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紫萱無語。

「你喊誰徒弟呢,我可不是你徒弟啊……」

「你別慌……你命中注定是我的徒弟,就像是你命中注定了是他的女人一樣!命運這個東西啊,某些人一直想要改,但是可惜……他試驗了幾百輩子,依舊是改不了啊!」老道士一邊看著樂天,一邊笑呵呵的說道。

樂天毫無反應,反正說的也不是他。

老道士將另一個砂鍋端了過來,放在了桌子上。

樂天看了看這個砂鍋。

「我說缺德真人……你這個砂鍋不錯啊,送給我吧……」他問道。

「滾!」

老道士毫不猶豫的送給了樂天一個字。

他揭開了砂鍋的蓋子,一股撲鼻的香味瀰漫開來,蘇紫萱都忍不住看了看砂鍋裡面的東西。

看不出有肉的樣子,不過這明顯就是肉香。

老道士拿過了一個勺子,在砂鍋裡面撈了撈,一些像果凍一樣的肉條被撈了出來……

「這可是神仙肉!吃一口這個……其他的肉你這輩子都不會想再吃了。」他笑呵呵的說道。

「什麼是神仙肉……」蘇紫萱問道。

老道士笑呵呵的不說話。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卻發現樂天根本沒有動筷子的意思。

「寶貝徒弟……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啊,這神仙肉我一年都吃不到幾次,真真是難得的很吶!我給你撈一碗……這個東西不能多吃,吃多了會上癮的!」老道士拿過一隻小泥碗,盛了一碗這個晶瑩剔透的肉湯。

蘇紫萱看著自己面前這碗肉湯,她疑惑的看了看樂天。

樂天說過,他不吃的東西,自己絕對不能吃,可是樂天看起來神色非常的糾結。

「這個東西能不能吃?」蘇紫萱忍不住問。

「反正我不吃。」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萱一愣,這算是什麼回答?你不吃……那是不是就是說我是可以吃的?

「寶貝徒弟,你可想好了……想要做我的徒弟,這個神仙肉是必須要吃的,如果你和你師父不是一個胃口,那這個師徒做的就太沒意思了!」老道士很認真的看這蘇紫萱。

蘇紫萱微微皺眉。

「我再次重申!我不是你的徒弟,我也沒有做你徒弟的想法……」她說道。 這一天我和許師傅都待在酒店裏,但卻沒再發生其他的狀況,很快就到了夜幕降臨的時候,許師傅卻說他要回去墓地了,讓我自己留下來。

我當時就打怵了,我說許師傅別介啊,你這樣把我丟在一個鬧鬼的酒店,讓我保護那倆人,我還得把鬼抓住,您老人家也太高看我了吧?

許師傅二話沒說,從身上掏出一堆東西,都塞給我說,這回行了吧,符紙,法器,抓鬼的傢伙都給你了,至於一些常識,不用再給你講了吧,你這傢伙經驗也算豐富,好歹也跟我混了這麼久,抓個鬼應該沒啥問題,再說了,不是你說的要幫那女鬼伸冤的麼?

我苦着臉接過來那一堆東西,這就叫打掉了牙往肚子裏咽,現在有句話說的很貼切:這就叫自己約的炮,什麼模樣的都得含着淚打完啊……

許師傅又跟我交代了一些東西,就獨自回去了,真的把我自己丟在了這鬧鬼酒店裏,不過也是奇怪,他一走,我這精神頭就上來了,心說不就是抓個鬼麼,小時候走夜路讓我拿尿呲跑的鬼都能排成隊了,這長大了反而膽子小了,有毛好怕的?

再說了,不是還有那個通靈鬼嬰麼……

於是我這天晚上就跟趙老闆說,我要去那個撞鬼的人房間裏去佈置一下,免得出現問題,趙老闆就讓前臺的人和那兩個人聯繫了一下,過了一會就告訴我說,可以上去了。

那兩個人住的是酒店的十三層,已經是頂層了,我問趙老闆,那個房間是否發生過類似的事情,趙老闆對我說,他們酒店開業只有一年,還很少有過住滿的時候,所以那個頂層的房間,大部分時間是空着的。

我翻了一下前臺的登記記錄,發現那個房間還真的很少有人入住,最近的一次也是兩個月之前,再就是這次的一男一女了。

我又看了看酒店佈局,結果發現那個房間居然還是一間尾房,這就難怪沒人入住了,酒店尾房莫住,這是不成文的規矩啊。

但是有些出來偷情的男女,還就偏喜歡找這種住的遠一些的房間,又安靜又沒人打擾,我想了想又問趙老闆,先前出過事的那幾個人,是否也有什麼規律?

趙老闆說,那三個人是在不同樓層房間出事的,這個倒是沒什麼規律,而且出事之後,那幾個房間就已經封閉了,連旁邊的一些房間也很少安排住客。

這倒是有些奇怪了,很多酒店鬧鬼,無非就是哪個房間裏有問題,趙老闆這酒店卻好像是隨機的,難道說那個鬼,到處亂跑不成?

我在瞭解了情況之後,就獨自一個人往十三層走去,趙老闆爲了預防萬一,還塞了我一個對講機,讓我有事隨時呼叫。

由於最近這酒店的鬧鬼傳聞很多,住客真的很少,我走在十三層的走廊裏,兩旁都是雅雀無聲,這酒店整體裝修又是偏暗色調的,讓人走在裏面就有種陰森的感覺。

我來到走廊盡頭,伸手敲門,其實我心裏這時候也挺無語的,原本出了事,應該給他們換個房間住的,不過許師傅的意思,只有他們繼續住在那個房間,再次撞鬼的機率纔會比較大,否則上哪抓鬼去?

好在那兩個人也並不知情,因爲那個男人當時是在大堂裏突然發作,幾乎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很可能出問題的地方並不是大堂,而是他們的房間。

許師傅臨走時曾說,當時的情景,應該是那個女鬼早附在那男人的身上,只是一直沒發作,但是在大堂裏面,好像是看見了什麼人,這才激發女鬼的情緒,高喊着索命的話想去追趕對方,可惜那時候情況太亂,在場的人也多,我們又一心想制服女鬼,並沒有留意到當時她想追的是誰。

我正想着,門就打開了,裏面正是那兩個人,我走進去在房間裏看了一圈,發現這房間雖然是酒店尾房,很久沒住過人了,但在我的眼睛裏,還真沒什麼鬼影子,只是陰氣有點重,給人的感覺有些壓抑,而且也不知是誰設計的,這酒店房間裏面,連個吊燈都沒有,只有四面牆壁上的幾盞小燈,發着昏黃的光。

這燈光倒是能增加情趣,可也能增加陰氣,要知道酒店裏本就龍蛇混雜,尤其這酒店的尾房人氣最弱,讓我說就應該在房頂裝個大吊燈,打開燈火通明的那種,這才能驅散邪祟之氣。

但很多酒店現在就喜歡弄這種調調,我捏了捏鼻子,伸手打開了房間內所有的燈光,然後問他們,在這裏住幾天了,之前有過什麼異常沒有?

這兩個人自然知道我是幹嘛的,於是就告訴我說,他們是三天前來到這裏旅遊的,前兩天都一切正常,就是昨天晚上隱約聽見隔壁有咕嚕咕嚕的聲音,像是水燒開了一樣,但兩人也沒在意,結果沒想到,今天上午出門,男的先下樓在大堂等候的功夫,就出事了。

咕嚕咕嚕的聲音,像水燒開了一樣?我不由納悶,又問他們倆,隔壁房間,這幾天有人住嗎?

那男的苦着臉說,這就是最讓他後怕的,因爲他們在這裏住了三天,別說隔壁,就是隔壁的隔壁也沒有人住啊。

我又問了他們幾個問題,結果這一問,又問出個細節,那女的說她前一天晚上去衛生間洗澡的時候,霧氣朦朧中隱約看見浴屏外面站着一個人影,但她並沒看清,只是看到地上有一雙赤腳站在那裏,腳的上面就被霧氣籠罩,看不清楚了。

當時她還以爲是那個男的,就說了一句,你怎麼不穿鞋子站在那,我等一下就好了。

她話剛說完,那雙腳就動了一下,隨後她也沒在意,等再回頭的時候,那個人影已經消失了。

她並沒往心裏去,繼續洗澡,又過了一會等她出去的時候,才發現那男的早已呼呼大睡了。

她說到這裏,那男的已經是毛骨悚然,他說前一天晚上你去洗澡的時候,我就已經睡着了,哪裏會光着腳站在衛生間裏看她洗澡?

兩個人對視一眼,一起驚恐的張大了嘴巴,女的駭然道,不是你,那、那會是誰……

我也是聽的身上直髮冷,這已經不用猜測了,那雙腳毫無疑問就是那女鬼。

這時候的氣氛有點詭異了,我就跟他們說:“快去把所有的衣櫥櫃門都打開,抽屜也都打開,牀上的被褥,枕頭,還有窗簾,統統翻動一遍。”

我這麼做是爲了讓靈體沒有藏身之處,他們趕忙照做了,那個女的還一直抱怨:“依我說,今天就該離開這裏,你那個師傅還不許,非讓我們再住一天,這要是再出什麼事,你們可得負責,我倒沒什麼了,這可是我們牛總。”

我就看不上她這副嘴臉的,我撇了撇嘴說:“在這裏別說牛總,就是馬總來了也沒用,知道爲啥不讓你們走麼?知道爲啥還讓你們住在這裏麼?因爲那個女鬼根本就沒離開你們,就算你們換了房間,離開這個酒店,那個女鬼照樣會跟着你們,到時候你們咋辦?”

那女的這纔不吭聲了,我前前後後的又檢查了一遍,然後又在他們牀頭貼上一張符紙,又在他們兩個的身上各塞了一張,做完這些之後,我就看那女的臉都嚇白了,也不忍心嚇唬她了,就對她說:“你們沒必要太害怕,其實鬼也沒什麼可怕的,你就別把它們當成鬼,就當他們是房間裏的蚊子,可能會叮你們一下,但是有我在呢,絕不會出大問題。”

說完這句話我撓了撓頭,剛纔這話說的有毛病,敢情我成他們的蚊香了……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只有等待了,我在房間裏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房間中央,只等着鬧鬼了。

而且我知道,今天晚上一定是會鬧鬼的。

爲什麼我這麼肯定?嘿嘿,因爲我剛纔塞進那兩人身上的符,是許師傅特意留下的,招鬼的符…… 老道士點了點頭,也不再強求,他看了一眼樂天,咧著嘴笑了笑。

蘇紫萱發現這個老道士雖然一身邋遢,但是牙齒卻並不像是鄭玲說的一口黃牙,渾身惡臭的狀況其實也沒有!難道那些東西都是鄭玲被折磨的時候,自己的臆想?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這個老道士是什麼人……樂天其實並不知道,但是這個老東西絕對不簡單!

說句實在話……可能自己的本事在他的面前根本拿不出手!

一個可以住在火熾局裡的人,可想而知他的實力!

而且這大夏天的吃狗肉,這都不是一般人可以享用的東西,夏天吃大補的狗肉極有可能造成內火燥熱,特別是在火熾局的裡面!

現在火熾局的力量明顯被人暫時停止了,如果火熾局還在運行,這個土道觀裡面的溫度至少要超過了上百度!

這個缺八輩子大德真人要收蘇紫萱為徒?目的是什麼?

樂天絕不相信這傢伙是起了愛才之心,蘇紫萱有個屁的才能,她唯一的才能就是命好。

蘇紫萱還在看著樂天,樂天沒說話,她就決定不吃了,雖然這個東西的味道極其的香濃。

老道士一看蘇紫萱不吃,樂天也沒有說話,他就自顧自的開始吃。

「你有什麼目的?」樂天開口。

老道士唏哩呼嚕的喝著肉湯,這一大砂鍋肉湯他也不可能一口都吞了。

「我就是想和你做個朋友!」他看了樂天一眼。

「就這麼簡單?」樂天眯了眯眼睛。

老道士點點頭。

「你看……我們素不相識吧?可是我只看了你一眼,我就發覺我們應該是上輩子的兄弟!你難道沒有這個感覺嗎?」他盯著樂天的眼睛。

「沒有。」樂天搖搖頭。

「我有……」

蘇紫萱小聲的說道。

她真的有一種錯覺,看著這個老道士,就像是看到了五十年後的樂天。

有些地方實在太像了,蘇紫萱記得自己剛剛看到樂天的時候,無論是那個狗窩一樣的出租屋,還是那個腳臭的能把人熏一個跟頭的邋遢鬼!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有點無語。

「然後呢?」他哼了一聲。

「我說了,我們又不熟,我說想和你說兄弟,我估計你也會覺得很突兀……是不是以為我在惦記你老婆?我實話和你說了吧……其實我還是一個處男呢,我就是想通過做你女人的師父,然後我們豈不是順理成章的不就認識了?」老道士拍著胸脯說道。

樂天想了想,以這個老東西的奇葩程度,這還真的是可信度極高。

「你是處男?你騙鬼呢吧!」

蘇紫萱反問。

「你不信?那我也沒辦法……我是出家之人,怎麼可能近女色呢?」老道士信誓旦旦地說道。

「那鄭玲呢?她可是說被你強暴了三天三夜!」蘇紫萱一點也不客氣。

老道士哈哈大笑。

「你問問你男人……你讓他告訴你,哪個男人能連續的搞上三天三夜?那些無非就是一個小手段罷了!那個鄭玲乃是鎖骨菩薩轉世,我也不好做的太過分,就只能順著她的意思罷了!至於鴛鴦鞋……那只是我的一個小收藏,不值一提。」他說道。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老道士。

「你說……鄭玲以為的自己被你強暴,其實就是假的?」

老道士點點頭。

他一揮手,蘇紫萱眼前一花,她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躺在床上,而樂天正一臉猥瑣的看著自己。

「你幹嘛?」她奇怪的問。

「你說呢……讓我爽一爽!」樂天一反常態的說道。

蘇紫萱一愣,她簡直是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一旁的鍋蓋突然站起身,頭頂的虯褫微微晃動。

「傻妞!醒醒……你中了障眼法了。」虯褫的聲音在蘇紫萱的腦中響起。

蘇紫萱眼前一晃,她發現自己依舊一動不動的坐在桌子前。

樂天的手中把玩著一張柳葉,很明顯如果剛剛虯褫不出手,樂天也會出手。

「這……這麼厲害的障眼法?」蘇紫萱簡直是不可思議的看著老道士。

「一般一般世界第二!」老道士哼哼著。

蘇紫萱無語……那句話不是:一般一般世界第三?這傢伙怎麼變成世界第二了?

「誰是第一?」她問了一句。

老道士不著痕迹的瞥了一眼蘇紫萱旁邊的樂天,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個老道士對樂天的評價倒是蠻高的。

樂天收起了柳葉。

「唔……紫萱吶,其實我認為你應該嘗嘗這種人間美味。」他突然開口說道。

蘇紫萱一愣,她看了看樂天又看了看面前的小碗。

過了這麼久,小碗依舊冒著熱氣,看起來溫度一點也沒下降。

老道士笑眯眯的看著蘇紫萱,他自己又給自己盛了一大碗。

「我可以吃?」蘇紫萱咽了口口水。

樂天點點頭。

「你先吃,吃完了我再和你解釋。」他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

她嘗了一口,鮮美香醇的口感一下就充斥到了她的味蕾中,蘇紫萱眼前一亮,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味道!

一小碗湯被她吃干喝盡,蘇紫萱居然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很想再吃一碗。

老道士看了看,沒有給蘇紫萱再盛,反倒是看著樂天。

「紫萱吶……這個東西其實真的只是一種肉湯!你跟著缺八輩子大德真人以後,這個東西你要學會克制自己!什麼時候你看到這個肉湯完全不想喝之後,什麼時候你的定性才算是有了一點長進。」樂天語重心長地說道。

老道士居然還附和的點了點頭。

「你是說……我和這個東西只是為了增加定性?」蘇紫萱簡直是莫名其妙。

樂天點點頭。

「我給你看一個東西!」他說道。

這個神仙肉可真的不是一般的東西,吃過它之後,你會自然而然的產生一種越喝越想喝,越喝越喝不夠的潛意識,這和它自身極其獨特又鮮美的味道是分不開的,不過這個東西倒沒有什麼不好的副作用!

樂天拿起了筷子,將筷子伸進了肉湯中,他居然撈起了一副骨架! 蘇紫萱看了一眼,她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發白……

「嘔……」

她居然情不自禁的想吐。

老道士愣了一下,他奇怪的看了看蘇紫萱,居然想吐?這倒是有點意思……

吃神仙肉的人很多,雖然也有人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之後有點噁心,但是真正吐出來的人真的是一個沒有!

「嘔……」

蘇紫萱還真的吐了,樂天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女人,這有福之人就是有福之人,別人可能需要很強的毅力進行抵抗這種誘惑,她根本不需要!

老道士明顯也愣了。

「嘶……有福之人!」他念叨了一句。

蘇紫萱指著老道士,她連連的乾嘔,噁心的不行!

「你個老王八蛋……你居然吃人肉!老娘要抓你回去……讓你把牢底坐穿!」她破口大罵。

老道士臉都白了,他一副有冤無處說的樣子。

「哎哎哎……淡定,淡定!這不是人!」樂天急忙說道。

蘇紫萱一愣,她看了看樂天。

「這分明就是未滿月的孩子!你以為我警察是白乾的嗎?」她指著樂天手上的骨架。

「哎呀,這是一種北山上特產的猴子!我以前管這種猴子叫做土猴……這東西不生活在樹上,而是生活在地下,和老鼠一樣會打洞的!不過這個東西的叫聲很奇怪,就像是嬰兒的哭聲……」樂天解釋道。

蘇紫萱那種想嘔吐的感覺突然不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