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齊再次笑着軟軟的說道。

男子愣了愣,這一瞬間也有着幾分恍惚的錯覺,此刻似乎有些辯清了蘇齊的用意,可是還是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蘇紫陌一看,這件事情讓齊兒處理,可能會更好一些,這個男子的心裏防線可比剛剛那兩個人強多了,看到皓月皇在此,不但沒有一絲害怕,反而還讓皓月皇爲他妹妹做主,齊兒可以暗中動用噬魂鈴,這麼近的距離,別人說不會發現的,而且她也想快點把事情解決了,這裏有人鬧事,那其他地方也會有人鬧事。

男子把丹藥遞給蘇齊,可是當放到蘇齊白希的小手裏之後,他皺了皺眉頭,似乎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他怎麼會乖乖的把丹藥交給蘇齊了呢?

若是被查出端倪來,那麼以鎮國公的勢力,以及皇后的維護,根本就不能把明月山莊怎麼樣?那麼杏兒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到了這個地步,男子自知沒有了退路,心裏只能祈禱,不要被蘇齊看出端倪來,今天的事情他已經想好的退路,就是被看出來了,他也能全身而退的。

蘇齊看着男子的反應微微一笑,這才微微的轉眸,望向皓月皇,隨後,目光停留在手中的丹藥上。

“吾皇,這是破障丹,和砒霜具有很大的融合性,中了砒霜之人,聞過和吃過的人,會立馬斃命。”

蘇齊的此話一出,所有的人紛紛的驚住,特別是剛剛那幾個喝過酒的女子,更是驚的目瞪口呆看着蘇齊。

“不過各位不用擔心,這位公子摔破的葡萄酒裏,並沒有砒霜的成分,那就是說,這位姐姐是把砒霜含在嘴裏的。”

“你胡說?”

男子快速的打斷蘇齊的話,冷冷的看着蘇齊,不可能,他一定是亂猜的。一定是。他剛剛明明交代杏兒,一定要把砒霜吐進酒瓶裏的。

而剛剛喝過酒的女子們也稍微鬆了一口氣,這大起大落的心境,讓她們快要承受不住了。

“我胡說還是你胡說,咱們一會就能見分曉。”蘇齊笑得一臉的狡猾,可是那笑容卻非常的冷。

男子和隱在人羣中的姬煜的身子都紛紛的僵了一下。

“蘇齊邁着小短腿,走到女子的身邊蹲下,不顧衆人的眼光,撬開女子的嘴巴,裏面也是一片青黑。”蘇齊瞬間笑了笑。

“叔叔,我說的可對?”蘇齊眸子笑看着男子,仍就輕聲細語地問道。

男子的眸子微閃,攬着妹妹的的手,突然有些不受控制的輕抖了一下,一時間,竟然無言對答。

心中,卻已經是徹底的震撼了,這個孩子都能一眼看得出來,那皓月皇就更不用說了,想到剛開始,皓月皇說的話,他會讓蘇紫陌先開口,那就是說,皓月皇是早已經看出來他的的陰謀了嗎?

男子的沉默,衆人看在眼中,便也都會意,明白,蘇齊說對了,對到他找不到話來反駁,而讓他更加沒有想到的是,杏兒居然沒有聽他的話,把砒霜吐進酒裏,酒裏沒有砒霜的成分,他說再多,也是徒勞無功,讓他更沒有想到的是,那個人給他的丹藥,居然是能讓杏兒送命的丹藥。

皓月皇眉角微挑,此刻的眸子中,已經不再僅僅是期待那般單純了,看着從容不迫的蘇紫陌,更多了幾分驚愕,幾分詫異,這母子四人,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小覷。

君臨天也是下意識的一驚,他心裏雖然猜到他們很有可能是別人派來搗亂的,心想着目的是一樣的,他纔會站出來說話,卻怎麼也想不到,對方的手段會這麼拙劣。

“就這點拙劣的手段,也想來陷害我明月山莊,膽兒到也是大。”

蘇紫陌回頭看着男子,笑意絕絕的看着男子。

衆人看着她自信滿滿的笑意,在看那張驚豔絕絕的容顏,目光不由得都定格她風華絕代的容顏上。

“方纔看到公子眼神有一瞬間的錯愕,公子是不是也知道,你手中的丹藥你並不知道是和砒霜有相融性的?”

男子擡眸,一雙眸子直直的望着蘇紫陌,滿滿的錯愕,滿滿的震撼,她很細心,他錯愕的時間也是一瞬間的事情,居然被她看出來了。 而蘇紫陌,微微的垂着眸,卻還能從容不迫的對待這一切。

眼睛能看到的東西其實就是大腦想讓我們看到的東西,現在的人們,只會跟着她的思維走,這兄妹兩人今天也可能是沒有做好安排,這麼拙劣的陷害方式,讓她嗤之以鼻。

君臨天一聽,猛的驚滯了一會,他以爲蘇紫陌在父皇面前和在滿大街的人面前會害怕,畢竟一個人在怎麼改變,也不可能會改變本質。

可是他從一開始就想錯了,蘇紫陌早已經不是那個被禁錮在一個模子裏的人了,人的一生中,有很多東西會被奴役着,那就是人的心,君臨天所看到的蘇紫陌便是被他禁錮在他心裏的模樣。

而沐雲軒的脣角卻是極爲難得的隱過一絲輕笑,他的陌兒不管在哪裏?都能散發出異樣的光彩,他很慶幸,自己能早早的認出了她。

慕容邵峯一臉平靜,他知道,她能把這一切解決好!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她了,在混亂的邊境,她依然能把陷害她的人吃的死死的。

赫雲霆這下到是完全抱着看好戲的心態,當然,他想看的好戲是那對自稱是兄妹的兩人。

而那些買了酒抱在懷中的女子也被蘇紫陌一語驚醒。

“唉!我老婆子剛剛喝了一口,很好喝,到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啊!”

人羣中,突然有一個上了年紀的女子大聲的說道。

“哎!我也喝了,我也沒事。”

瞬間,人羣裏就像炸開了鍋,各自議論着。

跪在地上的男子一聽,眼眸裏閃過一絲懼意。

皓月皇的雙眸微微的閃了一下,意外中,似乎還隱着些許的期待。

蘇紫陌冷冷一笑,看了看地上的女子。

“吾皇!不如讓煉丹師來給這位女子看看,還有剛剛這位公子要給這位女子喂的丹藥,事情很快就能真相大白的。”

皓月皇慢慢的看向蘇齊,脣角微扯,扯出一絲淡淡的輕笑,“蘇齊是我丹閣的鑑定師,對丹藥十分熟悉,不如就讓蘇齊給我們解釋一下吧!”

皓月皇的聲音極爲的輕淡,但是,卻讓在場的人微微的怔住,蘇齊不僅是一個孩子,還是一個神級三品煉丹師,對於蘇齊這個名字,皓月國京城的人早就如雷貫耳了。

“吾皇!齊兒很榮幸吾皇能給齊兒這個機會。”蘇齊笑得大眼彎成了月牙兒,他蘇齊其他不會,整人他是層出不窮的。

“父皇不可?”

“皓月皇,這蘇齊可是明月莊主的兒子。”

君臨天和慕容澤禹異口同聲的說出自己的話來。

“二王爺,別忘記了,這裏可是皓月國,別忘了自己的身份。”慕容邵峯快速的出聲警告,他心裏明白,慕容澤禹會針對陌陌,是因爲他。

慕容澤禹則是冷笑着回了慕容邵峯一個眼神,並不畏懼慕容邵峯太子的身份。

“無妨。”皓月皇輕輕的聲音傳來,卻有着一股讓人無法抗拒的魄力。

只是衆人卻有些不愕然,皓月皇選的人爲什麼會是蘇齊呢?

其實衆人想多了,皓月皇知道蘇齊的本事,他又怎麼會捨近求遠,畢竟在這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鬧事,對於他們皓月皇的名聲並不好,各國來參加慶國典的人們也紛紛到了皓月皇。

隱在人羣裏的姬煜一聽皓月皇的話,身子卻是猛然的一僵。心下,也是暗暗的驚滯,要是讓蘇齊去看丹藥的成分,那麼他的身份便會暴露了。

不過姬煜的心裏還是想賭一把,他不相信蘇齊能夠看出丹藥的端倪,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姬煜以自我爲中心,且不知,沒有了恐懼的束縛,他只會摔得更慘。

“蘇齊。”皓月皇看了蘇齊一眼,內心深處,皓月皇是相信蘇齊的,而且他相信蘇齊也不會讓他失望,畢竟蘇齊是他欽點的丹閣鑑定師。

“是,吾皇。”蘇齊笑着應道,“爹爹,讓齊兒下去。”

“嗯。”沐雲軒輕輕的點頭,他也相信自己的兒子。

蘇齊一落地,直奔跪在地上的男子而去。

“這位叔叔,可以把你手中的丹藥給齊兒看看嗎?這位姐姐就不用看了,她是中了砒霜之毒。”蘇齊聲音軟軟糯糯的,十分的客氣,十分的禮貌,讓人忍不住沉醉在那沐浴春風的聲音中。

“中了砒霜之毒,那我的妹妹且不是沒有救了。”男子顯然很激動。

“這位叔叔,你先彆着急啊!我可沒有說這位姐姐沒救哦!先把丹藥給我看看。”

蘇齊再次笑着軟軟的說道。

男子愣了愣,這一瞬間也有着幾分恍惚的錯覺,此刻似乎有些辯清了蘇齊的用意,可是還是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蘇紫陌一看,這件事情讓齊兒處理,可能會更好一些,這個男子的心裏防線可比剛剛那兩個人強多了,看到皓月皇在此,不但沒有一絲害怕,反而還讓皓月皇爲他妹妹做主,齊兒可以暗中動用噬魂鈴,這麼近的距離,別人說不會發現的,而且她也想快點把事情解決了,這裏有人鬧事,那其他地方也會有人鬧事。

男子把丹藥遞給蘇齊,可是當放到蘇齊白希的小手裏之後,他皺了皺眉頭,似乎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他怎麼會乖乖的把丹藥交給蘇齊了呢?

若是被查出端倪來,那麼以鎮國公的勢力,以及皇后的維護,根本就不能把明月山莊怎麼樣?那麼杏兒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到了這個地步,男子自知沒有了退路,心裏只能祈禱,不要被蘇齊看出端倪來,今天的事情他已經想好的退路,就是被看出來了,他也能全身而退的。

蘇齊看着男子的反應微微一笑,這才微微的轉眸,望向皓月皇,隨後,目光停留在手中的丹藥上。

“吾皇,這是破障丹,和砒霜具有很大的融合性,中了砒霜之人,聞過和吃過的人,會立馬斃命。”

蘇齊的此話一出,所有的人紛紛的驚住,特別是剛剛那幾個喝過酒的女子,更是驚的目瞪口呆看着蘇齊。

“不過各位不用擔心,這位公子摔破的葡萄酒裏,並沒有砒霜的成分,那就是說,這位姐姐是把砒霜含在嘴裏的。”

“你胡說?”

男子快速的打斷蘇齊的話,冷冷的看着蘇齊,不可能,他一定是亂猜的。一定是。他剛剛明明交代杏兒,一定要把砒霜吐進酒瓶裏的。

而剛剛喝過酒的女子們也稍微鬆了一口氣,這大起大落的心境,讓她們快要承受不住了。

“我胡說還是你胡說,咱們一會就能見分曉。”蘇齊笑得一臉的狡猾,可是那笑容卻非常的冷。

男子和隱在人羣中的姬煜的身子都紛紛的僵了一下。

“蘇齊邁着小短腿,走到女子的身邊蹲下,不顧衆人的眼光,撬開女子的嘴巴,裏面也是一片青黑。”蘇齊瞬間笑了笑。

“叔叔,我說的可對?”蘇齊眸子笑看着男子,仍就輕聲細語地問道。

男子的眸子微閃,攬着妹妹的的手,突然有些不受控制的輕抖了一下,一時間,竟然無言對答。

心中,卻已經是徹底的震撼了,這個孩子都能一眼看得出來,那皓月皇就更不用說了,想到剛開始,皓月皇說的話,他會讓蘇紫陌先開口,那就是說,皓月皇是早已經看出來他的的陰謀了嗎?

男子的沉默,衆人看在眼中,便也都會意,明白,蘇齊說對了,對到他找不到話來反駁,而讓他更加沒有想到的是,杏兒居然沒有聽他的話,把砒霜吐進酒裏,酒裏沒有砒霜的成分,他說再多,也是徒勞無功,讓他更沒有想到的是,那個人給他的丹藥,居然是能讓杏兒送命的丹藥。

皓月皇眉角微挑,此刻的眸子中,已經不再僅僅是期待那般單純了,看着從容不迫的蘇紫陌,更多了幾分驚愕,幾分詫異,這母子四人,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小覷。

君臨天也是下意識的一驚,他心裏雖然猜到他們很有可能是別人派來搗亂的,心想着目的是一樣的,他纔會站出來說話,卻怎麼也想不到,對方的手段會這麼拙劣。

“就這點拙劣的手段,也想來陷害我明月山莊,膽兒到也是大。”

蘇紫陌回頭看着男子,笑意絕絕的看着男子。

衆人看着她自信滿滿的笑意,在看那張驚豔絕絕的容顏,目光不由得都定格她風華絕代的容顏上。

“方纔看到公子眼神有一瞬間的錯愕,公子是不是也知道,你手中的丹藥你並不知道是和砒霜有相融性的?”

男子擡眸,一雙眸子直直的望着蘇紫陌,滿滿的錯愕,滿滿的震撼,她很細心,他錯愕的時間也是一瞬間的事情,居然被她看出來了。 男子心裏斟酌着蘇紫陌的話,說錯了,他的行爲可就是欺君之罪,說對了,那就等於承認了他們是故意陷害明月山莊的,瞬間,他進入了兩難的禁地。

猛的擡眸,男子看向蘇紫陌的眼眸劃過一抹精光,她剛剛的話……?

男子試着揣摩蘇紫陌的用意。

沐雲軒微微走進了幾步,挨着蘇紫陌並肩站在一起,脣角似乎微微的扯出一絲若有若無的輕笑。

“陌兒,既然事情已經明朗,便不用跟他們多費脣舌,皓月國皇宮裏的天牢會讓他們實話實說的。”

看出來的男子的猶豫,沐雲軒火上澆油。

“天牢?”男子驚恐的看着沐雲軒,又看了看懷裏已經暈過去的妹妹,天牢是絕對不能進去的,進了天牢,他和妹妹就等於死路一條,姬煜是不會放過他們兄妹的。

看着妹妹,男子不由得罵自己的妹妹傻,被姬煜的三言兩語給騙了,偏偏自己還好和她一起胡鬧。

君臨天望向沐雲軒的眸子遽然的一冷,“雲軒,你把話題往皇室扯,倒真是耐人尋味?”

君臨天說的也對,這本是一起小小的誣陷案,並且只是和明月山莊有關,被沐雲軒這樣一說,倒也有了幾分威脅在裏面,明白這裏面含義的人,自然會多想,畢竟真正的內心強大,並不一定能承受更多,更多的時候是毀滅自己。

“三王爺想多了,別忘記了,這位公子剛剛說的是請吾皇做主。”

沐雲軒的聲音中,也明顯的多了幾分冷意,特別是脣角邊那時有時無的笑意,讓人壓抑得想逃。

上次,自己一時疏忽,讓君臨天逃脫了一次,他纔會有機會站在這裏給陌兒添堵,這次,君臨天要是在敢暗中搗鬼,他不介意當着衆人的面滅了他。

男子自然看出來了君臨天和沐雲軒之間的用意。

“明月莊主說得對,在下並不知道這丹藥和砒霜有相容性,更不知道妹妹的口中的砒霜是怎麼來的,我妹妹再傻,也不會把砒霜放在口中。”

一句話,把所有的責任推的乾乾淨淨的,乍一聽,反倒是蘇紫陌推波助瀾了一把。

但是男子的底氣不足,他的話並沒有太大的說服力。

蘇紫陌斜視了他一眼,她,雖然不喜歡惹事,但是卻絕對不會任人欺負。

她蘇紫陌一向都是有恩的報恩,有仇的報仇,所以這次,她一定要揪出幕後主使,雖然她猜的得出那個人是誰,但是她要他自己原形畢露。

皇上的眸子猛然的一沉,望向男子時,陰沉中多了幾分怒意,身爲高高在上的皇上,豈能容忍別人的欺騙?

男子感受到皓月皇的目光,心中也隱過幾分寒意。

姬煜亦是,伴君如伴虎,他在皇上身邊也已經有幾年了,怎麼會不明白這裏面的驚險,他知道,這一次,如果他暴露了,自己這麼多年來,一切努力得來的輝煌是徹底的毀了。

但是,這一刻,他一定要冷靜,晨旭心裏很有可能是猜到了是他的用意,但是他手中並沒有證據,他絕對不能毀了自己,不能毀了姬家,所以,明知是錯,還要強硬的堅持到底,洗脫這一切和他有關的牽扯。

君臨天雙眸一沉,再次狠聲道,“蘇紫陌,你這是引人入勝,就算酒裏沒有了砒霜,你也難逃其咎,如今人倒在了你們明月酒行裏,單憑蘇齊的片面之詞,根本就說明不了什麼?”君臨天不放棄,他也想讓蘇紫陌栽到他手中一次,她也想讓他看看,他君臨天能把她推下水,也能把她救出來。

恰好這個時候,齊磊從裏間走了出來。

“王爺,這是在明月酒行後院裏搜出來的砒霜。”

齊磊的話人衆人一愣,君臨天斂着的眼眸裏閃過一絲笑意。

赫雲霆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光顧着看好戲,忘記了防着後邊的事情了,該死,讓君臨天有了可乘之機。

沐雲軒皺了皺眉頭,衆人的心思都被吸引到了這裏,自然不會去想酒行後院的事情。

君臨天看着心思各異的每一個人,在看了看被男子摔碎的瓶口,“父皇,可以看得出來,砒霜就隱藏在瓶塞上,瓶口處有砒霜的痕跡。”

君臨天就像是抓住了一根主心骨,陰柔的臉上也變得有自信起來。

蘇齊眼眸裏閃過一絲凜冽,那名護衛是怎麼進入後院的,還是砒霜是君臨天早就準備好的了。

男子猛的看向君臨天,心裏已經瞭然,君臨天是想借這件事情把事情鬧大,難道自己今天要爲她人做嫁衣不成,逼不得已,他會說出事實,最起碼能保住自己和妹妹的性命。

“呵呵……”蘇紫陌突然的輕笑出聲,修長白希的柔荑輕輕玩着胸前的幾縷青絲。

她原本不想做的太狠,太過,耐何別人不肯罷手,非要逼她,那她蘇紫陌也沒辦法,只好奉陪了。

只是,這一擊一出,真相大白,只怕有很多人就沒有翻身身的機會了。

她已經給了他們機會,接下來,也就怪不得她蘇紫陌了。

聽到蘇紫陌銀鈴般的輕笑聲,衆人再次的怔了怔,不明白,面對君臨天那般的怒聲質問,爲何她還能笑的這般的輕鬆。

有皓月皇在,加上君臨天拿出來的證據,任誰都做不到她那般輕鬆。

“蘇紫陌,你笑什麼?”君臨天怒視着她,一雙眼眸極其陰沉,她的笑讓他心裏莫名發慌。

“君臨天,你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證實這件事情和明月山莊有關,莫不是你就是這件事情的幕後主使?”

她那輕淡的聲音再次的傳來,卻震撼住了不少人的心。

皓月皇瞬間陰沉的看着蘇紫陌,這個女人還真敢這樣說,她不知道這樣的話能瞬間把天兒給毀了嗎?

“蘇紫陌,你胡說?”君臨天震怒,這個女人一定是故意的,他以前怎麼不知道蘇紫陌肚子裏的彎彎腸子這麼多呢?一句話,足以把他毀滅,能把他毀滅的原因就是父皇就在這裏。

“我胡說?”蘇紫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突然話峯一轉,“三王爺既然認爲我蘇紫陌在胡說,那是不是也能說明三王爺的話也是在胡說呢?”

蘇紫陌脣角笑得越發的嬌豔,他不知道有一句話叫做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說出來就在也收不去了嗎?

齊磊手中拿着的那包砒霜,真的是在她明月酒行後邊搜出來的嗎?

而躺下的女子口中吃下的,真的就是他手中的砒霜嗎?

她早就做好了各項準備,君臨天就憑齊磊手中的那一包砒霜,就想讓她身敗名裂嗎?

他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

“王王爺就那麼確定,這名女子口中吃下的砒霜,會是三王爺手中的那一包?”

輕描淡寫的聲音讓君臨天一愣。

齊磊心裏突然有不好的預感,王爺讓他暗中進酒行後院尋找證據,既然有人想陷害蘇紫陌,那就說明,會有人在暗中動手腳,他去了,也找到了砒霜,至於是不是那名女子吃下的砒霜,他壓根就沒有想過。

聽了蘇紫陌的話,赫雲霆臉上突然露出若有若無的笑意,他怎麼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陌陌說過,吃食上是最容易讓人動手腳的,所以陌陌早就人少羽他們安排好了,看來,少羽是故意讓齊磊進後院的,因爲少羽就在後院,要是少羽想阻攔,這齊磊根本就不是少羽的對手。

“蘇紫陌,你什麼意思?”

君臨天突然感覺自己有一種被人耍了的感覺。

蘇紫陌看了君臨天一眼,那總顏色的紙包着的砒霜,她原本是準備給姬煜的,可是卻被君臨天的人找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