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蔣少龍沉默不語,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王琪琪?

蘇彤替王琪琪打抱不平道:「龍哥,自從我來到星魅酒吧,就看見你一直在忙,難道就不能留下來陪陪琪琪她們嗎?」

「呃……」

蔣少龍轉過身來,卻發現王琪琪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哭了?趕忙伸出雙手,擦拭著女孩兒的臉龐。

見蘇彤站的位置不怎麼遠,蔣少龍索性一把將其摟在懷裡,同時感受著兩個女孩兒的體溫。

王琪琪跟蘇彤穿的比較保守,沒有戴曉麗那樣奔放,所以,帶給蔣少龍的視覺衝擊相對來說,要小得多。

蔣少龍柔聲道:「琪琪、小彤,我陪四眼去安頓一下那兩個可憐的精神病患者,你們在家裡一定要乖乖聽話哦。」

海賊之鬼眼狂帝 :「龍哥,那你今天晚上還能回來嗎?」

「不一定,如果時間來不及的話,我就順路直接去南郊機場了。」蔣少龍實話實說道。

王琪琪哽咽道:「嗚……嗚嗚……龍哥,你可不可以別走?」

蔣少龍搖搖頭,目光之中盡顯疼惜,撫摸著王琪琪的柔順秀髮,安撫道:「琪琪,再哭就成小花貓了哦,我答應你,把盛卉帶回來之後,就再也不離開大伙兒了,好嗎?」

「真……真的嗎?龍哥?」王琪琪的哭聲漸漸停止下來,眨巴著一雙通紅的大眼睛,弱弱的問道。

看著王琪琪一副楚楚可憐的小模樣,蔣少龍別提有多麼心疼了。

知道蔣少龍所剩的時間不多,蘇彤也趕忙叮囑道:「龍哥,回來后,一定要記得給我打電話,人家好過來投奔你哦。」

蔣少龍笑道:「一定!不過小彤,你得先上完大學才行,可不能荒廢了學業,知道了嗎?」 「嗯,龍哥,人家什麼都聽你的。」蘇彤打小就對蔣少龍百依百順,從來不會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

就這樣,蔣少龍在王琪琪跟蘇彤的額頭上,分別留下了一個淡淡的吻痕,這才輕輕推開兩個女孩兒,轉身頭也不回的走出星魅酒吧一樓大廳。

別克商務車內,王**早就把車子發動好了,蔣少龍剛剛入座,便拉起手剎車,一腳把油門踩到底,直奔目標地點而去。

其實,蔣少龍還想等出門採購裝飾材料的唐寧回來,跟她打個招呼再走。

只不過,蔣少龍擔心時間來不及,所以……

這一次,三胖依舊被留在星魅酒吧看家,蔣少龍特地叫上紹子華一同前往m市郊外的別墅區。



蔣少龍心中早就有打算了,之所以會這樣做,是想給紹子華最後一個機會。

安置小姨跟小靜一事,進行的非常順利,下午五時許,王**便已經駕車抵達劉建中的別墅。

兄弟二人外加紹子華、王**,對劉建中生前的別墅,進行了一番細緻入微的搜查。

確認沒有任何問題之後,蔣少龍跟四眼這才把兩位精神病患者從別克商務車內請了出來。

或許是剛才玩累了,小靜跟小姨對別墅內的飾物一點都不感興趣。

相反,看到沙發之後,兩位精神病患者竟然一頭撲了上去。

沒多大一會兒,蔣少龍的小姨便跟小靜倚在一起,漸漸地進入了夢鄉,發出平穩的鼾聲。

蔣少龍見狀命令道:「紹子華,你先在樓下盯著她們點,我跟四眼上去一趟。」

「是,龍哥。」紹子華從隨身攜帶的背包當中,取出一支微型衝鋒槍,自覺地站在大門入口處把風。

雖然,蔣少龍沒有要求王**做什麼?

但是,作為最早一批跟隨蔣少龍的手下,王**還是非常有眼力價的。

只見,王**從西裝里摸出一把手槍,站在沙發旁,時刻警戒著周圍的環境。

蔣少龍見狀滿意的點了?

?頭,與四眼一前一後往別墅二樓走去。

好不容易來一趟劉建中的別墅,蔣少龍自然要少不了去那間地下秘密軍火庫看看,順便再給四眼重複一遍開啟密道的方法。

直至四眼能夠獨自一人熟練操作之後,蔣少龍這才徹底放下心來。

坐在劉建中曾經的書桌前,蔣少龍翹著二郎腿囑咐道:「老四,記住,就算以後請私人醫生跟護士過來,也不許任何人進入書房。」

四眼點點頭答應道:「好的,龍哥,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

「暫時就這些吧,時間差不多了,我該去機場了。」

說完,蔣少龍拉開書桌的抽屜,從裡面找出一張嶄新的白色a4紙,拿起筆筒里的黑色碳素筆,俯身不知道在寫些什麼?

四眼很是好奇,但在沒有經過蔣少龍允許的情況下,也不敢輕易上前查看。

幾分鐘后,蔣少龍或許是有些不滿意,將還沒有寫完的紙張從桌子上抓起來揉搓成一團,隨手丟在腳底下的廢紙簍里。

隨後,蔣少龍二話沒說,又拿出一張白色a4紙,低頭「唰唰唰」的寫起來。

陷入純情:權少的私寵 ,四眼就這樣站在書桌對面,靜靜地陪伴著蔣少龍。

別看四眼嘴上沒有說什麼,可是,他的心裡卻在替蔣少龍著急。

因為,牆上的掛鐘已經指在六點鐘方向,距離航班起飛只剩下一個小時的時間了。

不知不覺,又是十分鐘過去了……

這一次,不僅四眼快要沉不住氣,就連守候在別墅一樓客廳的王**,也硬著頭皮來到二樓,尋找兄弟二人的身影。

「噔噔噔……」

聽著皮鞋撞擊地板發出的悶響聲,四眼提前推開書房的門,沖著王**招了招手。

「噓!」

不等王**開口說話,四眼便做出一個禁言的動作。


王**立刻會意,面露焦急之色,指著手錶壓低聲音問道:「老闆人呢?這郟這都幾點了?」

四眼無奈地聳聳肩膀,解釋道:「龍哥在書房裡面寫東西呢,我也不敢打擾他。」

說完,四眼往門縫裡努了努嘴,示意王**順著自己的目光看看。

就在此時,蔣少龍從座位上站起來,沖著門外喊道:「老四,你在跟誰說話呢?」

見蔣少龍已經忙完了,四眼索性把書房的大門全部敞開,笑道:「龍哥,老王怕你忘記時間,特意上來提醒一下。」

「哦……沒事兒,我們現在就出發,肯定不會錯過航班的。」

蔣少龍竟然當著四眼跟王**的面,把第二張白色a4紙也給揉搓成一團,丟進廢紙簍里。

走在一樓跟二樓之間,四眼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龍哥,你剛剛在寫什麼呢?」

蔣少龍的心情明顯有點壓抑,隨口答道:「沒什麼……」

「哦。」四眼也不好意思再刨根問底。

三人悄無聲息的來到別墅一樓客廳,蔣少龍駐足沙發近前,仔細端詳著熟睡中的小姨,以及小靜兩位女精神病患者。

這一停,又是接近三十秒鐘,王**的嘴唇動了好幾次,卻都被四眼用眼神給制止了。

就在此時,把守在別墅大門外的紹子華,終於忍不住走進來。

四眼的警惕性比較高,看到手持微型衝鋒槍的紹子華,不禁皺了皺眉頭,上前一步將其攔住。

「等等,幹什麼?」四眼問道。


紹子華將微型衝鋒槍橫於胸前,確保槍口朝下,輕聲回答道:「四哥,我有點事兒想跟龍哥說一下。」

聞聽此言,四眼扭頭看了看蔣少龍,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

如此近的距離,蔣少龍應該早就聽到紹子華所說的話了,如果他不同意的話,就算四眼再開口詢問亦是多餘。

只見,蔣少龍轉過身來,雙手負於身後,一邊往外面走,一邊頭也不回的命令道:「都跟我出來吧,老四留下負責照看她們。」

四眼一聽就急了,歪著脖子疑惑不解的問道:「龍哥,不讓我去機場送你了啊?」

蔣少龍笑著搖了搖頭,道:「我又不是小孩子,還要別人送啊?再者說老四,小靜現在更加需要你的保護,明白了嗎?」

說著,蔣少龍從紹子華之前扔在客廳地面上的包裹里,掏出一把微型衝鋒槍,遞到四眼面前。

「可……可是,龍哥……我想去機場送你。」四眼斷斷續續的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兄弟二人此次一別,很有可能成為永別,四眼可不想錯過最後一點跟蔣少龍相處的時間。

就算蔣少龍前去俄羅斯尋找盛卉的行動一切順利,四眼也得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見到蔣少龍。

蔣少龍則絲毫沒有鬆口的意思,目光堅定的勸阻道:「老四,我已經決定的事情,就不會輕易再改變。」

隨後,蔣少龍便跟紹子華一前一後走出別墅大門,壓根兒就不給四眼繼續辯解的機會。

王**拍了拍四眼瘦弱單薄的肩膀,替蔣少龍解釋道:「四眼,老闆不讓你去機場,肯定有他的道理,你就別胡思亂想了。」

四眼點點頭表示理解。「老王,送完龍哥記得回來一趟,我還要出去辦點事。」

「成,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王**一臉認真的答應道。

確認四眼獨自一人留下來沒有任何問題之後,王**這才轉過身,追隨蔣少龍的步伐而去。

別墅外圍的一座游泳池旁邊,蔣少龍蹲下來,伸出右手試了試水的溫度。

紹子華扭頭看了看身後,見王**徑直打開車門鑽了進去。

爾後,王**發動好別克商務車,隔著大老遠觀察蔣少龍跟紹子華兩人,似乎並沒有過來的意思。

「呼……」

見此情景,紹子華這才長出了一口氣,道:「龍哥,有一件事情我必須要向您坦白。」

雖然蔣少龍的年紀比紹子華小,但做老大就得有個老大的樣子,必須要明辨是非才行。

「啪啪啪……」

蔣少龍拍了拍手上的清水,面無表情的問道:「哦?什麼事兒?說來聽聽。」

紹子華猶豫了半天,最終硬著頭皮苦笑道:「龍哥,我之前騙了您。」


見蔣少龍並沒有說話,紹子華繼續解釋道:「最開始那陣子,我們並不想跟著您混,而是專門由豹哥派過來做卧底的。」

「那現在為什麼要把這一切告訴我呢?」蔣少龍轉過身來,背對著游泳池,臉上沒有半點驚訝的神色。

蔣少龍無比淡定的表情,反而令紹子華吃驚不已。

按照常理來說,一般的黑社會大哥,知道自己手底下有叛徒,都不會輕易放過的。

可是,蔣少龍卻沒有這樣做,他認為自己有足夠的能力搞定紹子華。

否則,這個老大豈不是白當了?

紹子華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頭小聲回答道:「弟兄們都覺得龍哥是個純爺們,真心拿我們當兄弟,不像豹哥那樣,只顧著自己撤退,根本就不顧手下的死活。」

蔣少龍的臉上,露出一絲旁人難以察覺到的笑容,表示他已經胸有成竹了。

「紹子華,那你打算接下來怎麼辦?」蔣少龍並沒有繼續深究以前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而是將話題轉移到展望未來。

紹子華放下槍,尷尬的撓了撓頭,傻笑道:「我們這些做小弟的還能有什麼打算啊?就是一心一意跟著龍哥您干唄。」 蔣少龍擺擺手糾正道:「誒?話可不能這麼說,就算你現在寄人籬下,也必須要有自己的目標跟理想才行。不然,你一輩子都只能跟著別人混,無法出人頭地。」

孰料?紹子華卻拍了拍胸脯,一臉倔強的回答道:「龍哥,能讓我認可的人沒有幾個,既然俺決定跟著您幹了,就永遠不會後悔。跟著您干,就是俺這輩子最大的理想跟目標!」

紹子華平時是有些小聰明,可一旦認準了某樣東西,就會一路走到底,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哪怕前方是死路一條,紹子華也會把自己撞個頭破血流,繼續走下去!

「好!」蔣少龍蹲在地上,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腿部,大聲喊道。

要知道,蔣少龍除了四眼跟三胖兩個好兄弟之外,已經好久都沒有遇到合得來的同齡人了。

傻子都能看得出來,紹子華一番話純粹是發自肺腑,沒有任何做作之情,令蔣少龍也找回那種熱血澎湃的感覺。

只聽,蔣少龍頗為激動的說道:「紹子華,若不是我還有要事在身,必須要出國一趟,現在就要帶著弟兄們大幹一場,可惜……可惜啊!」

紹子華也被蔣少龍的情緒所感染到了,一臉真誠的要求道:「龍哥,讓我跟你一起出國吧,多個人多一份照應。」

蔣少龍搖搖頭,拒絕道:「紹子華,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護照跟機票都只有一份,沒辦法……」

聞聽此言,紹子華仍舊不死心,繼續熱切的補充道:「龍哥,沒關係,我可以現在就去買機票,只不過比你晚一些到就是了。」

「真的不必了,紹子華,好好協助三胖跟四眼,他們可是我最好的兄弟!」蔣少龍起身抬起自己的右臂,與軀體呈三十度角。

紹子華見狀也趕忙伸出自己的左臂,用男人的方式,跟蔣少龍的右拳死死地抵在一起。

蔣少龍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道:「紹子華,相信你跟三胖、四眼也一定會成為好兄弟的,在m市有一番大作為!」

「龍哥,您就拭目以待吧,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霸道總裁索愛 ,已經對蔣少龍心悅誠服。

用死心塌地來形容也一點都不為過。

忽然間,蔣少龍想起還沒有安排別墅的安保工作,隨機開口說道:「紹子華,待會兒你就打電話找兩個靠得住的人過來,負責保護我帶過來的那兩個女人,明白了嗎?」

雖然,紹子華並不知道兩位女精神病患者跟蔣少龍之間,倒底是什麼關係?卻依舊爽快的答應道:「是,龍哥,我……我……」

瞧見紹子華支支吾吾,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蔣少龍有些不耐煩的催促道:「有話就說,別像個娘們似的,紹子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