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簡汐是第一次來,這種關押重大罪犯的監獄。

長長的走廊里,無數個小格子房間,房間用鋼化鐵隔開。

每一個房間門口,只留下一扇小小的窗口。

身處其中,除了腳步聲,再也聽不到其他的聲音。

走到走廊盡頭的第二間,獄警對葉簡汐說:「慕太太,您就站在外面說話,免得有什麼意外。」

這個意外,自然是柏原崇會對她做什麼。

葉簡汐點點頭。

獄警上前把窗戶口打開,「柏先生,慕太太來了,有什麼話,請你快點說。」

話說完,獄警離開。

葉簡汐望著那窗口,窗戶里柏原崇的面容顯露出來,跟上次比,他瘦了不少,不過沒怎麼落魄。

畢竟,曾經的身份是一國的親王。

加之瑞典國王並不想讓他受太多的苦頭,所以一直對他手下留情。

葉簡汐看到柏原崇完好無損,心頭難掩的憤怒,這就是特權,哪怕做了天大的惡事,依然能過的比別人好。

「柏原崇,西西在哪裡?」

葉簡汐直接開門見山,聲音里透著冷意。

柏原崇平靜的望著她說,「西西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我的女兒,用不著你來干涉她的生活。」

「死到臨頭還嘴硬。」

葉簡汐冷嗤。

「誰死誰活,還不一定。葉簡汐,你真以為,把我抓進來,一切就都完了嗎?」

柏原崇面色不變,看著葉簡汐的目光,像是在嘲笑她一般。

葉簡汐頓了頓,過了幾秒說,「你在嚇唬我?」

「嚇唬你?葉簡汐,你從來不值得我嚇唬你。今天我落到這一步,不是你的功勞,是慕洛琛的。沒有他,你只會成為我的玩物,我想殺了你,根本不用我動手,隨時都會有人替我這麼做。」柏原崇不屑。

葉簡汐抿著唇角不說話,她承認,柏原崇說的是實話。

僅憑她,根本無法撼動柏原崇。

但這不代表,柏原崇不會編造一些謊話,來欺騙她。

「你幕後還有誰?」

葉簡汐不相信,可還是問了句。

古老的情思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

柏原崇淡聲反問。

「不會。」葉簡汐乾脆利落道,「不過你既然要求見我,一定有事情要跟我說,所以,別賣關子,柏原崇,你要說什麼,就儘快說,我沒時間在這裡聽你說廢話。」 第826章底細&疑心

柏原崇目光冰冷的望著葉簡汐,臉色陰沉,像是在斟酌,到底要不要跟她說話。

葉簡汐見他遲遲不肯開口,沒有耐性再跟他耗著。

她只想知道西西的下落,既然柏原崇不肯告訴她,那說明他已經把西西安排好了。

西西會被好好的照料長大,她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葉簡汐抿了抿嘴角,對文清說:「文清,我們走。」

話說完,葉簡汐轉身就走。

文清默默地跟在葉簡汐身後。

兩人走了沒幾步,身後驀地響起柏原崇的聲音。

「葉簡汐,我可以告訴你一些事情,但作為交換,你要告訴我,那天慕洛琛撒出去的骨灰,到底是不是子夜的?」

葉簡汐聞言,停下了腳步,沒做任何思索,「好,成交。你先說。」

「葉簡汐,當初你決定留下那個被掉包的孩子,有查過他的底細嗎?」

天寶?

葉簡汐原以為柏原崇會說,和他合作的還有誰,沒料到他會突然提起天寶,是以臉上露出一剎那的錯愕。

「天寶,他能有什麼底細?」

葉簡汐鎮定下來問。

「我已經給了你一半的提醒,現在你要告訴我,那天的骨灰到底是不是子夜的。」

柏原崇沒回答她的問題,反而追問。

葉簡汐搖了搖頭:「當然不是,那不是我媽的骨灰。現在我父母在一起,沒你什麼事情,柏原崇,你就死心吧。」

柏原崇聞言,一直冷漠沒有表情的臉,驀地放鬆了下來,露出一抹奇異的溫柔。

「天寶到底是誰的孩子?他父母還活著?」

葉簡汐不想看再和柏原崇浪費時間,忍不住問。

無敵武道 柏原崇睨了葉簡汐一眼,道:「想知道?你再過來一些。」

葉簡汐猶豫了下,往前走一步。

兩人距離,不過一米。

葉簡汐可以清楚的看到柏原崇的面容,甚至連他眼角的細紋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柏原崇目光盯著葉簡汐看了兩秒,臉色一變,忽然變得兇殘、陰冷:「你想知道他的底細,我偏不告訴你。葉簡汐,最後再告訴你一句,不用我動手,你和慕洛琛遲早會玩完,你覺得我現在慘,可將來,你和慕洛琛會比我慘千倍萬倍。我等著看你們淪為階下囚的那一天……」

葉簡汐被他的突然變臉,嚇得後退了一步。

等回過神來,恨不得給柏原崇兩耳光,這個男人到這一步了,還在嚇唬她!

「柏原崇!你不守信用!」

「對你,我用不著守信用。」

柏原崇說完這句話,轉身退回到房間。

葉簡汐看不到他的身影,忍不住上前。

文清及時攔住了她,「少奶奶,別衝動。」

葉簡汐氣的要死,可也知道柏原崇何等危險,沒再往前,對著那小小的窗口咬牙說,「柏原崇,你想看著我死,我偏要好好活著。我倒要看看,活到最後,是你過得慘,還是我過的慘。」

葉簡汐放下狠話,帶著文清頭也不回的離開。

出了監獄,葉簡汐腦子裡不停地回蕩著柏原崇的話。

——你真以為,把我抓進來,一切就都玩了嗎?

——當初留下那個被掉包的孩子,你查過他的底細了嗎?

……

他說的話不多,可每一句話里都暗藏鋒芒。

葉簡汐覺得柏原崇是在嚇唬她,他那麼恨她,哪怕到死都恨不得置他於死地。現在失敗了,當然想用一些胡話,來嚇唬她,好讓她終日惶恐不安。

她若是信了他的話,剛好中了他的圈套,襯了他的心意。

在心裡這麼安慰自己,可心裡另一個聲音不確定的說。

萬一他說的是真話呢?

我在大夏開黑店 當初婉如用天寶調包了天佑,她留下天寶的時候,曾經讓洛琛去找過天寶的家裡人,最後什麼也沒有查到。按道理說,婉如策劃的事情,她應該知道天寶父母的下落的,但直到慕婉如被送走,她對天寶的身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天寶的身世就此成謎。

三年過去了……

她早已把天寶當成自己的親生骨肉。

這個時候,再告訴她,天寶的身世不簡單。

她心裡會有些忌憚,但更多的是,她擔心天寶不是慕婉如隨隨便便找來的棄嬰,只是他們當時沒能查到。

若是有自己的家人,甚至找上她。

難道她要把養了三年的天寶還給他們嗎?

葉簡汐想到這個可能,頓時心煩意亂。

文清看出她心神不寧,勸慰道:「少奶奶,你別多想了。三年時間都過去了,沒人找天寶,難道三年後,他們還會找來嗎?那個柏原崇,不過是想報復你,胡說八道罷了。實在不行,等回到家,我們跟少爺說一下,讓他再調查一下。」

「嗯。」

葉簡汐微微的頷首,煩亂的心卻沒有平靜多少。

與此同時,顧家。

顧母聽傭人說,老爺子決定把明珠送回西北,頓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氣的在房間里轉了幾圈,顧母找到了顧老太太。

「媽,爸是不是糊塗了!西北是人呆的地方嗎?當初家裡把明珠送出去,說是訓練明珠的資格,為了明珠將來考慮,我也就勉強答應了。可現在明珠都已經做到大校了,過兩年,等爸退休的時候,跟上面提一下,就能提到中將了。現在還把明珠送過去,是為了什麼?」

顧母想不明白。

顧老太太更想不通,明珠在西北呆了整整十幾年,可以說,比A市九成男人的資歷都老。

去西北攢資歷的說法,的確靠不住腳。

所以,當老頭子跟她提起,要把明珠再送回西北,她也是吃驚的。

這不,立刻把消息遞給了兒媳婦。

「我跟你爸說了,他說自己自有安排。」

顧老太太慢吞吞的說。

「就是再有安排,也不能這麼亂來。明珠現在都多大了,雖說在咱們這樣的家庭不著急,但明珠跟容子澈的事情鬧得全國都知道了。再不趁著事情鬧大之前,給明珠找個好人家,以後還有哪家,敢要我們明珠?難道要明珠嫁給一個要什麼沒什麼人?」

顧母一肚子火,說話變得很沖。

顧老太太看著發飆的顧母,道:「那我們去找你爸再商量上聯,總要把事情攔下來。」

「好。」

顧母滿口應下。

顧老太太派人去找顧老爺子,可等了兩個多小時,得到的回復是,老爺子去參加會議了,等兩天後才回來。

兩天後回來,三天後就安排明珠走。

婚內婚外:偷心前任 這要是沒什麼貓膩,打死她都不信!

顧母看出事情有蹊蹺,心裡焦躁到了極點,面上反倒安定了下來,跟老太太說,讓她再去催催老爺子,而後離開了老太太的院子,去找顧明珠。

老爺子變得古怪,是從生辰那天開始的。

除了明珠疑似懷孕的事情,她想不出,還有其他事情。

既然老爺子避開不跟她談。

那她就去找明珠。

還有三天時間,在明珠被送走之前,她必須把事情問清楚!

穿過小半個院落。

顧母走到顧明珠的院子前,抬步要往裡面走。

傭人卻攔住了她的去路。

「二太太,小姐在休息。」

顧母聽到傭人的話,心裡冷笑,面上卻笑道:「我就看看她,不說話,不會吵醒她的。」

說著,顧母要往裡面走。

傭人再度攔住了她的去路,「對不起,二太太,是老爺子吩咐,不許人見小姐的,請別讓我們為難。」

顧母聞言,臉色一沉:「你們胡說八道什麼!明珠是我親生女兒,我這麼當媽的看看她,怎麼了?拿老爺子壓我,我看你們是活的不耐煩了!都給我滾開!不滾開,我就叫人,把你們這群都趕出顧家!」

顧母氣勢逼人。

傭人一時被震住,沒人敢上前攔住她。

顧母大步的往顧明珠的房間走。

眼看著她推開門,她身後的幾個傭人才反應過來,幾個人上前去攔她,另外的去給老爺子報信。

顧母看著那些傭人回過神來,反手把門一鎖,徹底將他們關在門外,然後直接往房間里沖。

掃了一眼客廳里沒人,她往卧室里走。

「嘔——」

乾嘔的聲音從卧室里自帶的衛生間里傳出來,顧母想也不想,衝到了衛生間門口。

看到顧明珠彎腰對著馬桶吐的天翻地覆。

顧母的心一沉。

果然,明珠不是腸胃不適!

腸胃不適,吃了葯,隔天就差不多調養過來了,可老爺子這生辰都過去兩天了,明珠的情況非但沒好轉,反而越發嚴重,再結合老爺子的表現……種種跡象都表明。

做撒旦的情人 明珠懷孕了!

顧母只覺得腦子嗡的一聲炸開,上前一步,抓住顧明珠的胳膊,一通巴掌落下去。

「你這個混賬!我怎麼就養了你這麼沒有廉恥心的女兒!我還要你作甚!直接打死你算了!」

顧母打著打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顧明珠正是難受的時候,聽到顧母的聲音,眼睛一眨,淚也跟著涌了出來。

顧母看著女兒通紅的眼睛,手再也落不下來。

狠狠地推了顧明珠一把。

「你先洗乾淨,有話等下說!」

她絕不會讓女兒去西北那個苦寒之地。

誰害了她女兒,就要負責! 第827章亂成一鍋粥

顧母走出衛生間,擦了眼淚,在外面等著顧明珠,怒氣越發的旺盛。

她現在可以肯定,女兒懷孕了。

而且老爺子是知道的,否則他不會忽然做出把明珠送走的決定!

明珠要走,說明她沒想讓孩子的父親負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