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紫陌便痛的在牀榻上打滾,她全身被汗水浸溼了,長髮凌亂,散落得到處都是。

“陌兒……。”

沐雲軒神情痛苦的看着肝腸寸斷的蘇紫陌,全身急得發抖。

“齊兒,你快一點。”

蘇櫟緊咬着牙關。

“哥,我正在想辦法。”

“陌陌……。”

萬界贅婿聊天群 慕容邵峯,赫雲霆,夜輕寒,衝了進來就聽到蘇紫陌痛苦的聲音。

“沐雲軒,陌兒怎麼了?”

慕容邵峯一臉緊張的看着神情痛苦的陌陌,剛剛陌陌離開的時候,還好好的。

沐雲軒不語,他的世界裏只有蘇紫陌。

他寬厚的肩膀,全身上下都在訴說着他此刻有多痛有多害怕!

“邵峯,這是桃木蠱,庚桑瑤那個女人拿走了陌陌的頭髮,現在正對陌陌施蠱呢?”

夜輕寒沒想到庚桑瑤速度會這麼快。 “爹爹,快把孃親打暈。”

蘇齊想不到其他辦法,這是唯一能減輕孃親痛苦的方法。

“好!”

沐雲軒顫抖着伸出雙手。

陌陌,對不起,如果這樣能讓你不痛的話,我寧願把你打暈。

蘇紫陌痛得發抖的身體抖了抖,沉沉的暈了過去。

沐雲軒顫抖着大手撥開她纏繞在臉上的頭髮。

只見暈過去的蘇紫陌依然在不停的皺眉,豆大的汗水依然還在流個不停。

“齊兒,不行,這樣你孃親不僅身體痛,就連靈魂都是痛的。”

夜輕寒雙手發涼,這桃木蠱就是因爲太毒辣了纔會被巫族禁用的。

“我知道,現在只能儘快找到那個女人,用噬魂鈴控制她的思維,讓她替孃親解毒。”

蘇齊也知道,這種桃木蠱無人能解,只有下蠱之人才能解。

“朱巖。”

慕容邵峯朝着門外喊了一聲。

“皇上。”

“滅了逍遙樓,把庚桑瑤那個女人給朕活捉過來。”

慕容邵峯說完,轉身離去。

赫雲霆一看,也快速的跟着出去。

“青楓,敬淮。”

沐雲軒也朝着外邊喊道。

“聖主。”

“去城外把那個女人抓回來。”

“是,聖主。”

“等一下,青楓叔叔,我和哥哥陪你們一起去,那個女人的修爲已經到了玄魂階巔峯,而且還會異術,你們鬥不過他們的。”

蘇齊想讓那個女人生不如死,自然要親自去。

“不,齊兒,櫟兒,你們留下照顧孃親,爹爹去,爹爹答應你們,兩個時辰裏一定把那個女人帶到你孃親面前,到時候齊兒想怎麼處置她都行。”

沐雲軒不願意讓他們去冒險,庚桑瑤,他自有辦法對付。

“爹爹,那你要快一點,你早一點找到那個女人,孃親就少痛一分。”

蘇齊大眼裏放着水霧,眼淚呼之欲出。

“好!爹爹會很快的。”

低頭,深情的看着仍然痛苦的蘇紫陌。

“陌兒,等我。”

隨即,沐雲軒快速的起身。

帶着青楓和敬淮離開。

這時,念飛鸞才走了過來。

“齊兒,你把這個放在你孃親的嘴裏,雖然不能解蠱,不過可以減輕你孃親的痛苦。”

“謝謝你,飛鸞姨!”

蘇齊接過來一看,是一根黑黝黝的棍子,散發出淡淡的藥味,蘇齊把它小心翼翼的放到蘇紫陌的口中。

果然,不一會,蘇紫陌臉上痛苦的神情慢慢減退了不少。

蘇齊握住蘇紫陌的手。

WWW.TTkan.c o

“孃親,都是齊兒不好,齊兒要是早一點去找那個女人,孃親就不會遭罪了,孃親放心,孃親的痛苦,齊兒會讓以十倍的代價還回來。”

蘇齊一邊說,眼淚一邊流下。

蘇櫟默默的站在一邊,心裏的想法和弟弟的所差無幾。

他轉身,快速的離開。

他要去做點什麼,在這裏看着孃親痛苦,他心裏的怒氣實在難消。

蘇齊知道哥哥要去幹什麼,只是此刻,他不能離開孃親,他要陪在孃親的身邊。

城外一出隱蔽的別院裏。

秋風吹得周圍的樹葉沙沙響。

庚桑瑤一身黑衣,她坐在地上的軟墊上,她前邊的矮几上,放着一個雕刻好的女子的雕像。 雕像被染成了暗紅色的,雕像的前邊,有兩條黑蛇的毒蛇不斷的撕咬着雕像,而庚桑瑤,在不斷的用手中的匕首戳中雕像的頭部,每一次下手都很重。

她一臉冷冷的,脣角卻是嗜血的笑意。

“蘇紫陌,今天就讓你嘗一嘗生不如死的滋味,你曾經帶給我的痛苦,今天我會讓你一次性還完,今後的每一天,我都會讓人沉浸在這種痛苦裏。”

惡毒的聲音裏帶淡淡着得意,對於庚桑瑤來說,蘇紫陌死了,她才能真正的得意起來。

此時,水倍巫師卻滿臉慌亂的急步走了進來。

“瑤兒,不好了,慕容邵峯和赫雲霆帶着人正在剷除逍遙樓,不到兩個時辰,逍遙樓一定會被他們踏平的。”

水倍巫師滿臉慌亂,她是怎麼才把這股勢力給建造起來的,一夕之間就被人給毀了,別說心痛了,她連肝都痛的顫抖了。

“怎麼可能?他們怎麼會知道逍遙樓的。”

庚桑瑤猛的站起來,一臉的不可置信。

逍遙樓她隱藏得已經夠好了,還是被發現了嗎?

“瑤兒,他們能查到逍遙樓,那這裏也很快會暴露的,你快點逃命去吧!只要活着就還有機會報仇。”

水倍巫師直到此刻才明白,她們是多麼的渺小。

沐雲軒動了動小指頭便能將她們一網打盡。

“我不逃,他們找不到這裏的。”

庚桑瑤固執的看着水倍巫師。

她現在跟死人有什麼區別。

君臨天正在通緝她,她往哪裏逃?回巫族,老族長也不會放過她的。

“瑤兒,求你了,不要在固執了,孃親走到這一步真的不容易。”

水倍巫師的聲音突然便了。

庚桑瑤驚訝得猛的坐到地上去。

“你,你剛纔說,說什麼?”

庚桑瑤發現,自己的聲音都在劇烈的顫抖着。

骷髏主宰 “瑤兒,我守護了你這麼多年,你難道真的要以這樣的方式來回報孃親嗎?”

水倍巫師突然扯下臉上的人皮面具。

猛的,熟悉的容顏讓庚桑瑤脣角蠕動着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只見拿下人皮面具的水倍巫師臉上是交錯的痕跡,庚桑瑤的容貌酷似她。

她,是庚桑瑤的孃親,任嫺靜。

雖然臉毀了,但看五官也會讓人一眼就看得出兩人是母女。

“孃親,你,你居然沒有死?你,你的臉……。”

庚桑瑤不可置信。

難怪她會對自己不離不棄的,做什麼事情都是盡心盡力的。

“當年,我本是去找你和你父親的,可是看到了庚樂羽親手殺了你的父親,孃親知道,她不會放過我的,她的心狠手辣是出了名的狠毒,你的爺爺全家也是被她殺死的,我心裏篤定她不會殺你,就轉身回去,回到家裏以後,正好看到被庚樂羽派來殺我的水倍巫師,我當時心裏邊有了一計,水倍巫師和我的身形差不多,而且她是我最熟悉的巫師了,對她的一行一動,我瞭如指掌,所以我把她勒死,把她易容成了我的樣子,又怕庚樂羽用異術看出端倪來,所以我毀了自己的臉,這才逃過一劫,之後,爲了讓你活命,我只能暗中偷偷幫助你,爲了不讓別人懷疑,也不敢有太大動作。” “可是出來這麼久了,你爲什麼不告訴我真相,如果你說出真相,讓我知道這個世界上我還有親人活着,那我就不會修煉幽禁禁術,至少我爲了你不會去修煉的,我修煉的幽禁禁術,也是孤注一擲,我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親人了,抱着這樣的心態,我纔會修煉幽禁禁術的。”

庚桑瑤臉色慘白如紙,痛聲哭着說道,心似乎被人狠狠的割了一刀。

“瑤兒,是我的錯,是我膽子太小,我在暗中組建了一股勢力,想要幫助你,可是一夕之間,全都被毀了。”

她攤坐在地上,心口的痛讓她無法呼吸!

她太懦弱了,她怕身份被揭穿以後,庚樂羽還會在殺了她。

她只想靜靜的陪在女兒身邊。

“夫人,族長。”

紅蓮衝了進來,看到地上的夫人露出了真面目,紅蓮眉頭皺了皺。

“紅蓮,你怎麼來了?”

任嫺靜快速的從地上起來。

“夫人,快離開這裏,慕容邵峯帶着人把逍遙樓全部拆了,而沐雲軒已經帶着人往這邊來了,以沐雲軒的速度,不超過一柱香的時間就會找到這裏來的。”

“紅蓮,你帶着我孃親先走,我能對付沐雲軒。”

庚桑瑤快速的恢復理智。

寧爲玉碎,不爲瓦全,她知道,只要一動了蘇紫陌,沐雲軒就不能放過她。

“不,瑤兒,我怎麼能丟下你呢?”

任嫺靜怎麼會願意一個人走呢?

庚桑瑤冷冷的看着她。

諷刺十足的道:“你已經丟下過我一次了,有什麼不能的,快走。”

庚桑瑤一臉心痛的看着她,她既然怕死,那她就讓她活着吧!

“今日,你們誰都走不了。”

聲音未落,沐雲軒的高大的身影就落入別院裏。

擡頭之間,一身黑色玄衣的沐雲軒就出現在三人面前。

沐雲軒全身充滿了怒氣,一雙深邃的眸子裏因爲憤怒而閃爍着藍光,就是隻站在哪裏,都能讓三人感覺到死亡的降臨。

“本座要你爲陌兒做的事情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沐雲軒的聲音冷得讓人自心底打顫。

看着矮桌上的暗紅色桃木雕刻。

沐雲軒快速的伸手去拿。

可庚桑瑤似乎洞察了沐雲軒的心思,快一步將桃木雕刻拿在手中。

“呵呵!”

庚桑瑤冷冷一笑,痛徹心扉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我庚桑瑤從十歲起就想着要嫁給你,爲了得到你,該做的和不該做的我都做了,我的一片真心,卻換不回你一個溫柔的眼神。”

庚桑瑤淚流滿面,痛苦萬狀,沐雲軒一個個冷酷的眼神如剝膚之痛。

“你不愛任何人,你只愛你自己。”

沐雲軒冰冷的質疑讓庚桑瑤猛的一怔。

她搖頭,淚如雨下,心如刀割,急急的替自己辯解:“雲軒,那是你從來沒有接受過我,又怎麼會知道我到底愛不愛你呢?”

“青楓,敬淮,動手!”

沐雲軒不想再說任何廢話陌兒還在痛苦,還在等着他回去給她解蠱呢?

青楓和敬淮走了進來,

“誰敢動手?”

庚桑瑤舉起手中的桃木雕刻威脅沐雲軒。 “沐雲軒,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庚桑瑤得意的看着沐雲軒,一臉的萬念俱灰。

“我死了,蘇紫陌也別想活,只要我捏碎這個桃木蠱,蘇紫陌就會瞬間斃命。”

沐雲軒一聽,雙手猛的收緊,她最不願意的就是聽到那個死字。

“你可以試一試?”

沐雲軒長臂一伸,任嫺靜就被沐雲軒死死的掐住脖子。

“本座到是要看看,是你快還是本座更快!”

沐雲軒勃然大怒,這天下,除了陌兒,沒有誰能威脅得了他沐雲軒。

“哈哈……!”

庚桑瑤突然放聲狂笑,只是那笑聲裏,充滿了淒涼。

“沐雲軒,你殺啊!殺了更好!她明明活着,卻從來不認我,殺與不殺,她在我的心裏已經是死人了。”

庚桑瑤憎恨的看着任嫺靜。

“瑤兒,你怎麼可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