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見劉尊的表現,我心裏的難受擴大了。可我沒有行動,而是看着朱雀問:“這血……”

“我的。”

也就是這麼簡單的兩個字,我見到劉尊手上的龍遊之力消失了。

看來,他還是很在乎她的。

朱雀看着劉尊:“你不應該帶她走。”

“不該?我的女人,什麼時候要你這個南方小神來決定。”

兩人在空中劍拔弩張,可我是凡人,我不會飛,如果不是劉尊摟着我,我就掉下去了。

“哦,是嗎?那你真當她是你的女人嗎?”

劉尊眉頭挑的更深,我見朱雀話裏有話,但劉尊一定不會讓我問出來的。

“朱雀,不要挑唆我跟劉尊之間的關係,如果你能拿出你的神身,我隨時讓你來拿。”

朱雀並沒有說什麼,我見他擡起腳,以爲是對我們發起攻擊,可是卻路過了我們的身邊。

當朱雀路過我身邊的時候,我的耳邊,飄來一段話。

我不知道劉尊有沒有聽見,可這話卻讓我的內心一直在顫動着。

總裁請離婚 “如果有天,劉尊想要傷害你,我的神身也會保佑你的。”

……

“走了小冰。”劉尊突然開口對我說道。

“你有沒有聽見朱雀說什麼?”

劉尊剛剛擡起的腳步忽然停下,“沒有。”

看來,朱雀那句話,是隻對我說的。

一路上,我一直在想朱雀的那句話,不過一會兒的功夫,我就已經到家了。

爸媽並不知道我失蹤的事情,他們被劉尊掩蓋了時間,修改了記憶,以爲我是出差了。

就如同那次姑父被姑姑害死一樣,劉尊修改了姑姑跟表妹的記憶。

回到了家,我的雙腳終於落在地面,感覺跟踩棉花糖一樣。媽媽見我的樣子像個小孩,忍不住調笑幾句。

就在劉尊離開之後,媽媽突然將我拉到房間內,一臉緊張的問:“這段時間你們有沒有在一起?”

我怕被戳穿,於是點了點頭。

“不對啊。昨天我見到一個人,就是劉尊,他……他……”

“他什麼媽媽?”

我媽媽臉色一暗:“他陪一個看不清楚面貌的女人,去了醫院。”

昨天?

劉尊今天才接我回家,按照他接我的時候所說的話,那麼他陪同去醫院的女人就是雲如雪。

也對,雲如雪重生了。現在只是個一體雙魂的人類。如果生病,只能去醫院看。

看來石正端着的那碗藥很可能是劉尊陪同去開的。

他們是古人,信不過西醫,所以開的是中藥也對。

算算時間,我消失也有一段時間,那麼劉尊這段時間沒來救我,就是去找雲如雪了。或者……是找雲如冰了。

呵呵,劉尊,你開始欺騙我了嗎?

我本就是個心裏藏不住事情的人,在媽媽離開後,我決定去找劉尊。於是換了一套衣服,並沒有休息的去了劉尊的出租房。

就在快到門口的時候,我忽然想起如何將自己的魄力魂力壓到最低的方法,這個方法在那次與雲如雪大戰的時候,劉尊用過。

於是在我自己都感覺不到自己存在的狀態下,我來到了劉尊家的門口。

我有他家的鑰匙,這是他曾經給我的。只是我沒有想到,當我打開他家的門,看見的居然是一副讓我心碎的畫面。

劉尊居然跟雲如雪,不,應該是雲如冰兩人赤身裸體的糾纏在一起。

見我出現在門口,劉尊將雲如冰推開。

作者語:下次更新時間,晚上,大概10點後了。更新兩張,說到做到。

感激大王的大瓶子,你如此照顧我誒! 眼前這一幕讓我有些震驚,我見劉尊臉上的表情來回變換,他明明是一具不化骨,是屍體,怎麼表情那麼豐富。

我也很難想象自己,在這種時候居然會鎮定下來。

我看着劉尊雙脣開啓,覺得他應該會說在練功。楊過跟小龍女不就是這個樣子嗎?

果然,劉尊對我說道:“小冰別誤會,我是在幫她融合體內的……”

“魄力還是魂力?”我笑着問道,眼淚在臉頰滑落。

“都是。”

我點了點頭,轉身準備離開。可是劉尊卻上前來拉住了我,我猛地甩開他的手,“別碰我。”

我怒聲喊道。

劉尊的手,就停在我手腕不遠的位置。

開局吃出最強紋章系統 他的體溫是冷的,我離開的時候,手腕還有感覺。

什麼練功,練功真的要赤身裸體到這種程度嗎?

看剛纔雲如冰的臉,雖然一句話沒有說,但是眼裏的得意時我認識的。

我突然停下腳步,那個是雲如冰還是雲如雪?

如果是雲如冰,我還能接受。畢竟劉尊虧欠她的太多,如果是雲如雪?

我就只能認爲劉尊不但沒良心還沒有記性。

就在我準備再次回去的時候,我卻見到一個意想不到的……神……

朱雀站在我的身後,他穿着墨色的西服,筆挺的背部,英俊的臉蛋招來很多人的目光。

只是……

更多人的目光,是對着他的胸部。

朱雀外形是女的,但是畢方說他是男的。他本是雌雄同體,雖身在漸漸變化,可現在怎麼看都像個女蕾絲。

“他欺負你了嗎?”

我以爲朱雀會說什麼,他突然說出來的這一句讓我有些感動。

我晃了晃頭,眼淚卻再次不爭氣的流下來。

“遲早的事情。劉尊雖然配不上冰兒,可他們畢竟有宿命的姻緣,你以後會知道的。”

我擦了擦眼淚,實在不想聽劉尊的事情。

“你來這裏幹什麼?”

他的臉色忽然一暗:“來接畢方。”

我愣了一下,說到底我從回來到現在還沒有見到畢方。

“你……接他幹什麼?”

“除掉。”

除……除掉……

“不要,畢方沒有做錯什麼事情。爲什麼你要爲了自己的想法傷害別人?”

我還想跟朱雀說什麼,可朱雀卻忽然拉我到了空中。

“喂,放我下來,你讓周圍人看見了。”

我擔心我被朱雀拉到空中的模樣會被人看見,誰知道一低頭居然看見我跟朱雀還在原地看着。

元神。

這兩個字出現在我腦海裏。

人有三魂七魄,它們所匯聚而成的就叫做元神。

我第一次感受到元神出竅,居然是在失戀以後,聽起來真是諷刺。

“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

“我想說的,與劉尊,雲如冰,雲如雪,還有你有關係。”

一句話,讓我悲傷到暴動的心情安定下來。

我聽着朱雀說的話,心中的海浪一浪比一浪高。

劉尊是危險的,朱雀想要除掉他的想法,從很久以前就有了。

我記得劉尊是被暴民殺死的,路一鳴也曾經對我說過。

可從朱雀的口中,我得知不一樣的版本。

劉尊在古代,是暴君。

他爲了自己的樂趣,殘殺無辜百姓。

他爲了自己的帝國,對其他鄰國實用巫術。

數百上千的巫師甘願獻出自己的靈魂,魄力,爲的不是要讓劉尊長存,而是爲了讓他被殺死後,狂傲的靈魂得以安息。

可巫師裏,出了叛徒。

是雲如冰,也是雲如雪。

劉尊雖然邪惡,可對待女人,是一種致命的誘惑。

雲如冰愛上了

雲如雪也愛上了。

雲如冰跟雲如雪,本就是同魂雙胎,愛上一個人也是十分有可能的事情。

只是在最後,雲如冰爲了讓劉尊不死,甘願用靈魂守護,並且封存他的記憶。

雲如雪爲了得到劉尊,又將他煉成了不化骨。

我想起太姥的舉動,她居然是看慣劉尊的。

我被騙了,我不但被不化骨騙了,也被雲如冰騙了。

愛情到底是什麼,寧可讓天下人的性命都堪憂,也要守護另一個人嗎?

“劉尊只不過記憶沒有復甦,雲如雪因爲雲如冰的關係,忘記了這件事情。知道整件事情的,只有我跟冰兒。”

我有些不相信。晃了晃頭:“不對,如果是這樣其他家族的後人,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

“你別忘記了,劉尊的一個能力。”

我恍然大悟,洗去記憶。

只要劉尊在千百年前被封印前,將他們的記憶洗去,誰會知道?

“劉尊是危險的,能除掉他的方法,我不知道。所以,我不惜毀滅自己,召喚神罰。”

“唯有黃帝是能抗衡不化骨的神人,只是他隨着女媧伏羲涅槃後,選擇了沉睡。只有到天地間有致命邪惡的事情發生,纔會重臨人間。”

朱雀說着,想到劉尊的事情,我有些害怕。

他是那時候的第一邪惡,他是那時候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可他現在已經不傷害人了啊!”

我來到朱雀的面前,對他說道。

朱雀的眼是綠色的,像一汪湖水的綠。

“你能保證,他會一直失去記憶嗎?”

我不能!我在心裏說道。

“你知道,他爲什麼跟雲如冰,雲如雪再次在一起嗎?”

我晃了晃頭,或許他是爲了救其中一個。

“雲如冰與雲如雪在一個身體裏,遲早會出現爭奪的現象。他身體裏的魄力,曾經被兩人都吸食過,所以兩人要是不想都消失,就得去吸食劉尊身上的魄力,魂力。”

朱雀繼續道:“劉尊是不化骨,是強大的。可以說體內的魄力魂力,不會消失。但是他曾經的封印,是雲如冰設下的。隨着雲如冰的吸納魄力魂力……劉尊恢復記憶是遲早的事情。”

朱雀靠近我,溼熱的口氣輕輕噴在我的臉上:“所以他恢復記憶是遲早的事情,到那時,他不會記得你是誰。他只會記得殺人,殺人,雲如冰,雲如雪。”

我被朱雀說的猛地一陣,腳下的結界瞬間空了。

“啊……”

我大聲喊叫,從幾百米的高空墜落,等我再張開雙眼,我已經回到自己的身體裏。

而在我的身邊,是已經穿好衣服的劉尊。 劉尊看着我,臉上帶着抱歉的表情。

我有一時間的沒反應過來,等我想到不久前的畫面,猛地推開了劉尊。

“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劉尊並沒有拉回我,而是站在我不遠的位置,擔心的問道。

我料想他剛纔應該是看見我站在原地發呆,而朱雀呢,則在我落下瞬間,離開了此地,因此沒有被劉尊發現。

“沒什麼,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走了。”

我淡淡的說道。

身後的劉尊卻追了上來:“你聽我的解釋。”

我擺了擺手,沒什麼好解釋的。

如果朱雀說的是真的,那麼……

“你可以不可以不要給雲如冰跟雲如雪融合了?”

劉尊楞了一愣,如我想的一樣晃了晃頭。這次我沒有離開,而是聽了他的解釋。

“我對雲如冰有責任,幾千年前他爲了我用自己的魂力魄力守護,雲如雪是我並不在乎的人,但是他們現在一體雙魂,我擔心冰兒會消失。”

劉尊這話,說的理所應當。他的確對雲如冰有責任,雲如冰的犧牲,不但身爲男人的劉尊會內疚,連我這個身爲女人的也會覺得做的對。

但是想到朱雀的話,劉尊在這樣下去,會變成魔。那麼雲如冰是知道事情真相的,爲什麼她會同意劉尊給她與雲如雪的靈魂穩固而讓劉尊復甦記憶呢?

想到這兒,我忽然意識到,千百年前的雲如冰能夠犧牲天下人的生命只爲讓一個人永遠不消失。那麼如今,她爲什麼不能爲了自己重新獲得劉尊的愛,而再次讓他成爲魔。

可……

朱雀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我需要查證。

如果是真的,無論如何我都要阻止。

但……如果是假的……

那麼我跟劉尊也真的走到盡頭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