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慕許扭了扭身子,一臉嬌羞:“爺爺,人家不是開玩笑的,是真的想嫁給顧謹遇。七歲那年第一次見到他就想嫁給他了,怕你們笑話,一直忍到現在。”

顧謹遇:“……”

要不是你那天罵我廢物,臭金魚,爛透了,我差點就信了。

蘇老爺子笑容和藹:“挺能忍啊,那再忍一會兒,等生日宴結束了再從長計議。”

蘇慕許是恨不得當場定下和顧謹遇的婚約的,但她從爺爺的眼神裏看到了一絲絲埋怨,趕緊打消了這個迫切的念頭。

“那好吧,我就再忍一忍,”蘇慕許笑容甜美乖順,和往日的囂張跋扈驕矜傲慢截然不同,“忍兩個小時好不好?”

蘇老爺子:“好的,來切蛋糕吧。”

蘇慕許點點頭,拿起蛋糕切刀,要和爺爺一起切蛋糕。

忽然,一道身影快速襲來,轉眼到了她的身旁,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她驚詫的看着來人,“你……”

“我忍不了,”一身黑色西裝的顧謹遇順勢站到蘇慕許的身後,在全場注目下,雙臂環住她,握住她的雙手,嗓音清冷卻帶着一絲笑意,“第一次被人求婚,我答應了,就沒有被悔婚的道理。”

蘇慕許:“……”

天啊!好霸道!

蘇老爺子:“……”

老子特麼的心臟病要犯了!


這不省心的小丫頭玩出新高度了!

顧謹遇是出了名的正派,極爲自律,跟他寶貝孫女鬧什麼?

要天下大亂啊!

“爺爺,您也忍一忍。”蘇慕許嬌羞之時,不由自主的一偏臉,看到爺爺擡手要捂心口,慌忙說道。

蘇老爺子的動作一頓,咬牙切齒:“這能忍嗎?你這是胡鬧!”

蘇慕許呲牙咧嘴的笑:“切蛋糕,切蛋糕,第一塊是您的,祝您壽比南山,福祿延綿,子孫滿堂,孫女早日喜結連理,早生貴子,兒女雙全,五代同堂。”

蘇老爺子:“……”

神特麼的五代同堂!

老子要被氣死了,你奶奶也得跟着走,蘇家就還是四代同堂!

顧謹遇:“……”

這戲演的是不是有點過?

是他太入戲,激發了她的潛能?

他真的差點就信了。

蘇老爺子已來不及阻攔,乾脆將手伸過去,覆到顧謹遇的手上,一起切蛋糕。

禮臺下,蘇安諾僵直着脊背站着,手中緊緊的攥着一枚戒指。

他原是要向她求婚的。

她卻羞辱了他一番。

一直都知道她的佔有慾和掌控欲極強,卻沒想到強到這個地步。

就因爲他單獨和喬珺雅吃了下午茶,她看到之後便處處耍性子。

早上還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她是怎麼了?

蘇安諾看着蘇慕許在顧謹遇的懷裏小鳥依人,巧笑嫣然,嬌羞乖順,心痛到滴血。

他看着長大的女孩,怎麼可以在別人的懷裏!

他忍,死死的忍着,自從爸爸媽媽意外離世,他最擅長的便是忍。

忍旁人的冷眼,忍刺耳的非議,忍蘇慕許的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像養一隻寵物狗一樣。

因爲蘇慕許的胡鬧,生日宴會比原定的結束時間更早,一衆賓客心知肚明,識趣離去。

顧謹遇早被蘇慕白拉到一旁,被蘇慕許的七個哥哥團團圍住,恨不能立即將他扛起來扔出蘇家老宅。

小公主胡鬧慣了,他們都習慣了,可顧謹遇是個什麼樣的人?

出了名的自律!

他絕不會胡鬧!

不能讓他當真!小妹可不是他的對手!

顧謹遇面帶微笑的看着七個大舅子,其中一個比他小一歲,高中時還打過架。

“哥哥們好,”顧謹遇向蘇慕白伸出修長好看的手,直接改了口,“以後就是一家人了,還請多多關照。”

蘇家三兄弟:“!!!”

誰特麼跟你一家人?!

許家四兄弟:“……”

顧總,您要點臉行嗎?!

顧謹遇淺淺的笑着,無視七個大帥哥藏刀的目光,看向正跟蘇老爺子軟磨硬泡的蘇慕許。

小丫頭長開了,雖稚氣未脫,卻玲瓏有致,一下就成了個大人。

見多了她囂張跋扈的樣子,再看她小女兒家姿態十足,簡直不敢相信。

有那麼點令人招架不住。 “謹遇,我知道你天不怕地不怕,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今天是我小妹不對,不該把你拉下水,你就看在我們七個的面子上,不跟我小妹計較,成不?”蘇慕白放低了姿態,好商好量的向顧謹遇求和。

可不能一針對一線!


恰好這個時候,顧謹遇和蘇慕許的視線對上了,都微微一怔。

他看了她多久?

一點深情也沒看出來,倒看出些玩味。

這個時候,他應該還沒喜歡她吧?

他答應她的求婚,只是不肯認慫?

穿越甲午之特種兵之王

顧謹遇也從蘇慕許的眼中讀出些疑惑和不服氣。

誰怕誰!不服來幹!


這太符合她的性格了。

“你們倆該不是發生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吧?”蘇慕許的三表哥許爲低聲問了一句,眼珠子快掉到了地上。

未婚先孕?

真這樣的話,他們這七個哥哥誰都別想逃得掉罪責!

顧謹遇模棱兩可的答了一句:“三表哥不用掛懷,都是早晚的事。”

蘇家三兄弟:“!!!”

聽聽,這叫什麼話!

許家四兄弟:“……”


求求您做個人吧!

眼看着這邊要打起來,蘇慕許急忙衝過來,一把將顧謹遇拉到自己的身後,實力護夫。

“你們這是要幹嘛?審問犯人呢?”蘇慕許昂着下巴,氣惱的看着七個哥哥。

她命定的愛人,可不能讓他受欺負!

上輩子是他硬闖被蘇安諾霸佔的蘇家,在地下室裏找到她的!

雖然還是個死,但至少死之前知道了這個世上還有除了親人以外的人是真的愛她。

被虐待的那些日子裏,她流乾了眼淚,悔恨不已,卻沒有機會去贖罪。

萌妻逃婚99次:老公請接招 ,被一個人放在心裏愛着,是極大的撫慰。

她是懷着極大的悔恨和遺憾離去的。

能有幸重生,她絕不會再走老路!

蘇慕白看着小妹護犢子的樣子,有些頭痛。

管不了了!

蘇老爺子拄着柺杖,在四個兒子的簇擁下走過來,一柺杖敲在了顧謹遇的大腿上。

顧謹遇吃痛,眉頭微蹙,卻是哼都沒哼一聲。

他轉身,俯首,十分恭敬的喊道:“爺爺。”

蘇老爺子:“……”

這倆孩子,該不會不是鬧着玩的吧?

顧謹遇跟他家三個孫子走的極近,時常來做客,每次都不空手,會給他這個老頭子帶各樣的稀奇玩意兒。

原來他不是要借用蘇家的人脈,而是看上了他蘇家最寶貝的寶貝?

蘇慕許也被顧謹遇這一聲喊懵了。

演技挺好啊!

喊的那叫個真情實意,恭謹中略帶緊張羞澀。

管他到底怎麼想的,先訂了這婚再說!

“我日啊!”許爲實在忍不住了,一把扯開領帶,推了顧謹遇一下子,“好你個顧謹遇,我們把你當兄弟,你卻想當我們妹夫!”

蘇慕白偏臉,嘆息,心悶,頭痛。

這倆人南轅北轍的性情,強行湊一對,那不得天崩地裂。


要是一個人胡鬧,那好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