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若羽拍了拍龐湛的肩膀道:“老二,先不要用神器,這是你壓箱底的東西!加油吧!”

龐湛點了點頭,向鬥場飛去。

龐湛的對手是一個女子,一個長相極爲妖豔的女子,用的武器是一件長鞭樣式的特級寶器,他的境界跟龐湛差不多,都是剛剛達到藍色越初級。

上場之後,龐湛拿出了葉若羽給他的特級寶器,正是葉若羽從拜天族族長樑洪手中搶來的那把羽扇,龐湛本來五官就挺端正,再加上他身上的白衣星羅,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帥氣書生,他這一出場惹來了無數女子的尖叫——除了大部分是老女人之外,還有幾個年輕的,可惜長得不敢讓人直視!

“哇,龐湛好有氣質啊!看,居然有一羣女子在尖叫!”琴女有些興奮的說道。

“切,一羣歪瓜裂棗的老女人,老二的氣質,也就能吸引這樣的!”葉若羽聽後馬上嗤之以鼻道。

這一場比試,龐湛勝的很艱難,不過他一直沒有使用神器,只是他取得勝利的做法,讓葉若羽等人一陣無語,這小子居然在在要輸的關鍵時刻,給那女子來了一次襲胸,結果女子一聲尖叫之後,動作慢了半拍,龐湛就這樣轉敗爲勝!

比試之後葉若羽等人都將他狠狠的嘲笑了一邊,龐湛還振振有詞道:“爲了不閉關五年甚至是二十年,我只能這麼做了!”

後來葉若羽實在在看着他那得意的樣子就想吐的情況下來了一句:“好像關鍵時刻你可以選擇使用神器吧?”

接下來的是龐湛的沉默,還有衆人的爆笑!不過衆人都知道,在那種情況下龐湛來不及轉換武器,不過沒辦法,這種戰鬥對葉若羽、紅邪來說太枯燥了,所以龐湛就很悲催的成了調節氣氛的犧牲品。

在比試到第七場的時候,龐湛遇到了一個高手,最後他拿出神器才艱難的取勝。

接着他贏了第八場、第九場,至於第十場,龐湛直接被虐了!因爲他的對手已經是藍色越初級的頂峯,還擁有一件低級攻擊神器,跟一件低級防禦神器,這對龐湛來說根本就是一個無法撼動的堡壘。

此時葉若羽等人正在緊張的看着龐湛,擔心着他的安危。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神魂達到青色中級的老年人走到了葉若羽的身邊,他有些緊張的對葉若羽道:“這位兄弟,老頭我提醒你一句,還請你讓你兄弟小心,最近鬥場中對於連勝九場的高手都不會放過!他們大多在認輸的時候被偷襲!只是這些人是五大家族的,沒人敢說什麼!”

葉若羽聽了老頭的話一陣吃驚,他連忙對紅邪道:“是這麼回事嗎?”

衆人聽了老頭的話也感到不妙,紅邪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我從來沒參加過,而且我也有一千多年沒回來了,現在鬥場中到底發展成了什麼樣子,我也不清楚!”

葉若羽聽了紅邪的話臉色緊張起來,他勉強笑着對老頭道:“謝謝你的提醒,真的感激不盡!”

老頭點了點頭道:“兄臺不用客氣,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所以他們一般在第七場的時候就直接認輸逃過一劫,可你們的比賽我連續看了九場還沒見到你們認輸,所以猜想你們還不知道這件事,過來提醒你們一下!嗯,我孫女還在那邊,我就不陪你們了!”

葉若羽送走了老頭,接着便仔細盯着鬥場中的龐湛跟那男子,時刻準備着出手阻止。

沒過多久,龐湛已經吐出了第三口鮮血,他知道自己不是對手,想了一會,還是認輸,接着便向葉若羽這邊飛來,就在這時候,龐湛的對手臉上突然閃過一絲奸笑,接着一道極細、速度奇快的光線直衝龐湛而去。

葉若羽在看到男子臉上笑容的時候便感覺到了不妙,正準備出聲提醒,突然一道光線飛快向龐湛直衝而去!(比鬥場中佈置了禁制,不能使用神魂傳音,防止作弊,所以葉若羽無法通知到龐湛!)

此時葉若羽也管不了那麼多,身形一閃來到禁制之外,單手放在禁制上,低聲道:“空間震裂,三百層!”

隨着葉若羽話音剛落,兩聲巨響傳來,一聲是禁制破碎的聲音,還有一聲是龐湛被能量打中掃飛出去撞擊地面的聲音。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看場上的人一陣驚慌,對於認輸後被偷襲的事情,他們大部分都見過,不過還有少數人是沒見過的!但是他們都知道這比鬥場是五大家族建立的,現在居然有人破掉了禁制進入到鬥場內,看來五大家族是不會放過他的!

果然,葉若羽剛剛來到龐湛身邊,便有十多位高手向葉若羽衝來。

葉若羽看着那些人,臉色變得極爲猙獰,身上的殺氣也直衝雲霄,他拿出干將劍,冷聲道:“琴女,你們照顧好老二!”

說着葉若羽身形突然消失,接着流光一陣陣閃動,不到十秒的時間,那些向他衝來的高手全部愣在了當場,所有人眉心處都有一條劍痕。

觀看的衆人都在這一瞬間被葉若羽的實力給震驚了,那可是十三位藍色初級的高手啊,不到二十秒的時間便悉數被殺,這是什麼實力?剛剛來到葉若羽身前提醒的那位老頭,也在這一瞬間說不出話來,接着他心中暗暗做了一個決定。

就在這個時候,那管事者、以及那位在報名處坐鎮的藍色越中級高手也飛身下臺擋在葉若羽身前。

“你是什麼人,敢在五大家族的地盤撒野?”管事者看着葉若羽一陣怒吼道,其實他也看出了葉若羽功力的高絕,要是在之前他早就出手了,而現在他只能拖延時間,因爲他已經通報了五大族長。

葉若羽聽了管事者的話,臉上的冷笑浮現,他冷聲道:“五大家族?桀桀,我今天就毀了這鬥場給五大家族看看!”

說着葉若羽身形突然消失,瞬間便出現在那管事者身前,伴隨而來的還有干將劍的揮動。

空間震裂,三百層! 管事者來不及發出攻擊擋住葉若羽那快如迅雷的攻擊,只能勉強的用武器抵擋!“砰”的一聲傳開,管事者身形突然飛出,口中鮮血直噴。

就在管事者飛出的瞬間,葉若羽另外一劍已經揮動,到達了那坐鎮的藍色越中級高手身前,此人的功力要比管事者強大得多,不過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葉若羽的攻擊到來,來不及抵禦。


“砰”的一聲再次傳出,跟之前管事者一樣,他也在一瞬間被葉若羽擊飛,口中鮮血直噴。

此時那些觀看比試的人都被出手的葉若羽給驚呆了,他們知道那管事者達到了藍色中級,而報名處坐鎮的高手則達到了藍色越中級,這樣強大的實力居然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就被打成重傷,那出手的男子達到了什麼境界?

葉若羽看着被擊飛的兩人,又一步步的向打傷龐湛的男子走去,那男子看着葉若羽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一瞬間強大的氣勢將自己鎖定,讓自己無法動彈。

“若羽,龐湛傷的不是很嚴重,沒有性命危險,你放心吧!”就在這個時候琴女的聲音在葉若羽腦海中響起。

葉若羽聽後重重的舒了一口氣,幸好沒性命危險,不然……五大家族,哼!

想到這裏葉若羽身形一動,干將劍一陣舞動,空間裂縫,四百層!攻擊一瞬間透過打傷龐湛男子身上的防禦神器,大部分能量直接作用在他身體上。

接着男子滿臉震驚的倒下,此時他的內臟全部被震得粉碎,包括他的神魂!

“妖魅,將屬於鬥場中的所有人全部殺光!”葉若羽冰冷道,接着他對着那些嚇壞了的觀看者道:“觀看比賽的人都呆在原處不要動,免得誤殺!”

妖魅聽了葉若羽的話點了點頭,作爲殺手的習慣,一到這裏她就記住了所有工作者的氣息,現在要找出他們並不難。

不到五分鐘時間,妖魅回到了葉若羽身前。

“是誰在我五大家族地盤…”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突然想起了一個粗獷的聲音,不過他的話還沒說完,便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一具具屍體,愣了一下之後一陣爆吼傳開:“他孃的,是哪個混蛋乾的?”

“是我!”葉若羽幫龐湛略微治療了一下傷勢,便聽到了吼聲,他慢慢的站了起來,淡淡的說了一句。

葉若羽話音剛落,便有五個氣勢非常強大的高手出現在衆人眼前!

“嗯?葉若羽?”剛剛進來的五人中,其中有一人加出了葉若羽的名字,那是之前他們見過面的楊燁。

葉若羽邪邪的笑了笑,走到五大族長面前道:“是我!怎麼?追殺了我這麼長時間的五大族長,見到我本人還不認識?”

其實這並不怪他們,他們在追殺葉若羽的時候,已經將他的能量熟記在心,他們恨葉若羽,非常恨!因爲葉若羽搶走了原本屬於他們的紫色越初級神魂,這神魂代表着境界的巔峯,也代表着家族勢力的進一步強大!不過很可惜,他們沒有得到!

而葉若羽在煉化了發舍利之後,氣息改變了一些,前段時間,他又煉化了七彩舍利,導致之前的氣息完全被摧毀,連妖魅跟龐湛都不敢確定,更別說五大家族了!

“哼,葉若羽你好大的膽子,連我五大家族的人也敢殺!”聽了葉若羽的話,楊燁身邊一個長的尖嘴猴腮的中年人冷聲道。

葉若羽邪邪的笑了笑道:“現在的五大家族對我而言只是人多而已!而且我告訴你們,我葉若羽從來沒怕過五大家族!所以,不要以爲你五大家族是天下第一!記着,你們追殺我的仇,我會慢慢的報!哦,對了,差點忘了還有落唯的仇!”

那男子聽了葉若羽的話冷笑了兩聲道:“聽你這麼說,我五大家族都不中用了?好,那我今天就來會會你葉若羽,看看幾年時間你到底成長到了何種程度!”

葉若羽看了男子一眼道:“報上名字,我不接受無名之輩的挑戰!”

男子輕輕的從嘴中吐出了幾個字:“天龍家族族長靈子!”接着他手一抖,一把金色、有點像被魚鱗覆蓋的長劍出現在手中。

葉若羽笑了笑滿不在意的說道:“排名第三的高級神器逆鱗劍!配合你紫色初級的實力,好像很厲害的樣子!”說着他單手一佛,干將劍便出現在手中。

靈子看了看葉若羽笑道:“怎麼?就想憑排名第七的遠古雙劍中的一把來戰勝我?”

“你還不配我動用魔幻音琴!”葉若羽冷聲道,接着身形消失,瞬間出現在靈子身前。

靈子看着葉若羽的速度也吃了一驚,比他想象的要快,不過他也沒有遲鈍,身形一閃便躲過了葉若羽的劍體攻擊。

“喲,速度還不錯啊!我們再來!”葉若羽邪笑道,此時他體內的鬥志也被激發了出來,緊接着他的速度突然提升,一段段漂亮的劍舞出現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道殘影。

觀戰的衆人看着那些劍影都目瞪口呆,葉若羽跟靈子的出招速度太快,他們的神識根本就跟不上,所以看到的只是一片模糊的身形!而另外的四位族長看着葉若羽的攻擊都變了變臉色,此時的楊燁才知道,上次跟葉若羽在黑暗深淵中的打鬥只是簡單的試招而已!

而對戰中的靈子,心中的震驚不下於任何人,這短暫的時間,兩人總共已經攻擊了上百招,不過大部分都是葉若羽出招他在防禦,葉若羽速度太快,他也只能拼盡全力的勉強跟上,導致近身戰中葉若羽出了三劍,他才勉強的攻擊一劍。

兩人又近戰了上百招後,終於散開,此時靈子身上的衣服已經出現了數十道細小裂痕,鮮血也從裏邊溢出,漸漸的染紅了衣物,葉若羽則沒有受傷。


“速度還不錯啊,居然能擋住我這麼多招!桀桀!”葉若羽饒有興致的笑看着靈子說道。

靈子努力的平靜體內的氣息,有些蒼白的臉色顯示出剛剛的近身戰他拼盡了全力,片刻之後他冷哼了一聲,低吟道:“神魂換形,龍吟九天!”

說話間一個紫色的小人兒出現在他頭頂,一股強大的氣勢從小人兒中傳出,緊接着一身龍吟傳出,兩條金色黃金聖龍飛快的向葉若羽衝去。

葉若羽看着飛來的黃金神龍身形一閃躲過了他們的攻擊,不過兩條長龍並沒有消失。

“哈哈,難道無敵的葉若羽戰鬥的時候就靠速度嗎?連兩條小龍都解決不了?”靈子看着葉若羽不停躲避着黃金聖龍攻擊,滿是譏笑的說道。

葉若羽笑了笑沒有說話,身形接着又是一陣閃動,而兩條黃金聖龍的能量越來越少,片刻之後,相繼消失在衆人眼前。

“逆鱗劍,能夠召喚黃金聖龍攻擊,桀桀,可惜這召喚的黃金聖龍除了攻擊力跟真正的聖龍一樣之外,其他的地方根本沒可比性!而此招最大的弱點是速度太慢、能量消散太快!我說靈子,你號稱是五大族長中的第一高手,難道就這點本事?”葉若羽摸了摸手中的干將劍,邪笑着說道。

靈子聽了葉若羽的話,臉色更加難看了,他沒有理會葉若羽的嘲笑,只是將龐大的能量輸入到逆鱗劍中,緊接着他頭頂上的小人兒突然發出耀眼的金光,“吼吼…”的巨大龍吟聲不斷傳出。

就在這時,四條比剛剛更龐大,但是輪廓更明顯,連身上的龍鱗銜接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的巨龍飛快的向葉若羽衝來。


葉若羽看着飛來的巨龍,臉色也嚴肅起來,這四條龍跟剛剛的兩條高了不止一個檔次,輪廓越清晰說明召喚的巨龍越強大!

巨龍速度奇快的向葉若羽衝去,可葉若羽並沒有躲開,他口中正在默唸着一段簡短的口訣,就在巨龍要達到葉若羽身前的時候,葉若羽突然低吟道:“萬劍歸宗!”

葉若羽話音落下的瞬間,天空中突然憑空出現了數萬把黑色的長劍,這些突然出現的長劍大部分直接擋在葉若羽跟巨龍之間,還有少部分飛快的不遠處的靈子攻去。

這一招“萬劍歸宗”葉若羽在雪山上跟蒼鷹大戰的時候使用過,不過那時候他只能幻化出數千把長劍,沒想到這次達到了紫色越初級之後,居然幻化了上萬把,這讓一邊的葉若羽一陣暗喜。

就在葉若羽欣喜的瞬間,大部分的黑色長劍跟四條巨龍相撞,只是沒有沒有發出一絲的響聲,接着四條巨龍像玻璃破碎一樣片片碎裂,而那些黑色的長劍卻還有一半沒消失,接着它們又飛快的向靈子撞去。

“轟”的一聲巨響傳開,靈子被炸的後退了幾步,口中一口鮮血噴出,很明顯他根本就不是葉若羽的對手。

此時的靈子心中震驚萬分,葉若羽的厲害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不過他並不知道,此時的葉若羽只是跟他玩玩。

雖然他們的境界只相差一個等級,但葉若羽擁有發舍利提供的接近無限的能量,還有神農氏傳給他的關於干將劍的運用法決,這導致了兩人的實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葉若羽笑了笑,看着正準備再次出招的靈子,收起了干將劍道:“不用再打了,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只是玩玩而已!對於剛剛的比試,也只是想讓你知道,我真正的實力才發揮了六成!所以,你們五大家族以後做事最好掂量着點!”

說着葉若羽便向琴女等人走去,留下了正在發愣的靈子和另外的四位族長。 “對了,麻煩你們跟這裏新的管事者說一聲,讓他們以後不要再做這種別人認輸了,他們還偷襲的勾當,即使做了也別讓我葉若羽發現,否則我見一次殺一次!”葉若羽走到龐湛身邊扶住龐湛後,冷聲道,接着他也沒管五大家族的反應,直接帶着衆人離去。

此時的五位族長,看着葉若羽離開的身影一陣嘆息,風水輪流轉啊,想他昔日無比輝煌的五大家族,今天卻被別人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直接打壓!這簡直就是侮辱,不過沒辦法,技不如人只能忍着。

楊燁看着幾位呆在原地的族長,嘆了口氣,走到靈子身邊道:“怎樣?探出葉若羽的實力了嗎?”

靈子看着楊燁一眼,搖了搖頭道:“還沒有!這個葉若羽很強,比之前的落唯還強!”

接着靈子又神魂傳音道:“看來我們要提前動手了,趁行走山寨還只有他一個高手,人數也不是很多的情況下,將他們全部滅掉!”

楊燁搖了搖頭,神魂傳音道:“還不急,我們先回去,將依附於我們的家族族長找過來商討商討!再說我們現在還不知道行走山寨的內部情況,只能先等等了!”

大街上,葉若羽正扶着龐湛一步步的移動,龐湛雖然手上不是很重,但仍需要休息,而且全身的疼痛讓行走都有些困難。

“我們先去前面的那間酒樓休息休息吧!現在這裏住幾天,等老二的傷好了一些,咱們再走!”葉若羽指着前面不遠處一個豪華的酒樓說道。

酒樓中,龐湛躺在牀上休息,葉若羽等人則各自爲伍:妖魅也在休息,紅邪則自己出去看望老朋友了,葉若羽跟琴女則在房間中看着街上的行人,他們約定三天之後在龐湛的房間匯合。

此時的葉若羽正在跟琴女耳語,兩人臉上時不時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砰砰…”敲門聲響起。


葉若羽看了一眼房門的位置,淡淡道:“進來!”

“吱呀”一聲,房門被推開,走進一個老頭跟一位年強的女子,那女子長的很清秀,雖然算不上很特別的女子,但看着讓人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她的手上帶着一塊破損的玉佩,看起來不是凡品!那老頭正是不久前在鬥場中提醒葉若羽注意龐湛被偷襲的老人。

兩人一進來便跪在了葉若羽跟琴女身前,而且沒有說一句話,這讓葉若羽跟琴女一陣迷糊。

“你們這是?”葉若羽皺了皺眉,想了一會開口道。

老頭聽到葉若羽說話,給葉若羽叩了兩個響頭道:“老頭我叫蘇福,這是我的孫女蘇婉盈,不久前我們在鬥場中見過,那次見面,我們爺孫倆看到了葉前輩強大的實力,這次好不容易再找到葉前輩,求葉前輩收婉盈爲徒,老頭我做牛做馬在所不辭!”

聽了蘇福的話,葉若羽想了一會,笑了笑道:“你們先起來!”

頓了頓葉若羽繼續道:“這麼長時間了,估計你們也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了,我是山賊,而且還是被五大家族追殺的山賊!你們跟着我沒有好處的!而且我現在自身難保,在這種情況下我不會隨便收徒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