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見張夢辰下車朝着自家的方向走來,江浩頓時是來了精神,急忙穿戴下牀。

“江浩!你這傢伙不會還沒起吧?”果然,不一會江浩家的門口便傳來了陣陣的敲門聲。

“來了來了。”江浩看了一下手機,才六點四十多,頓時覺得這張夢辰純屬是有病!

要知道公司上班的時間可是早上八點,他七點半起來剩下半個小時的時間完全能趕到公司去。

江浩打開門,張夢辰已經是在門口杵着了:“我說大小姐,你來這麼早幹嘛?八點才上班好不?”

此時的江浩還是一臉的睡意:“況且你起得來你可以自己去公司啊,來喊我幹嘛?”

“哎呀,作爲你的上司,當然得關心一下自己的下屬了!”張夢辰說着是忍不住的激動。

這是她第一次上班,她恨不得昨天晚上就跑去公司等着呢。

“你快點去洗漱!弄完了趕快過去,遲到的話我扣你工資!”看到江浩站着不動,張夢辰是推了他一把。

聽到她這話江浩也不顧她了,慢悠悠的就去洗漱去了。

“這就是你住的地方啊?”而這時張夢辰也開始參觀起了江浩的住所來。

江浩家這邊她只來過一次,就是上次過來接江浩過去參加家宴那次。

但是江浩家裏面張夢辰可沒進來過,所以有機會她當然要好好參觀一下。

“是啊,沒有你家好吧。”江浩邊刷牙邊回覆她。

“是沒我家好。”張夢辰說道:“但是你家也太空蕩蕩的了,你不覺得冷清?”

相比於自己家裏面的壁畫啊古董啊那些裝飾品,江浩家就顯得有些過於蕭條了。

“習慣了,反正那些東西我也欣賞不來,也懶得弄了。”

江浩的確是習慣了這種生活了,小時候家裏面就是這種佈置的,寬敞。

況且以前都是林曉的東西,自從他們離婚了清理掉之後,不寬敞纔怪呢。

“大小姐你要吃早點不?”洗漱完畢的江浩問張夢辰道。

“啥?你還要吃早點?”

“你看看現在才幾點?”江浩指着牆壁上的掛鐘說道:“七點啊大小姐,過去公司杵着啊?還不如吃碗麪呢!”

“不吃!”張夢辰對於江浩的話很不贊成。

江浩也懶得壓她,自顧自的自己煮早點去了。

不過一碗熱騰騰的面端過來,當江浩吃了幾嘴之後張夢辰又說她也要吃,是把江浩弄得無語了!

而好不容易吃完早點張夢辰又對江浩的衣服指指點點了起來:“你就穿這套?我給你買的那套呢?”

“那套不好看!”江浩尷尬的反駁道。

“不好看,六萬啊我的副總裁!”

“反正就是不好看。”江浩自顧自的說道:“這衣服好不好看可跟價錢沒有關係,你看那玩意一身粉,像是給女生穿的,我可沒有那少女心!”

“切!”江浩這話是引來了張夢辰嫌棄的眼神:“不懂潮流!”

但她也沒有爲難江浩穿了,她看得出來,江浩是不會向自己就範的。

“大小姐怎麼今天想起過來接我來了?”剛剛坐上車江浩是問向了張夢辰。

這個問題也是他一早疑惑的地方,難道是因爲愛情?

“因爲你是我的下屬!”沒想到張夢辰直接是斬釘截鐵的回答道:“所以要有排面懂不?開你那破車去別人還以爲我罩不起你呢!”

張夢辰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開到這裏來了,反正今早她就是起得很早,看着時間還早就開着車到處逛逛,然後就到江浩這裏來了。

“呃……”聽到張夢辰這話,江浩是一臉的無語了。

“不過有大小姐給我當專職司機也不錯。”江浩笑道:“明天記得來啊!也省得我車加油的錢了。”

“呸!你想得倒美!”張夢辰白了江浩一眼便開車前往公司了。

江浩還巴不得他不來呢,害得自己今天都沒有睡飽。

來到公司,張欣盛已經安排好人來接他們了,江浩和張夢辰跟着他熟悉了自己的辦公室,然後便被指引到了會議室。

這是張欣盛給他們安排的一個會議,目的就是讓他們正式入職,也讓公司大小的職員們認識認識他們,也好以後開展工作。 “接下來我要向大家隆重的介紹一下我們公司的兩位新成員。”江浩和張夢辰他們來到會議上,會議裏面的張欣盛是起來向到場的所有人介紹道。

“這位呢是我的女兒張夢辰,以後由她來擔任我們公司的總裁,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把公司發展得越來越好。”

張欣盛話音剛落,會議場上是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畢竟這是董事長的女兒,他們沒有不賣力鼓掌的理由的。

“還有這位。”緊接着張欣盛又向衆人介紹起了江浩道:“這位是江浩,以後由他來擔任我們公司的副總裁!”

張欣盛的話剛剛落下,會議上間歇的掌聲又再次響起。

而聽到張欣盛這話,在下面坐着的陳榮和林南無疑是瞪大了眼睛,他們完全不相信他們剛纔聽到的是真的。

這江浩竟然當上公司的副總裁了,這怎麼可能?

最驚訝的無疑還是陳榮,這江浩可是當初他親自開除的,怎麼幾天不見,這傢伙竟然搖身一變變成公司的副總裁了?

但是他們又不得不相信,因爲他們往上面看去,那上面站着的正是江浩!


剛纔他們還以爲是自己的耳朵聽錯了,或者是同名的人呢,沒想到那人還真是江浩,他們認識的那個江浩!

看到這一幕陳榮和林南頓時覺得大事不妙。

他們以前幹過的事情他們是知道的,現在江浩當上了公司的副總裁他們覺得以後在公司肯定沒有他們的好日子過了。

而最害怕的無疑是陳榮了,因爲江浩手上有他的把柄,就是他通過建設員工宿舍中飽私囊的那近千萬元!

此時林南和陳榮的臉色很是難看,他們都覺得自己的前程算是完了,同時他們也打算去另謀高就了。

而今天是張夢辰第一次上班,那種新鮮感是讓她幹勁十足的,什麼事情她都是親力親爲。

就是什麼不懂的事情,她問一下江浩也就能得到解決了,所以她今天處理的事務還算是順手的。

很快就到了吃飯的時間,忙碌了一大早上的張夢辰早就餓了。

現在她想想都很感謝自己在江浩家吃了那碗麪了,要不然到現在她非餓死不可。

“江浩,你說我們公司的問題出在哪裏呢?我們公司的業務往來上也沒有出什麼問題啊?”吃飯期間,張夢辰是問向了江浩。

這次她要求來公司,可不單單是爲了好玩和新鮮感那麼簡單,她的志向可是很大的,就是找到公司出的問題然後解決掉,幫她媽爸減輕一點負擔。

而今天經過和江浩的辦公相處,她發現江浩簡直是一個人才,她不懂或搞不定的事情在江浩手裏都能迎刃而解,所以現在她疑惑的地方當然得問江浩。

“你覺得呢?”江浩雖然有些弄懂了公司問題的所在,但是他還是想問問張夢辰的看法。

這丫頭今天一天下來是幹勁十足的樣子,他倒是要看看這一大早上的她有些收穫沒有。

“我覺得不是業務上的事情,也就是說外部的影響因素不大。”張夢辰認真的分析道。


因爲經過她今天處理的業務上來看,這些完全是沒有問題的,這些生意下來自家的公司也是有盈利的,怎麼到了年末結算還虧損了呢?

“你說對了。”對於張夢辰的看法江浩表示很是滿意:“這公司的問題依我看來是出現在公司的內部,就是管理層的問題。”

“也對。”經過一天的辦公張夢辰也是發現了這一點:“我發現那些經理啊主管啊什麼的也太閒了!感覺他們一天都沒事做一樣。”

“這些都還是你看到的。”江浩司空見慣的說道:“你不知道以前,這次是你第一次過來他們摸不懂你的脾性,看到你賣力的工作他們纔跟着做的,要是換作以前,他們巴不得把所有的事情都推下去。”


“他們以前還更懶?”江浩的話讓張夢辰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畢竟今天他們那些經理主管的表現就讓她不滿了,她不相信他們還能比這更懶的。

“是啊!”這種情況江浩以前在公司已經見多了,所以是見怪不怪了:“人人都想着推脫自己的任務,這推來推去的這工資效率就慢了,工作效率慢了哪裏來的利潤?”

“況且這還只是一部分的原因,很大的程度上還是那些高層中飽私囊和任人唯親的行爲。”江浩怕張夢辰聽不明白他的意思,又舉例道:“就像昨天我們去金礦公司簽署合同的那個龔副經理一樣,我們公司像龔副經理的人可是多了去了!”

現在江浩懷疑不僅是陳榮貪了,就連林南肯定也中飽私囊很多了,這傢伙每日出入大富豪會所,就憑他一個月九千的工資他能去幾次啊?

“什麼?我們公司還有像龔副經理那種人?”江浩的話是讓張夢辰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她家的公司裏面竟然會有這種人。

“你以爲呢?”江浩冷笑道:“而且還不止一個。”

“難怪了!”張夢辰是有些氣憤道:“一個人貪一個億,這我家的公司還有利潤纔怪呢!”

一個億這個數字是一直印在張夢辰的腦海中,因爲昨天龔副經理中飽私囊的這個數額實在是讓她大爲驚歎。

“我把他們全部開了算了!”張夢辰是氣道。

“說得簡單,可是做起來難啊。”江浩說道:“公司裏面有職位的人多多少少都貪過,要是一下子清查下去,這一下子要開掉多少人?接下來的業務怎麼辦?公司不開工了?”

“可以再招人啊!”

“招人說起來簡單,但是行動起來難啊。”江浩解釋道:“招新人進來可以,但是新進來的人不熟悉公司的業務,剛開始肯定是很難辦的,搞不好公司的運營還不如現在呢?”

“那咋辦?”江浩這話讓張夢辰覺得是有些道理的,就是讓她想不到相應的辦法去解決:“難道要讓他們繼續貪下去?”

在張夢辰看來這些可都是她家的資產,她爺爺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家業,她可不想就被這些人蠶食掉了。 “我倒是有些建議,不知道可不可行。”江浩在給張老爺子當生活助理時這些事情已經和張老爺子聊過了,他也形成了自己的看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行。

“你先說說。”張夢辰是急切的想知道解決的方法。

況且她知道江浩肯定是行的,畢竟這傢伙可是深藏不露的,金礦公司的那份合同簽署會議上的操作可是把她崇拜得一愣一愣的。

“就是頒佈些新的公司條令。”江浩說道:“就比如嚴格規定各部門各職位要各司其職,這樣一來推脫責任的事情就有明文來制止了。”

“還有就是。”江浩說着說着也是來精神了:“建立嚴格的檢查和舉報制度,這樣以來貪污就無處可藏了。”

“說道舉報制度你家公司這舉報機制是跟個擺設一樣的。”說到這江浩是不得不吐槽幾句了。

這可是當初他經歷過的,要是這舉報制度能認真執行,他那時候還用受徐志明將近一個月的折磨?

“好,以後本大小姐已經把舉報制度辦好!”江浩的吐槽並沒有讓張夢辰生氣,想法,發現了制度的缺陷,她倒是有雄心去改正的。

江浩繼續說道:“我還建議公司別嫌麻煩,應該每個月或者是每個季度來一次清查,我們公司的財務可以做假賬但是合作伙伴的財務不可能也有假吧,倒是賬賬相對清查一下,誰負責的工程有問題就可以把誰開了!”

“還有升降職審覈的問題,把這個制度嚴格的執行好,公司就能避免任人唯親的事情發生了!”

“哇!江浩,你真是個天才!”第一次來公司做事的張夢辰對於江浩的這些論調是佩服得不得了。

沒想到她苦惱的問題江浩是幾句話就能全部解決了,她是不得不崇拜的。

而且她也決定了要把江浩鎖在公司了,這種人才如果扔給別的公司那就可惜了。

而有了江浩做她的小跟班副總裁,張夢辰也相信她能靠自己的能力去解決好公司內部出現的問題。

“好是好,但是也得執行啊!光說不練可不行!”江浩給張夢辰潑了盆冷水道。

他上次舉報徐志明不是想讓公司高層遏制一下這種行爲嗎?可是沒人理會你的建議再好又有什麼辦法?

“肯定執行,現在我是總裁,你就看我的吧!”張夢辰保證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