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要捅破天啊!史小可這狗雜種是想要幹什麼?”我們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了。

“從這些數據上可以看出來,其實集中死人的時間是一週以前了,不過倍數在增加,最開始一天只多死十幾個,但是到昨天已經有統計到每天上百人了,總局那邊沒有應該是有人動了手腳吧,他們在等着咱們?史小可這狗雜種葫蘆裏賣的到底是什麼藥啊?”劉旭揉起了太陽穴來,這種動腦筋的事兒對他來說的確有些難度。

“不對勁啊,很不對勁,識君,我問問你,你可以排查到咱們山上道路兩旁有人埋伏沒有?”我心裏的不安感越來越濃,怎麼都有種落入了別人圈套裏了的感覺,只是卻沒有確切想法,到底是哪裏被人套住了啊?斤聖上劃。

“可以是可以,但是必須得回去啊。”韶識君的話一說完,我便叫着大家走,然後往家的方向開車,心裏越來越急,那種不安感越來越明顯。

還沒到家,韶識君便已經吹起了她的陶壎來,道路的兩旁邊已經有許多的蛇蟲開始聚集了起來,在道路的兩邊飛快的追着我們,還有一些蛇都游到了道路上來追擊着。

悠揚的陶壎聲音可以傳出去很遠,還在離家半里路的地方時,韶識君便輕咦了起來,等到山腳下的時候,她便道:“果然有人,不過貌似不是埋伏的,只是監視,只有兩個人而已……”

等我們車開上山的時候,就從旁邊的林子裏竄出了兩個人,兩人身後跟着無數的蛇蟲,他們拼命的拍着我們的車,想要叫我們救救他們。

“帶上車再說!”張梓健下去將兩人帶了上來,兩個人似乎已經嚇傻了,經過檢查,兩個人都只是普通人,等到了山上,我們開始詢問他們的目的,兩個人卻像是嚇傻了一般一動不動,等我們問急了時候,兩個人居然都同時叫了起來,然後掐向了對方和脖子!

這一舉動是我們都沒有想到的,連忙上去阻攔兩人,卻已經爲時已晚,兩個人居然都已經被對方掐死了。

“草,不對勁,他們身上也有束魂草!他們剛剛受了刺激,都是輕生而死的,我們被人算計了!”劉旭從兩人脖子上取下來了兩根細細的束魂草,低聲叫罵着。

“哼,人死了魂還在,拖出來問問!”張梓健更直接,眼一睜,手便已經抓上了兩個的額頭,然後硬生生將兩人還沒離體的魂給拖了出來,但是讓我們意想不到的是,拖出來的魂,居然是毫無意識的死魂! 人有活蹦亂跳的人跟植物人,魂也有生魂跟死魂的區別,意思是差不多的,死魂就是魂裏的植物魂,是因爲受到極度驚證。或者是傷心過度之類的,從身體一直傷到了靈魂,所以延帶過來的毛病,這兩個人就顯然是屬於那種受到了過度的驚嚇之後成了死魂的,這種死魂不能說話,沒有意識,也就不具備拷問價值了!

“怎麼會這樣?”張梓健無語至極的看着這兩個傢伙,連死了也不能讓人安心啊簡直!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招魂鈴居然響了起來,冥界又有人上來了,會是誰呢?

我們趕緊趕往了送魂場,因爲緊張,我們來得很快。我們來的時候。剛好看到一羣陰侍鬼差衝了出來,張德卿跟史小可一前一後都走了出來,後面還跟着吳若寧。吳越澤兄弟,再後面就是那些引鬼人了跟幾隊陰陽使了。

這麼一大隊人馬殺了上來,一看就知道是找麻煩的,但是劉旭還是得裝着笑臉迎了上去問情況。

“不知道諸位到來所謂何事啊?居然這麼大的陣仗!”劉旭問這話問得有點心虛,沒辦法。現在還沒弄得懂情況是怎麼樣的呢,怎麼看這些人都有點像是興師問罪的樣子。

“劉旭,左陰司大人有些事情想要問問,你如實回答吧。” 極品尊主:師傅,別惹我 張德卿做爲劉旭的頂頭上司。這個時候居然也陰沉着臉說話,把劉旭都顯得有些孤立了。

劉旭看向了史小可他們,還沒有等開口,史小可便大聲問道:“劉旭,你們這怎麼回事?爲什麼要這麼豪強霸道?居然把全市所有的魂都收走了,你真當你們現在已經掌管了整個太陰司了嗎?你眼裏還有沒有王法,還有沒有霍大人?”

劉旭一下子就懵逼了,這是什麼情況?我們把魂全部都收走了?

我在旁邊看得一驚,那種不妙的感覺已經浮上水面了!

倒打一耙!栽贓嫁禍!死無對症!!!

鳳歸九霄:狂妃逆天下 我用最快的速度給白蟲下令讓它去找劉翔再去通知夏龍鴻,這個時候,恐怕另外兩個送魂場已經變了樣了吧,我只希望他們的動作還沒有那麼快。

劉翔跟夏龍鴻雖然已經懂了很多了,但是還無法獨當一面,所以現在都還是跟着張梓健一起活動的,每天晚上都是跑三個地方把三個地方的魂全部送掉。

可是今天由於完全沒有收到陰魂,所以兩個人都回來了,這個時候應該就在招待所裏研究那兩隻死魂呢!

如果白蟲跑得快一點兒過去的話還能完全叫上黑金衛過去主持大局,這個時候就能看得出來我有白蟲分身的好處了,不僅可以隱身,而且還可以一心二用,紅伊這無心之作到是給了我極大的作用啊。

不過讓我有點蛋疼的是,白蟲本身的速度並不怎麼快,這樣跑過去的話,已經很久了……

不遠處,安寧倒掛在桃樹上面看着這一切,我衝他使了個眼色,這傢伙也是通靈的,馬上飛了過來問我怎麼回事,我便叫白蟲回來爬到他身上去,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回去找黑金衛。

等我做完這一切的時候,劉旭這邊卻已經進入到了正題了。

簡單來說,就是史小可的幾個人都同時過來告狀,說自己的堂口接連兩天都沒有一個遊魂過來,他們就覺得蹊蹺,結和了一下彼此的數據之後便以爲是我們這邊搶了他們的資源,所以一起過來找麻煩了。

從他們的話裏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已經把自己摘了出去了,事後就算是有什麼事情的話也已經完全跟他們沒有什麼關係了,這羣狗孃養的啊。

劉旭自然是全力反對了,說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們這邊也是相同的情況,正準備去舉報呢。

“那你之前怎麼都沒有跟我反應呢?已經三天都沒有遊魂過來了,出了這麼大事兒你居然都沒有跟我通報?”張德卿咬着牙罵起了劉旭來。

我們紛紛皺起了眉頭來,不管怎麼說我們都還是張德卿的手下啊,他現在近些做法似乎是在把自己摘出去吧?

劉旭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了,因爲他剛剛說了自己這邊跟史小可他們是一樣的,他們可是一週前都出問題了,我們這邊卻是從昨天才開始的,而且昨天只是少了一半而已,這個口誤讓劉旭一下子被動了起來。

“張大人,這事兒不管怎麼說都必須要調查清楚,我們可不能只是聽從劉旭一面之詞,來人,給我搜查!”

史小可一聲令下,馬上就有大隊的人馬過去搜查了。斤聖溝弟。

“草,誰敢亂動!”張梓健第一個就不幹了,不論是誰都不樂意讓別人搜查自己家的,不論是以什麼樣的藉口!

“怎麼,你一個小小的引鬼人還想反對我的命令不成?不想幹了嗎?”史小可這次卻是底氣十足的,想起上次被張梓健他們的侮辱模樣,他越發的希望張梓健敢反抗了,那樣子虐起來纔有味道!

衝動的張梓健被劉旭給拉了回來,這種時候可不敢亂來,否則的話真的會被史小可找藉口一鍋端了的!

“你們另外的引鬼人呢?怎麼沒有出來迎接?”在等着自己人去搜查的時候,史小可又開始找起了茬來。

“呵呵,誰規定了一定要在這裏守着你來啊?我們來了是人情,不來又怎麼滴?”張梓健說話很衝。

史小可只是笑了笑,居然沒跟他鬥嘴。

很快,搜查的人回來了,沒有多大的異樣,只是把那兩個嚇死的人跟他們的死魂帶過來了。

“報告大人,這兩人死了,是被嚇死的,嚇成了死魂,在他們身上我們找到了束魂草,屬下懷疑是劉旭他們爲了業績胡亂使用束魂草!”

我心裏一沉,第一波攻擊來了,早知道的話剛剛就該把這兩具屍體給處理了纔對!

“這兩個人是我們在山下找到的,當時他們正在……”劉旭就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但是在這種時候誰會信他啊?在史小可飽含深意的眼神中,他們開始了第二波攻擊……查另外兩處送魂場!

幸好這個時候黑金衛已經跑向了最近一場送魂場,萬一有什麼的話我們肯定可以拯救得過來的!

但是讓我傻眼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史小可在地上畫了一個陣法,一道烏光一下子就把我們全部囊括了進去,烏光一閃,我們便都只感覺身體一輕,再醒悟過來的時候四周的景色已經爲之一變,到了之前阿龍的那處送魂場外了,面前就是那棟即將垮塌的小樓!

我們全部都傻了眼了,史小可一聲令下,他的人便迫不及待的衝了出去,很快,樓上便傳來了一聲聲驚呼,再然後,便是有一幾人跑了下來,一邊跑一邊大呼:“大人,裏面全是陰魂,全部都是死魂,還在角落裏發現了大量的束魂草!”

我跟劉旭等人臉色已經大變了樣了,這勢大力沉的一擊瞬間擊跨了我們的所有計劃跟退路。

果然是這樣的陷害啊,該死的,之前怎麼就沒有來看過呢?調查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往這邊想啊,簡直日了狗了……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又衝進來了兩個人,人還沒到,兩個人便呼天搶地的大吼大叫了起來:“陰司大人,你們可算來了啊,我們要舉報啊,舉報劉旭這混蛋居然爲了業績喪心病狂的對幾千人使用了束魂草,導致他們提前喪命,大人,在另一個送魂場起碼還有一兩千遊魂啊,他們連送都送不久啊……”

這是一記神補刀,刀口來自於之前被我們掃地出門的阿龍跟膽小鬼…… 這人啊,千萬千萬不能小瞧別人,不論他是位高權利大人物,還是百無一用的小人物,很多時候。翻船就是翻在這小人物的身上的!

今天我們也算是長了姿式了,阿龍跟膽小鬼這兩個我們之前從來都沒有多想的小人物居然會一下子將我們推到了死亡的深淵!

怪不得之前我們找李龍偉拿資料的時候卻拿到了假資料,怪不得張德卿一上來就把自己摘了出去,怪不得史小可他們居然會那麼牛逼哄哄的衝上來問罪,敢情,這一切都已經是安排好了的啊,甚至史小可都沒有給我們任何準備的機會!

這絕對是一起經過精心策劃的可怕陰謀,而陰謀的主要目標也就正是我們這些人!

逃!

來不及細想了,只有逃!

史小可已經猙獰着笑容轉過頭來準備開口問罪了,這種事情,人證,物證俱在,幾乎就是鐵證如山了。如果不是我身陷在計中被他們所陷害。我肯定會拍着大腿叫上一聲‘好計劃’的,可是現在,我只顧逃跑了。

“跑?你們跑得了嗎?濫用束魂草。焋殺無辜人,你們就該被送進十八層地獄永遠受那地火煎熬,否則,那千萬束魂而死的怨魂無法得到平息!”萬萬沒想到啊,站出來最先向我們開炮的。不是史小可,而是張德卿!

這狗賊,肯定是看我們沒有翻盤的機會,趕緊把自己摘出去不說。還要提前捉住我們,想要接下來在霍夢武的面前博一個好同情,我幾乎可以斷定,等他捉拿到了我們,恐怕就會跑到霍夢武座下痛哭,說我們強勢,說我們目中無人毫不通知他的亂來云云,而他,肯定是一個啥也不知道,被矇在鼓裏的可憐蟲!

也就是說,最後的最後,我們肯定會被判處極刑,而他張德卿估計也就因爲捉我們有功,也就將功補過啦。

連史小可都沒想到張德卿居然如此無情,一出手,便帶起一陣陣狂嘯的陰風,看起來絲毫沒有留情的打算啊!

陰森森的拳風呼嘯而來,陰陰伴隨着鬼哭狼嚎,張德卿衣袍鼓舞,這時候看起來到是有幾分得道之士的模樣。

“走!” 絕妙江山 我冷着臉,拖開韶識君與張梓健,然後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的一拳猛的轟打了出去!

拳上火焰迸發,如烈焰灼陽,砰然跟張德卿正面相擊。

“哧!”一聲輕響,緊接着,便是一陣大爆!

一陰一陽,水火不融合,張德卿臉色難看連退三步,我卻是被震飛回去,一口鮮血止也止不住的溢了出來。

“走啊……”看他們幾人還在發呆,我忍不住憤怒的推了他們一把,生死攸關,容不得解釋了,只能先走方纔會有生路!

“哈哈哈哈哈,莫讓他們跑了,給我捉住他們!”史小可揮手,大有指點江山的意味,不過這一場,的確是他勝了,我們敗得體無完膚!

張德卿不愧是右陰司,哪怕只一拳,我也受了不輕的傷了,抓了一隻屍人蘑菇丟進嘴裏咬着,身體卻是毫不遲疑的向着外面狂奔,韶識君,劉旭,張梓健等人亦步亦趨,緊緊相隨,但是門口,已經有人圍了上來了……他們居然在外面設有伏兵!

雖然,這些伏兵只不過是些普通的陰侍鬼差,但是纏住我們也是足夠了!

“滾開!”被陷害的苦逼味道讓張梓健無比的憤怒,一劍劃出,居然超常發揮,劍刃劃出三米長的劍風,一劍劃過,幾名拿着水火棍衝上來的差鬼的腦袋跟半截水火棍??飛了出去,噴涌的鮮血濺了張梓健一身!

“大膽,敢殺我鬼差,今日若不留下爾等,還真當我太陰司無人了啊!給我拿下!”史小可意氣風發的一指,他身後頓時衝出三對陰陽使,足不點地的向着我們飛撲過來。

能被選爲陰陽使的,除了人類高手外,就是鬼界精英了,這三隊陰陽使無一不是太陰司私權底下的產物,因爲它們全部都是紅毛鬼!

六隻紅毛鬼,而且還是佩有太陰司徽章的正職陰陽使,戰力倍增,身未至,便已經有大量陰氣從後面慣體而來,我跟張梓健等人大驚失色,慌張奔逃,韶識君則憤怒一嘯,與劉旭雙雙攔截。

我暗罵一聲愚蠢,他們人多,只要被纏上了根本就逃不掉了!

可是這種時候,憑我跟張梓健兩個也走不掉,到不如全力一博!

體內靈氣升騰,怒火攀繞,我足下風生火起,一運力,便如炮彈一樣飛射回去,躍過韶識君兩人,一記火拳狠狠的砸上了一頭紅毛鬼的腦袋!

它根本沒有預料到我們居然敢折返回來,我這一拳落下,它連擋都沒擋!

“轟!”這隻紅毛鬼被打飛了出去,怒火有攀燒功能,它滿頭的紅毛眨眼之間便被燒了大半,不過他也不愧是比三眼小鬼更厲害的紅毛鬼,就地一翻,咆哮幾聲,居然又復衝了回來。斤向盡亡。

而我身邊的幾隻紅毛鬼則是頭一甩,一網接一網的陰絲網朝着我的身體罩來!

“煌煌天威,唯我一道,三寶線出,神泣鬼哭,急!”劉旭壓箱底的正一道‘八寶羅網’使了出來,只見三根寶箭從他指尖飛出,瞬間洞穿了三隻撲向我的紅毛鬼,劉旭指尖再是一彈,那穿過三隻紅毛鬼身體的寶線像刀子一樣朝天一切,三隻紅毛鬼上半部身體便被切成了兩瓣,奔向我跑了兩步之後,便轟然倒地,緊接着陰氣漸消,紅毛鬼的身體飛快氧化,只一眨眼,便只剩下一幅光架了!

威力之大,居然恐怖至此!

衝過來的人,鬼集體往後一跳,就連史小可都驚慌得不得了,失聲道:“正,正一道?”

一千年前的白道巨擎,今日再響絕唱,方一現身,便技驚全場!

劉旭臉色有些蒼白,一屈指,三條寶線便收回體內,這時他的臉色纔好看一點!

“就算是正一道又如何,量這小子也發揮不出萬分之一的威力,看我陰兵過境,百鬼夜行!”張德卿建功心切,史小可都嚇住了,他卻趕緊動手,不過,跟史小可使出來的不一樣的是,張德卿召喚出來的,是兩道門!

一前一後,兩道冥府青銅大門豎立在我們兩邊,徹底的封死了我們的去路,該死的啊,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我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那便是將白蟲叫了出去,現在他們正在山上呢,雖然我已經叫它帶着人趕過來啊,但是哪裏還來得及?

青銅大門吱嘎作響,一隻只鬼爪推開了門,一頭接一頭的紅毛鬼,雙頭小鬼王紛紛走了出來,兩道門裏,還走出了兩隻六臂鬼王,其中一隻,便是上一次被三足金烏傷了的那隻!

百鬼夜行啊,這次恐怕凶多吉少,再劫難逃了!

“哈哈哈哈哈,看你們往哪兒跑,兩隻鬼王,上千小鬼,再加上我們,劉旭,陸寧一,你們死定了!”史小可無雙開懷的下步走了過來,得意的大笑,他身後的吳氏兄弟也笑着跟了上來,慢慢的抽出了他們的刀子。

史小可估計是覺得自己的愛將可以出手了,大手一揮,道:“去,把他們的人頭給我砍下來!”

吳氏兄弟恭敬的拱手,道:“尊命!”然後,他們倆便用電光火石的速度狠狠的……朝着史小可的背後捅去!

“哧哧!”兩聲利器刺破軀體的聲音,史小可得意的笑容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完完全全的不敢置信!

我們幾個也都張大了嘴,驚訝的看着對面被兩柄刀子洞穿了身體的史小可,還有他背後冷笑不止的吳氏兄弟,身後,佈滿了寒意! 史小可身上的兩柄刀子,一柄穿透了他的心臟,一柄穿透了他的小腹,吳氏兄弟再用力的把刀一絞,史小可便渾身顫抖着軟軟倒了下去。徹底的斷絕了生機!

“你們兩個望恩負義的混蛋,你們居然敢對我動刀子,你們死定了,你們死定了,吼,小六,給我殺了他們兩個!”史小可的陰魂爬了起來,衝着吳氏兄弟大吼大叫。

吳氏兄弟詭異的笑了笑,那隻叫小鬼的六臂鬼王就在身邊,它一張嘴,卻咬向了史小可,可憐的史小可只是憤怒的看着吳氏兄弟,卻完全沒有注意到六臂鬼王的動作。他還弱不經風的陰魂頓時就被那鬼王當點心給吃了。吃完了魂,六臂鬼王的大舌頭輕輕一卷,便將史小可的屍體捲進了嘴裏。咔嚓咔嚓的咬來吃掉了。

全場幾百只鬼,幾十個人,一個都沒有說話的,就靜靜的看着那六臂鬼王次史小可徹底的吃掉了,連半點痕跡都沒有能留下。

震撼啊。完全想不到啊,千算萬算,怎麼也沒有算到會是這樣的展開啊,史小可居然就這樣死了。而且還是死在他們自己人手底下的,殺他的是他最得意的兩個手下,而吃他的則是他養得跟寵物似的六臂鬼王……這瘋狂的世道太嚇人了!

唯一不驚不慌的,也就只有張德卿了吧!

他跟吳氏兄弟嘴角的冷笑如出一轍,都只是冷笑,難道他纔是真正的主謀?草,張德卿不是一直被史小可壓着打嗎?怎麼會……

“很吃驚是麼?”張德卿收起了剛剛的那種憤怒與激動,平靜的往身後一座,另一隻鬼王居然馬上彎腰,用手拱出了一個舒服的椅子造形讓他坐下,看它那熟練的模樣,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情了。

我們卻是再一次被震撼到了,沒想到張德卿居然有如此能爲,連堂堂六臂鬼王都被他訓得服服貼貼的,這玩意兒可是有着開山裂石的能力的啊!斤向低劃。

“你纔是這背後一切的主謀?”我吐了口血水直接問道。

張德卿笑着攤手:“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束魂草也是你搞的?吳氏兄弟是你的人?史小可早就被你架空了的?”我再次問道。

“如你所見,吳氏兄弟本來就是我的人,史小可自以爲是的挖他們過去而已。”張德卿回答得很坦誠。

“那你到底是想要怎麼樣?”我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小心的戒備着。

“呵呵,不得不說陸寧一你還是挺精明的,居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裏便讓劉旭排開了阿龍兩人的牽制,不過也正是這樣,我纔敢下手呢,殺了史小可,能上位的便只有我一人了,至於你們……嘿嘿!”

“我們便是用束魂草,殺史小可的罪魁禍首是麼?”我苦笑着把這個結果說了出來,這顯然是已經專門爲我們設計的圈套啊,連史小可都被圈在這一個圈套裏面呢。

張德卿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道:“安心上路吧,你我雖無過節,但你們卻必須死,否則,這一齣戲也就白安排了呢,好了,廢話不多說了,上路吧!”

張德卿果然是個人物,不同於史小可的廢話連篇,說動手便動手,兩個方向幾百只鬼怪同時啓動身形向着場中間的我們殺了過來!

寶貝計劃:囂張媽咪壞爹地 毫無勝算,根本就毫無勝算啊!不過,正面無法突圍,我們還可以走側面嘛!

吳氏兄弟帶着人從側面守着,目的就是逼我們正面跟那些鬼怪們交鋒!

我他媽又不殺,找準了左一面稍微薄弱一點兒的地方,一聲輕喝,幾個人同時衝了出去。

那邊是由吳若寧守着的,我們四個人拼盡全力殺了過去,吳若寧冷冷一笑,憑空劃出一個大的陰陣,然後猛然往地上一踩,一道幽幽陰火陣破空而來,陣中,一隻接一隻的陰魂張着大嘴向着我們咬了過來……這是守墓者的幽魂袋,養小鬼用的,據說最厲害的守墓者養出來的小鬼一口可以咬掉半條豬!

劉旭的寶線再次彈出,卻比之前的威力弱了不少,只穿透了幾隻陰魂,殺了吳若寧身邊的兩名鬼差,而我的火拳卻逼退了一羣陰魂不敢上前來,至於韶識君跟張梓健,兩人在這種時候因爲屬性的問題,根本就發揮不出什麼實力來!

突圍失敗,前有擋道,後有追兵,左右盡是呼嘯而來的厲鬼,死境,絕對的死境了!

我們四個人臉上都已經絕望了,我們不僅是張德卿計劃裏的主要人物,更是之後的替罪羊,所以,在張德卿看來,我們就是必須死的!

“哈哈哈,死吧!”大舊的陰魂鬼怪撲天蓋地而來,一下子就將我們全部的人給覆蓋上。

而就在這個時候,地面突然涌出來了大量的鮮血,對血腥味濃厚的鬼怪們馬上就被吸引了注意力,紛紛低頭去喝那些血,可是那些鮮血卻突然凝實,變成一個個小人兒!

鬼怪們一口咬下,那些小人兒卻又變成鮮血從它們嘴裏散開,轉眼再化爲無牙的小人兒,小人兒很多,眨眼間便有上百隻了,它們齊齊‘啊嗚’一聲咬向了旁邊的鬼怪們。

在場外的吳氏兄弟與張德卿等人看不到場中的情況,以爲我們被幹掉了,正打算慶祝一下時,他們便聽到了鬼怪們的齊聲哀號!

鬼怪們本來就是靈體,由虛化實而成的,但是那種看起來無比堅硬的身體在怨寶們的小嘴底下卻根本跟嫩豆腐似的,一口咬下去便是一個小缺口了,而鬼怪們用爪子抓,拍,用牙咬,卻都只能把怨寶們化爲一灘血水,它們轉眼間又恢復了過來!

成批成批的鬼怪們倒下了,倒下之後就變成了怨寶們的菜了,幾隻或者幾十只衝上去亂啃一通,鬼怪們一般只要精氣不散那便不會死,但是怨寶這是直接啃走了它們的精氣啊,一口咬下去便是永久的傷害,比人被咬了一口好不到哪兒去!

一隻兩隻還好一點兒,當幾隻十幾二三十隻鬼怪們倒下然後被怨寶們吞噬一空的時候,張德卿就查覺到了不對勁了,猛的站起來大喝道:“怎麼回事?”

他的意念很強,那些鬼怪們害怕的分成兩邊讓開了,於是怨寶們也就露了出來,地上還有十幾二十具鬼怪屍體被怨寶們啃咬着,甚至還有兩隻雙頭小鬼王都死於非命了!

“怨寶?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的怨寶?這怎麼可能?”怨寶的大名,連張德卿都完全無法鎮定了,看着那遍地的怨寶驚訝莫名。

“哼,別以爲有幾隻怨寶就能救你們了,小六,吃了它們!”張德卿不容事情有任何的閃失,連忙指揮最強的六臂鬼王上去行動,同時一起行動的還有五隻雙頭小鬼!

怨寶們雖然厲害,但是面對鬼王級別的鬼物的時候,它們的實力還是不夠看的,六臂鬼王一來便硬生生的踩扁了兩隻怨寶,這回兩隻怨寶都很慢才恢復了,其他的怨寶們撲上去啃咬六臂鬼王,卻再難像之前啃咬別的鬼怪那麼輕鬆了,感覺就像是咬麪包跟啃骨頭的區別!

雖然只是很短時間的接觸而已,後面又有怨寶們相救,但是我們四個也是人人帶傷了,這種時候根本就幫不上忙!

眼看着怨寶們被鬼王一一踩爆然後緩慢恢復,這時候,一道清脆的聲音從天而降!

“合體吧。”頭頂的房樑‘刷’的一聲消失不見了,露出滿天的星光,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三歲小蘿莉身披金甲,手握金劍懸浮在空中,眼神不屑的看着張德卿與他身後的六臂鬼王…… 金甲蘿莉眼神睥睨,一如她手中寶劍鋒刃,她就像是沒有重量一樣輕輕懸浮在半空之中,一張乖巧可愛的小臉上滿是肅殺之氣。

我,劉旭。張梓健跟韶識君都傻呼呼的看着她,因爲這可愛的小蘿莉跟紅伊有着七分相似,但是卻比較紅伊大上不少。

可是紅伊明明是一個剛剛一歲半左右,走起路來都還有點蹣跚的小嬰兒啊,而眼前的這個卻是至少有三歲的金甲小蘿莉,雖然長得超級可愛跟紅伊一樣,但是她卻跟紅伊又有着既然不同的區別。

紅伊很乖的,嘴也很甜,叔波長阿姨雄短的把劉旭端午韶識君他們哄得不行不行的,哪怕就是喬沫沫那種性格的嬌蠻女生也對紅伊喜歡得緊。

但是這個金甲蘿莉卻有着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感,那冷冰冰的眼神跟紅伊治癒系的眼神簡直像是兩種極端!

怨寶們開始合體了,近三百怨寶慢慢的合成了十幾二十個大形的怨寶,每一個都有兩米多高。顏色也有血紅色變成了深紅色。紅得有些發紫了!

那六臂鬼王還想要踩它,卻被三隻合體的怨寶兩個架手臂,一個踹大腿給硬生生的幹倒在地了。緊接着,幾隻龐然大物便扭打了起來,怨寶們雖然依舊落於下風,但也不置於一直被動挨打了,六臂鬼王的身上也添了不少的傷。而那些雙頭小鬼王就只有夠一隻大怨寶打的了,你拳我一拳的要得熱鬧。

只是再也沒有誰去關注他們,所有的人都擡頭看着天空中的那個金甲小蘿莉,我試探的叫了一聲:“紅伊?”

那金甲蘿莉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冷冰冰的開口了:“哼,你還是這般無用啊,連區區幾個小鬼都對付不了,你這樣的人怎麼夠姿格當我爹呢?”

我張大了嘴巴,茫然無語的看着她,她,是不是紅伊呢?

聲音,長像都跟紅伊很相似,只不過有些微變化而已,但是這語氣,這表情,跟紅伊卻是完全不同的啊,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而且她還說,我怎麼夠資格當她爹?這……什麼情況?

“哼,裝神弄鬼的小妞,有種滾下來!”吳越澤冷冷的開口看向了半空中的金甲蘿莉,語氣不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