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褚逸辰回來,她要親自迎接,這樣下去,在家裏會很沒地位的。

褚逸辰冷冷盯着他,這個小舅子,他真的很想扔出去!

「天氣這麼熱,怎麼可能生病?」李安安說。

韓毅「……」哎,妹妹是被褚逸辰這種壞男人徹底的迷惑了,果然女大不中留,好憂傷。

「妹妹啊,哥哥餓了,可以幫哥哥做飯嗎?」

韓毅說,好喜歡妹妹做的飯菜,很好吃啊。

褚逸辰沒好氣「她手疼,要吃你自己做。」

李安安說「沒事的,已經不疼了,等等啊。

她急忙往回走,她很喜歡韓毅這個哥哥,很願意為他做飯的。

韓毅站在褚逸辰車邊,怎麼他看都不順眼,奈何自己腹黑不過他。

「哎,我問你,如果有一天我妹妹臉不好看了,你還會喜歡她嗎?」

他問,其實支開妹妹主要是問這句話,如果他敢說不喜歡,他就揍人。

結果話剛說完,褚逸辰的目光就變得兇狠,看得韓毅心裏一緊。

褚逸辰厲聲「你為什麼這麼問?」

「啊,我就是說如果啊。」

褚逸辰一把抓住他的衣領讓他人撞向車邊。

韓毅罵,該死,剛才為了和褚逸辰溝通,他是彎腰的,結果被抓住了。

「放開!」

他惱火,這個男人不動手會死啊!

偷香裴大嫂說得與有榮焉,蘇念念卻驚異的看向玉姝。

玉姝神色平靜坦然,絲毫瞧不出什麼得意模樣。

見她只是等著給自己切脈,蘇念念猶豫良久,終於還是伸出了手。

玉姝搭上她的手腕,垂下了眸子。

裴大嫂和裴二嫂在後面瞧著,也安靜下來。

……

《鳳臨朝》第392章不足之症。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422章

元州修士勸降紫陽宗不成,離去時強行搶走紫陽宗親傳弟子紫蘇!此事被紫陽宗南門外的修士,以接力的方式傍晚時傳遍整個修仙界。

人們譴責元州修士不講道義的同時,還有一部分人對紫蘇投以羨慕之情,當真是恨不能以身代之。而此事對於西北修仙界而言,最大的好處或許就是道義。

紫蘇是紫陽宗大長老的弟子,卻被元州修士強行擄去,此等行徑在整個西北修仙界是從未有過的。西北修士冷靜下來終於省悟,或許真如紫陽宗檄文所說,元州修士亂西北,首先亂的是人心。

因為這種搶別人弟子的行為,西北修士是想都沒想過的。而自己對紫蘇投以艷羨之情,恐怕當真是淪喪了道義!

陳三思沒有去長老堂處理公事,陳瑜呆在白鹿殿沒有外出。西北修士有沒有省悟他們不管,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孟姚,當著他們的面搶走了紫蘇!

「瑜公子,瑜公子!」四方今天格外忙碌,留守宗門的結丹長老不斷前來拜訪為陳三思寬心,也有不少弟子前來探望陳瑜,只是這師徒倆一個德性,誰來也不見。

不過前來探望者並沒有其他殿的長老,因為屈突昧、汲溫等人同樣倍受打擊。四方已經從其他人那裡知道事情原委,他氣憤大怒的同時,卻什麼也做不了,因為他至今仍然是凝氣十三層境界。

一道紅色光團里,傳出四方極力剋制著悲意的話語:「瑜公子,玄牝前輩想見你!」

轟隆聲中石門洞開,四方看著走出靜室的陳瑜大吃一驚。只見陳瑜臉上淚痕宛然,神色憔悴、雙目通紅,回到宗門就以玉冠束起的頭髮如今一片凌亂,只短短半天不見,平日眉清目秀的陳瑜,一下子像換了個人。唯一令四方鬆了口氣的,陳瑜總算走出了洞府。

吱吱!小花大叫一聲跳上陳瑜肩膀。它之前捉了很多知了,滿以為回來后可以大塊朵頤,它進入護宗大陣之後率先去鑒湖等待,左等右等卻等來四方幫老龜翻身。隨四方回到白鹿殿,任它叫啞了嗓子,陳瑜竟始終不開門。

它也看出陳瑜情緒低落,因此跳上他肩膀之後就安靜地蹲下,只以兩隻小眼睛四方警戒。

「前輩!」陳瑜此時可沒心思理會其他,他激動地看著渾身破爛的玄牝,滿是期待地道:「前輩可是願意出手,幫我救出師姐?」

看著陳瑜如今的樣子,玄牝皺了皺眉,若非留意到德永、紫陽真人等人對他確實不一般,她絕不會太注意陳瑜。

「昨晚紫蘇來見過我,我當時承諾將我的秘術和黃泉神通傳給她。」對比陳瑜的激動殷切,玄牝非常冷靜,只聽她淡淡道:「只是當時我心緒太激動,後來的事情又瘁不及防。如今紫蘇不在了,我將秘術和神通就傳給你吧。」

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人生之大幸。紫蘇這樣的璞玉,不惟孟姚喜歡,像是玄牝也想收作弟子。只是紫蘇已經拜陳三思為師,而且都算是紫陽宗弟子,玄牝將衣缽傳授給她也無需一個師徒名份。

然而施展秘術之後,紫蘇能夠回憶起的,玄牝通過紫蘇也能「看」到。也因此,她和紫蘇一樣,只看到了一隻燃燒自己的巨鳥,至於此鳥是鳳是凰是朱雀,時間久遠她們已經看不清了。

而那篇經文,她們更是患了眼疾一般,只看到無數金色光點,隱約可以判斷那是文字,卻任何一個字都無法分辯。

如意宗的傳道石壁太神秘,修士未能參悟功法,不可能將經文帶走。紫蘇再是特別,玄牝的秘術再是驚艷,終是沒能突破傳道石壁的限制。

「前輩的秘術功法,能救出我師姐嗎?」但陳瑜此時哪有心思想其他?只見他凌亂著頭髮,通紅著眼睛,沖玄牝這尊元嬰修士吼道:「我師姐為了讓你如願,不惜讓你搜魂!她被擒走時,你在哪裡!」

陳瑜這是不講道理了,他自己沒能力保護好紫蘇,如今竟抱怨起別人。

冷哼一聲,玄牝轉身就走。她確實時日無多,若沒有衣缽傳人一身功法必然隨她一起消散。但她畢竟是元嬰修士,想收徒並不一定要找陳瑜。

只是沒走幾步又停下,轉過身看著失魂落魄似沒了理智的陳瑜,想了想道:「中午,孟姚第一次想收紫蘇為徒的時候,我和德永都在戒備。我們只是沒想到,孟姚這個元嬰竟如此沒有底線,臨離開之際竟會突然出手。」

玄牝看著陳瑜,道:「不過有一點你想過沒有?孟姚一行是乘著樓船離開的,以元嬰修士的速度,要追上樓船何等簡單,但我、墨焯還有德永都沒出手,這是為何?」

陳瑜渾身一震,抬頭不可思議地看著玄牝。自紫蘇被擒走到現在,他一直深陷自己弱小無能的識障,只覺得自己追不上樓船別人就一定無能為力。此時想想,難道此事是德永祖師有意為之?

可是……可是心中的痛,撕裂般的痛,從中午到現在一直令他喘不過氣的痛!

陳瑜看著玄牝,嘴唇抖動幾下卻說不出話來,一時竟只能任眼淚肆意滂沱。

哼了一聲,玄牝深深地再看陳瑜一眼,伸手一招,小花頓時吱哩哇啦大叫著進了她的懷裡。

「這幾天對小花很重要,你現在的狀態對它毫無幫助,我幫你帶幾天。」玄牝說著轉身,一步邁出身形一陣模糊,靜室門口只留下清冷的月光。

今晚的月色非常乾淨,高懸於天幕整齊的星辰,灑落了清白的光輝。陳瑜看著這清冷的月色,突然想起,自從在如意宗看了星空異象和彩繪之後,他和紫蘇再沒有好好賞月。他們弄不清如今頭頂的天空,和如意宗的星空有什麼聯繫,而且迫在眉睫的宗門危機,令他們將晚上的大部分時間用來修鍊。

這麼想著,陳瑜心中又是一痛,臉色更是一白。回來沒有和師姐一起好好賞月,就像紫陽宗已經快要覆滅了,他才驚覺,以往他根本沒有好好看過宗門外的紫陽山脈!

四方請出陳瑜之後就一直侍立一旁,他是僕役,早在一個月前就應該離開紫陽宗。但他一輩子修仙,如今若能成功築基或許還有人生,若不能築基,他也不想離開紫陽宗了。

此時見陳瑜塌著肩膀轉身要回靜室,四方趕緊上前邊邊苦勸道:「瑜公子,你快去看看主上吧。主上回來就把自己關在房裡不見人,到現在仍然水米未進啊!」

師父?陳瑜渾身一震,中午的時候,余度一劍破去紫陽宗數位長老的聯手一擊,師父當時有沒有受傷?而且師父那麼寵愛的師姐,如今卻被別人擄了去,師父又該何等傷心?

來到守一堂正廳門口,房間里沒有光亮,月光灑在窗欞,妖獸皮祭煉的窗紗散發著柔和之意。深吸一口氣,道:「師父,弟子陳瑜!」

房間里深默稍傾,才傳來陳三思壓抑低沉的聲音:「瑜兒啊,進來吧。」

隨著話音,房門向里打開。

陳瑜邁步走進房間,借著月色繞過屏風,就見朦朧的月光下,師父端坐於矮榻。身為修士,稍有微光即可洞察纖毫,因此陳瑜能夠清晰的看到,師父的臉上,也有淚痕。

「師父!」陳瑜搶了幾步,跪在陳三思身前,抱著師父的雙腿淚如雨下,哽咽道:「我、我還有很多話,沒有跟師姐說!」

一句話,陳瑜嚎啕大哭。陳三思撫著陳瑜的後腦勺,一邊嘆著「痴兒,痴兒」,一邊再次淚流不止。陳三思於十年前的五月初五撿到的紫蘇,因此他將每年的這一天,當成了紫蘇的生辰。可他終究沒能最後一次的,為紫蘇再過一次生日!

陳瑜還太年輕,他不知道人生之無奈,又何止想說的話沒有說完!

這個夜晚,註定了屬於眼淚。

此時遙遠的魏洛城早已被元州修士接管,城主府孟姚院子的一處廂房無燈無燭。紫蘇倚窗而坐,看著天上明月默默流淚。

房門被開啟,孟姚進入房間找到燭台點燃蠟濁。亮起的燭光,令她瘦削的身形詭異的高大,整個房間因她一人一半光明一半黑暗。

轉過身,孟姚一邊向紫蘇走來,她的影子逐漸縮小,待來到紫蘇面前時,她的影子終於正常。她靠著紫蘇坐下,伸出皺巴巴的手輕撫紫蘇後背秀髮,令默默流淚的紫蘇猛地一顫。

「你沒有吃晚飯?」孟姚撫著紫蘇的動作僵了一僵,但並沒有停止,道:「以你的聰明,當知道你的師長只要想,定可以追上我們的樓船。可是已經到了此時,仍不見紫陽宗的元嬰修士,你該知道,他們已經放棄你了!」

「我回紫陽宗的第一天,師父就命陳瑜陪我去河陽城找我的父母。」紫蘇渾身僵硬,她從小到大經常被人揉亂頭髮,卻從未想過這個動作換了孟姚來做,竟令她如此不適。

「之後的日子裡,師父無數次想讓我離開紫陽宗。甚至黛姝和劉叉,已經說服了掌教師伯,但我和陳瑜堅決不走!」紫蘇讓了讓身子,她不願別人對她有如此親昵的動作,只是孟姚太執著,她沒能讓開。

「紫陽宗很可能會覆滅,前輩此時將我擄走,於我師父師長而言,是給了我活著的機會。」紫蘇一邊說著,一邊默默流著淚,道:「他們是好心,他們也知道,我寧願和宗門共死。但只要我能活著,被搶了徒弟的奇恥大辱,我師父師祖,他們願意忍下!」

「給老身當徒弟,竟被你視作奇恥大辱?」孟姚終於收回撫著紫蘇秀髮的手,她臉上儘是不可思議,道:「你可知道在中洲,若有弟子被名門大派看上,於師長於宗門都是極榮耀之事?」

確實如此,陸臨風也說起過此事。比如被丹鼎派看中,其宗門恨不得敲鑼打鼓以慶祝宣揚。

可這裡是西北!

紫蘇仍然默默流淚,對孟姚的無知不予理會。

「老身也是名門大派出身,你是我認定的衣缽傳人。」孟姚起身向外走去,道:「你可以不叫我師父,但從今往後,你的修鍊須由我作主!當然首先,你要吃飯!」

(未完待續)

求推薦,求收藏,謝謝。 轟!威力巨大的罡拳落在南宮承毅身上,他來不及躲避也來不及防禦,直接被一拳打碎了五臟六腑,連同整個飛舟都沒轟出一個大洞。

雖然南宮承毅也是一名玄極境強者,但徐凌出招太過突然,又有罡拳此等逆天武技,他根本反抗能力。

徐凌施展三界之力后本身修為就比南宮承毅要高,而罡拳能讓普通一擊的力量提升三千倍,這一拳的威力已經堪比尋常道極境初期強者的全力一擊。

恐怖的力量席捲南宮承毅體內,他縱有人仙之體,也很快被吞噬了生機,到死都沒想通徐凌為什麼要對自己出手。

徐凌確認南宮承毅必死後,飛向姬柔所在的位置。

飛舟被罡拳打出一個巨大的窟窿,也沒了南宮承毅操控,頓時失去平衡向地面快速倒去。

飛舟外發生了這麼大的動靜,姬柔卻仍是一臉獃滯,沒有絲毫在意,在她看來,最好是有人殺了南宮承毅才好。

直到飛舟向地面墜去,身體失衡掉出飛舟姬柔才有所反應。

她望著漫天飛舟的碎片,內心沒有一絲恐懼,反而有些解脫的閉上了眼睛。

父親與哥哥雙雙被殺,姬柔已經沒了活下去的念頭,要不是有南宮承毅一直監視,她早就選擇了自盡。

如今南宮承毅不知被什麼人攻擊,倒也是成全了姬柔。

「小柔!」

就在此時,天空傳來了一道熟悉的呼喚。

聽到呼喚聲,姬柔先是一愣,而後睜眼看向來人。

看到熟悉的面龐,她瞬間鼻子一酸,種種情緒湧上心頭,有種大哭出聲的衝動。

此時在漫天碎片中的那道身影,無疑是姬柔最後的依靠,也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動力。

父親與哥哥被殺,至少還有徐凌在乎她。

為了避免飛舟碎片傷到姬柔,徐凌體內爆發出一圈強橫的靈力,瞬間將滿天飛舟碎片震成了齏粉。

飛舟品級很高,通體由珍貴的金楠木打造,被徐凌震碎后化成了萬千金沙飄散在空中。

伴隨著萬千閃閃發光的金沙,徐凌一個加速飛過去摟抱住姬柔,他望著懷中嬌小伊人,一臉自責的說道:「小柔,對不起,我來晚了…」

「師傅…」

姬柔美眸泛起一層水霧,原本無神的眼裡恢復了一絲神采。

此時此刻,姬柔的眼裡只剩下了徐凌,整個世界也只剩下了徐凌。

姬柔自小體弱多病,沒有修鍊天賦,姬雲在天玄宗地位一落千丈后,原本還算和善的朋友開始排擠她,與姬長生一樣被各種欺負,只不過是被同齡的女孩欺負。

再加上那些年至交好友莫清水有意無意的疏遠,姬柔變得愈發自卑與內向,柔弱的她只能依靠父親與哥哥,將家人當做了唯一。

如今家人全部被殺,姬柔就失去了所有依靠,徐凌現在可以說是她的精神支柱,生命里最後的一道光也不為過。

徐凌嘆了口氣,神色悲傷的說道:「小柔,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帶你安全離開。」

姬柔緊緊抓住了徐凌的衣服,她咬著嘴唇,眼中溢出豆大的淚珠。

然而姬柔只是忍耐了兩秒,便嗚咽著大聲哭道:「師傅,我哥哥,我爹,他們都死了,都死了…」

姬柔恐怕永遠都不會知道,其實此時的姬長生還活著。

徐凌輕拍姬柔的背,輕聲安慰道:「沒事的,沒事的,以後無論如何,師傅都會保證好你的安全。」

他內心有些得意,姬柔這妮子平時古靈精怪的,現在還不是乖乖就範?

沒了姬長生那個阻礙,姬柔心裡的天平肯定就會全面倒向徐凌,他攻略起來會簡單很多。

【滴!姬柔情緒波動極大,好感度加10,當前好感度:32】

【滴!姬柔進入徹底淪陷狀態,攻略難度大幅下降:提升好感度翻倍,更容易提升好感度,更容易突破至100好感度】

一次『情緒波動極大』居然才加了10點好感度,姬柔的攻略難度果然不是蓋的,換做一般的女主,經過這些事情早就悄悄愛上了徐凌。

30多好感度也不過是投心知己的程度,證明姬柔對徐凌還沒有那方面的意思,頂多是有對長輩的敬重。

讓徐凌意外的是,姬柔居然進入了徹底淪陷狀態,這倒是意外之喜。

「何方宵小,膽敢在我南宮世家雲霄天城外撒野!」

徐凌正準備帶姬柔離開,忽然從雲霄天城內傳出一道響徹天際的喝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