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蕭三嫵媚的白了一眼,羞紅着臉趕緊和秦抗天分開,輕跺一下小腳,飛似的跑向六和殿。

敖玉和敖奇相視一笑,站起身來。秦抗天笑道:“虛驚了一場,害得你們兩個跪了半天,不過那幾位老傢伙可是溜得倒挺快。”

敖玉笑道:“殿下不要怪罪他們,他們也是怕見到龍皇陛下失控的樣子,將來會因此事遷怒他們。”

秦抗天搖頭笑道:“這就是爲君之道,爲臣之道嗎?”苦笑着領着敖奇和敖玉走向六和殿。

距離龍宮西面數千米的高空上,濃厚的白雲破開,太昊揹負着手與獸族族長們站立在空中。太昊淡淡的望着龍宮大坪,大坪上已空無一人。“你們是怎麼想的?”

鈕咕嚕等族長互相看了看,臉上瞬間都閃過憤怒,但是快速消失了。鈕咕嚕悻悻道:“媽的,便宜這幫泥鰍了,這幾個老傢伙竟然將主意打到了親王殿下頭上,既然殿下已經應允了,俺們只好同意。哼!敢兩面三刀,老子會讓它們長長記性的!”熊眼狂涌着壓抑不住的殺氣。

太昊面上依舊沒有任何表情,眼神依舊淡淡的望着大坪:“小嬸被龍族推舉做了新一代龍皇,這一點本帝君沒有想到。”

金諦氣哼哼的尖聲叫道:“這幫混蛋真應該當初將它們全都摘心挖肝,陛下,經過此事,咱們不得不防,龍族歷來首鼠兩端,沒一個好東西,你可不要再心慈手軟了,既然它們挖空心思誘騙親王殿下帶走了十五萬龍族青壯,餘下的龍族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陛下,下令屠族吧!”

太昊慢慢擡起頭,望着天際隨風飄移的一小塊白雲,悠悠道:“朕心裏一直有個祕密,藏了有些時日了,你們想聽嗎?”獸族族長身子都是一震,驚詫的望着太昊的背影。

“這個祕密關係到抗天小叔,你們還記得朕第一次是在哪裏見到的小叔?”

獸族族長們驚異的互相看了看,齊聲道:“是在昊天宮天梯下。”

太昊眼睛依然望着漂浮的白雲:“不錯,可是你們知道朕看到小叔時的感覺嗎?朕看到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從心底升起了一絲懼意。”


“懼意?!”獸族族長們驚駭的望着太昊。

太昊慢慢轉過身來,英俊至極的臉龐浮動着自嘲的笑容:“說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話,天上地下就算是仙帝神帝,本帝君對他們也無敬無懼。再說句不孝之言,朕對自己的父親也只有敬、愛,卻也沒有懼怕。”


太昊慢慢掃視着族長們:“可是甫一見到小叔,我這從出生以來不知道什麼害怕的心性,第一次知道了原來朕也會恐懼。還竟然是一個人類。若是你們遇到讓自己恐懼的人,你們會怎麼做?”太昊含笑望着他們。


族長們互相看了看,猿族族長李龍吉臉上的肉劇烈的抽搐了一下,猙獰道:“若是我遇到讓我心生恐懼的凡人,若是實力比老夫強上許多,則老夫唯恐避之不及,若是彼我實力相差懸殊,我強彼弱,則趁其羽翼未豐,將其擊殺,剷除後患!”鈕咕嚕和金諦等族長也是臉色陰沉點了點頭。

太昊無聲的笑了一下,仰頭瞧向天空,獸族族長們全都陰晴不定的望向天空,不明白太昊這是何意。

“天道無常,天意波譎雲詭,難用常理揣測,但是天生一物必有其道理,萬物相生相剋,無論是誰都難逃大道循環。這就是定數,你我誰都逃避不了。趁其羽翼未豐,將其剷除,若能剷除,何談後患!”太昊望着天空,淡淡的說道。

鈕咕嚕額頭滲出密集的汗珠,顫抖着說道:“陛下的意思,抗天親王是陛下是我萬獸國無法逃避的剋星?”獸族族長們臉色全都大變。

太昊輕搖搖頭,笑道:“隨後,朕和你們與小叔多次交談,朕心裏竟又生出敬意。”獸族族長們紛紛低頭沉思,慢慢擡起頭,臉上全都露出笑意,又紛紛點頭。

鈕咕嚕笑道:“親王殿下對我等真是以誠相待,沒有一絲奸猾,這次與大秦通商,雖是互通有無,但實際上我萬獸國佔了不少便宜,我等深感親王殿下的厚意。”

“與小叔相交這些時日,如沐春風,這些時日是朕最開心的日子。有時我在夢中醒來,都在暗自慶幸,小叔和朕的父親竟然是生死之交。”太昊笑道。

李龍吉臉色一變,脫口說道:“陛下的意思是說,抗天親王今後能夠改天變地?”

太昊沉思了片刻,搖頭道:“朕不知道,但朕知道一點,小叔將來絕非朕所能望其項背,最終能到何種境界,朕無法估量,也恐怕永遠估量不出。但是朕知道一點,無論如何,決不能做小叔的敵人。”

鈕咕嚕等族長神情大變,驚駭的互相看了看,不約而同的點點頭。若是換做任何一個人,哪怕是大羅金仙對他們講,恐怕這幫桀驁不馴的族長們都會不屑一顧,但是這話出自太昊帝君這位讓族長們崇拜敬服到無以復加的神一般人物嘴裏說出,他們連一絲懷疑都沒有。

шшш ⊙Tтka n ⊙Сo

“看來咱們多年所謀畫的事情不得不畫上句號了,從即日起,朕決定全力支持朕的這個小叔,你們有異議嗎?”太昊沉聲問道,將陷入臆想中的衆位族長驚醒了過來。

李龍吉望着太昊,猶豫了片刻,說道:“陛下咱們爲了反抗天界多年所謀畫得事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一旦停止毀約,後果不堪設想,臣怕戰火會蔓延到萬獸國境內,請陛下三思。”

太昊露出一絲冷笑:“當年朕無非是兩害相權取其輕,大戰無論結果,萬獸國都不能成爲中立太平之地,況且朕幾千年來做的無可厚非,應該做個了結了。朕已決定從此刻起全力支持小叔,你等跟隨我多年,雖名爲君臣,但在朕心目中一直視你們爲家人,今日決定,朕不想勉強你們和你們的族人,若是不願意,現在就說,朕放你們走。”

李龍吉和族長們互相看了看,全都翻身跪倒,鈕咕嚕咧嘴笑道:“陛下,你當老鈕和兄弟們是什麼了,您在我們心中不僅是我們的君主,更是照耀我們前進的太陽,你是神,是我們心中至高無上的神,您的決定就是萬獸國所有種族的決定。”衆位族長臉上都浮現出毅然的笑容。

太昊平靜的心泛起了一圈漣漪,輕輕深吸了一口氣,點頭道:“朕決定廢止一切計劃,萬獸國從即日起全國進入戰備狀態,鈕族長李族長你們負責與他們講明,將朕的最後決定通知他們。”

虎族彪悍族長興奮的站起身來,狂笑道:“孃的,老子其實早就想找他們麻煩了,這一次竟敢蹬鼻子上臉,連老子的姑奶奶都敢欺負,老子心裏一直壓着這口惡氣,這一回總算能發泄了!哈哈哈哈。”衆族長們仰天大笑起來,一個個眼珠子放光,興奮的直搓手。

太昊微擺手,笑聲瞬間停止,全都恭謹的望向太昊。

“三天後,在昊天宮爲太上皇和小叔踐行,贏暘、金諦、錢鯤,福亢犴,隨小叔回返大秦的物資準備的怎麼樣了?”

四位族長躬身笑道:“陛下放心,在大秦的物資剛進入萬獸國,我等就已開始採辦,現在已全部準備完妥,隨時可以跟隨親王殿下一同回返大秦。”

太昊點點頭,望向龍宮大坪:“不可有絲毫紕漏,這是咱們與大秦的第一次合作,一定要慎重,你們這幾天再確認一下。還有對龍族網開一面吧,朕不想撥小叔的面子。”

“是!”這一回族長們沒有絲毫的猶豫,齊聲說道。族長們恭敬地向太昊施了一禮,分作幾波離去了。

高空之上,太昊揹負着雙手,眼神淡淡的望着龍宮,嘴角浮動着若有若無的微笑,不知在想些什麼。

“親王殿下在嗎,小將有事稟奏。”六和殿門打開,秦抗天走了出來,一名金翅雕族校官跪在殿外。

“是陛下有什麼旨意嗎?請起。”

校官剛想站起身來,眼神一下子瞟到秦抗天身後的金曜,慌忙又伏在地上:“二等校尉金球叩見少主子。”

金曜哼了一聲:“混賬,這裏沒有什麼少主子,只有千獸親王殿下。”諂笑望着秦抗天。

秦抗天哭笑不得的搖搖頭,現在連他都有些覺得人類確實有些骯髒,自己和小寶大哥以及他的一幫兄弟來到萬獸國這纔多長時間,這羣原本淳樸真誠胸無心機的獸族手下就被自己這幫人薰染的學會了爾虞我詐鑽營拍馬這一套勾當。 “是,金球記住了,帝君陛下有旨,三日後正午在昊天宮爲親王殿下回返大秦踐行。”三天後就要回大秦了。秦抗天蕭三韋小寶以及京城七少臉上都露出笑容,心裏都是一陣激動。

“陛下還有旨意,親王殿下施恩龍族,朕已知曉,朕無異議,全由親王殿下自己做主,另從即日起,殿下在萬獸國所做一切之決定,與朕無二,萬獸國全體臣民對親王殿下如朕親臨,不得抗旨。欽此。”

此言一出,全都震驚了,秦抗天呆呆的望着金球,好半天才緩過神來,追問道:“我沒聽錯嗎,我說的話如陛下一般?!”

金球跪伏道:“旨意確實如此。”

秦抗天深鞠了一躬:“煩勞回覆陛下,抗天誠惶誠恐,深感榮幸。抗天對天發誓,絕不做任何有損萬獸國之事。”

金球站起身來,還了一禮,心虛的瞧了一眼金曜,笑道:“殿下若無其他事,小將就回去覆命了。”

秦抗天笑道:“金將軍,慢走。”

金球扭身快速向拱門走去,心裏真是彆扭和憋悶,我可能是萬獸國曆史上唯一一個跪着宣旨的,真是丟人啊!金球嘴一撇,險些哭出來,急忙加速飛奔進拱門內。

這一下所有的目光不同的眼神全都望着秦抗天。敖奇和敖玉則是震驚和狂熱,秦抗天的形象在他倆的心中一下子如神一般高大。蕭三和鈕瑟等侍衛望着秦抗天的眼神裏全是崇拜之色。

韋小寶和巨虎王則用嫉妒的要死的眼神瞪着秦抗天。巨虎王鬱悶的小聲嘀咕:“俺纔是太子,孃的,父皇瘋了不成,照這樣下去秦小子非篡了俺的位不可!”

韋花花則心神大亂,抗天不僅是大秦的太子,如今在萬獸國也如此風光,聖地師門還會像當初打算的將他弄到聖地去嗎?

秦抗天轉過身來,得意的表情還沒顯露出來,蕭三已如一隻小鳥撲進了懷裏,咯咯嬌笑了起來。

鈕瑟等侍衛和敖奇敖玉立時跪倒在地,齊聲喊道:“臣等叩見攝政親王!”

秦抗天嚇了一跳,吼道:“你們要害我啊!”鈕瑟等侍衛和敖奇敖玉驚詫的望向秦抗天。

秦抗天急忙四下瞧了瞧,低聲呵斥道:“老子的大侄子活蹦亂跳精神着呢,我攝政,你們是嫌我活的太舒服了嗎?都tama的給我滾起來,我的話要印在腦子裏,攝政兩個字永遠不許提,誰要是再敢亂放狗屁,我活剮了他!”鈕瑟等侍衛和敖奇敖玉驚得趕緊站起,慌不迭的連連點頭。

巨虎王一瞪大眼珠子,得意的吼道:“算你小子曉事,要不然俺現在就放倒你!還有老子警告你,萬獸國未來的帝君是我,你要是敢篡位,老子現在就和你拼命!”

秦抗天哭笑不得的看着巨虎王,沒好氣的吼道:“本太子是如假包換的人類,篡位?!你他孃的當我是你爹的私生子嗎?!白癡!”

巨虎王一愣,咧開嘴笑道:“對啊,老子怎麼把這個忘了,誤會,純屬是誤會!”笑容突然一僵,直眉楞眼望着秦抗天,警惕的說道:“你真的確定你不是俺爹的私生子?”

話音剛落,兩條人影急速衝了過來,仿若狂風暴雨般的拳腳擊打在巨虎王身上,十幾秒後,兩道人影向後激射,巨虎王已經被打的所有人都認不出來了,躺在地上一個勁的倒氣。

秦抗天和蕭三叉着腰依舊怒氣不息的瞪着地上躺着的巨虎王,蕭三嬌喝道:“你要是再敢滿嘴噴糞,侮辱天哥,我就扒了你的皮,給我父親當太師椅墊。”俏臉殺氣騰騰的從巨虎王身上瞧向鈕瑟等侍衛和敖奇敖玉。


鈕瑟等侍衛和敖玉敖奇驚駭的望着蕭三,幾乎同時轉身,逃命似的衝進了六和殿內,殿門隨之緊緊關閉了。

韋小寶同情的蹲下身子望着痛苦shenyin的巨虎王,小聲說道:“說你小子白癡都高擡你,你想找死嗎?竟敢當着她的面招惹她男人,媽的,老子想想都冒冷汗,你還真有種!”

巨虎王斜睨着眼驚駭的瞟了一眼依舊柳眉倒豎怒氣不息的蕭三,猛的閉上眼睛裝昏過去了。

韋小寶呲牙一樂,點點頭:“還不錯,挨一頓打,學聰明瞭。”

巨虎王睜開一隻眼,輕噓道:“噓!別讓那兇悍的丫頭聽到。”眼一閉又接着裝起來。

韋小寶聳了下肩,壞笑道:“不干我的事。”

“這、這是怎麼了?”空中傳來白虎驚詫的聲音。瞬間,一道白光落在大坪上,白虎呲着牙哀求道:“妹子這一路你也打得差不多了,再有對二哥我的怒火也應該發泄完了,你就饒了我吧。”

朱雀站在白虎頭頂,一雙小爪使勁揪着白虎的頭頂,小嘴不時在頭頂皮上啄上幾口。疼的白虎直吸冷氣,臉上盡是強裝出來的痛苦笑容。


“老鬼還有朱雀老祖回來了。”秦抗天笑道。

朱雀的小豆眼一翻,白了秦抗天一眼,尖厲的精神力響起:“不理你,你小子不是好東西,咦?這是怎麼了?”嗖,如勁箭般落到巨虎王身旁。

白虎長吐了一口濁氣,苦笑道:“總算是雲消霧散了,哎呦,我的腦袋真疼啊!”白虎扭臉愣住了:“他、他怎麼了?這是誰幹的?”大臉瞬間猙獰起來。

蕭三冷哼道:“是本姑娘,你不滿意嗎?”

白虎剛猙獰起來的大臉僵住了,尷尬的笑道:“原來是丫頭教訓的,沒事,我就是問問,你要是不解氣,繼續。”

“老鬼你回來的正好,剛纔你兒子傳下旨意,咱們三日後就可以回大秦了。”

白虎一愣,喃喃道:“這麼快?!”綠幽幽的大眼望着秦抗天,嘿嘿笑道:“該來的早晚會來,老四這一次可是要真槍真刀大幹一場了,心潮澎湃吧。”

秦抗天冷笑道:“妖界,聖地,純屬一丘之貉,沒什麼好壞,我之所以這麼做,無非是先攘外敵,聖地嘛,咱們最後見真章!”遠處的韋花花神色一變,低垂下了頭。

秦抗天皺着眉頭說道:“這三天要辦好幾件事,來人!”

半晌,六和殿殿門發着顫音打開了,鈕瑟探出頭,依舊心驚的望向秦抗天這邊。

秦抗天又好氣又好笑道:“都給本太子出來,有大事商量。”侍衛們和敖奇敖玉心驚膽戰的來到秦抗天面前。

“鈕瑟帶領兄弟們去抓比嘟獸,數量不限越多越好,記住三天後在昊天宮集合。”

鈕瑟奇怪的問道:“殿下你要妖界的比嘟獸幹什麼?那種不入流的小妖獸毛皮稀疏,又不好吃,你這是?”

“別問了,馬上去辦吧,記住只有三天時間,數量越多越好,還有你們還記得咱們在潁都遇到的鐵匠鋪裏的老狼人嗎?將他們請來,要好言相請,不許冒犯幾位老人家,聽清楚了嗎?”

“是!”鈕瑟帶領着其他侍衛一腦門子問號急速離去了。

秦抗天冷笑道:“原打算親自去妖界通道看看,現在看來已無必要,守不住的地方,看也無濟於事,省得心煩,敖玉姑娘。”

敖玉躬身道:“敖玉在。”

“你去通知你的父親和其他族長們,這一次我得到太昊陛下允許,巨龍的數量可以多帶一些,具體多少由族長們定。約定好三日後在萬獸國通向大秦的邊境處等候我們。”

“是,敖玉記下了,我馬上去告知父親。”敖玉扭身招呼敖奇。

秦抗天笑道:“敖玉姑娘,敖奇要留下,我另有重要的事要叫他去辦,你不會有意見吧?”

敖玉臉色一紅,低聲道:“敖玉不敢。”深情的望了一眼敖奇,飛奔而去。

“恩人讓俺幹什麼?”敖奇激動的問道。

“你去地龍族領地,通知元寶二哥,三日後同樣在萬獸國通往大秦的邊境處匯合。”秦抗天笑着說道。

“是!”隨着敖奇激動的喊聲,空氣瞬間波動起來,周遭氣浪翻滾,一條青色巨龍直衝雲霄,破空長嘯着急馳而去。

秦抗天收回仰望的目光,意氣風發道:“三天後,咱們回返大秦!”

白虎也狂笑道:“妹子,看來咱們躲藏的日子該結束了,四神獸再現天下,攪他孃的個天下大亂!”

一旁朱雀已經將巨虎王啄醒了,巨虎王原本想強裝下去,可是實在太疼了,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慘叫道:“疼!疼死我了,老子不裝了!”掀起兩道白色氣浪呼嘯着急速鑽入拱門逃走了。

朱雀嚇了一跳,撲棱着小翅膀,尖叫道:“哇!老孃的嘴實在是太厲害了,竟然將死人給啄活了!”

“小子,玄武四弟?!”朱雀突然望向秦抗天,話說了一半止住了,豆眼射出冷冽的寒光。

秦抗天微笑道:“看來老鬼全告訴你了,不錯!”白虎大臉一陣尷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