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地繼續聽下去。

她聲音變得有些低沉,彷彿是為了配合接下來的內容。

「他欺騙了我。背著我和另外一個女生交往。」

「這也很正常。起碼在宿務這裡算是的。」

Frank依舊不動聲色。

「不。先生,你不知道的。對其他人也許正常。但是,我們談戀愛已經超過七年了。」

這是在現場編小說騙自己嗎?

來到F國一兩年,在這宿務也一年了。

好像從來就沒有目睹過聽說過有哪對情侶持續了這麼長時間的關係。

Frank就只是很有些不相信地笑。

「真的,我們是從高中時候就開始的哦。」

「我們一起去過很多地方玩。去吃過各種食物。幾乎每個星期都要一起逛街看電影。」

「這麼說吧,可以說是他,陪著我度過了整個的少女時代。」

Frank覺得有些聽不下去。

大戲骨 趕緊出言打斷。

「如果真的在一起七年了,現在要分手,也還正是證明了那種七年之癢的說法啊。」

「七年之癢?那是什麼呢?」

她一臉迷茫。

「這是C國文化里的一句話。意思就是,當婚姻或者感情到了七年之後,最多也就七年時間吧。最後就會無疾而終,煙消雲散的啦。」

「哇,這樣的說法,倒還真是很準確哦。」

不過,她又馬上搖了搖頭。

「不對。這還是不太符合我的情況。因為他只是嫌棄我不肯把自己完整地交給他。然後他就再也不願意等待,去找了另外一個可以現在就給他的女人。」

這個Frank就真的不相信了。

就宿務這裡的風氣,兩個小年輕交往了七年之久,都還是純潔的少女之身。

這是在騙小學生嗎?

「你確定你還是少女?」

忍不住Frank就笑了起來。

她有些急了。

「先生,當然是了!」

「我們全家可都是純正的天主教徒,然後我的家教也從來都非常嚴格。」

「我還加入了婚前守貞運動的純潔誓約!」

「這麼說吧,如果不是因為分手了,心情苦悶,我是根本不會和你說話,更不要說喝什麼咖啡了。」

「OK,OK,我相信還不行嗎?」

Frank就無可奈何地聳聳肩膀。

心裏面卻還是很不以為然的。

既然是有那麼嚴格的家教。

怎麼從高中時候就開始戀愛了?

再聊下去。

居然她還是F國大學的學生。

是在宿務這裡的分校,而不是馬尼拉的本部。

UP當然算得上是F國最好的學校。

裡面的多數學生,家庭都是非富即貴的。

如果真是這樣,那她剛才說過的話,也還會是有點靠譜了。

Frank這才有了興趣仔細打量她一番。

她不算漂亮。

只是整個臉龐,給人一種特別清秀的感覺。

也還真正懂得了,稱讚一個女孩子是眉眼如畫,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情況。

原來傳說中的眉眼如畫,就是那臉龐的皮膚,肯定不會是那種絕對的白皙。

反而會是那種正兒八經地帶著一點點黑的健康膚色。

同時,整個面容卻是非常的層次分明。

比如說,那眉毛是非常秀氣,像是一溜斜長的葉子。

但是也很黑。

就算臉部的皮膚不是太白太透明的那種吧。

但是二者對比起來,卻依然感覺很鮮明。

大概是對比度很高的緣故吧?

然後這樣看上去,就會有一種充滿了立體感,又還相當清晰的一種畫面感。

還有就是,她整個面容就是從畫中浮現出來的,那樣呼之即出的既視感。

看得再仔細一點,甚至可能說是連她嘴唇上面有一些小小的絨毛,或者毛孔什麼的,都能夠一一呈現出來。

這一定就是寫實主義的畫風了吧?

再就是她的五官,也還是相當的精緻。

或者說是頗有立體感。

最是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她的整個臉部,都是精氣神相當充足。

沒有什麼熠熠生輝。

也還會是精神抖擻。

除此之外,她的笑容也還特別具有感染力。

是那種嘴唇分開,連眉眼都會表達的類型。

只是,現在卻不免有些淡淡的憂傷。

Frank靜靜地喝著咖啡,一邊聽她娓娓講述在校園裡的生活。

寄宿在舅舅家的種種經歷。

還有第一次和表姐們偷偷喝酒的興奮感和負罪感。

她的父親是老師。

母親是工程師。

還有一個弟弟和妹妹。

現在都已經上大學了。 好像家是在離這裡有些遠的一個海島上面。

所以才會去舅舅家借宿。

也不知道,是她舅舅離開老家搬來宿務城居住。

還是她媽媽遠嫁到現在的地方啊?

她只顧著自己漫無邊際地講述著。

其實Frank並不想知道那麼多。

畢竟,他只是對剛才在書店的那段邂逅,或者是那時她好看的動作和神情,還有些興趣。

現在的時代,很少還有女孩子愛看傳統的嚴肅文學了。

Frank特別不愛聽她那些斷斷續續的回憶,還有什麼和前任的點點滴滴。

於是就自動把那些都過濾掉了。

其實他比她也大不了多少。

雖然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

而且她也沒有問過他的過去,還有戀愛方面的經歷。

好像他這樣的人,是不會有過那些過去似的。

整個過程,都好像是她一個人在絮絮叨叨。

而Frank自己,就是那麼武斷地跳了進去而已。

一切既自然,又還很不自然。

或許,自己單單隻是迷戀著她的青春和朝氣吧?

那樣也就只能得到那麼短暫的一段感受了。

幸好,還是在她正當青春蓬勃的時刻。

「先生,為什麼要這個樣子看著我,一副很猥瑣的樣子啊?」

「不好意思,剛才我走神了。」

「你是在想什麼嗎?」

「嗯。想你需不需要什麼心靈療傷。」

「什麼?」

「既然你口口聲聲說自己被傷得是那樣重。那就再談上一場戀愛嘛。那樣可是很有治癒效果的。眼下也正是好時機。」

「謝謝。不過,雖然我才經歷分手,但真就還沒有打算開始一段感情來治療哦。」

「不那樣的話,你怎麼可能忘得掉過去?」

「應該能行的吧?我都已經發過誓了,一定要儘快忘記前任,忘記過去。」

「也許,開始一段新感情,會加快那忘記的進程。」

「但是我真是不想再談什麼戀愛了。就讓歲月的流逝,單純地沖洗走那些傷痛得了。」

「但是你不覺得,這樣會是對你以後的新男友是不公平的嗎?」

「怎麼說?」

「我想,像你這樣的狀況,即使和一個新的愛人在一起,人家也是不會喜歡的吧?」

「為什麼?」

「因為你的心裏面,還住著另外一個人的影子。」

「要是人家根本就不在乎我的過去呢?」

「即使有人不在乎。但你不過還是在用之前那個人的過錯,來折磨著自己而已。」

「我高興,我願意。就是要這麼對待自己。怎麼著?」

「不怎麼樣。但是,再牽涉到其他的人,就只能算是在故意傷害無辜了。」

「如果其他的人,也還願意那樣呢?」

「好吧。那樣就算你贏了。」

「呵呵,先生,你真坦率。果然也是一個有趣的人。只是,很可惜我是不能給到你什麼的。」

「我有開口要過?」

「你這樣說來說去,勸我開始談戀愛的,不就是為你自己打算的嗎?」

「我可還沒有那樣的心思呢。不過,如果你確實有了和我開始新感情的想法,我倒也不會拒絕的。」

「哼。狐狸尾巴露出來了吧?」

「才不是呢。而且,你也不用感到有什麼可惜的。」

「什麼意思?」

「因為,七年過來,早就應該耗盡了你所有的激情。 戰巫傳奇 我可不敢指望,你還會剩下些什麼純情。」

「No。當然我還是個純潔的女孩子。」

「好吧。就算你還有著肉體的純貞,如果是真的。我得承認,目前為止這是唯一讓我心動之處了。」

「呸呸,真下流。你們男人還真是一個樣子,噁心。難道在你們看來,結婚之前就不能只有單純的愛情了嗎?」

「對不起。但事實上,好像那就是你唯一的剩餘價值了。」

她有些悲哀。

不過再想想,她也就無話可說。

沉默了一陣。

她就再次開口說到。

「無論如何,我都是會堅持自己的誓約的。」

「謝謝你的咖啡。」

「也還要感謝你和我聊天。可能是讓你聽我說了這麼久吧?今天我終於變得有一點開心了。」

於是她就起身準備離開。

「等等,你好像是忘記什麼了吧?」

「什麼?要結賬嗎?你不是說過請我喝的嗎?」

「當然不是。我是說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姓名,聯繫方式什麼的呢。」

「你也沒有問過啊?而且,我也沒有問過你的哦。」

這好像是有些不講道理吧?

「好吧。那我現在問你好不好?我是Frank。」

「不好。」

「為什麼? 噬天為帝 我都已經先告訴你了。」

「因為,我一般都是不會告訴陌生人自己姓名什麼的。」

看起來她的神情很認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