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蕭天的眼睛灼灼發亮,一直以來他聽到的接觸的都是弱肉強食,以元素力論英雄,誰的拳頭大誰就是英雄。

雖然在黑喬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些不同於別人的東西,卻也不是很清晰。

但很奇怪地,武奕舞著這奇怪的兵器,唱著這首音節簡單節奏明快的歌,卻讓他覺得精神一振,一種心悸的感覺從胸腔深處瀰漫而上,沖得他的頭腦一陣陣眩暈。

仁者無敵,耿直不屈,一身正氣!

黑喬師父的所作所為就是仁者無敵!

「我不教你武功,我只教你濟世救人。」

「這蓮麥若能在大陸上推廣種植,倒能救得不少貧苦飢餓百姓的性命。」

葯聖隨口說出的話又出現在蕭天腦海里——仁者無敵!這就是仁者無敵!

蕭天眼睛看著師父,心卻完全地沉浸在那種醇厚悠遠的語言意境中,不用武奕說,他就明白了:這是地球的語言,是母親所在的那個地方的語言!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他來尋找光明!」

只有這種語言,才能創造出如此優美的詩歌,也只有這種語言,才能創造出仁者無敵這樣底蘊深厚的詞語。

「多麼幸運啊,我有一雙黑色的眼睛!」蕭天鼻子發酸,喉嚨發哽,這一刻,他的心中充滿了感恩,對父母親,對黑喬,對武奕,對所有的朋友,親人,夥伴們。

……

武奕賣力地揮舞著雙截棍,最後以一個漂亮的挾棍式結束。

他心虛地偷眼看看蕭天,後者正沉浸在感動和深邃悠遠的思緒里不能自撥。


難道他能聽出來我唱得不是原版味兒?不可能呀?這首歌在這個大陸上只有我一個人會唱,雖然把它改編得更有男人味兒了,可其它人不會知道呀?

武奕再回頭看看銀劍和鐵臂,二者正張大嘴巴,瞪大眼睛,尤其是鐵臂,喉頭一動一動的,想說什麼又說不出來的樣子。

武老怪被他們看得心裡發毛,終於火了:「有什麼話你就說,鐵臂你那是什麼表情!」

鐵臂眨了眨眼,似乎剛從夢中醒來似的:「武大師,您這自創的兵器竟然是這麼使的?使起來竟然這麼帥?能不能教教我?還有這是什麼元素訣,念起來竟然這麼好聽?」

他一口氣說了三個竟然,把武奕聽得心頭大爽——原來不是盜版被發覺了啊?

武奕鬆了口氣:「行,能教你,不過有那麼幾招你怕是學不會。」

鐵臂急了,一蹦三尺高:「誰說的,只要大師肯教我,我一定能學會,哪怕豁出這條命,也得學會!」

他心裡悄悄地加了一句:「多帥呀這套功夫,學會了這套功夫我出去一露,怕是族裡的美貌姑娘們立刻就迷上我了!馬上就能結束我單身的生活了!」

武奕看了看鐵臂,嗯,這傢伙身高不合適,回頭看看蕭天,這小子還在那兒傻乎乎地發獃。

他乾脆利落地舞動雙截棍,欺近蕭天,鐵臂和銀劍還沒有看清怎麼回事,武奕的雙截棍已經扼在蕭天的喉頭。

蕭天正沉浸在那種空靈的境界中,只覺得身子輕飄飄的,心臟像浸在溫水中一樣,這種感覺就像在地底三層時被仙靈泉浸著一樣。

冷不防被武奕鎖住喉嚨,他下意識地伸手要反抗,卻被武奕在他肩上輕輕一點,蕭天只覺得全身一寒,手腳發軟,乖乖地不動了。

被武奕用這種帥氣的武器鎖住喉嚨,蕭天不驚反喜:原來這種武器不僅帥氣,殺傷力也是一等一的強——冰冷的鐵鏈繞在喉嚨上,只要對手雙手輕輕一夾,自己立刻就會被勒死。

武奕輕輕地放開蕭天,幸災樂禍地看向鐵臂:「怎麼樣,這招你練不了吧?」

鐵臂沮喪得要命:「是啊,這招確實不行……」

好容易話題離開國王陛下的品味問題,銀劍著急地插嘴:「誰說練不了?我看也挺簡單的嘛,不就是這麼一下,又那麼一下……」他用手比劃著,像個小孩子同夥伴爭著吃糖果:「我也要學!」

鐵臂無奈地看了他一眼,沒有搭話。

蕭天憐憫地看了看一眼,也沒有說話。

「難道我又哪兒弄錯了?」銀劍看看這兩人的眼神,不自覺地瑟縮起身體。

不就是人家腦子轉得慢一點嗎,你們何必要欺負人呢:「吭吭,這個,銀大師,」蕭天實在看不下去,說話了:「這,這一招您學會了準備怎麼用?獸人和人類都比矮人高太多,我相信您不會把這招用在矮人兄弟身上的。」

「啊?這樣啊,」銀劍明白了:「我說你們長這麼高做什麼?人想給你個鎖喉也夠不著。」

這句話一說就連蕭天都不再同情他——這傢伙確實欠抽,活該武奕設套給他鑽。

武奕心裡暗暗高興:看來徒弟喜歡雙截棍!太好了!只要你喜歡,不怕你不練!李小龍在這個大陸上也要後繼有人了!

李小龍是武奕穿越之前唯一喜歡的電影明星。

武奕的腦海里已經浮現出蕭天一身勁裝,舞著雙截棍的樣子,伴隨著雙截棍的飛舞旋轉擊打,有時發出火球,有時發出閃電,有時是水箭……

……

又在矮人王國磨蹭了一天,把矮人王國的地皮颳得低了三尺,差點沒把第二層和第三層直接給打通了。蕭天的黑戒裝滿了各色各樣的裝備和武器——武奕總算是心滿意足,帶著蕭天離開了矮人王國。

拿波侖在王宮前面的廣場上為師徒倆舉行了盛大的歡送儀式。

一眾矮人敲鑼打鼓,手持鮮花,歡呼雀躍。

有這個無良的師父襯托著,矮人王國上下人等對蕭天的印象那叫一個好呀,聽聽就知道了:

「小天再來哈!」

「蕭少俠慢走!」

「蕭少俠有空一定要回來看看!」

「蕭兄弟,矮人王國永遠是你的第二個家!」

「蕭天,別忘了你是我們矮人王國的榮譽國民!」


矮人們不說蕭天倒真是忘了,拿波侖陛下還極為隆重地授予武奕和蕭天師徒倆榮譽國民的稱號,現在那個燙著金字的紅本本還在黑戒里躺著。

也不能怪蕭天忘了,同黑戒里琳琅滿目的武器裝備比起來,這紅本本還真是不夠重量的。

武奕很是感動地大聲說道:「徒兒,你聽聽,你聽聽,矮人們對咱師徒倆是多麼敬重,愛戴和戀戀不捨呀,師父都捨不得走了!」

廣場上立時鴉雀無聲。 良久……

拿波侖壯著膽子小心翼翼地說:「武兄弟,這個,你忘了咱們說好的嗎?那件事情還得你幫忙去大陸上周旋的。」

「哪件事情呀?」

拿波侖不動聲色地靠近前來,給武奕手裡塞了點東西。

「哦哦,我想起來了,是那件事情,瞧我這記性,不服老不行了。老哥你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

鼓號聲重新響起,這回再也沒人敢多說一句話。

……

傳送陣的光芒漸漸黯淡下去,陽光毫不吝惜地灑下來,落在蕭天和武奕的身上。

離開地底,看到美麗的波爾塔山脈,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感受著陽光的溫暖,山谷中的風吹得衣袂飛揚,蕭天心胸豁然開朗,對著對面的峽谷大喊一聲:「啊!我回來了!」

回來了回來了來了來了了了了……

悠長的回聲回蕩在峽谷中。

武奕悄悄擦了擦頭上的冷汗,把拿波侖最後遞給他的那件小玩意兒遞給蕭天:「小傢伙你是爽了,師父我的一世英名可毀了,要不是為了給你積攢點家底,我至於這樣嘛我!」

蕭天接過來,心裡感動,嘴裡卻說不出話——武奕在矮人王國刮地皮颳得不亦樂乎,得來的寶貝卻統統裝進了他的黑戒,就連最後拿波侖給他的這件東西,現在也給了自己。

他看得很清楚,拿波侖是從衣兜里掏出這件東西的,矮人國王隨身攜帶的東西,會是什麼?

手裡是一件小巧精緻的弩。

小弩只有一個巴掌大小,以黑色金屬製成,黑色中閃著星星點點的藍色光點,與一般的弩使用獸筋做弓弦不同,這把弩的弓弦也是金屬製成的。

聰明的矮人將韌性極強的金屬打造成細細的金屬細條,然後矮人不知怎麼做到的,金屬細條彎成了螺旋狀,兩端扣在弩上。

這樣螺旋狀的弓弦共有三條,每條的顏色各不相同。

中間那條的材質與主體相同,黑色中閃著藍色光點。

左邊的弓弦是沉沉的黑色,一點都不起眼。但蕭天卻在其中感覺到極其澎湃的黑暗力量。


右邊的弓弦是深藍色的,那種深深的藍,似乎能夠包容一切的藍。

這柄小得可愛,精巧得堪稱藝術品的弩握在手心裡,給人的感覺卻很可怕,似乎握著它,能夠洞穿一切。

武奕也側頭打量著這把弩,發出一聲悠長的嘆息,嘆息聲同流水的淙淙聲混合在一起,在峽谷中回蕩著:「唉……,一百多年前我只是順口向他提起彈簧,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已經做出來。」

他凝視著弩,語氣中竟然有著慶幸的感覺:「幸好沒跟他說起槍。」

蕭天不知道彈簧是什麼東西,但他根據字面意思覺得可能就是指弩上這一根螺旋狀的弓弦。

一個小皮囊用獸皮搓成的細繩吊在弩上。皮囊里是一包精緻小巧的黑色弩箭,蕭天抽出一枝搭在弩上,箭雖小卻很沉,他對著不遠處的一塊山石扣動扳機。

山石上出現了一個細細的小孔,正在蕭天覺得不過如此,很失望的時候,山石從內部爆裂了,一塊直徑一米左右的石頭無聲無息地爆成了粉末。


一陣風吹過,粉末隨風消散,原地只留下一枚黑色的不起眼的小箭。

蕭天握著弩的手心裡全是冷汗。他像燙著似的把弩捧在手裡,抬頭望著師父。

武奕也吃了一驚,他神色複雜地看看那隻小箭,搖了搖頭,對蕭天說:「去把箭揀回來,這箭打造起來怕是不易。」

蕭天揀回了這枚令人膽戰心驚的小箭。

武奕看著他戰戰兢兢的樣子,笑了:「傻小子你怕什麼?」

蕭天小心地把箭放回皮囊里:「師父,這弩太可怕了,根本不敢隨便使用,只要一出手就要人性命的。」

武奕的臉色很嚴肅:「徒弟你要記住了,弩本來就是防身應急用的,在正面的戰鬥中使用弩箭,是為人所不齒的行為。除非遇到生命威脅,被人偷襲,或確定對方罪大惡極,非死不足以贖其罪,否則輕易不許動用此弩!」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正氣?蕭天肅然:「是,師父!」

他想了想,雙手捧著弩送回師父面前:「師父,我弩我不要了,您留著防身吧。」

「傻小子,師父用得著這玩意兒防身?還是你留著吧,記住我剛才說的話就行。」

不知為什麼,跟著武奕跑了這一趟,蕭天覺得師父親切起來,尤其是武奕喊他傻小子的時候,給他的感覺就像父親當年叫他吃飯一樣親切。

他答應了一聲,把弩放進黑戒最裡面的一格里。

……

回到葯仙谷,武奕急匆匆地去找精靈族長,蕭天則回到自己的小樹屋,連衣服都顧不上換,急著整理一下戰利品。

琳琅滿目的防具武器鎧甲擺滿了桌子,放不下的一部分就擺在地上,大部分的物品上都閃爍著藍色或紫色的幽光——這些都是加入了稀有金屬的標誌。

不虛此行啊!蕭天心裡感慨萬千。

這個弩要自己留著,這是師父特意給自己的。

這把重劍不錯,要是遇到使重武器的敵人,還真需要這麼一把雙手重劍,嗯,也留著吧。

這把鬼頭刀真是鋒利,可是小兄弟們沒人使刀,留著了。

這一套八個全防戒指伴隨著自己下過地底,有紀念意義,也得留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