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衆小混混喊着“大”“大”……

趙望心裏想着要搖大,可不知怎地突然感覺到腦袋裏好像有個不可抗拒的聲音在向他輕輕地呼喚:“搖小”“搖小”……

趙望打開,衆人傻了,三點,果真搖小。

如此幾把,趙望也不知怎麼回事,青年壓哪裏他就開哪裏。

趙望把骰子一扔,道:“不來了,你作弊。”

青年奇怪地道:“骰子在你手裏,而且我先壓,怎麼說我作弊,你問問大家有沒有這樣的道理?”

衆小混混也連聲幫青年說是。

趙望也不清楚爲什麼會這樣,不過愛賭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不服輸。

“來,最後賭一把,一把定輸贏。”他指着自己身邊的剩下的銀子道。

“好,”青年道:“我這一把壓大。”

這一下一定要集中精神!趙望看着青年,心裏暗暗道。

可他一搖骰子,那個奇怪的不可抗拒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這一把開起來又是大。

咦,衆小混混真的傻了,如果說前面有可能是趙望放長線釣大魚的話,這一把就是來真的了,怎麼還是開別人壓的點數。

他們是知道趙望的賭技的,不能說把把可以開他想要的點數的話,最少也可以開個八九不離十。

“再來,”趙望氣極敗壞。

青年慢慢地把趙望身邊的銀子全部掃過來,問道:“你還有錢嗎?”

趙望渾身摸了一遍,發現自己沒錢了。

“……”

青年笑道:“你可以用你身上的東西來抵押,比如‘萬靈丹’之類的東西。”

一提到“萬靈丹”三個字,趙望的臉色一下變得血色全無。

他顫抖地問道:“你們究竟是誰?”

青年身後其中的一男一女擡起頭來,男的約莫二十出頭,英俊的臉上帶着幾女的大聲喝道:“趙望,你這狗賊,可還認得我們?”

趙望一擡頭,看清了這一男一女的面貌,頓時魂不附體,把骰子一扔,轉身就跑。

樹林裏一下冒出無數人來,將趙望團團圍住。

趙望只好回到原處。

其他小混混見勢不妙,偷偷開溜了。

這一男一女正是費比和琪連。

剛纔和趙望一起賭的是青年是聶宏。

原來秦風他們已找到費比,打探到趙望在這裏聚賭。

費比大罵道:“你這忘恩負義的東西,枉我把你從萬獸山救回,我父親不辭辛勞爲你療傷,你怎敢盜我家至寶?”

趙望臉色蒼白,默不作聲,心裏似乎慚愧之至。

費比道:“來人呀,把他給我帶回去。”

幾個隨從應了一聲,就要上前抓趙望。

忽見趙望在原地滴溜溜轉了一圈,一聲輕響,一道藍光,地面上出現了一條小小的裂縫,趙望頓時不見了。

這一下出人意料,衆人呆在原地。

這小子原來還有土遁的天賦技能!

費比恨恨地道:“便宜這小子了。”

琪連奇怪地問聶宏:“聶大哥,剛纔賭錢的時候是怎麼回事,你壓什麼,他爲什麼就開什麼?”

秦風笑道:“你聶大哥用的是催眠天賦。趙望搖骰子的時候被催眠了,所以他壓什麼,趙望就會按他的意思搖什麼、開什麼。但是趙望自己卻不清楚。”

心裏暗暗佩服聶宏,深藏不露啊,居然是個雙料冠軍。

琪連恍然大悟,羨慕地道:“我要是有天賦能力該有多好。”

聶宏忙安慰她道:“我們也很想學你的馴獸術。”

費比對秦風等人道:“現在偷盜‘萬靈丹’的人已經找到,我相信他遲早逃不了我的手心。多謝各位幫忙了,你們先回客棧吧,等我們找回萬靈丹,一定會通知各位。”

言下之意是不想二人繼續插手此事。

秦風道:“既然如此,在下等人告辭了。”

聶宏似乎還想說什麼,秦風悄悄拉了下他的衣袖。

琪連看着秦風,似乎也還想說點什麼,費比拉着她的手,走了。

費比一行人走後,聶宏慍道:“十殿下你爲什麼不讓我說話。”

秦風笑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可是既然人家已經下了逐客令,我們何必自討沒趣。”

二人往城裏走去。

秦風突然道:“我有一個問題一直想問聶護衛。”

聶宏道:“你問吧。”

秦風疑惑地道:“你既然會催眠術,爲什麼不直接催眠趙望讓他說出事實真相,還要如此大費周章。”

聶宏哈哈一笑,道:“問得好。他的天賦雖不高,大概賦師三四級的樣子,但當時那麼多人在場,怎麼能讓他說出來,要是被對神獸族有覬覦之心的人聽見,我可負不起這個責任。”

秦風道:“看來你考慮問題比我周到啊。”


聶宏忽然輕輕地道:“注意了,有人暗暗跟蹤我們。”

二人有說有笑,裝作不知道的樣子。

後面一個人,鬼鬼祟祟地遠遠跟着。

二人拐過一個彎,這個跟着的人小心翼翼地跟了過來。

等他也拐過彎一看,咦,人呢?

眼前的兩個人突然不見了。

正在此人疑惑的時候,從旁邊一棵樹後面閃電般地閃出一人,正是聶宏,他一把抓住跟蹤者,喝道:“說,你是誰,誰派你來的?不然我宰了你。”

旋即秦風也從樹後面走了出來。

跟蹤者慢慢地轉過身來。

“啊,是你?!” 秦風和聶宏二人張大了嘴巴,半天也合不回去,他二人做夢也想不到這個跟蹤的人竟然是趙望。

秦風道:“我們正要找你,沒想到你自己倒送上門來了。”


趙望神色慌張,往四周望了望,道:“此地不是說話之處,我們找個隱祕的地方容我細細跟你們道來。”

衆人疑惑地看着他,秦風猶豫了一下,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話說。”

趙望喘着氣道:“你先放開我,我要是想逃的話,就不會來找你們了。”

聶宏放開了他。

趙望又道:“你們找個地方吧,我如果帶你們去,怕你們不相信我。”

一行人往樹林深處找了個隱祕的地方,聶宏往四周聽了聽,確定周圍沒人以後,對趙望道:“這裏暫時很安全,你可以說了。”

趙望道:“我覺得你們不像壞人,而且如果我再不說,怕萬一不小心被人滅口了就沒機會了。”

他接着道:“我已經被追殺了無數次了,全仗我有土遁術,不然早死了。我要不是爲了報答桑格拉族長的大恩,我早遠走高飛了,哪還在這裏擔驚受怕。”

秦風道:“報答?你偷了人家鎮族之寶還說要報答人家,真是恬不知恥。”

心裏卻道:“比我還無恥。”


趙望道:“我也是被迫的,他抓了我七十歲的老母親,威脅我如果我不去幫他偷‘萬靈丹’,就殺了她。我實在沒辦法,只好昧了良心去做了。”

聶宏急於知道答案,忙問道:“到底是誰?”

二人瞪大了眼睛,都想知道是誰。

趙望道:“這個人你們都認識。”

秦風、聶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趙望道:“他就是費比。”

費比是桑格拉的親兒子,爲什麼要害他老子?

二人瞪着趙望。

秦風很謹慎地問道:“你確定是他?”

趙望瞪了他一眼,道:“你以爲我冒着生命危險來找你們,就是爲了來誣陷他嗎?”

聶宏道:“原來是他。我說這南昭城有多大,他怎麼來了一個月卻老說沒有任何線索;他今天故意讓我們看到趙望就是想讓我們作證他正在努力地追查盜賊,卻又怕我們知道真相要趕我們走。”

秦風對趙望道:“你既然會土遁,爲什麼不親自到桑格拉那裏說清楚。”

趙望道:“你是個聰明人,如果我去找桑格拉,他會相信我的話嗎?你認爲他是更相信費比的話還是相信我的話?”

聶宏道:“既然如此,我們去跟桑格拉族長說他也不會相信,而且我覺得桑格拉特別器重費比。”

秦風想了想,在地球上一夥青年當中數他主意最多了。好半天,他才道:“或許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讓桑格拉相信我們的話。”

他忽然問趙望:“你的土遁術可以帶幾個人?”

…………………………………………………

費比悠閒地躺在椅子上,桌上放着上品好酒,旁邊蹲着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正在幫他捶腳。

昨天好不容易把妹妹叫回神獸族去,現在沒人約束他,他可以放心大膽地去做他每一件他想做的事情了。

他已經高價請到了一位會土遁的高手,今天內就會趕到,到時候就可以將趙望殺人滅口了。

他的心情出奇的好。

秦風、聶宏你們可千萬別來破壞我的好事,否則,嘿嘿……

想到這裏,他坐起來得意地喝了一口酒,一隻手不老實地往少女豐臀摸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