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紫萱一點反對意見也沒有,這傢伙按摩的手法專業的很,雖然有占自己便宜的嫌疑……可是自己現在便宜被占的多了,也不在乎多被占那麼一下兩下! “葉子,你馬上打電話讓那倆丫頭晚上過來,最好咱們現在就過去把她們接過來。”方大師臉色嚴肅的朝着我說道。

聽到方大師這麼說之後。我也是心裏一緊,潘曉瑩和沫寒可都是他們的目標。按照方大師他們的話來說,這倆也成爲了他們的試驗品,而且還是那種很成功的試驗品。所以。山羊鬍子老頭出來之後,肯定會繼續進行計劃,潘曉瑩和沫寒還是有危險。

更重要的一點是。上次在實驗樓的時候,讓老莫他們兩個人跑了。現在可以肯定的是,老莫他們兩個人也是組織裏面的人,所以沫寒和潘曉瑩還有可能出現意外。

讓張叔和羊駝子先在這兒,我和方大師倆人直接去找潘曉瑩和沫寒。

潘曉瑩和沫寒接到我的電話之後。也是有些心驚。不過這倆女孩兒也經歷了不少的事情,所以不至於嚇壞。

我和方大師先去了我們學校,把沫寒接出來之後一起朝着財經學院那邊走去。

Www •тTkan •¢○

可是剛到財經學院的門口。方大師就一把把我給拽了出來。臉色嚴肅的說道:“葉子,裏面有情況。趕緊打電話讓老張過來,你先把這丫頭帶回去。”

聽到方大師這麼說之後,我也是有些吃驚,學校裏面看上去十分的正常,而且身邊不少的學生進進出出,根本就沒有看到什麼異常情況。

不過我對方大師十分的瞭解,他肯定不會信口胡說的。

“出了什麼事兒了?”我看了好半天,也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朝着方大師問道。

方大師搖了搖頭,具體什麼事情他也不太清楚,只是說這裏面不太對勁兒,讓我趕緊先把沫寒送回去要緊。

張叔那邊接完電話之後就過來了,我把沫寒送了回去。羊駝子和糖糖兄妹倆看到我之後,也有些好奇。我就把剛纔在財經學院那邊的事情說給羊駝子他們聽,讓我沒想到的是剛說完話,糖糖的哥哥就站了起來。

“帶我過去看看吧,說不定我能幫上忙,不過你們要看好糖糖,別讓她出意外。”糖糖的哥哥轉過身來看了一眼身後的糖糖,朝着我說道。

說完話之後,他也不管我們,直接朝着門外走去。

我跟羊駝子打了個招呼,讓他不管怎麼樣都得看好糖糖和沫寒,一定不能讓糖糖出去。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糖糖,她現在這個狀態,很有可能趁着不注意就跑出去。

也沒管羊駝子點不點頭,說完話之後,我立刻就朝着糖糖哥哥追了過去。羊駝子這邊我還是比較信任的,雖然他平時都是個打醬油的角色,但是楊老爺子那麼厲害的人物,羊駝子肯定實力也不低。

等我追上糖糖哥哥的時候,他已經快到財經學院門口了。

方大師和張叔兩個人就站在財經學院的門口,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個,兩個人都沒有進去。看到我和糖糖哥哥過來之後也是有些意外。

聽到糖糖哥哥說自己也能幫上一些忙,我們幾個人都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糖糖的哥哥並沒有理會我們的反應,而是靜靜站在財經學院的門口,冷冷的朝着裏面看去,也不知道他在看什麼。糖糖的哥哥在那兒站了好一會兒,並沒有任何的發現。

我這才轉過身來,問方大師和張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子,學校被人佈置了陣法,只能出不能進。”方大師指了指學校門口朝着我說道。

順着方大師的手指看過去,果然財經學院的門口只有往出走的人並沒有任何往裏走的學生。方大師和張叔說,他們兩個也在這兒試過好幾次,只不過每次都走不進去。

而正在這個時候,旁邊的糖糖哥哥直接伸出手,一把拽過來一個學生,一拳頭就砸了上去。

看到他這個動作,我們幾個人嚇了一大跳,趕緊跑過去準備把糖糖的哥哥拉開。雖然他是過來幫忙的,但是他之前的身份可是和我們敵對的,我們也不想在這兒出現什麼意外。

可是讓我們都沒有想到的是,等我們過去的時候,看到糖糖哥哥身邊抓過來的按個學生,竟然直接變成了紙人。見到那個紙人,我們幾個都發出一聲驚呼。

“原來如此,葉子,幫忙。”方大師看到這情況,好像忽然想到了什麼,直接從張叔的背上取下揹包,扔過來幾根蠟燭,示意我先在學校大門口的點成一排,不用理會那些從裏面出來的學生。

接過蠟燭之後,我立刻就在學校門口擺成一拍點燃起來。旁邊的糖糖哥哥,在剛纔出手之後,立刻就退到了一旁,看上去他對於這些蠟燭也是有些恐懼。

而就在我點燃蠟燭的時候,方大師和張叔也沒有閒着,倆人分別拿着銅錢劍和桃木劍。方大師左手拿着銅錢劍,右手幾張符扔上半空,嘴裏不停的念着咒語,聲若驚雷,讓沒有任何準備的我都嚇了一跳。

接下來張叔的桃木劍和方大師的銅錢劍一起刺向半空,剛剛扔上去的那幾張符瞬間燃燒了起來。

就在那幾張符染上起來的時候,原本我佈置在財經學院門口的那一排蠟燭上的火焰,瞬間冒出來兩三米高。那剛纔還在不停往出走的學生,瞬間全部都燃燒了起來,變成了紙人模樣。

看到這情況,我心裏也是有些吃驚,沒想到這些學生全部都是假象。

火燒了差不多有兩三分鐘才熄滅,當活熄滅之後,整個空間變得明亮了起來,學校裏的路燈也變得更加的清晰。這時候再朝着學校裏面看去,發現校園裏有不少來來回回的學生,這纔是真正的學校,剛纔我們看到的只不過是幻象罷了。

“葉子,你先去找那丫頭帶回去,我們兩個去看看究竟怎麼回事兒。”進入學校之後,方大師就朝着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知道現在找到潘曉瑩十分的重要,所以就沒有跟着方式他們一起走,而是朝着女生宿舍那邊過去,邊走邊打電話給潘曉瑩。

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打電話給潘曉瑩的時候,潘曉瑩卻說自己已經到了我房子裏面,而且那邊我還聽到了羊駝子的聲音。聽到這種情況我先是一驚,不過接下來也釋然了,因爲剛纔我們在學校門口並不是真正的學校門口,所以我們看不到真正學校門口發生的狀況,潘曉瑩出來當然也沒有看到我們。

讓潘曉瑩把電話給羊駝子,確認潘曉瑩真的過去之後,我正準備掛上電話去找方大師,不過接下來看到的那一幕,引起了我的警覺。

我竟然看到了那個宿管大媽,正在看電視。

上次過來的時候,楊老爺子不是說這個宿管大媽已經死了嗎,那麼現在她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想到這兒,我就立刻給林萌打了電話。雖然林萌現在可是重點的懷疑對象,但是想要接近那個宿管大媽,現在也必須得通過林萌纔可以,本來讓潘曉瑩找個藉口也是可以的,只是潘曉瑩現在已經到了我那邊去了。

接到我的電話之後,林萌也有些意外。

“葉子,影子不是過去你那裏了嗎,你怎麼過來了?”很快林萌就從宿舍裏下來了,朝着我有些疑惑的問道。

“林萌,今天的事兒不好意思啊,我也不知道到發生了什麼事情。”看到林萌之後,我想還是有必要解釋一下晚上的事情。本來她是懷着好意買菜過去幫忙做飯的,可是最後卻不歡而散。

“好了葉子,這是你的臺詞嗎,趕緊說吧,到底找我什麼事兒?”林萌白了我一眼,簡單明瞭的朝着我問道。

“你能帶我去那兒嗎,我想買點東西。”我指了指宿管大媽的那個賣東西的窗口。

聽到我的話之後,林萌一臉奇怪的看着我。我找到這個藉口還真的不怎麼樣,那宿管大媽賣的東西,我樓下的超市應有盡有,又何必專門過來到這兒買呢?

不過,林萌並沒有揭穿,而是帶着我直接朝着宿管大媽那邊走了過去。

宿管大媽和之前並沒有什麼兩樣,擡起頭來嚴肅的看着我說道:“這兒是女生宿舍,男生不能進來,趕緊出去。”

“阿姨,他只是過來買點東西而已。”林萌朝着宿管大媽解釋了一聲,然後轉過身來朝着我說道,“要買什麼,自己挑吧。”

說實話,我還真不知道自己要買啥,過來的目的也不是買東西,而是看看這個宿管大媽而已。但是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了,我就裝作挑東西,挑了幾包辣條兩桶泡麪,挑的過程中,我的目光就沒有離開宿管大媽的身上。

把這些東西裝進塑料袋之後,我把錢遞給了宿管大媽,就在她接錢的時候,我看到了她的手背上竟然長有屍斑。

看到屍斑的那瞬間,我就知道自己的判斷沒有錯,這個宿管大媽肯定有問題。

“葉子,買好東西了,該回去了。”正在繼續觀察的時候,旁邊的林萌扯了一下我的衣袖,我才知道自己這動作有些失態。 結果這一次按摩完,蘇紫萱先睡了,樂天看了看,他也睡了……

第二天醒來,兩個人依舊是纏在一起。

「你昨晚洗腳了沒?」蘇紫萱瞪著樂天。

「好像……洗了。」樂天想了想。

「刷牙了沒?」蘇紫萱又問。

「忘了……」

「洗臉了沒?」

「太累的……本來我是想去了,可是周公急著喊我去下棋,我就沒來得及……」

蘇紫萱無語,你這貨反正總有借口。

「今天還要去警局?」樂天問。

「去看看吧,如果案子沒有進展,我就去找你和小秋。」蘇紫萱說道。

樂天點點頭。

兩個人湊活了一點早飯,各自出門……

樂天閑著沒事就在這個海邊別墅小區里轉了一圈,來到嚴子黃別墅的門口,他按了下門鈴。

一個保鏢跑了出來。

「嚴子黃呢?」樂天溫

「嚴總還在休息……」保鏢一看是樂天,客氣的說道。

這個大師他認識。

「開門……我找他有點事。」樂天點點頭。

保鏢開了門,樂天徑直走了進去。

嚴子黃的別墅就和蘇紫萱整理好的別墅風格完全不同了,嚴子黃的別墅極盡奢華之風,庭院里擺放的都是比較名貴的花草,這些東西都需要專人來打理,一般人沒有這個時間也沒有這個精力來搞這些。

打開別墅的大門,樂天走了進去。

他徑直闖進了卧室,就看到嚴子黃這傢伙正抱著一個女人呼呼大睡。

這個王八蛋……這就享受上了?

被嚴子黃抱著的女人被驚醒了,她睜開眼看了看樂天。

「啊……」她尖叫一聲。

嚴子黃迷迷糊糊的睜開眼。

他看了看這個女人,微微皺眉。

「你怎麼在這?」他問了一句。

「嚴總你昨晚喝多了……不讓我走的……」女人小聲地回答。

嚴子黃冷冷的看了一眼這個女人,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胯下。

「你可以走了。」他說道。

女人驚訝的看著嚴子黃。

她只是那一百多萬個想做嚴太太的女人中的一個,昨晚的機會不錯,嚴子黃喝醉了酒,正好她就在旁邊,所以就硬留了下來。

至於昨晚有沒有發生過什麼……

她是不會說實話的。

「你……」女人看著嚴子黃。

「我什麼?我們昨晚什麼都沒發生……怎麼你還想賴上我?」嚴子黃哼了一聲。

「你憑什麼說我們什麼都沒發生?我們睡在一張床上!」女人質問道。

「睡在一張床上就一定可以發生什麼了嗎?」

嚴子黃開始慢慢地穿衣服。

他「啪」的一聲打了個響指,家裡的女傭拿著一抬手提電腦過來了。

嚴子黃點了點頭,女傭麻利的打開了手提電腦,電腦裡面有卧室裡面的監控畫面。

「要不要你自己慢慢在這看? 豪門虐戀:愛上女二號 我反正是沒有時間在這陪你……」

他冷淡至極地說道。

女人的臉色刷的一下就紅了,又慢慢的變白了。

這個男人居然在自己的卧室裝了監控?這也太無恥了……

「算你狠!」

她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離開了卧室。

樂天站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著這一幕。

「看不出來你這傢伙這麼絕情?即使什麼都沒發生,你好歹也算抱著別人睡了一宿……」他開口說道。

「那又怎麼了? 極品鑽石婚 我還沒說我被人抱著睡了一宿呢……我找誰賠我的損失?」嚴子黃哼了一聲。

他看了看樂天,奇怪的繼續問道:「這大早上的……你怎麼來了?」

「我閑著沒事,來看看你這裡有沒有生意可做……」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嚴子黃笑了笑,在樂天面前他就沒什麼好裝的了,想笑就笑想罵就罵。

「做兩個人的早飯!」他吩咐女傭。

女傭點點頭。

樂天沒有拒絕,他反正還能吃一點。

嚴子黃去洗刷去了,早飯很快被擺到了餐桌上。

兩個男人坐在上面慢慢的吃著

「和你一起在大空寺禮佛的那個於洪亮昨天死了。」樂天說道。

嚴子黃一愣。

「你開玩笑?」他驚訝的問。

「你覺得我會拿這種事開玩笑?」樂天反問。

「夫妻倆男的死了,女人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他繼續說道。

嚴子黃點了點頭。

「可惜了,我記得於總的年紀和我差不多的。」他嘆了口氣。

秀麗江山如畫 樂天點點頭。

「你這幾天過得不錯?」他問。

「還可以吧……就是心理壓力沒有了,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嚴子黃吐了口氣。

「女人呢?除了剛剛那一個,還有嗎?」樂天問。

嚴子黃搖搖頭。

「你還真能忍得住……」樂天驚訝的看著她。

「你難道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避孕套?」嚴子黃瞥了樂天一眼。

樂天好一會才沒說話。

「浪費!你知不知道現在你的精華是很珍惜的……浪費一滴就少一滴!我可提醒你,你要是把我的徒弟給浪費光了,我特么非把你再變成女人!」他惡狠狠的威脅道。

「真的假的?你誇張了吧?」嚴子黃謹慎的看著樂天。

他可不認為樂天是在和他開玩笑。

「你不信就試試!」樂天哼了一聲。

「行行行……我馬上找個老婆!以最快的速度弄個孩子出來給你玩……」嚴子黃舉手投降。

樂天無語……

「對了,於總的老婆現在在哪?醫院嗎?」嚴子黃突然問。

「幹嘛?」樂天奇怪的問。

「我和於總的關係不錯,我們的公司也有一些合作,他死了我總不能一點表示都沒有吧……」嚴子黃回答。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現在已經不是警察顧問了。」樂天攤了攤手。

「怎麼了?」

嚴子黃一愣。

「卸磨殺驢唄!」樂天吐了口氣。

嚴子黃挑了挑眉,這傢伙……

「要不要我幫忙說句話?我和一些領導還是蠻熟的?」他試探著問道。

「不需要!以我樂天的本事,我在哪還不能吃口飯?」樂天搖搖頭。

嚴子黃沒有再堅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