窟了。

但是對於莫之窟,葉天也完全知道,那裡邊無非就是一些妖獸罷了,只是妖獸的強大程度不同而已,更何況,那個時候好歹還有葉鞘陪在自己身旁。

而現在,葉天孤身犯險,說實話不是葉天的風格。

但是,既然來都來了,沒有任何收穫便回去,豈不是對不起林軒兒對自己的期待?

腳步再度邁開,一步一步往下邊走去,一陣陣詭異的回聲不斷傳來,讓得葉天渾身的肌肉更是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而此時的葉天也是再度感受到,自己周身的溫度已經是再度下降,猶如是寒冬一般!

這個時候的葉天甚至在想,之前的林耀究竟是如何在這裡度過的?這麼冷的空氣,一個人在這裡待得時間長了,只怕都會成為一具冰雕!

難不成,還要動用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來阻擋著股寒氣不成?

葉天心中掠過這個念頭,卻也是有些可笑,如果為了在這個地方待下去,便不得不使用靈力能量來阻擋,那豈不是多此一舉?

葉天也想知道,林耀在這裡,究竟能夠得到什麼好處,所以,葉天也不會動用自己的靈力能量,就想看看,下邊到底是什麼東西,值得林耀如此守護! 此刻,葉天低頭看去,發現自己腳下的台階已經不是台階,而是一塊塊極為不規整的石塊!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此刻的葉天心中很是疑惑,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這些台階看起來完全不一樣?

可是,相對而言,這個疑惑畢竟不及下邊究竟是什麼東西重要。

所以葉天在沉吟了片刻之後,便是放棄了探索這個的念頭,繼續將自己的好奇心放在了下邊。

然而就在此時,葉天卻是突然感覺,自己腳下的台階似乎突然之間變得有些輕飄飄了起來!

異樣的感覺讓得葉天當即便是低下頭去!

驟然間,葉天發現,自己腳下那不規整的石塊居然是一塊一塊懸浮在半空之中的!

這一幕讓得葉天渾身的汗毛瞬間倒立了起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葉天方才發現,自己身旁兩側的石壁已經不知道在何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原本葉天就是藉助著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來觀察眼前的一切的,本來就看的不是那麼清楚。

可是現在,突然之間,石壁消失不見了,就連腳下的石塊都是懸浮在半空之中的!

而且更誇張的是,葉天發現自己此刻身處在一片黑暗當中!

自己身體之上散發而出的光芒除了照亮自己腳下的石塊之外,卻是什麼都看不到,一片黑暗!

這一幕,讓葉天的心中很是熟悉,自己之前在那個幻境之中,似乎也是這個樣子的,只不過,那裡並沒有石塊台階,也沒有什麼石壁,只有一片黑暗,以及那個會出現的雕塑銅人!

葉天看著眼前這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幕,卻是久久無法平靜,這個地方到底有什麼樣的秘密?成為了葉天此時心中最為好奇的一點!

就在這個時候,葉天感覺到自己四周傳來一陣陣陰風,那陰風掠過自己的身體,自己身體之內的骨髓似乎都便的涼颼颼的。

當即,葉天也是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而後也是不得不動用體內的靈力能量,形成了一層屏障,用來抵擋那股寒氣!

葉天詫異的看著自己眼前的一片黑暗,雖然還是沒有搞清楚這黑暗之中究竟又什麼秘密,但是葉天似乎已經感知到了一些東西,林耀這些年來,能在這樣的地方待下去,足以說明,他早就有了問題!

「嗖!」

就在葉天再度打了一個寒顫之時,葉天的耳旁猛然掠過一陣破風之聲!

可是當葉天轉頭看去的時候,卻是什麼也沒有發現。

「轟隆隆!」

緊接著,葉天便是感覺到自己腳下的石塊一塊塊的快速墜落而下!

當即,葉天便是感覺到自己雙腳一空,竟然是懸浮在虛空之中!

這種感覺,猶如是自己的身體失去了地心引力一般,就這樣憑空懸浮在虛空之中,雖然自己的右腳沒有知覺,可那種懸浮的感覺,和站在陸地之上的感覺,顯然是大不相同的!

這一幕,更是讓葉天感覺到熟悉,這一點倒是和自己在那個幻境之中的感覺一模一樣!

都是懸浮在虛空之中,而此時,葉天也是不由得低頭看去,看著那一塊塊消失在黑暗之中的石塊,葉天也是一臉的詫異和震撼。

而就在這個時候,葉天也終於是有所發現。

那些墜落而下的石塊似乎都落在了一個地方,而那個地方此時似乎是被那些墜落而下的石塊一點點的堆積起來的小山一般。

葉天看著那個不成形的小山,也是再度疑惑的皺了皺眉,那些石塊似乎在墜落之後變得有靈性起來,而下還能散發出一股微弱的光芒。

葉天很是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僅僅是這些,能夠說明什麼呢?

終於,就在葉天心中升起這個疑惑之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音:「呵呵,沒想到,是你這小子闖進來了?」

聞言,葉天渾身猛然一顫,當即便是對著自己的四周看去,然而卻是沒有任何的發現。

「你是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