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薛維是弱者嗎?是,他本身就是一個弱者,恐怕正是因為以前經歷的一切,所以他才會同情弱者。

重新回到金馬戰車上,金馬戰車又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

小柔看著薛維的側臉。

「藍海大大,小柔始終感覺你有點變化。」小柔小聲說道。

「什麼變化?」薛維疑惑的看向小柔。

小柔歪著腦袋想了想。

「小柔也不知道,從我第一次見到藍海大大到現在,藍海大大已經變了很多,變得更加理性,同時實力境界也變得更強,或許正是因為藍海大大紅塵歷練的原因吧。」小柔笑道。

薛維笑了笑揉了揉小柔的腦袋。

恐怕小柔也是什麼都知道,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頂級強者,但是自己在小柔心裡就是頂級強者。

「不過這次是真的謝謝你,小柔,如果不是你拉著我來這裡,恐怕我也找不到對我有幫助的東西。」薛維感慨的說道。

小柔嘿嘿一笑。

「害,看藍海大大說的,如果真的能找到羲和神珠,那就送給藍海大大好了,小柔又用不到那個,我父親也用不到,我出來就是出來玩的嘛!」小柔笑道。

。 「哦,沒想到我終於找到了來的路。」深淵聖君的氣息之中散發著一級神的力量,這讓比比東他們的臉上瞬間陰沉了下來。

深淵聖君手持天淵聖裂戟朝朱竹清她們攻去。

就在比比東千仞雪朱竹清他們認為完蛋了的那一刻,一柄黃金三叉戟擋在了天淵聖裂戟的面前,「動我的人?上一個一級神就因為威脅我的人就死的連灰都不剩,你現在直接打死殺了她們是不是不把我這個神王放在眼裡啊?」

一襲蔚藍色甲袍,容貌妖艷。藍金星眸閃爍著點點藍光,帶著幾分清冷與高貴,渾身透著一股拒人與千里之外的冷漠。妖孽如斯,端的是風華無雙,海藍色的青絲流雲般傾瀉而下,散落腰際,隨風而動,帶著幾分散漫與高貴,氣質高貴柔和,眉心的三叉戟印記綻放著微微藍光,猶如那公平公正的女皇一般,但又婉若和藹可親的九天神女。

手持黃金三叉戟抵擋著眾人面前,「哦,神王?你的容貌和氣息我贊同,但是你的實力好像是剛剛突破到神王的吧?」深淵聖君不知死活的說道。

比比東,千仞雪還有朱竹清和奧斯卡,葉泠泠連忙扭頭不去看深淵聖君,這個憨憨,怕不是傻了吧?就算是剛剛突破到神王級,也不是你一個一級神能打的吧,特別是比比東和千仞雪,她們兩人的是一臉問號,這傢伙也就是和她們之前見到的前任羅剎神和天使之神一個級別,甚至是天使之神的力量還克制他。

如今居然大言不慚的挑釁,這不是傻了嗎?

軒轅麟月也是無語了,這傢伙是不是以為自己拿著一件超神器就飄了啊?自己的海神三叉戟也因為自己把海神神位突破到神王級別以後變成了超神器,雖然氣息還沒有顯露出來但是海神三叉戟如今是實打實的超神器了啊。

「無定風波!」

一股強大的束縛力直接把深淵聖君這個憨憨給禁錮住了,「噹噹當,修羅小舞參見!」

「修羅天夢哥來也!」

天夢冰蠶手持修羅魔劍身穿修羅袍渾身血紅色光芒的出現在眾人眼前,小舞只是穿著一身血紅色鎧甲。

「嗚嗚嗚,沒想到哥的首戰居然是一個一級神啊,麟月,哥好感動,哥愛你!」天夢冰蠶擦著眼淚道。

小舞無奈的搖了搖頭,天夢被她們打傻了。小舞決定以後少欺負天夢。

「我不愛你,天夢哥能不能快點?」軒轅麟月無奈的看著多愁善感的天夢。

「哦哦,好,哥馬上解決他,為你添一件超神器!」天夢冰蠶桀桀桀的笑著。

深淵聖君現在後悔不已,自己幹嘛過來啊,這下好了,回不去不說,還賠在這裡了,完犢子了啊!!!

噗嗤!!!

修羅魔劍吞噬著深淵聖君的力量,瞬間深淵聖君就化為一片灰燼,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

軒轅麟月拿著天淵聖裂戟看了看,默默的把海神三叉戟放回海神烙印之中滋養。

「這個傢伙是不是有點傻啊?」軒轅麟月滿臉疑惑,這是不是有點太簡單了啊。

修羅魔劍瞬間把天夢的手震開,化為一道血紅色光芒融入軒轅麟月的額頭處。

天夢一臉無語,「就不能讓我多玩一會嗎?小氣。」

如果修羅魔劍能說話的話,快點會說一句:「也不是看在是幫主人殺人的面子上,我會讓你摸?開玩笑呢?!」

小舞走到天夢的背後就是一拳。

「哎呦,小舞姐,你打我幹嘛?」天夢抱著頭委屈巴巴道。

比比東和千仞雪她們視乎找到了好玩的,輕輕的飛到天夢的背後,朱竹清和比比東還有千仞雪對視一眼后三人齊刷刷的把手捏成拳頭,咚!咚!咚!

天夢遭受到來自比比東千仞雪朱竹清三人的暴擊。

「啊!你們!你們!你們都欺負我嗚嗚嗚!」天夢冰蠶委屈跑到軒轅麟月的背後。

軒轅麟月把天淵聖裂戟收好以後摸了摸天夢的頭道:「好了,你們不要欺負天夢哥了。」

比比東和千仞雪朱竹清她們點了點頭,但是她們的眼神之中透露出現在聽話,誰讓天夢的手感不錯呢?

天空之中的黑雲消散,久違的陽光再次籠罩了斗羅大陸,軒轅麟月看向星斗大森林的地方問道:「銀龍王,三眼金猊跟我一起離開嗎?」

銀龍王瞬間從地下冒出來,看了看滿眼期待的三眼金猊帶著它飛入天空之中。

比比東他們站在軒轅麟月的身後,形成了一道背景牆。

天空之中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我想好了,但作為交換,魂獸你要庇護它們!」銀龍王充滿了死志,因為她在軒轅麟月的身上感受到了金龍王的血脈,自己猶豫的太久了,如今只能死了。

軒轅麟月把三眼金猊變小以後抱著,好笑的看向銀龍王道:「你為什麼搞的我要殺了你一樣?」

「不是嗎?吸收了我,你就會成為完整的龍神!龍墓你應該已經搬走了吧。」銀龍王在軒轅麟月的身上感受到了龍墓的氣息。

「嗯。」軒轅麟月並未否認,因為之前她帶著大家去看海的時候無意間進入的,不過並未進入太深,而是剛剛到門口,龍墓就被靈界給吞了,成為了靈界的一部分。

「哼。答應我的條件!」

銀龍王冷哼一聲道。

「好。」軒轅麟月決定逗一逗銀龍王。

突然銀龍王的身上散發著強大的能量,軒轅麟月的身體之中傳來一股渴望的情緒。

銀龍王的身影緩緩消散,化為一顆銀色的珠子融入到了軒轅麟月的體內。

「歡迎新人!」

精神世界之中的大家看見出現的銀龍王古月娜表示了歡迎以後就自顧自的玩了起來。

銀龍王不,古月娜一臉疑惑的看著周圍,自己沒有死?她不需要自己的靈魂!銀龍王明白了,軒轅麟月為啥是那樣一副表情了,搞半天自己被她耍了!!

「啊啊啊!!!不可饒恕!!!」古月娜氣的跺腳,舞輕柔走到銀龍王的身邊說道:「銀龍王,我給你介紹介紹這裡吧,大家都蠻好的,除了伊萊克斯老爺子以外大家都是魂獸。」

「都是魂獸嗎?」

「對,還有關於魂獸一脈的安排……」

(本章完) 「不錯,是我,不過這僅僅只是我留下的點點圖像印記而已,真正的我早已不在這個世界,」

「叔叔,這就是你所說的那本書冊嗎?」冠天星指著那本不斷放射著金光的書冊言道;

冠天星緩緩向前,雙手托起書冊,

「果真只是一本無字天書,如此這般要它又有何用,」冠天星有些失望的言道;

「年輕人,大錯特錯,此書並非無字天書,乃是我用大半生心血所著,你之所以認為這是一本無字天書,只不過還需要一樣東西來啟動它罷了!」

「需要一樣東西,什麼東西?」冠天星有些不能理解的問道;

那滿面扎須的儒雅虯髯男子微笑道:「你的鮮血便是打開這本書冊鑰匙,」

「自身的鮮血?」冠天星更加疑惑,

「是的,」

「那我現在試試,」言畢便欲咬破手指行使秘法,

「慢,」那儒雅虯髯男子出言阻止道;

冠天星疑惑的眼神看著虯髯客,頗為不解,

扎須儒雅中年男子言道:「此地非行使秘法之地,而且你那一滴滴血也遠遠不夠!你需要大膽放出你身體全部的血液,方能開啟這本無字天書,」

冠天星顯得不耐煩:「大鬍子,你耍我?一個人若是放出全身血液還能活?你想我死,」

「是的,你必須死,」扎須中年男子淡淡道;

冠天星反轉身形,欲離去。。

那虯髯扎須中年男子聲音緩緩從後面傳來,

「年輕人,現在的你不過僅僅只是一個凡胎罷了,你需要更新你的血脈,方能上通天境,如果你不信,或是不敢這樣去做,你永遠都不過僅僅只是一個凡胎罷了,」

冠天星頓住身形,停下腳步,

「你需要攜帶此書前往南方叫一個金剛山的地方,金崗山頂有一「方天池」,此池乃是你重生之地,」

「金剛山?方天池?重生?」

「是的,這是修鍊之法,到時候你只需按此步驟做,便能脫得凡胎,達到重生,最終登堂入室,滿一番功德,」言畢,手指一彈,一條淡金光芒迅速沖入冠天星的腦海。

冠天星若有所悟,但卻仍有些雲里霧裡,

冠天星納書入懷,雙手一拱,行禮道:「多謝叔叔點化,如若他日修得正果,登堂入室,必不負叔叔所望,「

「好,那我就最後再送你一程,」

隨著虯髯扎須男子話音消失,此處閣樓緩緩溶解,金光變得越來越粘稠,冠天星被粘稠的金光所吞噬,漫天金光迅速濃縮,直至最後濃縮成一個巨大圓球,

忽的衝天而起,划向南方,天空中留下一條白金色的巨大長虹,

「冠天兄,」一個頗為焦慮聲音在不遠一處樓閣響起。。。

————————————-

————————————-

多年以後,文成大帝因病駕崩,太子豐貝即位,太子因年幼孱弱,史太后孤兒寡母勢弱,

勢不得已只得將文成大帝的遺言拋褚於腦後,捏旨將妹夫侯冠清招回朝廷,封為國師,輔助太子豐貝,

被召回京城的侯冠清果然沒有令皇后失望,大力清除朝堂異己,培植自己的勢力,

許多地方的割據勢力在侯冠清的一系列手段下,連哄帶打,怎算是象徵性的將中漢帝國象徵性的統一了起來,

對於侯冠清這種挾天子以令諸侯的舉動,頗難令人心服口服,但迫於侯冠清的強大實力,也只能口服心不服,暫時屈於形勢,

畢竟,人家僅僅只是把持朝政,還沒有真正的造反,出師攻伐無名,

更加令人不能容忍的是,這侯冠清在把持朝政之後,全國各地大力徵調民力修建宮堡,誰也不知道侯冠清修建這麼大,這麼多的宮堡有什麼企圖,至此可謂是搞得是天怒人怨,

————————————-

————————————-

以此同時,南方金剛山一處陡峭的高峰之上,立著一位身著青衫,腳踏布鞋,英姿勃發,身形健碩偉岸的男子,

他就是冠天星,現在的冠天星已是三十歲的丰神成年男子,更是一代宗師,而金剛山便是傳道之地,當年「馬京藏書」閣樓少年盧安更是成為他麾下第一開門弟子,不過他們之間亦師亦友,感情篤厚。

目前冠天星門下已有三千多名弟子,個個人中龍鳳,其中十大劍神更是名震江湖,

冠天星雙手負於身後,雙目瞰俯群山,雙目炯炯神光貌似被拉到了一個極遠的地方,

忽然,一隻鷹隼俯衝而下,落在冠天星肩膀之上,

冠天星伸出巨大的手掌,鷹隼跳入掌中,冠天星手臂輕抖,將鷹隼送入長空,不僅會心一笑,

此時的冠天星修為已通天境,

近些年,無論是朝堂之上,還是江湖之中,總是有一些修為高絕,惡貫滿盈的罪惡之徒橫屍街頭,

但在他們屍體上都有一個很相同的標誌,有一顆星星,

無論是朝堂之上,還是市井百姓皆都拍手稱快,但卻都很詫異,不知道是誰能有這般通天能耐,

這一現象引起了國師侯冠清的注意,因為,前段時間,赤月神教有一位半步踏入神級的強者被殺,

而在死者屍體上,正好也有這麼一個星星的印記,

一位神級強者的隕落,自然會驚動冠天星,后經過調查,布下天羅地網,終於查得蛛絲馬跡,

於是侯冠清派強者帶領重兵前往金剛山進行圍剿,結果全部為十大神劍所殺,全部陣亡,

侯冠清大怒,親自帶兵將金剛山重重圍困,并力挫十大劍神,

最後一位約莫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從天而降,與侯冠清可謂是好一陣惡鬥,據說打了三天三夜不分勝負,最後不了了之,撤兵回朝,鬱悶不已。

原來在與這位青衫男子對戰中,候冠清一時大意,竟被那位身著青衫布鞋的男子一腳震成重傷,

返回京城的候冠清頗為鬱悶,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自己眼皮子底下既然有了這樣的強者,

如今,候冠平好歹也已是天級二品強者,按說,感應力度應該是超級強悍,大凡有與自己同級的強者,理應可以感應出來才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