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見狀,席曉芸忍不住輕哼道:“林隕哥別理她,那是羅剎谷的妖女穆雨,天生就是個喜歡勾搭男人的狐媚子!”

“席閥的小妹妹,姐姐我就是有這個資本能勾搭男人,你不服麼?”


誰知被席曉芸這麼一罵,那羅剎谷的穆雨反而特地挺了一下身子,自傲道:“像你這種身材平平的小丫頭片子,估計還是個雛兒吧?”

“你!”

此話一出,席曉芸俏臉通紅,她是個黃花閨女,又豈能在言語上跟穆雨這個妖女佔得上風呢?對方隨便來上倆句露骨的話,她就招架不住了。

“丫頭別生氣,你遲早也會長大的。”

一旁的林楓連連安慰席曉芸,他覺得自己作爲大哥哥,應該適當保護一下席曉芸幼小的心靈。

“哼!”

誰知這安慰的話語非但沒起到作用,還惹得席曉芸更加生氣了,她的小腳直接狠狠地踩了一下林楓,俏臉上滿是憤怒之色。

林楓這話豈不是承認她席曉芸的身材不如穆雨了嗎?就算是真的不如那又怎麼樣,你林楓不應該跟我站在一邊的嗎?爲什麼不幫我說話?

這纔是席曉芸生氣的原因。

“羅剎谷裏果然都是一些下賤的女人。”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騰空而至,居然正是冷酷的魏賢。

他一到這裏,那滿懷殺機的目光便是不禁看向了林隕和席曉芸二人,尤其是林隕,他眼中的寒意幾欲凝爲實質。他萬萬想不到,自己一個道臺境巔峯的強者,殺一個林隕居然能讓後者給逃脫到這裏。

這件事情本身對他來說就是一個挫折。

“你天魔門又能如何?只是一羣不懂得憐香惜玉的臭男人,送給老孃都不要!”

穆雨俏臉寒霜,冷冷道。


“想死嗎?”

這一刻,魏賢的目光陡然轉向穆雨,那眼中的殺機陰森可怕。

看到穆雨和魏賢二人居然會如此地針鋒相對,林隕有些好奇了起來,他無法理解同爲魔門三派的這兩人,爲何關係會如此地惡劣?

而且看魏賢對穆雨的態度,顯然是欲殺之而後快。

“天魔門和羅剎谷本就是數百年之久的世仇,上至宗門長老,下至最底層的弟子們,他們一入宗門就會被灌注對方宗門是大敵的思想。也正因如此,天魔門和羅剎谷兩大宗門常年互相廝殺,門下弟子死傷無數,聽說魏賢和穆雨二人也是經常戰鬥廝殺,只是誰也無法奈何得了誰而已……”

似乎是看出了林隕的困惑,林楓低聲解釋道。

“原來還有這麼一檔子事。”

林隕恍然大悟,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何必這麼大火氣呢?魏賢,我說你也是的,堂堂大男人讓一下人家女流之輩又能怎麼樣?這點氣度都沒有嗎?難怪是臭男人了!”

“魏賢,讓我猜一猜,你是不是因爲常年沒有女人喜歡,所以養成了孤僻變態的性子,一見到女人就想要打殺?原來你這麼陰暗,以後我可得離你遠一點了……”

此話一出,衆人皆是有些詫異,就連那穆雨都有些不解。

她不明白,林隕爲什麼要幫自己說話?

難道真是看上了自己的美色不成?

未必!

從林隕出現爲止,他的目光都沒有在穆雨身上留戀多久,顯然是對後者沒有什麼興趣。既然如此,那林隕又爲何要冒着得罪魏賢的風險,幫穆雨說話呢?

衆人皆是困惑不解,這纔剛懟完一個羅元傑,現在又要懟魏賢了?

這小子難道是真嫌自己會死得不夠快嗎?

殊不知,林隕早就跟魏賢結下了樑子,不管他挑不挑釁後者,對方都不會放過他。至於他幫穆雨譏諷魏賢一事,原因就更加簡單了,敵人的敵人往往不就是朋友嗎?

“你這是在找死嗎?”

魏賢冷冷地看向林隕,那掌心中的真元之力蠢蠢欲動,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要出手一樣。

“不是我低看你,就你這點實力想殺我,簡直是白日做夢。”


林隕笑眯眯道:“不信你試試?我才苦海境的時候,你就沒能殺得了我。現在我都神橋境了,你覺得自己還有機會嗎?”

此話一出,魏賢不屑地嗤笑一聲。

神橋境又能如何?在他眼裏,無論是苦海境還是神橋境都只是螻蟻罷了。下一刻,他便是要出手擒下林隕,徹底堵上後者這張討厭的嘴巴!

“魏兄,不要上當。這裏有天宮主人的力量禁制存在,你若出手,會被立刻鎮殺的。”

就在魏賢即將出手的前一刻,一個冷漠的聲音卻是陡然打斷了他的動作。

正是羅元傑。

“可惜了……”

見狀,林隕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輕嘆道:“魏賢,你的狗命還挺硬的。就差那麼一點點,你可能就下地獄去了。沒辦法,誰讓這裏還有一隻羅閥跑出來的小狗鬧事呢!”

如果不是羅元傑突然出聲,魏賢八成是要對林隕出手的,然後毫無疑問會受到天宮主人的力量鎮殺。

“此關一過,便是你的死期。”

羅元傑冷笑道。

看你到時候還能否像現在這樣張狂下去!

“這就不勞煩羅公子操心了。”

林隕輕笑道:“我是打算在這天宮裏一直待着了,過關什麼的都不重要。就算我後面真的變成魑魅死在別人的手上,我也不會讓你殺我的。”

他當然不會蠢到一直留在天宮裏,但他就是要抓住一切機會去噁心羅元傑。

你想殺我,那我自然也不會讓你好過!

然而,魏賢和羅元傑二人並沒有繼續理會林隕了,因爲他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參悟悟道碑,如果無法參悟出意境之力的話,那他們就算修爲再強也只能一直留在這裏。

留在荒域,遲早也是死路一條。

爲了一時之氣跟林隕浪費時間,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

不僅是羅元傑他們,就連林楓和席曉芸二人也是繼續參悟悟道碑去了。沒有人願意一直待在這種地方等死,荒域內危險無比,自然是要儘快過關奪得天宮傳承後離開了。

“小哥,奴家對你很是中意呢!不知有沒有興趣陪奴家做一場露水夫妻呢?”

值得一提的是,那羅剎谷的穆雨居然主動勾搭起了林隕,甚至是直接中斷了參悟悟道碑,扭着那動人的水蛇腰,步步散發着令人血脈僨張的誘惑力,來到林隕面前。

她那丁香小舌微微吐出,誘惑男人的本事可謂是一絕。

“咳咳,這位姑娘……”

林隕自覺有些吃不消,義正言辭道:“我可是正經人,不吃這一套的。況且,我已經有了家室,我可是很愛我妻子的,絕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沒錯,他是個好男人,不存在外遇什麼的。

更何況,像穆雨這種羅剎谷的妖女,說是要雙修,其實說白了還不是爲了吸取男人的精元。除非他真的不要命了,否則對穆雨一定是敬而遠之的。

“咯咯。”

誰知穆雨並不死心,繼續撩撥道:“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君臣都是如此,更何況是夫妻了。小哥,難道你就這麼討厭奴家嗎?”

“其實……”

見這妖女如此糾纏,林隕直接動用了殺手鐗,正色道:“我最喜歡的不是女人,而是男人!所以,這位姑娘你不合我的口味,還是另尋他人去吧。”

此話一出,穆雨臉色微僵,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了。

她還是第一次聽到如此奇葩的拒絕。

不僅如此,林隕更是用手指指了一下正在專心參悟的林楓,那眼神不言而喻。於是,穆雨的臉色就變得更加難看了起來……

可不管怎麼說,林隕的殺手鐗確實有奇效,至少穆雨現在再也不想糾纏林隕了。

“悟道碑。”

這場鬧劇過後,林隕也一同開始參悟起悟道碑,他未必想要奪取這座天宮的傳承,但至少要讓自己成功過關,不被困死在荒域裏。

這座悟道碑之上除了悟道碑三個字以外,並沒有任何的字眼,何談參悟一說?

於是,林隕心中一動,常識用自己的神識之力去感悟這座悟道碑。

轟!

下一刻,他眼前的場景陡然一變,竟是看見了萬千浩瀚星辰,還不僅如此,畫面再變,又出現了一副壯麗無比的山河之景,甚至就連街頭巷尾的小販叫賣場景,他都看到了。

這悟道碑內藏的畫面豐富多彩,卻是讓林隕心中生出了一絲莫名詭異的感覺。

“何爲意境?”

林隕心神恍惚,忍不住低聲喃語道。 譁。

那悟道碑給人的感覺詭異無比,卻是讓林隕感受到了一股來自天地萬物的奇妙力量,他心中莫名生出了一絲前所未有的明悟。

可這絲明悟卻是如同迷霧一般,讓人捉摸不透。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層紗阻擋了他的視線,令他在黑暗的道路上漸行漸遠,無法尋找到真正的光明。他有種直覺,只要自己破開了這層迷霧,便能夠領悟到一股全新的力量。

或許,這便是天宮主人所說的意境之力。

也不知在這黑暗道路中迷失了多久,林隕心中煩悶無比,他陡然睜開雙眼,從其中退了出來。直覺告訴他,他總覺得自己還缺少了某樣東西,如此纔會導致他無法真正地參透那層說不清道不明的迷霧。

“到底少了什麼呢?”

林隕暗道。

他十分地困惑,但不管他如何思考,都根本想不到問題的關鍵所在。苦思無果的他,最終竟是選擇暫時中止參悟悟道碑的行爲。

一旦某條路走不通的時候,他就會選擇先嚐試其他的路子。這是他解決辦法慣用的手段,他並不是那種會一條路走到底的愣頭青。

這時的他忽然想到了一個或許能夠幫助自己儘快成功參悟悟道碑的辦法——提升自己的精神力數值!

自從系統第一次升級以來,他的精神力每次都會穩步提升,直至大幅度超過同等境界的武者們。精神力雖然對於戰力並沒有實質性的幫助,但精神力強大的好處,林隕卻是深以爲然。

如果他的精神力不夠強大的話,他在武道上的領悟力也不會如此之強,否則他再怎麼聰明,也不可能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修出劍心,掌控御劍術和各種武技。

他很清楚,這一切都是精神力強大帶來的隱形加成。

或許,如果他現在有辦法再次提升自己的精神力的話,對他參悟悟道碑也會有幫助不成?

“我現在有8000多萬積分,只要想法子再弄到1000多萬的積分,就能讓系統升級,再次提升精神力數值!”

林隕暗自盤算着。

1000多萬的積分看似不少,但他自從來到荒域後,這積分數量卻是成百上千萬地增長。對於如今的他來說,1000多萬積分而已,並不算特別困難。

“雜質熔鍊!”

下一刻,林隕便是動用雜質熔鍊能力將自己身上所有的魑魅石熔鍊成功,全部轉換成了最爲純淨的能量石。簡單來說,也就是大量的下品和中品靈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