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藝欣正疑惑呢!市面上第三方建材商大多數都魚目混珠!建築材料不保證,而且中間要的費用還高!所以基本像大企業的建築材料,很少在第三方那裏購買。

那邊的人很好說話,據說那批材料是海外運輸剩餘的一部分建材,一直堆壓在庫房,與兒童樂園需要的建材匹配度很高!

價格也跟之前東茂給的價格差不多,可是蘇藝欣還是不放心,畢竟光靠說,誰都能說!她得親自去看看才行!

下午兩點,抱着試試看的心態,去了那個第三方建材商!他們也是一家貿易公司,建材做的相對運輸的多一些。

蘇藝欣找到暫時閒置在工地裏的工人們,將少部分試用品,拿回兒童樂園的工地,又讓工人幫忙檢查匹配了一下!

還小心的去做了分解,不過成分分解還要隔兩天才能出,畢竟要確保建材可以安心使用。

正打算向葉景墨彙報的時候,葉景墨已經發來視頻通話,這會兒蘇藝欣,帶着一頂紅色的安全帽,在工地呢!

“你在哪?”

葉景墨疑惑的看着這丫頭,隱隱約約看到安全帽上寫的字才覺得,她應該是在葉氏的某個工地。

“我在東市這邊!九哥,我幫你找到了一家第三方的建材商!與兒童樂園暫時需要的那批建材匹配度很高!而且我也讓工人試了!就是成分分解!還沒出結果!”

葉景墨一頭霧水,不是讓這丫頭去華歌文娛選代言了嘛!怎麼跑去找建材商了?

“嗨!九哥,你卡了嗎?還是我這裏信號不好?”蘇藝欣說話的聲音很大,使勁兒對着攝像頭揮手。

“我在聽,你說的第三方建材商,是誰家?”

●t tkan ●CO

蘇藝欣想都沒想,脫口而出,“遠東商貿!他們主要做原材料運輸的,這批建材,是原先有一批海外運輸,剩餘的建材一直堆壓在庫房,所以價格也跟東茂那邊的價格差不多!”

“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我讓楚恆去辦!你別那麼辛苦了!回家休息吧!等我回去給你做好吃的!”

聲音一下子就柔和起來,蘇藝欣並沒有想那麼多,而是一下子就不好意思的害羞起來!

“嗯……好吧!那我先回家等你,你晚上,早點兒回來!額,對了!廣告方案我已經讓高巖帶回企劃部了!代言人還沒選,今天出了點兒狀況!”

“沒關係,我這也快下班了!一會兒回家見!”

掛斷電話後,葉景墨又給楚恆打去電話,正好楚恆也有事跟葉景墨彙報!

楚恆來到辦公室,剛一進屋,就猛的點了兩下頭,意思是告訴他,他們的想法是對的!

“葉總!我查了一下李祕書最近的動向,最近有人往她私人賬戶裏匯了比錢!數目不算大!不過至少是她年薪的三倍!另外,她好像要跳槽,一直在獵頭投簡歷!不過……”


“什麼?”葉景墨擡眼看了一下楚恆。

“不過,這些都不能直接證明協議是她泄露的!還是沒有辦法洗脫那丫頭的嫌疑!”

不管真相是什麼,他始終相信,不可能是那丫頭乾的!沿海商貿的股份,他等着這丫頭跟他坦白,雖然他已經隱隱約約有了答案!

“好!這件事你再繼續盯着!如果給我使絆子,肯定不會就這一次!另外,查查這個遠東商貿!聽說他家有一批,暫時符合兒童樂園需要的那批材料!你去看看!如果可以,就儘快動工!”

“哎?遠東商貿?那個第三方的建材商?”

“嗯!有什麼問題?”

“我之前聯繫過的!他們沒說手裏有匹配的建材啊!”他中午剛剛聯繫過,遠東商貿,對,就是遠東商貿,不會有錯的!怎麼沒幾個小時,就突然又有了呢?

“交給你去看吧!”葉景墨擔心那丫頭太單純,萬一被騙怎麼辦!所以這件事情,還得楚恆去辦,沒準還可以壓壓價錢!

楚恆出了辦公室後,葉景墨隱隱覺得不安,經過這件事情以後,他覺得,讓這丫頭待在自己身邊,有點兒不**全。

現在是有人想借她的手,對付他,對付葉氏,或者說,有人故意挑撥他跟這丫頭的關係。如果是後者,還好說,就怕是前者!

而這丫頭,什麼都不知道,所以纔會便宜了那些在背後捅刀子的人!

他長長的嘆了口氣,她現在已經是自己的女人了!他一定要保護好她才行! 回到家的蘇藝欣,看到孤零零的lucky,纔想到他們已經忽略它一整天了。

於是lucky用那委屈的神情看向她的時候,她即便累了一下午了,卻還是帶它下樓溜達了!

還順便去趟菜市場,準備給葉景墨露一手!

雖然市場人多,但這一路,有lucky在,好多人自動的給她讓了條路!

她買了很多食材,系在一起,掛在lucky的背上,讓它馱着!也幫她分擔了一點!要不然她自己肯定是拎不回來的!

進屋以後,她給lucky喂好飯,就係上圍裙進廚房了!

她也沒什麼拿手好菜,只不過是以前經常幫媽媽一起做飯,學的也是馬馬虎虎!

番茄炒蛋,上次想給奇奇做的時候因爲切到手,沒做成,也不知道味道怎麼樣!有沒有退步!

以前做的時候,都是媽媽在身邊指導,現在要一個人做,還真怕做不好呢!

她覺得自己做飯的水平跟九哥比還是差遠了!

她在自己買的那一大堆食材裏找了半天,也沒找到西紅柿!

呃……她好像忘了!

不過,辣椒炒雞蛋也是可以的吧?她笨手笨腳的處理着辣椒,雞蛋也不知道要打幾個,只能憑直覺了!

等她把兩樣東西都放在鍋裏炒的時候,葉景墨正好開門回來了!

聞着廚房的油煙味兒,看着廚房裏那個認真做飯的小女人,他有種從未有過的幸福感!

就好像一對在一起很久的夫妻,丈夫下班後,回到家裏,妻子正賢惠的爲丈夫準備晚餐一樣!

“九哥!你這麼快就回來了啊?”蘇藝欣轉過身子,拿鏟子的樣子,讓葉景墨看着十分別扭!

葉景墨嗯了一身,趕緊以最快的速度換了身衣服!就趕緊來到廚房幫忙了!

進來是,蘇藝欣正好將鍋裏的辣椒炒雞蛋盛到盤子裏。

“呃……”葉景墨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見五顏六色的辣椒炒雞蛋!

青椒,紅椒,黃椒,還有小米椒,一起炒出來的一盤菜,“寶貝兒!你想吃什麼告訴我就是了!我來做就好!”

葉景墨在水槽裏洗了下手,就準備幫忙。

“不用!九哥!我今天要給你露一手的!”

葉景墨也實在不忍心打擊她的信心,於是只能做些打下手的事情!

明明看着她倒了兩遍鹽,也只能先不出聲!

兩個人一起完成了一桌子的晚餐,蘇藝欣別提多有成就感了!

她盛了兩碗米飯,兩個人在餐桌前對坐,“九哥九哥,你喜歡的清炒時蔬!還有牛肉洋蔥!你快嚐嚐!”

“好!”他想着,只要不讓他吃那盤放了兩遍鹽的蝦仁荷蘭豆就行!

“還有這個蝦仁荷蘭豆,你也嚐嚐!很新鮮的蝦!”

墨爺表示,這嘴也是開了光了!

“好吃!”

蘇藝欣歡喜的看着葉景墨,還不忘幫他盛碗紫菜蛋花湯!


葉景墨看着這一碗沒攪開的雞蛋,只能象徵性的嘬了一小口!還好,還算能喝!

蘇藝欣也幫自己盛了一碗,一大口喝進嘴裏,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嚥下了!

“呸呸呸!九哥,你別喝!這個湯好像沒放鹽!”

蘇藝欣搶過葉景墨眼前的湯!然後略帶懷疑的嚐了一下自己做的其他菜!

“略~蝦仁太鹹!撕~這個,這個辣椒雞蛋太辣!怎麼這麼辣!”蘇藝欣覺得舌頭都麻了,一股火辣竄進鼻子,端起面前的蛋花湯顧不得放沒放鹽,就一飲而盡了!

葉景墨趕緊跑去對面房間的冰箱裏拿了礦泉水,打開遞給蘇藝欣,看她咕咚咕咚的喝下去以後,大手揉了揉她的腦袋。


“以後,做飯的事情還是交給我吧!”

“九哥~我怎麼什麼都做不好啊!”

“沒有啊!清炒時蔬!還有牛肉炒的就很好吃!很適合我的口味!真的!我很喜歡!”

蘇藝欣略表懷疑,還是自己動筷子嚐了一下!淡淡的,也沒什麼味道!

這頓飯哪裏是要給九哥露一手,分明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簡直浪費食材!

“這樣吧!交給我!你等我幾分鐘!”

葉景墨將那盤蝦仁和雞蛋端進廚房,繫上圍裙,又把他們碗裏的米飯拿過去!

三下兩下,一盤不用額外加鹽的蝦仁蛋炒飯就做好了!


端到蘇藝欣面前嚐了一口後,她詫異的看着葉景墨,這還是她之前做的又辣又鹹的菜嘛!

怎麼到了葉景墨手裏,變得這麼好吃了!

她崇拜又委屈的看着葉景墨,“九哥!你怎麼這麼厲害啊!”

“我厲害的,還不止這些哦!”

蘇藝欣一邊吃着好吃的炒飯,一邊點頭,“是呢!九哥賺錢也很厲害!”

葉景墨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回到自己的位子,繼續把這些飯菜吃進肚子!

吃過飯以後,葉景墨在廚房收拾着東西,蘇藝欣則是在吧檯高椅上,兩隻手託着下巴,認真的看着這個男人!

“九哥,我覺得,跟你在一起像做夢一樣!”

葉景墨擡起頭,用溼漉漉的手指點了下她的鼻尖!“傻丫頭!我能跟你在一起,我纔像做夢一樣!”

“可是九哥,我哪裏好啊?做飯都做不明白!工作上還總需要你幫我善後,我什麼都做不明白!”

“傻瓜!誰說的!你一直都很棒的啊!你說你,上學的時候,成績就很優秀!各方面都很突出!讓你在我身邊,只做個祕書纔是屈才了呢?你可是能做指揮官的人!我多榮幸,能有你在我身邊!”

葉景墨將碗筷擺進櫃子裏,擦乾手後,一把摟過懷裏的小丫頭,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Lucky也從閣樓上跑下來,做到他們邊上!

“還有啊!你現在是真的長大了!”葉景墨壞壞的看着懷裏的小人!

本來葉景墨說的很認真懇切,卻突然說到這裏的時候,語氣變的不正經起來!

蘇藝欣的臉從脖子一直紅到耳根,想到昨天晚上和今早的事情,就很害羞!她覺得自己也太不矜持了!

剛準備站起來走開時,突然被葉景墨拉住,狠狠地壓在沙發上!準備在這裏就給她地正法。 沒嘗過的時候,還不不覺得什麼,可是嘗過後。他這一整天都在回味,要不是週一很忙,他早就想回來了!

都說男人真正愛一個女人,就是無時無刻都想把她撲倒!

“別!九哥,lucky還在呢!”

lucky此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懂事地跳下沙發,轉過頭,又回到自己的房間裏了!


“可以了吧?”葉景墨還是很尊重這丫頭的,她同意,纔可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