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櫟站在一邊,心裏非常的不好受,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脆弱的弟弟過,一雙小手不由得緊握在一起,眼眸裏閃過幾分隱忍。

“陌陌,你不要太擔心,齊兒只是睡着了,已經服了丹藥,就是傷口有些深,暫時還不能移動,我們在這裏多休息幾日,等齊兒的傷口好些了我們在走。”蘇紫念起身說道。

“耽擱幾日也無妨,齊兒要緊。”司徒若嫣看着牀榻上的蘇齊,剛剛還活蹦亂跳的孩子,怎麼一轉眼就出事了呢?

“姐姐,孃親,你們先下去休息吧!齊兒陌兒來照顧就好!”

蘇紫陌擦了擦腮邊的淚水,聲音有些哽咽,絕美的容顏上,眉間籠罩着淡淡的憂傷,讓人看着心疼不已。

司徒若嫣點了點頭,讓蘇紫念和她一起出去。

“櫟兒,你也去休息吧!”

“孃親,你的傷口……!”

“櫟兒,你去休息,爹爹會給孃親把傷口包紮好的。”

這時,沐雲軒端着包紮傷口的藥和棉布走了進來。

蘇櫟點了點頭,退了出去。

“讓青蓮來就可以了,你一個大男人,會包紮傷口嗎?”

“你不相信我嗎?”沐雲軒看着她,那俊美的臉上,還帶着幾分淡淡的輕笑,那份溫柔,那絲笑意,讓俊美的他更加多了幾分醉人,要是這裏有一羣女子,不知道要虜獲多少女子的心。

蘇紫陌脣角抽了抽,這個時候自己居然還有心思犯花癡,是因爲對象是沐雲軒嗎?

“嘶……。”沐雲軒扯下蘇紫陌的手袖,一條有些烏黑的傷口顯露出來,污血流得一條手臂都是,讓人觸目驚心。

沐雲軒眼眸裏的怒意一閃而過,隨之而來的是一臉的心疼,他,又再一次讓她受傷了。

沐雲軒輕柔的用棉布擦拭着周圍的污血,蘇紫陌雖然吃了治癒丹,傷口周圍還是腫了。

傷口很疼,蘇紫陌只能忍着,任由着沐雲軒搗弄,這一點點傷對於她來說,永遠及不上心裏的痛。

看着蘇紫陌忍痛的表情,沐雲軒的眸子暗了一些,手上的力度變得更加的輕柔。

“呵呵!”蘇紫陌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

沐雲軒擡眸,看了看她,“這麼痛你還笑得出來?”

沐雲軒臉上滿是輕柔,他心裏仍然自責,心痛。

“被你這樣小心又心疼的呵護着,就是痛也感覺不到了。”

蘇紫陌開玩笑的說道,柔情的大眼裏,帶着幾分笑意。

沐雲軒無聲的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她滑嫩的臉頰,又把注意力集中在她的傷口上。

替蘇紫陌包紮完以後,兩人一起守在蘇齊的牀榻邊。

蘇紫陌偏頭,柔情的看着沐雲軒,愛,無需朝朝暮暮,只需要一份相知相惜,就能抵達到美麗的永遠。

沐雲軒柔柔一笑,“陌兒看我幹什麼?”

看着她柔情的笑意,心底最柔軟的地方被觸動,那緊簇的心跳久久未平復。

“有你在身邊真好!”蘇紫陌感嘆的說道。

一聽,沐雲軒笑得更加的燦爛,這種感覺,就像愛融入了生命裏一樣的真實,胸口被什麼東西填的滿滿的,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充滿了全身,沐雲軒心想,這就是愛的力量嗎?

“陌兒,你躺倒牀榻上,和齊兒一起睡會舒服些,齊兒的傷口沒什麼大礙,也沒有發生的跡象,睡一覺起來,以齊兒的性子,又是活蹦亂跳的了。”

“嗯!有你在身邊陪着,我心裏安心。”

蘇紫陌聽話的尚了牀榻,緊挨着蘇齊。

也許是感覺到了母親的溫暖,蘇齊挪了挪身子,小小的身子窩在蘇紫陌的懷裏。

蘇紫陌笑了笑,閉上眼睛。

▪ TTkan▪ ¢ Ο

不一會,牀榻上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沐雲軒無聲的笑了笑,俊美的臉上,滿是幸福的光圈。

“咚咚!”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沐雲軒眉頭微蹙,在牀榻周圍設下了屏障,才起身出去。

“聖主。”青楓和敬淮站在門外,恭恭敬敬的喊道。

沐雲軒眼裏閃過一絲疑惑,敬淮怎麼來了?

“回房間再說。”沐雲軒轉身,帶着青楓和敬淮進了另一間房間。

“聖主,二公子在沐家的密室裏找到了這本古書,二公子說可能對聖主會有用,讓敬淮日夜兼程趕過來送給聖主。”

敬淮拿出一本表面上塗着硃砂紙的書遞給沐雲軒。

沐雲軒接過來一看,書並沒有名字,翻開第一頁,依然是硃砂紙,質地有些硬。

沐雲軒從第一頁開始看起,開始幾頁,記載着的是一名叫沐瑯豫的男子。

沐瑯豫?沐雲軒冥思了一會,沐瑯豫應該是他們的祖先,具體是哪一位,他得回到雲城問父親才知道,可他的名字怎麼會出現在這本書裏面呢?

第一頁只是簡答的複述,沐雲軒翻蓋第二頁。

景年,三月,沐瑯豫在去關外禹疆的時候,回程時,在路上救下一名女子,名爲庚樂羽。

庚樂羽,那庚樂羽和庚桑瑤,這兩人之間一定有關係?

當沐雲軒翻到第三頁的時候,突然沒有字了。

沐雲軒皺眉,就這麼簡單的複述,能有什麼用?

“聖主,二公子斷定,這後邊的無字硃砂紙上一定有什麼祕密,二公子說讓聖主多費點心思,儘量讓硃砂紙上的字顯現出來,另外二公子查出,惜月和巫族有關係?”

惜月?

沐雲軒猛的擡眸,“告訴雲寒,讓他好好清理一下雲城的人,上次月陽玉被人動了手腳,這次沒有成功,他們會另想計謀,一但發現和巫族有關的人,一律剷除,至於惜月,讓人盯緊了,等本座回去以後在做定奪。”

“是,聖主,敬淮會傳達給二公子的。”

“你既然來了,就先不用回去,去黎夏國也只不過是一個月的時間,眼下齊兒和夫人都受了傷,青楓你在暗中保護他們,敬淮和本座出去一趟。”

青楓知道他們要去什麼地方……?便點了點頭,悄無聲息的守在蘇紫陌他們的門外。

青楓出來時,剛好碰到青蓮,青楓無波瀾的眸子裏閃過一絲亮光。

“青連姑娘,你去睡覺吧!我來保護夫人他們。”

“不用,我剛剛睡醒,夫人和二公子都受了傷,我不放心。”

青蓮想都沒有想就拒絕青楓。

青楓點了點頭,兩人之間隔着一點距離,卻讓兩人都覺得不自在,不知道目光要往哪裏放。

維庫城繁華的夜街上,燭光搖曳,明亮照人,即使這幾天有人不斷的死去或是失蹤,這裏依然熱鬧非凡,前來尋歡作樂的人依然絡繹不絕。

倚紅閣,是維庫城裏最大的青樓,此時正直深夜,這裏依然熱鬧,各種嬉笑聲,打情罵俏聲充滿了整個倚紅閣。

三樓的豪華房間裏。

沐雲軒半倚在軟榻上,輕輕磕上眼眸閉目養神。

吱呀一聲,房門被人推開,一名身穿粉色衣裙的女子蓮步輕移,緩緩走到沐雲軒的面前。

“雲汐見過聖主。”

原本冷眸闔着的男人,猛地睜開了眸,只見他一雙妖冶的藍眸半開半闔,寒冰料峭、深不見底。

修長的身軀,緩緩坐直,但他那雙微藍眸子卻是那般的冰冷無情。

讓雲汐倍感壓力,不敢擡眸正視沐雲軒。

沐雲軒冷冷的盯着雲汐片刻,他深邃的眸子綻開着冰冷的烈焰。就如高冷的帝王,難得的有了一絲龜裂。

“你膽子到是挺大的,這幾天維庫城發生的事情,你爲什麼不上報。”

沐雲軒咬牙切齒,若平時,他一掌劈了她們,早被挫骨揚灰了。

可現在,他學會了隱忍,學會了在給人一次機會。

雲汐一聽,漂亮的臉上出現了一抹驚恐,急急的跪在地上,“聖主明查,最近三天發生的事情雲汐都如實交代暗衛了,可不知道爲何?那些安慰都是一去不復返。”

“所以,就連本座到了維庫城,你也不打算在重新稟報一次,是嗎!”

冷酷無情的聲音裏,滿是怒氣。

雲汐強忍着強大的壓力,連頭都不敢擡一下。

“請聖主責罰,是雲汐辦事不力。”

“哼!你何止是辦事不力?維庫城裏這幾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是怎麼回事?你心裏應該很明白,不用本座一一說出來吧!” “聖主,三天前,有一名男子,帶着一隻奇怪又小巧的魔獸來了倚紅閣,剛開始的的時候,我們本以爲他和其他人一樣是普通的客人,可是過了一夜之後,我們倚紅閣裏陪那名男子一起休息的菲菲突然不見了,當時雲汐覺得非常奇怪,閣裏少了姐妹,那是大事,當天雲汐就把事情告訴了暗中的暗衛,可是一連兩個暗衛都是出去之後再也沒有回來,知曉聖主到了維庫城,本想親自向聖主稟報事情經過的,在入夜後,雲汐去過一趟明月酒樓,卻被告知聖主不在,這纔回到倚紅閣等聖主。”

雲汐急急的解釋道,把頭低的更低。

“可有查到那名男子的蹤跡?” 王牌千金:國民女神帶回家 沐雲軒心裏很明白一點,那就是這幾日維庫城裏面消失的人和死的人和若非沒有關係,還有就是陌兒她們在路上遇到死去的那三名大汗和冥毓秀也沒有關係,此事很有可能是庚桑瑤的另一個計謀,也很有可能不是。

“回聖主,暫時沒有查到,雲汐只是查了失蹤的人,很奇怪,那些失蹤的人大多都是二十五歲以下的男女,雲汐讓人暗中四處查探過了,沒有任何的蹤跡可尋。”

雲汐也覺得非常的奇怪,一個人就算是死了,也能找到屍體,可是她讓人找了好幾天了,沒有一點蛛絲馬跡。

“繼續追查,這幾日本座會在明月酒樓,有事你可以去明月酒樓找本座。”

“是,聖主,雲汐明白了。”

“你出去吧!”

沐雲軒冷冷的下命令,雲汐不敢有任何一點遲疑,快速的退了出去。

出了房門以後,雲汐急急的走到拐角出,深深的呼出一口氣!那表情,就如去地獄走了一趟似的。

敬淮急急的走了過來,看到雲汐的樣子,笑了笑。

“被嚇到了?”

“嗯!每次見到聖主,都要承受很大的壓力。”

雲汐笑了笑,臉上緊張的表情慢慢舒緩。

“其實聖主最近一段時改變了很多,比以前好相處多了。”

“真的是因爲夫人而改變的嗎?”雲汐到是不覺得,畢竟現在的聖主讓她依然很有壓迫感。

“不錯,說起夫人,夫人也不算是一個溫柔體貼的女人,卻讓聖主非常的着迷。”

敬淮想了想說道,他好像從來沒有見過夫人溫柔的一面。

“能讓聖主着迷的女人一定非常的不簡單,改日有時間,雲汐也想見一見這位讓聖主着迷的女子。”

和敬淮聊了一會天,雲汐緊張的心情也慢慢放鬆了下來。

“會有機會見到的,不過現在夫人受傷了,聖主在明月酒樓附近安排了很多暗衛,一般人很難靠近夫人。”

“夫人個真幸福。”雲汐臉上一片羨慕之色。

“我進去了,還有事情要稟報聖主。”

“嗯!”雲汐點了點頭,漂亮的臉上泛着迷人的光澤。

房間裏的沐雲軒本已經等敬淮等得不耐煩了,剛想離開,又看到敬淮推門而入。

“本座還以爲你躲在那個女人的溫柔鄉里起不來了。”

“呵呵!”敬淮爽朗一笑,“聖主也學會開玩笑了。”

“可有什麼消息?”開玩笑也是一瞬間的事,面對別人,他做不動像面對蘇紫陌那樣的溫和。

“暗衛傳來消息,三王爺在姚貴妃下葬的當晚就離開了皓月國京城,還有暗夜閣,也在皓月國京城裏四處賣鋪面,看來也是想在皓月國京城紮根。”

“暗夜閣。”沐雲軒想起上次陌兒的十三家鋪面開張的時候,那暗夜閣的閣主出現過一次以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眼下到是在皓月國京城買起商鋪來了。

“暗夜閣先不管,去查君臨天,他去了什麼地方,最近君臨天到是非常的沉得住氣,就連姚貴妃這麼大的事情他都忍下來了,可見,他已經學會了收斂自己的性子了。”

“好!二公子那邊一有消息,很快就會傳過來的。”

“先回去。”

沐雲軒心裏不放心,沒有陪在陌兒的身邊,他的心一刻都不安。

一出隱祕的別院裏,燭光有些黑暗,一名老者急步進了別院。

“閣主,昨天晚上送了一批優質的男女過來,您要不要看看?”

老者恭敬地彎腰道,他的身影投射在門上,呈九十度角。門內,貴氣內斂的大廳裏,一名身着黑白色絲綢中衣的男子臥榻淺眠,聽到外面下人的話,眸子未睜,須臾,淡淡回道:“不必了。”邪魅性感的聲音,與昏暗光影中的面容融合在一起,更加鬼魅莫測。

“那些男女還是按照昨晚一樣,取了心頭之血,送入給黑暗冰焰魔獸吃。”

老者聞言出聲告退。

卻在這時,殿內的男人聲音突然響起:“那些男女,哪裏來的,這麼多?”

一名黑袍男子從屏風後邊走了出來問道。

“還有,你到底要那些女子和男子的血做什麼?”

男子等了好一會,躺着的男依然沒有說話,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君臨天和禹王慕容澤禹。

君臨天眉峯忽然聳動了一下,然後睜開雙眼,一抹暗芒從眼底劃過,那雙黑眸裏,殘酷,邪魅,同時還有一種詭異的波動。

君臨天起身,慢悠悠走到一扇門前,推開房門,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以後你就知道了,想跟本王合作,最好不要多問。”

慕容澤禹目光犀利的閃了閃,看着君臨天的背影帶着很多猜疑。

透過君臨天的背影,慕容澤禹知道,對面的房子裏就關在那些被抓來的男子和女子,慕容澤禹勾了勾脣角,目光落在君臨天的背影上,嘴角露出一絲嘲諷,卻什麼都沒說,而是不緊不慢地走了過去。地板上鋪着紅色牡丹花羊絨毯,腳在上面幾乎聽不到聲響。他走得再慢,從大廳到窗邊也就十幾步的距離,和君臨天肩並肩站定以後,慕容澤禹斜視了君臨天一眼。

“你到底在修煉什麼功法,爲什麼需要這這些男女的心頭之血?”

“想做星月國的皇帝,本王的事情你就不用多管,我們現在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別忘了,這些女人中,有一個是你從倚紅閣偷來的,倚紅閣你也知道,是沐雲軒的,以沐雲軒的性格,他肯定會查,而且他和蘇紫陌已經到了維庫城裏。”

“放心吧!本王當時是易了容的,他們查不到本王的。”

慕容澤禹信心十足的說道。

“不要小看沐雲軒的能力,他對什麼事情都可以不在乎,對自己的事情卻能盡心盡力。”

“他現在正忙着對付巫族的人,那會有時間來查我們。”

“哼!也許他們早已經聞風而動了,你太不瞭解沐雲軒了,你今晚就不該出現在這裏。”

“你又很瞭解他?”

看着君臨天怒意盎然的臉,慕容澤禹臉色也不佳,他也是王爺,憑什麼君臨天以命令的口氣和他說話。

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 “哼!”君臨天冷哼,:“本王對他的瞭解也只有一半,知不知道本王最討厭的就是他那副對什麼事情都不在乎的鬼樣子?”

“呵,那真是我的榮幸,沾了王爺的光,有王爺對沐雲軒的瞭解,很多事情我們就可以下先手爲強了?既然王爺對沐雲軒那麼瞭解,可是爲什麼鬥不過沐雲軒,自己的未婚妻還被他佔爲己有了呢?”

慕容澤禹的話像一個刺頭兒,說出的話夾槍帶棍,只要能給對自己不敬的人心裏添堵,在他看來都是件值得高興的事。

聞言,君臨天又被慕容澤禹激怒了,眼眸瞬間冷冽如冰刀,惡狠狠地道:“慕容澤禹,你說話給本王注意一點,本王所做的一切想幫你和本王,沒有本王的幫助,本王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撐到什麼時候!”

伴隨着落下的話音,他像看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一樣離開慕容澤禹幾步,後退站在大廳中央,目光冰冷地盯着慕容澤禹的背影,慕容澤禹雖然野心勃勃,心狠手辣,卻是手中缺乏實力和人脈,就是因爲他太殘暴,星月國裏很多大臣都不支持他,就算是有幾個支持他的,也是被他威逼利誘才支持他的,現如今,自己開出那麼好的條件,不怕他會給自己使絆子。

“對了,聽說你想延遲和紫桑國公主的婚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