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西瓜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長大、開花、結果。一個碩大的無籽西瓜生長完畢~

封華摘了西瓜,看着方遠笑。

方遠正不可思議地看着她手裏的西瓜。

“你看,那裏有口井,井水可以強身健體,還可以催熟植物,所以我種20萬棵樹,並沒有多累。”封華說道。

方遠突然問道:“你給我喝過那井水吧?”他突然想到了自己身體異於常人的強健。

封華笑眯眯地點點頭。

方遠心裏暖暖的,全被感動填滿。不光是感動於井水,更多的是感動小丫頭跟他分享空間這麼大的祕密。

小丫頭真不傻,她當然知道空間祕密的重要性,所以她隱姓埋名,四處“招搖撞騙”,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蔡老太太。

但是她告訴了他,雖然是在隱瞞了2年之後。但是這在他看來是再正確不過的決定!

他當初跟小丫頭是什麼關係?說是救命之恩,不過也是一面之緣,舉手之勞,如果小丫頭因爲這件事就告訴他這麼大的祕密,他可要擔心死了。

這種舉手之勞的救命之恩,她今後可能還會遇到很多次,如果每次她都輕信別人,告訴別人這個祕密,那她死得會很快……

“這件事以後不許跟任何人說!”方遠兩手握着封華的肩膀,直視着她,嚴肅地說道。

“嗯嗯。”封華點點頭:“我懂的,除了你我,不會再有第三個人知道!”

方遠笑了一下。

“包括我們以後的孩子,我也不會說。”封華道。

方遠的笑僵了,他的小丫頭啊,竟然已經想到了孩子的問題……

不過,她說得對!

“不錯,他們也不要告訴。”方遠看着封華,柔聲說道:“這個祕密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就好了。”

父母對兒女,兒女對父母,也是有各種私心的。看看封家就知道了,封華如果跟封大貴分享了這個祕密,那後果簡直不敢想。

再看看他家,本來他以爲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不知道哪一天,突然就變了。

至親之間,也很難存在無私的愛,即便有,隨着孩子年長,慢慢也會改變。

而孩子對父母,就更難說了。那麼多“大義滅親”的人吶……

他也不敢確定他和小丫頭的兒女將來會是什麼樣的人,所以爲了以防萬一,還是不要告訴他們的好。 祕密分享完,封華感覺一身輕鬆!似乎所有的債都還完了一般的輕鬆~

“來,我們吃西瓜!”封華把方遠拉到小木屋裏,跟他分享空間出產的大西瓜。

自然是美味無比。

方遠吃着吃着突然笑了出來,他的小丫頭之前吃過那麼多的苦,現在終於否極泰來了!有這個寶物在手,他以後再也不用擔心她的衣食住行了。

“有什麼活需要我幹嗎?”吃完西瓜,方遠問道。他剛纔聽小丫頭說了一句,這裏的家畜有些氾濫成災,不好處理?

封華點點頭,確實如此,雞鴨鵝她殺就殺了,但是殺那些大牲口,她有些心理障礙。

“你行嗎?不行的話就算了,我找機會把它們賣了。”封華說道。

方遠斜了她一眼,竟然問他行不行!雖然是這種很正經的行不行,但是,任何一種都必須行啊!

“以後不許出去賣這些東西了,少做少錯。”方遠說完,站起身來讓封華帶他去關牲口的地方。

封華高興地站起來,帶他參觀了一下整個空間。

花園、果園、藥園、糧食種植園,統統都走了一遍,走後走向“森林”裏的“小牧場”。

現在的牲口,封華都是散養的了,只在林區和種植區之間用一排灌木隔開。

而且即使不隔開也不用擔心,她一個眼神掃過去,不管是多倔的毛驢,都老實地跟鵪鶉一樣,不敢踏出小樹林半步。

封華帶着方遠直奔豬圈…..誰讓它是大牲口裏繁殖最快又最多的,哼哼哼的豬都要把這一片果園禍禍完了。

小牧場裏種植着很多果樹,她空間裏的家畜不是吃草長大的,是吃水果長大的…..

“太奢侈了。”方遠看着正在啃北京蘋果的幾隻豬無語地笑了。

如果讓某些人看到這些豬一口一塊“美元”,估計要心疼死了。

封華也笑了半晌,然後對一羣豬喊道:“過來~”

聲音冷冷,連方遠都忍不住凍了一瞬,轉頭看着她。

就更不要說把她當“天神”的幾隻豬了……只見剛纔還吃得歡地豬都排成隊朝封華走來,老老實實地站到了她面前,犯了錯誤般低着頭。

“剩下的交給你了。”封華退了一步,對方遠道。

看看這些傢伙,是多麼的聽話,那乖乖待宰的樣子,她怎麼下得去手~

方遠就沒有這心理障礙了,豬嗎,就是用來殺了吃肉的,不是用來當寵物的。再說他人都殺過了…殺幾隻豬哪裏會有障礙。

方遠從身上抽出一把匕首就走了過去,他也是當了18年農村人的,從小到大不知道看了多少回殺年豬,再說往年他家裏也養也殺,雖然從來沒有親自操刀過,但是流程和要點他都是知道的。

封華雖然不敢親自下手,但是遞刀子,不,遞盆子什麼的是沒有心理障礙的…..

板凳、繩子、熱水、一個個乾淨的大洗衣盆瞬間出現在方遠周圍,給他殺豬用。

方遠看着她,笑了半晌才動手。

封華也知道自己純屬矯情了~

“躲遠點,別濺你一身血。”方遠說道。

封華乖乖地走開一點。

兩人分工合作,一個下刀,一個打下手,兩個小時的時間就把多餘的豬都清理乾淨了。

“這得吃到猴年馬月啊。”封華看着空間裏一堆的“白條”豬感嘆道。

“你說你認識了一個大倒爺?關係還不錯?”方遠突然說道。


封華知道他說得是趙永,但是怎麼感覺最後四個字酸酸的?

“嗯,一個30來歲的憨厚大叔。”封華笑着說道。趙永過年可不是30虛歲了?叫大叔也應該。


方遠一聽是“大叔”,心裏舒服了不少。

“把跟他的交集都跟我說說。”方遠一邊朝前走一邊說道。


豬已經殺完了,還有牛馬羊驢呢!殺一晚上估計都殺不完。

而且方遠走的位置離封華比較遠,殺了那麼多豬,身上沾染了不少血腥氣,可不要薰到他的小丫頭。

封華想了想,小聲跟他說了一遍她跟趙永幹過的各種大事小事。之前主要是介紹空間,其他都一語帶過,沒有細說。

現在既然方遠問了,她就細說說,雖然說完了可能會被瞪…但是說好了不撒謊的~

一切說完,封華心虛地看着方遠。

方遠已經停下腳步,看着她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個小丫頭,膽比天大啊!竟然都學會“官商勾結”了!而且還把一個小官推成了他們省的二把手,簡直了!

雖然她的本意是好的,做的事本身也是好的,平價放出去那麼多糧食和棉花,不知道救了多少人,但是這對她自己來說,太危險了!

萬一那個**是個不守信用過河拆橋的人呢?萬一**的好奇心更大,想要刨根問底追查她呢?

“好啦好啦~這不是沒事了嘛~都過去了~”封華走過去抱着方遠的胳膊搖晃道。

方遠躲了一下,他手裏還拿着刀呢!別碰到她。

方遠把刀換到左手,任她搖晃着自己的右手,看着她,無奈道:“這船還能下來了嗎?”

封華吐了下舌頭,**的船,不好下啊……不過不好下也得下!

“能!回去我就跟他斷了聯繫!”封華道。實際上過了今年,她也不想跟**聯繫了。

她當初大量出糧出棉花,也確實是抱着行善積德的心去的,而現在極其困難的時期已經過去了,老百姓少她一口也餓不死,**多她一口也沒多大功勞,而她更不差那點錢。

大家合作的基礎已經沒有了,這時候斷了聯繫也正常。

方遠滿意地點點頭。

兩人忙活了一夜,封華看見外面天邊泛白才叫停了方遠。

方遠收拾好手裏這隻牛又看向遠處的牛羣,有些犯愁。

他不在,這些東西只能養着,而空間他已經走了一圈了,1000畝地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這麼多牲畜養在二百畝的牧場裏,是有些擠了。

再多裝不下,小丫頭只能又去黑市賣掉了,他想讓她“金盆洗手”,不想讓她再冒險了。

投機倒把在此時是可以掉腦袋的重罪。

“要是你也能隨時進來就好了。”封華看着天邊的白色說道。方遠白天是沒有假的,必須回去。眼看就要分離,她又捨不得了。

“那樣我們就算天南海北,晚上也可以進到空間相見啊!”封華還在念念不忘,這個想法真是太有誘惑力了。 方遠也非常心動,能天天跟小丫頭相見,隨時知道她過得好不好,簡直太美妙了。

“可以嗎?”方遠滿眼希冀地問道,他對空間是沒有一點常識的。

封華也不知道,這個空間也沒有使用說明,一切功能都是她自己摸索的,也不知道還有什麼沒開發的功能。

“我試試。”封華也激動道。方遠想見她,她更想見方遠!方遠擔心她,她更擔心方遠!他可是做危險工作的!

每每想起方遠身上那密密麻麻的傷口,她就心疼地睡不着覺。

然而封華折騰半天,腦海裏也沒有出現任何提示,空間也沒出來個面板出來個信物什麼的。

“算了。”不忍心看小丫頭臉上的失望表情,方遠忍下自己的失望安慰道:“我,過幾年就放假了….”

他不說還好,他一說封華更失望了,好幾年吶!

突然,封華靈光一閃,看着方遠道:“出去。”

方遠的身影一下子消失在空間裏。空間裏的一切都歸她支配,不管是死物還是活物,她想讓它們進來就進來,想讓它們出去就出去。

“進來!”封華大喊一聲,方遠的身影……沒有出現…

她是站在空間裏的,不能命令外面的東西。那不是空間主人能做到的事,那得是天道的主人才行!

封華失望地嘆口氣。

突然,眼前的空間盪漾了一下,方遠的身影又出現在她面前。

“咦?”封華驚喜地瞪大眼,她的命令有延遲?隔着空間內外,指令得傳達到遙遠的未知宇宙再傳回來,需要很長時間嗎?

封華抱着方遠,驚喜地胡思亂想着。

方遠也非常驚喜,緊緊地回抱着小丫頭,從此以後,他們就可以天天相見了!

“你是怎麼進來的?”高興過後,封華還是問道,說延遲,她是有些不太信的。那樣似乎有點low?

“我跟你一樣,想着‘進來’,就進來了。”沒想到方遠如此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