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言沒有第一時間將唐易的死魂定在身軀內,而是讓他見了一下父母最後一面,唐易哭的很傷心,這一刻,他什麼都看清楚了。

唐易彎腰向着父母親最後一拜,而後感激的向着蘇言再一拜。

蘇言此刻心中也是五味雜陳,他沒有同情任何人,只感覺生命是那麼的脆弱,別人稍微動一下心思,便魂歸黃泉。

今天如果不是蘇言,唐易真的是糊塗而死,人心的險惡,在這一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蘇言重新認識了自己的身份,那是死亡的見證者,見證後,能幹什麼,幫你報仇?替你還魂?這些他都辦不到,或許第二天,他就忘得一乾二淨,偶爾想起來,那也只是死魂冊上一個冰冷,而後被人遺忘的名字而已。

叮咚:“恭喜宿主幫助死魂唐易完成臨終遺願,他對您的好評數爲——五顆星!”

收到他唐易的評價,蘇言低落的心情終於是好了一些,商店餘額顯示爲57。

蘇言點了點頭,就要用點魂棒將唐易的魂魄鎖入軀體時,門外突然一陣哀嚎,緊接着,唐飛的身形衝進來,大哥長大哥短的嚎叫起來,惹得直播間一個個全都露去鄙夷的神色。

蘇言卻是在這一刻笑了,而後和唐易一起看着唐飛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表演。

不得不說,唐飛的表演很到位,如果他沒有跟着白旭前去,見到這麼一位憨厚孩子後面的手段和嘴臉,他一定相信,這倆兄弟的感情是怎樣的深厚。

在蘇言的理解中,哭的情況大概分三種:有淚有聲謂之“哭”、有淚無聲謂之“泣”、無淚有聲謂之“嚎”,而現在唐飛就是典型的乾嚎,可惜了一位奧斯卡影帝了。

唐易則是很平靜的看着弟弟在表演,最後輕輕搖了搖頭,蘇言將他打入身體中。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軌跡要走,蘇言干預不得。

在背後捅刀子的大多數是自己人,因爲陌生人會防備,唯有自己人不會。

蘇言走了,這裏,只是他暫時停駐的一個落腳點而已,他還要趕時間前去下一個地方,剩下的就是鬼吏大人們的工作了。

…………

晚上,蘇言坐在一座房頂上,雙手放在後腦勺上,看着空中的明月,突然有些思念起家鄉了,也不知道雅楠怎麼樣了,會不會已經有新的男朋友了。

蘇言其實想利用直播平臺讓大家幫忙找一下雅楠,但想了想,這和人肉搜索她有什麼區別,到時候,不厭其煩的人人騷擾,算是徹底毀了她的生活。

所以,蘇言寧願自己苦着,將這份思念深深埋在心裏,等到實習期滿後,他上下活動一點,看能否回到自己的位面,然後去找她。

蘇言之所以有這樣的感觸,是因爲在一個時辰前,他定了城外農村一老婦的魂。

好像知道她即將不久與人事,這位年過七十的老奶奶對着牀邊哭得不能自已的老漢笑了。

“三哥,我……要走了,不能陪你……繼續走……下去了,從和你相識……到現在,整整五十四年,我也,愛了你……五十四年,我捨不得離開你。”

老漢哭得像個孩子,但卻只會啊啊啊的無聲喊着,老漢滿頭白髮,他是一個啞巴,他們沒有孩子,這麼多年,老婦一直是他的嘴,如今老婦要走了,卻只留下他一個人在世了。

那一刻,直播間內不知道有多少人哭了。

一生老伴一生相伴!

平平淡淡相伴一生!

“三哥,我想……再聽一遍……咱們……第一次……見面,你吹的那首曲。”

老漢急忙翻箱倒櫃將一個黑色的古苼找了出來,流着淚開始吹奏起來。

樂曲不知名,卻很優美,老奶奶是笑着走的,靈魂飄出,看到蘇言,笑了笑,而後憐憫的看着還在吹奏的老伴。

老伴老伴,老來有個伴,我先走了,卻剩下你一個人,如果下輩子還能遇見的話,我還做你老伴。

啊啊啊——

發現老伴走了,老漢滿是皺紋的臉淌滿了淚水,他的一生只會發出這麼一個音節,此刻抓着漸漸冰冷的老伴手,卻喊出了他這輩子最嘹亮的聲音。

“我,愛,你,一,輩,子。”聲音很含糊,但蘇言聽懂了,老奶奶顫抖着靈魂聽懂了,直播間內所有人聽懂了。 蘇言一直守在一旁,沒有離開,也沒有將老奶奶的魂鎖入體內,她就這麼望呀望呀,她生怕到了地府,喝了孟婆湯就什麼都不記得了,直到鬼吏來的前一刻,他鎖了老奶奶的魂,看着她離開。

原本以爲做鬼差是一件挺好玩的事,現在看來,還挺折磨人的,尤其是蘇言這種多愁善感的人。

當然,收穫也是頗豐的,商店餘額已經是71了,只要堅持兩天,人人五星好評,他就要升職九品鬼差了。

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當蘇言將最後一人完成遺願,滿臉晦氣的得到兩顆好評後,突然,腦海中響起了一道悅耳的聲音。

叮咚:恭喜宿主,晉升爲九品鬼差,獎勵大禮包一個,望宿主再接再厲,三個月後,達到八品鬼差。

隨着聲音落下,蘇言突然感覺一股純淨渾厚的魂力不斷自身體內散發而出,短短片刻,無論是精神力還是魂泉,都足足擴大了一倍有餘,甚至在這一刻,他隱隱感覺到,不遠處有三個同行在忙碌。

蘇言急忙進入系統。

鬼差等級:100/3000(九品鬼差),而此刻的商店餘額也是顯示爲100,只是瞬間,人數嘩啦啦的開始了暴增,眨眼間就已經達到五百了。

蘇言高興之餘,急忙看向自己的大禮包,那是一個紅色的包裹,在系統頁面散發着無盡的光華,蘇言那叫一個激動,沒想到升級還有這福利。

蘇言呸呸兩下,使勁搓了搓手,而後蘭花指點向大禮包。

轟的一下!

大禮包猝不及防的炸裂了,而後,一個黑漆漆的光團在五彩斑斕中閃爍着耀眼的光芒。

蘇言被亮光刺激的眯着眼,看不清那黑色到底是什麼,很快,系統傳來了報喜聲。

叮咚:恭喜宿主,得到魂獸一頭,此魂獸可代替腳程,幫助宿主最快完成任務。

蘇言一聽,頓時老激動了,先前還想着有一輛摩托就行,沒想到竟然是魂獸,哇,好高級的體驗。

待到光芒散盡後,蘇言看着黑漆漆的光團突然冒出來了一對長長的耳朵,頓時激動了,然後,修長的身姿開始展開,咦,竟然還有一個尾巴,不過怎麼看着這麼眼熟。

當最後一張長長的臉轉過來,眨着一對大黑眼睛,而後迷茫的看着蘇言。

蘇言只感覺頭頂上五雷轟頂,這尼瑪是大禮包,這分明是一頭騾子呀!

沒錯,此刻展現在蘇言面前的,就是一頭騾子,還是一頭小騾子,全身黝黑,此刻趕緊起身,跑過來欣喜的舔着蘇言的手掌。

蘇言欲哭無淚,仰天大罵:“系統,你大爺!”

叮咚:“檢測到宿主有辱罵嫌疑,扣除星指20,望宿主再接再厲!”

蘇言:“……”

當這頭小騾子出現在外面時,所有的人都給蘇言在開導。

【你瞧瞧這毛髮,這個頭,簡直是騾子界的極品呀!】

【這頭騾子這麼會黑的這麼純粹,連嘴都是黑的,這尼瑪晚上這麼一站,誰能看清楚。】

【小騾子一笑,哎呀,誰的牙大晚上不睡覺跑出來了?】

【我在想,它爸它媽是怎樣的,按照基因遺傳定律,這黑色絕對的顯性染色體。】

【小騾子在吃主播大大的衣服了。】

【大大,你給小騾子取個名字吧】

蘇言一巴掌把這頭騾子給拍遠,心情好沮喪,一頭騾子,你還不如給我一隻哈士奇呢,看誰不順眼,晚上往家裏一扔,直接免費拆遷隊。

好心酸,這就當上張果老了,看了看它那小身子,蘇言實在不敢倒騎,怕來個骨折,最後還得自己背它。

換一頭老子的青牛也比這結實呀!

“就叫小黑吧!”蘇言有氣無力道。

“嗯昂嗯昂~~”似乎聽到了主人取了名字,小黑突然叫起來,一聽這聲音,蘇言直接捂住臉。

沒臉見人了!

“曲終人盡散打賞主播萬藥靈乳一滴,可兌換魂星10點。”

“女中豪傑打賞主播百年地皇精三片,可兌換魂星20點。”

“坎坷王者路打賞主播魂嬰果一枚,可兌換魂星20點。”

“受傷的玫瑰打賞主播菩提汁一滴,可兌換魂星10點。”

…………

對於主播大人終於完成了:開局一根棒,一頭騾,裝備全靠撿,許多人刷刷的刷起了禮物。

蘇言頓時激動了,心情也是漸漸好起來,有總比沒有強吧!蘇言趕緊一陣吹捧,感謝打賞,等到停止後,再次進入系統頁面。

雖然已是深夜,但直播間人數上限3000後,現在已經1200多人了,商店餘額,也是顯示爲600。

這也就表示着,觀衆們能幫自己達到的魂星指數爲1500,太好了。

蘇言嚥了一口唾沫,看向上面那件的白衣服飾和摺扇,分別爲1000和200。

蘇言激動了,這加起來才1200,光是觀衆刷的禮物就足夠自己改頭換面了。

蘇言還有什麼可猶豫的,立馬扔了骨棒,直接用身上的600魂星開啓了兌換。

叮咚:“恭喜宿主兌換搖風扇一柄,扣除魂星200。”

當蘇言拿到這搖風扇時,看着上面的風景畫,頓時感覺自己的逼格生生拔高了一大截。

接下里嘴可能要甜一點,看能不能抓緊時間將那件白色雲紋衣衫給兌換下來。

蘇言高興的拿着摺扇扇着,感受着那絲絲涼意,不由大笑:“美滴很,美滴很!”

一轉頭,卻發現自己剛纔丟掉的骨棒竟然被小黑給撿起來,在嘴裏吮吸着裏面殘留的液體。

蘇言倒沒管,這骨棒就送給小黑了,反正自己用不着了,至於魂力問題,有這系統,還要骨棒中那點餘糧幹嘛,就像現在自己的魂力,相比一同實習的,可是少奮鬥至少十年呢。

吃飯問題,那一枚銅子大概夠了,如果能額外蹭上飯的話,管飽!

屬於蘇言自己的魂星現在有50,這50除了平常可以加入到總數,在商店換取東西外,最大的就是抽獎中心了。

蘇言再次進去,抽獎頁面還沒有更新,那雙鎏金靴子還在上面,蘇言頓時猶豫起來,現在扇子有了,想必再等兩天,那件衣衫差不多就可以兌換了,只可惜商店內沒有靴子,如果能抽到它的話,他就徹底滿足了。

想想,潔白的雲紋衣衫,酷的不能再酷的鎏金靴子,一柄無時無刻不在散發着文氣的扇子,再加上自己貌若潘安的俊俏模樣,這得迷死多少懷春少女呀。 蘇言決定了,花去5顆魂星再試一下,說不定幸運值高了,就抽到了呢。

5次機會後,蘇言滿是晦氣的從系統中退出,好想罵人,但是生怕系統再扣他星星,忍了!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十方鞋,這根本就是道士所穿的呀,蘇言有輕微強迫症,凡事追求整體美感,一想到不久後穿着上好衣衫,拿着摺扇,腳穿着十方鞋,心裏就一陣無聊狂躁。

累了一天了,要休息了,蘇言晚安後,便關了直播,而後靠着小黑躺下來。

別說,軟軟的,有點席夢思的感覺,蘇言頓時一掃先前的不愉快。

挺好!

第二天,蘇言是在一陣驢叫聲中醒來的,我說你好歹有一半血統是馬,就不能遺傳一點好的叫聲。

打開直播間時,蘇言激動了,沒想到一晚上,人數直接滿額3000了,還有諸多打賞,商店餘額更是顯示1325點,觀衆老爺們實在是太給力了。

不過,爲什麼還有十幾個熟悉的字樣。

打賞失敗!

什麼鬼?

系統腦子又瓦特了,數額還沒夠呢。

不過,蘇言又很快明白了,3000魂星,觀衆們承擔了打賞轉換的1500,昨天自己這柄搖風扇200,罵系統扣除20,自己努力的魂星抽獎謝謝惠顧5次,可不就剩餘1325點了嗎。

這也就表明了,他們的任務完成了,再也打賞不了,商城中花掉的魂星也包括在裏面,剩下的就要靠自己了。

蘇言在無語的同時,急忙進去,將那件雲紋白衣兌換了出來,穿在身上,別提有多帥氣了,頓時直播間內讚美聲一片,以及大量的‘打賞失敗!’

兌換了衣服後,觀衆老爺們能的挪動資金只剩下280了,就算加上自己那45,也只有325了,突然有種一夜再次回到解放前的感覺,不過看着此刻自己的裝扮,蘇言覺得一切都太值了。

當然,身上原本的那件衣衫自己也可以隨時切換過來,免得有時候鶴立雞羣,自己再怎麼說,也要給同僚們彼此一點面子不是。

很快,死魂冊上再次顯示了任務,蘇言急忙搶單,這次任務有6個,蘇言眼疾手快,搶的都是難度指數爲2顆星的,不過,這次的所有任務沒有一個在平陽城,都在周邊,還很分散。

蘇言很慶幸自己昨夜開了大禮包,要不然自己絕對要跑斷腿了,不過,看着小黑那體格子,蘇言還是很擔心。

“小黑,過來!”蘇言招了招手,小黑嘴裏咀嚼着大骨棒,看起來很滑稽。

“吃飽了沒?”蘇言一臉的笑容,如果對面是一個小女孩的話。

小黑無辜的黑眼睛眨呀眨,蘇言二話不說,就此騎了上去,他已經做好摔下來的準備。

哎呀呀,沒想到小黑還挺結實的,自己坐在它身上,竟然感覺很穩當。

真是一分錢一分貨呀,蘇言越來越期望自己到達八品鬼差的大禮包是怎樣的。

還有商店中那些新打開的物品,都是極爲有用的,自己得趕快升級了,到時候列個購物清單。

“衝吧,德瑪西亞!”蘇言一指前方,小黑撒開四蹄風一般的跑開,只留下原地一陣灰塵和漸行漸遠的歌曲。

我們不一樣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我們在這裏在這裏等你

…………

一晃一個月的時間悄然而過,蘇言每天樂此不彼的行走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家,定了一個又一個魂魄,也見證了不同的人性。

至於屬於自己的魂星指也飛快的達到了600,當然,期間也是手癢癢的再次抽獎了幾次,除了有兩次抽到了五顆魂星外,其餘基本都是謝謝惠顧。

蘇言都想放棄了,如果不是看在那雙鎏金靴子的份上。

還有小黑,別看它個子小,可真能跑,日行百里都不帶喘息的,而且是越跑越興奮,當然,屬於骨棒中的每天口糧也被蘇言獎勵給了它。

蘇言開始喜歡起這頭小浪蹄子了。

至於直播間的人數,每天都保持在3000滿額,雖說看起來人數是3000,但是,大家都是呼朋喚友的,人數至少翻倍,每天和大家嘻嘻哈哈的交流,蘇言很滿足,很充實。

而在今天,蘇言沒有去做任務,因爲到了月報的時候了,自己這一批鬼差,要在今天回到地府去彙報工作,無非就是走個流程,領導熱情的慰問你這段時間工作怎麼樣,有沒有遇到什麼難事,有需要就提,我們會盡量滿足你們的。

呵呵,你要是敢提一個意見,領導一定會更加的和顏悅色:“原來你遇到麻煩了,連這種問題都解決不了,我看這份工作不適合你,你到那邊去排隊吧……”

蘇言再次回到酆都城,並且將黃色衣服和骨棒給換了回來,這裏可是大本營,自己這麼一個異類突然出現,會被抓去研究的,直播間內更是再次沸騰了,實在是太激動了,地府內,好像每天死不完人,一直是滿員排隊,而這次,蘇言走了另一條路,那裏是此次的工作報告會。

一名高階鬼使竟然主持了此次的報告會,蘇言這批頂崗實習的約莫有一萬多名,當然,還在不停的進行選拔招聘。

報告會開完後,蘇言遇到了自己的老朋友,一名林則徐手下的一丘八,名李虎,蘇言叫他虎哥。

還有一個是從宋朝死亡下來的女子,叫墨雨荷,比蘇言大一點,蘇言一直稱雨荷姐,聽說雨荷姐的家境不錯,他爹還是殿中侍御史呢,或許他爹閒來無事,參了這個,又彈劾了那個,惹得人多了,有一天雨荷姐就被綁票了,需要十萬兩銀票來贖身。

他爹哪有這麼多錢,二話不說先報官,最後慘烈撕票,好的一點她沒被糟蹋,也算乾乾淨淨離開了。

雨荷姐很漂亮,樣貌沒怎麼變,依舊保持在臨死前二十歲的樣子,除了蘇言這個怪胎,反倒年輕了幾歲。

“虎哥,你現在在哪裏呢,當初咱們分配的比較急,都沒顧得上打招呼。”

鬼街,升棺酒樓內,蘇言敬了一杯李虎酒問道。

李虎一飲而盡,而後摸了一把滿嘴鬍子的酒漬,先喊了一聲‘好酒’,而後看向蘇言。

“他奶奶的,還是跟着林大人禁菸好,最起碼百姓是誇讚咱們的,現在到好,直接把我發配到了北宋那旮沓朝代,我還被人拉去給造反了,他奶奶的,老子一世英名都給毀了!”李虎說完,又一口酒而下。

蘇言和墨雨荷相視一眼,咋就造反了,當初在一塊培訓的時候,他整天嚷嚷着自己是多麼的忠義,哪怕被洋人的槍彈打成篩子,也都沒絲毫屈服,這咋成了鬼差變得這麼快?

“你造啥反了?”蘇言好奇道。 一說道此處,李虎頓時來了興趣:“兄弟,大妹子,打死你們都不可能相信,你們知道領着我們造反的是誰嗎?”

“是誰呀?”墨雨荷被勾起了興趣,畢竟他和蘇言性格都有些懦弱,三個月的培訓生涯,就一直被其他人欺負,如果不是虎哥護着他們,現在早就不知道成什麼樣了。

而且,她也來自宋朝,但卻是南宋。

如此仗義的人,一個月的時間不見,咋就跟着造反了,咱們的任務不是鬼差嗎?

“哈哈,是宋江,就是那個梁山好漢,我在宋朝還有一個名字,黑旋風李逵!”李虎的話剛說完,蘇言一口酒水全都噴在了李虎的臉上,滿臉的不可置信。

“你說你是誰?”

“黑旋風,李逵!”李虎抹了一把臉,沒有絲毫在意,反倒很得意。

蘇言懵圈了,直播間內的觀衆也是有點發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