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要知道,現在公司內大大小小的事務幾乎都要她出面來處理,她肩上的壓力李天航自然也清楚的很。

「這次M20這款手機絕對能引爆甚至顛覆整個手機市場。」

說到這款手機的時候,萬晴晴的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興奮。

這點李天航自然也明白,畢竟幾大核心部件都是他搞出來的。

而且運用的全部都是系統內部的黑科技,所以手機的各方面能力絕對都有着顛覆式的表現。

M20表現良好,意味着天航科技的訂單也會源源不斷。

可是看到萬晴晴眉宇間的那一絲愁容,李天航着實有些不解。。

「既然這樣,怎麼感覺你還有心事啊,是別的事情嗎?」

「這個,其實……」萬晴晴定了定神,「其實是關於公司招聘的事。」 柳真全心念一動,只見空中劍光紛紛落下,又刺穿了眾要身體,一陣祈求之聲四起,柳真全招手收回所有劍光,一眾妖怪抱着傷口不敢出聲,就怕仙人聽的煩躁再來一劍。

當群要畏畏縮縮聚成一團之時,一道劍光衝天而下,眾妖看的心驚膽顫,此次劍光並未穿透眾妖,只是在其身邊劃過,柳真全輕身一躍,劍光帶着柳真全瞬間遠去。

此時眾妖還不敢相信,仙人已經放過他們了?正當要起身之時,天空飄落一張紙條,嚇的眾妖又退回原地。當紙張飄落地上之後,眾妖探頭一看上面書寫了幾行字:爾等雖無大惡,卻有惡業,如今放爾等一條生路,望知上天有好生之得,被爾等欺騙的鄉民,爾等須尋機補救,如若讓吾知曉爾等不思悔改,吾劍當千里取爾等性命。

眾妖畏畏縮縮的朝着紙張叩拜,口中稱是。

不多時眾妖彙集一齊討論道:「我等現在就去補救一二,你們誰還記得哪裏騙過錢財?」

「東村王家」「西市染布坊」「南面小鎮油坊」…..

這時有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出現:「要不要問下葛道人?」

「問他作甚,都是他害我中了兩劍,現在還在流血呢。」

「對不去管他,讓上仙收拾他去。」

「好像只有他才知道騙取的錢財?」

「嗯嗯,對也不能讓他好過,找他去。」

「對找他去,讓他把錢吐出來。」

眾妖確定后,草草包紮了一下,趕忙往葛仙翁道觀跑去。

…..

柳真全等帶着一眾小妖的決定,看來三十六計欲擒故縱用的還不錯,此時腦海里傳來一個聲音:「道友,打算將這些小妖怎麼處置?」

「一罪不二罰,剛才不是已經判罰過了嗎?前輩為何有此疑問?」

「我還以為…」

「還以為我只是騙他們去尋找老道,然後再行責罰?沒有的事,他們所犯罪孽,在人間也不過是個欺詐之罪,最多勞動改造,我已經判他們去補償受害者了。」

當柳真全回答完畢,般若又下線了,哎每次都這樣冷不丁的上線,聊了一會就下線,現在找個人聊天也是件難事啊。

…..

眾妖匆匆忙忙進入葛仙翁的卧房,將還在熟睡的葛仙翁拉了起來,當看見各個帶傷的群要葛仙翁也嚇了一跳,「怎麼回事?」

眾妖七嘴八舌的說道:「你這賊道將我們哄騙下山,誰知道人間還有仙人,都是被你害的。」

「把錢拿出來,都是因為你,你看看我們的傷,這裏,這裏都被仙人砍的。」

「對把錢交出來,我們還等著去還錢呢?」

….

被吵的心煩意亂的葛仙翁此刻已經沒有仙風道骨,甩開抓着自己的眾妖說道:「都一個一個來,我先問,你們再說,你們見到上仙了?」

眾妖異口同聲的說道:「是的。」

「他砍你們了?」

「是的。」

「他讓你們不賠償然後放過你們了?」

「是的。」

「他走了?」

「是的駕着劍光走了。」

「對搜一下子就飛走了。」

眼看眾妖又七嘴八舌的回答了。

葛仙翁也不理眾妖,分開他們開始打包東西,眾妖好奇的問道:「葛老道你啥?」

「幹啥?收拾東西跑路啊,你們傻啊,仙人哪有那麼多功夫看你們賠償沒有,來幫忙打包東西,我們走,換個地方再過日子。」

「可仙長留言讓我們去贖罪?」

「那是你們傻,我們離開這裏誰又能知道,那個誰來幫我搬東西快點,傻愣著幹什麼。」

在老道的談論下一些意志不堅定的小妖開始動搖,是不是幫着老道一起跑路,畢竟跟着老道吃香喝辣的比在荒山中日子好過多了。

但畢竟不是所有的小妖都是如此,有些還是不肯扯著老道讓他一起去賠償,並勸說這其他妖怪。

眼見眾人爭吵成一團,突然卧室門開了眾人回頭一看,這不看不要緊一看攤一片,小妖們癱坐地上看着門外之人。

「怎麼回事?」

「仙…仙…仙…人。」

老道一聽立馬跪了下來,口中喊道:「上仙饒命啊,小道就是想混口飯吃,不想害人啊,求上仙饒命,小道必定按照上仙要求將財物退回。」

柳真全此時無聲的笑了,手指一動,一道劍光穿過老道士的紫府,將其丹田擊個盡碎。

隨後化作一道殘影躍上天空。

「道友為何廢了那老道修為?」

「這等人死性難改,不是你告訴我的剛才還鼓動群妖跟其一起躲避,既然知道自己做錯事了,還不肯補救,留着何用?須知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但是反過來,能力越大危害也是越大。」

「原來如此,看來道友並沒有人妖之分啊。」

「有,但看有沒有危害他人。」

……

夜幕低沉,節度使府後院十份寧靜,因為老夫人前幾日睡眠不好,因此周朝人都不敢打擾到老夫人安寢,就算必要的路過也是壓低聲音。

老夫人此時坐了起來,看見床邊坐了一個年輕的人,剛想喊人,年輕人說道:「阿瑤吵醒你了嗎?」

這不是正是年輕時早早病逝的夫君嗎?「夫君,你回來了?」

「嗯,我特意求地府大神前來尋你,前幾日有夜遊神經過你房門,見到你被人魘了,當我得知我心急如焚,其實我一切都好,因為前世積善,地府大神委派了我一個巡檢差事,前些日子你夢到我在地府受苦,乃是中人魘蜃之術,況且地府管理嚴格我上來一趟不易,這裏有一瓶無根之水,可以調節你前幾日受厄之苦。」

接着看見房門大開,一道旋渦出現在門外,年親人的魂魄被直接往裏吸入,來不及伸手拉住他,老夫人口中大喊:「夫君別走,夫君。」

此時年輕人退後的魂魄說道:「陰陽兩隔,勿以我為念,督促孝兒善待百姓,督促農事,不要辜負一身所學。」

不多時門口丫鬟聽到老夫人的喊叫,破門而入,只見老夫人已經坐在床頭,此時點亮蠟燭,床頭邊上的小格子裏赫然放着一個瓷瓶,裏面滿滿的盛着一瓶水。 「經緯他膽子也太大了吧!」

「這裡不是ktv,姜家人都在這,連澹臺紅妝這樣的人物也在這,經緯還強行拉姜思瑤跳舞!」

白易寒錢斌幾人,都瞪大了眼睛。

其他同學也是如此,那天ktv,嚴經緯強行拉姜思瑤去衛生間一事,他們倒不覺得咋樣,畢竟兩人以前是情侶,但是眼前這是什麼場合?姜家上上下下都在場,姜家背後的靈魂人物澹臺紅妝也在場,嚴經緯竟然還敢強迫姜思瑤跳舞?

這膽子也太大了吧?不怕惹怒姜家人么?

不過想到嚴經緯連澹臺紅妝都敢邀請跳舞,眾人想想也就覺得沒什麼了!

好像在嚴經緯的世界中,沒什麼他不敢幹的事情,當年上大學的時候,嚴經緯就是啥都不怕,現在七年多過去了,嚴經緯依舊如此!

隨著舞曲的聲音。

嚴經緯摟著姜思瑤跳了起來,而姜思瑤,也配合著他,一起跳起了交誼舞。

感受著眼前的女人散發出來的氣息,嚴經緯目光緊緊的盯著她那張絕美的俏臉,姜思瑤也看著他,他們彼此沒說話,一直靜靜的跳著舞。

姜思瑤和嚴經緯的配合,不比之前澹臺紅妝和嚴經緯的配合差。

因為他們兩戀愛的時候,是一起跳過好多次舞的,雖然時隔這麼多年,但兩人之間的默契,依舊沒有改變,腳步一退一進,都配合得很棒。

隨著舞曲到了後面。

嚴經緯終於緩緩對姜思瑤開口:「退出西南省,不要在覬覦嚴氏集團的秘密,這對你們姜家來說是最好的結果。」

姜思瑤沒說話,但她微微搖頭,表明了她的態度。

「呵!」

嚴經緯眼神中,閃過一絲絕望之色。

他沒再說話,舞曲結束之後,沒有任何留戀,直接返回白易寒他們所在的位置。

接下來,不少人都開始跳起了舞。

白易寒也拉著秋詩進去跳了一曲,至於錢斌這個單身後,只有羨慕的命。

跳一會舞之後。

不知道誰帶頭,給今天的壽星姜思瑤送上了禮物,在有人帶頭下,大家也都紛紛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禮物送給姜思瑤。

在這群同學中,鄒永正準備的禮物最為昂貴,價值高達八位數左右。

嚴經緯站在一旁冷眼看著,他根本沒有給姜思瑤準備禮物。

姜家的人,也都給姜思瑤準備了禮物,就連姜聰明,也給姐姐準備了一個自己做的禮物,是個模樣很奇怪的小動物,是姜聰明用木頭疙瘩雕刻出來的,看到姜聰明送的禮物之後,姜思瑤眼神里露出了寵溺的笑意。

姜家所有人都把自己準備好的禮物送給姜思瑤,最後只剩下澹臺紅妝。

大家都在好奇,澹臺紅妝要送給姜思瑤什麼樣的禮物。

在眾人的目光下,澹臺紅妝走向中央的麥克風位置,她臉上帶著笑容,緩緩道:「從我開始把姜家一些生意交給思瑤負責,到現在已經四年多的時間,思瑤的能力,姜家上上下下都有目共睹。」

姜思瑤,自從姜天行暴斃之後退學,然後消失了三年時間!

歸來之後,澹臺紅妝開始把姜家一部分生意交給姜思瑤負責,如今已經有四年多的時間。

大家都不明白,澹臺紅妝說這番話,什麼意思!

「未來一年內,我會把姜家所有的生意,逐漸轉交給思瑤負責,到時候,天涯和其他姜家人,共同輔佐思瑤!」

澹臺紅妝語出驚人!

這番話,讓在場所有人都吃驚不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