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見魔將不語,我哀怨的搖晃他的隔壁,淚眼婆娑。“求你了!”

“怕了你了!”,魔將皺眉,一把甩開了我的手。“我只能讓你維持一晚上,等到第二天天明的時候,第一縷陽光曬在你身手的時候,你就會消失了!”

說完,魔將將一股煞氣注入了我的身體,我的身體被黑色的煙霧卷裹着,只一會便恢復了正常。

“抓緊時間告別!”,魔將轉過身背對着我。

“謝謝你!”,我跑到魔將的面前,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便瞬間消失。

無畏視線被風雪遮蓋,我還是勇往直前的往前飛,我的時間,屈指可數。我的末日,近在眼前!所以,還有什麼理由不去珍惜。你記不記得我,沒有關係

!因爲,我會記住你,替你與我繼續相愛,直到灰飛煙滅的那一刻。

回到冥界,我直接衝到了陰鷙的住處,當我進入,正坐在沙發上的夜煞和雨桐站了起來。

“初五,到底怎麼了?”,雨桐關切的迎過來。

將目光在夜煞和雨桐的身上游移了一番,我展開了笑臉。“沒有!很好!陰鷙呢?”

“在樓上,不過還沒有醒!”,夜煞接話道。

“謝謝你們!”,我淺笑,“我想,你們一定有好多悄悄話要說,我也是!所以,你們走吧!”

“初五,謝謝你!”,雨桐摸了摸的臉,而後拉着夜煞的手離開了大廳。

直到感應到他們離開了這棟房子,我纔將這裏全方面的封閉起來。快步走到了樓上,推開房門看到陰鷙躺在牀上,臉上那種比嬰兒還純淨的睡顏觸動了我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走到陰鷙的面前,我俯下身輕撫他的臉,一滴眼淚卻滴在了他的眼皮上。誰說分別就必須是痛苦的?我只想我們的分別,裏面只有快樂!

埋下頭,在陰鷙的脣角吐出一口氣,在陰鷙緩緩睜眼的瞬間,我很好的擦乾了自己的眼淚換上了無邪的笑容。當看到陰鷙張開眼,那瞳孔中有我的時候,我將頭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寶,你去哪了?”,陰鷙將手放在我的頭髮上,聲音輕柔。

“我哪都沒去,一直陪着你呢!”,我擡起頭,揚起脣角。“從現在起,我要和你待上一整晚,一秒鐘都不和你分開!”

“看來和我在一起,你的腦殘有所緩和了!”,陰鷙坐了起來,而後拉着我的手。“既然這樣,我們得不負光陰才行!”

“恩!叔,你說做什麼,我陪着你!”,我伸出手和陰鷙十指相扣,心中卻已經掀起驚濤駭浪。

“恩,我想想!如果你不想待在冥界,我們就去人間!反正,你想去哪,我就去哪!”,陰鷙抓起我的手,擠眉弄眼。“跟叔走,不吃虧!”

“好!”

我知道,這輩子最不吃虧的事情,就是跟

你走!所以,我會珍惜這一夜的時間和你不停的走下去。

陰鷙說,我們可以做一對普通的情侶,就像那些人一樣的逛街談戀愛看電影什麼的,這也是我想的,因爲我本來就是人,有人的私心和心性。

我想要挽着一個舉世無雙的男人走到大街上,而後驕傲的看着別的女人流露出羨慕嫉妒恨的眼神,那樣我忒有面子。現在,我做到了!當我挽着陰鷙的手,故意往女人多的地方走,堂而皇之的秀恩愛的時候,我聽到了倒吸冷氣的聲音。

“寶,你是故意的,對嗎?”,陰鷙俯下臉在我耳邊低語道,完全無視別人的竊竊私語。

“恩,我就像讓全世界都知道,叔是我的!”,我將頭靠在了陰鷙的肩膀上,一圈酸楚卻堵上了喉頭。

“好,我本來就是你的!”,陰鷙寵溺道,“我們去吃東西好不好?”

“好!我正餓着呢!吃完東西,我們去看電影!看恐怖片!還要買可樂爆米花!”,我像個孩子一樣,圍着陰鷙又蹦又跳。

“行,叔奉陪到底!”,陰鷙攬住了我的肩膀。

這頓飯,很好!最浪漫的環境,最好的食物!可是,直到結賬,我都不知道自己剛剛吃的是什麼!可是,陰鷙如沐春風的笑容,卻絲絲點點烙進了我的心底。

到了電影院,我們選了一部自稱爲史上最恐怖的鬼片,帶着眼鏡坐在最後面的座位上。別人因爲3D屏幕上的某一個畫面而失聲尖叫的時候,我卻早已經淚流滿面。電影上,說的最多的一句話,便是人鬼殊途!可是我們不僅殊途,還會遺忘,慶幸的是隻是你忘記了我,而我還深深的記得你!

恐怕,這是這場悲劇中,唯一一個可以讓我含着眼淚卻可以揚起脣角的一件事。只是,現在已經痛到揪心,我有多少勇氣可以面對以後無休無止的思念?!

低頭看着那隻始終和我緊握的手,我將頭靠在了陰鷙的肩膀上,淚如雨下。

“初五,你的眼淚,溼了我的肩膀!”,一直沉默不語的陰鷙突然開口。

……

(本章完) 聽到陰鷙這麼說,我摘下眼睛準備擡手擦掉眼淚,可是才擡起便被他一把抓住。想要低下頭,掩飾住自己眼中的朦朧,下巴卻被扼住。

背叛擡起頭對上陰鷙深邃的眼神,我的心顫抖起來,小幅度的抽痛。

“看恐怖卻哭了,不要告訴我,你是被嚇到了!”,陰鷙伸出手大拇指抹掉我的眼角的淚。

“不是,我開心嘛!”,我抓住陰鷙的手笑了起來,“雖然算起來在你之前我算談過兩場戀愛,可是卻沒有一個肯陪我看電影的!所以,你讓真的有了戀愛的感覺!”

“初五,爲什麼哭?”,陰鷙掙開我的手,擺正我的身體面對他。“你是不是有事瞞着我?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怎麼回來的!”

“對了叔,待會我們去海邊數星星,一直待到天明順便看日出!以前想想這些事覺得好矯情,星星有什麼好數,能數的清纔怪!還有那個日出,不就是一個黃色的大煎蛋嘛!呵呵!想想都搞笑!可是我才明白,那是沒有遇到喜歡的!現在,我有叔了也想矯情一下呢!”,我對着陰鷙笑眯眯的眨了眨眼睛,“叔,你就陪我矯情一回好不好?!”

“你能不能不要顧左右而言他?!”,陰鷙一把抓住我的手站了起來。

見前排的人紛紛回頭,陰鷙索性一揮手,瞬間將所有的人甚至是大屏幕上的畫面也一起凝固暫停了。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實話了嗎?”,陰鷙目不轉睛的望着我,“初五,你是個太不善於說謊的人!我一眼,就看出你心中有事!”

是嗎?!一眼就看透了?!看來,我倒是低估陰鷙了!沒錯,我是掩飾不了!明明很難過,那種強裝的快樂根本也是摻雜着悲涼的!可是,我能怎麼辦?!只剩下這點時間,喜與悲我自然是選擇前者!至少,有一個人還是快樂的,那就足夠了!

“沒有啦!我們走吧!”,我拽着陰鷙的手,拉着他走下樓梯。

沒有走下幾節臺階,陰鷙便甩開了我的手。

“初五我想告訴你,我不喜歡我

愛的人對我有任何的隱瞞!”,陰鷙低沉的聲音從我的耳廓後面炸開。

“我沒有什麼隱瞞你的!”,我垂下頭,望着腳下。“我是初五,我是一個亂入時空卻攪亂了自己心扉的笨蛋!”

“所以,你這個笨蛋是不是要離開了?”,陰鷙突然從背後輕輕握住了我的手。

這句話,讓我的心突兀的抽痛起來,可是我全當這只是情侶之間的玩笑而已,我要走,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不想走啊!”,我輕笑,卻沒有回頭。“有叔在的地方,纔是我的家!”

“既然如此,你就別走了!”,陰鷙擁住我,將下巴抵在我的頸窩。“我沒有你那麼傻,也沒有那麼好騙,我能感覺到你會離開我!”

我也不想走!可是,走不走由不得我!

忍住心疼,我使勁的咬了一下嘴脣,讓痛硬生生的將即將瀰漫的眼淚給擠了回去,而後轉身淺笑。

“哪有!你是男人,怎麼會比女人還敏感呢?!”,我勾住了陰鷙的脖子,眉眼間全是笑意。

可是,當我看到陰鷙的眼神落在我手臂上的時候,我的視線隨之滑落,笑容立刻僵住了。此時我的手臂已經呈現半透明的狀態,並且有蔓延的趨勢。怎麼會這樣?!魔將明明說,日出之時我纔會消失的!

觸電般的鬆開陰鷙,驚慌失措的往後一退卻一腳踩空,整個人順着臺階滾了下來並且一頭撞在Lee旁邊的椅子上。

“初五!”,陰鷙叫了一聲,便徑直飛了下來。

見此,我緊忙幻化成煙,卻成型於入口處遠遠的望着陰鷙。

“不要過來!”,我蹙眉望着陰鷙,大聲喊道。

“你到底怎麼了?!初五,我到底是不是你男人?!爲什麼你什麼都不肯跟我說?!”,陰鷙語氣焦急,卻不敢靠近,好似怕驚到我一般。

“我不知道!我……我現在很不舒服!你離我遠一點!”,說到這裏,我慌亂的望了陰鷙一眼,而後轉身就跑。

可是,陰鷙卻依舊在後面

窮追不捨,不停的喚着我的名字。感覺到陰鷙已經快要逼近,我猛的轉身揮出手,一層冰凌瞬間平地而起,硬生生的形成一道屏障將和我只有一步之遙的陰鷙隔絕開來。而此時的我,纔剛剛意識的,動用了異能之後我的身體透明的速度成雙倍的增長。

“初五!”,陰鷙大喊一聲,一拳頭打裂了冰凌。

見此,我的胸腔有一股熱氣在洶涌的沸騰,而後那劇烈的疼痛像是破涌而出一樣的爆發開來,充斥我的五臟六腑和所有的細胞。

當呼吸牽扯着痛,讓我膝蓋一軟跪在地上的時候,我看到一捧紫色的沙子順着空中灑落,而後在我的眼前變成了一個迷你的小人。

“情殤……”,我捂住胸口,努力的從牙縫裏面擠出這麼兩個字便‘咕咚’一聲倒在了地上。

“我和你說過什麼沒有?!”,情殤撲扇着翅膀,飛到了我的面前。“不能動情!你啊,爲何明知故犯?!”

看着情殤眼底瀉出的冷漠,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是不是陷入了一個陷阱。這個情殤,出現的太過唐突,她一直周旋在我的左右,在我和莫雨桐之間添油加醋!而且,我錯亂了時空,就是她無意爲我開的頭。至於,這到底是無意還是有心,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你在利用我?”,我氣若游絲的吐出這句話,腦袋中所有的記憶便像是陀螺一般急速的運轉起來,可是速度快的,讓我什麼也看不見。

“你現在才知道?是不是晚了?!”,情殤掩嘴輕笑起來,“之前看到你眼中的恨,我以爲你是個好苗子,藉助你可以幫我找到梵埜!可是,瞧瞧你!不但和仇人冰釋前嫌,卻還愛上了這個男人!”

“這麼說,莫雨桐意識中,她和漫天飛雪的恩怨片段,也是你抹殺掉的?”,聽情殤這麼說,我反倒冷靜下來了。

“沒錯!如果讓你知道了真相,你又怎麼會堅定報仇的信念?!”,情殤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臉,“你又怎麼會,有足夠的復仇之火幫我點燃我的邪魅幻術?!”

……

(本章完) 情殤說完,仰起頭笑了起來,笑的花枝亂顫,而此刻的我連擡手的力氣都沒有。

“你從中挑撥,只是想借着我的手殺了莫雨桐,那是爲了你自己吧?!”,我突然冷笑着望着情殤,“而讓我進入莫雨桐的身體,是想借着我引出梵埜!可是,引出梵埜的真正目的,卻不是殺了他是吧?!”

聽我這麼說,情殤的臉瞬間變了顏色,她皺緊眉頭,目不轉睛的望着我。

“你在說什麼?”,情殤壓低聲音。

揚起嘴角,我扶着旁邊的椅子艱難的站了起來,看到陰鷙被我的冰凌阻隔無法脫身,我竟然安心了不少,至少稍稍遠離了情殤,這纔是最安全的。

“你叫我引出梵埜,根本不是爲了殺他!因爲,你愛他!因爲,你就是夢魘!”,我突然伸出手指着情殤。“當年梵埜自我流放,你追了出去!卻沒有尋到他的蹤跡,怎奈你用情太深,便想出了這樣的辦法企圖將他引出!因爲,你知道,只有莫雨桐可以讓梵埜值得爲之重新出現!”

“哈哈!你還挺聰明的嘛!”,情殤也就是夢魘幻化成煙,而後變成了莫雨桐的模樣。

“論奸詐我也許比不過你,可是輪聰明,卻也許稍稍的高你一點點!”,我輕笑,“一切都在你的計劃之中,可惜我卻違背了你的軌道!你能有能力將我送到這裏,卻沒有辦法控制這個歷史的其他人物!所以,陰差陽錯,我和莫雨桐又各歸各位了!”

“是又怎麼樣?!你能奈我何?!”,夢魘一伸手,狠狠的將我吸到了掌下。“你好好聽我的話,很有前途的!可是,不僅沒有幫我引出梵埜,卻還和莫雨桐打成一片!連父母的仇都不肯報,卻還有心思談情說愛,當真是廢物一個!”

“夢魘,你好笨!”,我冷笑起來。

“笨?!我看是你蠢吧!”,夢魘一把將我重重的摔在地上,而後一腳踩在了我的胸口。“蠢蛋一個!我信錯你了!”

“夢魘,刻意讓

凌寒接近我,刻意讓我洞悉他腦中的東西,不就是爲了讓我痛恨莫雨桐嗎?!你模擬的景象,縱使太逼真,也太粗糙!敗在你太急功近利,太想讓我知道這個‘身世之謎’!”

“你……你真的比我想象中的要聰明許多!”,夢魘嫵媚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不過,我很好奇,你怎麼知道,那凌寒是我的人?!”

“不!凌寒根本不是人!因爲,我再閻君的生死冊裏面根本找不到他的任何資料!那便證明,他不是人!”,我笑着重新爬了起來,走到了夢魘的面前直勾勾的望着她。“你輸了!”

“輸了?!你敢說我輸了?!”,夢魘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惡狠狠的望着我。“我告訴你,我永遠不會輸!縱使沒有你!我可以選出無數的人幫我重新再來一遍,直到把梵埜找到爲止!”

“我說你輸了!你就是輸了!”,我一把打開夢魘的手,倒退了一步。 國師重生在現代 “縱使你找到了梵埜,他也不會愛你!永遠,都不會愛你!”

這句話,像是捅了馬蜂窩一樣,直接挑釁了夢魘的底線,她像是發了瘋一樣的向我打出一掌,可是我就迎着她掌間暴戾的紫光,不躲不閃。

就在那熾烈的能力衝擊上我的皮膚就要將我撕裂開來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而後硬生生的用身體擋住了那一掌。當夢魘被那強大的反震力猛的震起,一下子撞破冰凌摔在地上的時候,陰鷙終於出現在我的面前。

看到他迫切的臉,我拽住前面的人,將自己縮在了他的身後。

“初五!”,陰鷙小心翼翼的叫我,卻沒有上前。

“小初五,他在叫你!”,前面的人突然開口,而後伸出手將我拽了出來。

我怯生生的擡起頭,對上曹院長的視線,而後鬆開了拽住他衣服的手。

“對不起,我錯了!”,說到這來,我的餘光悄悄的和陰鷙的視線觸到了一塊。

可是這個時候,被震飛的夢魘鬼魅一樣的

幻化着身體閃了過來,恨戾的眼神直勾勾的望着曹院長和我。

“哼! 歐神 真沒有想到,你還有高人相助!”,夢魘上下打量着曹院長,“連我,都洞悉不了你的真身!”

“你洞悉不了,那證明是你無能!”,我插嘴道。

“死丫頭!你早晚得死在你這張賤嘴上,你信嗎?!”,夢魘狠狠的看着我,“不過,既然要死了,便讓你一時痛快好了!”

“有我在,你敢!”,陰鷙和曹院長異口同聲的大喝。

而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陰鷙和曹院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把目光一起集中到了我的臉上。

“一羣雜碎!看我今天怎麼弄死你們!”,夢魘火了,率先凌空躍起。

那夢魘張開雙臂,身上旋繞起紫色的光圈,那光圈帶着詭異的聲波朝着我撞了過來,見此陰鷙一個飛身撲了過來,張開翅膀擋住了那些聲波,而後在艱難抵擋的瞬間,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

“初五,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瞞我嗎?!我們的感情,真的不足夠讓你對我坦白嗎?!”,陰鷙眼中的氤氳散成了憂鬱。

“大叔,我要走了!”,說完這句,我抿緊嘴脣不再言語。

我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因爲整個事情太長太長,我現在根本沒有時間去解釋。

“走?!你的意思是你要死了?!”,陰鷙突然提高音量,而後手中的力道加重。“縱使是你要死了,也不能這麼自私的放棄我!”

腹黑老公的俏皮嬌妻 吼完這句,陰鷙突然轉身,一躍而起,接着便看到他翅膀上面到底羽毛突然自動脫落,變成了無數道黑色的黑色光箭刺向了夢魘,夢魘極力抵抗,卻在腹部中了一箭之後雙掌迸發出所有的能量擊中了陰鷙的胸膛,而後失去了羽翼的陰鷙便被那強力撞飛了老遠,直接從電影院的牆壁飛了出去。

見此,我擡腿想要追出去,卻被曹院長一把拽住,而後往相反的方向拉走。

……

(本章完) “院長! 原配寶典 你幹嘛?!”,我甩開曹院長的手,緊張的望着陰鷙墜落的方向。

“不該你管的別管!”,曹院長第一次如此嚴厲的望着我。

“可是,他就是我唯一想要管的人啊!”,我一把抓住了曹院長的衣服,“你讓我去好不好?!他都爲我斷翼了,不是虛情假意!”

“前面兩次,我已經讓你試過了,次次受傷!再讓你傷第三次,那就是我的無能!”,曹院長厲目望着我,“況且,你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等你回去,他根本不會記得你!”

“記不記得,無所謂!只要我記得他就好!” 緋聞狐妻 ,說到這裏,我的眼淚漫出了眼眶。“院長,我不可能一輩子被你保護在羽翼之下,因爲,我早晚要長大的!”

“你是我養大的,必須得聽我的!”,曹院長憤怒的大吼。

而此時的夢魘,一把拔出了陰鷙的光箭,而後用手掌按住上面迅速的自我修復,看到我們激烈的爭吵,她昂起頭哈哈大笑起來。

“看到沒有?連你的監護人,都不同意你和他在一起!”,夢魘眯着眼睛,似笑非笑。“那麼,我倒不如成人之美,幫你們殺了他!”

聽了這話,我一個健步衝到了夢魘的面前,伸出手一巴掌便扇在了她的臉上。

“縱使你只是有動他的想法,我就能叫你挫骨揚灰!”,我指着夢魘的鼻子狠狠道。

“是誰給你張狂的權利!我會讓他後悔的!”,夢魘紅着眼珠說完這句,那右手的五根手指便化作了尖銳的毒刺,而後徑直插向我的胸膛。

可是,那毒刺剛碰到我的衣服,一道金光閃現,那毒刺便紛紛溶解,連同着夢魘的整個手掌。

夢魘吃痛的放開我,尖叫着倒退幾步,而曹院長緩步走了過來,與夢魘四目相接。

“是我,給了她張狂的權利!”,曹院長冷冷道。

“你……你到底是誰?!”,夢魘舉着自己的右手,看着被金光腐蝕的手掌驚恐不已。

“追了我那麼久,卻還看

不出來,我是誰嗎?”

曹院長緩緩的閉上一眼,頭頂一條環形的光圈閃耀之後,身上迅速的融化,融化成一灘金水。而後,那金水迅速的往上蔓延,變成了一個人形。當整個人形塑造完成之後,金色像是蛹一樣的破開,而後一個穿着一身白袍的英俊男人便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梵埜!”,夢魘尖叫出口,眼中又驚又喜。

“夢魘,好久不見!”,梵埜緩緩的睜開眼睛,揚脣淺笑。

見到夢魘激動的臉色通紅,我小心翼翼的倒退着想要溜走,卻被梵埜一把抓住。

“小初五,想去哪?!”,梵埜淡淡的轉臉望向我。

“院長,你已經一把年紀了,能不能不要變成這麼魅惑衆生的模樣?!我不習慣!”,我皺眉,一臉的無奈。

“哼,你的陰鷙大叔比我小不到哪去,你怎麼不說他?!我爲了迎合你,已經把自己變的那麼猥瑣了!你還想怎樣?!”,梵埜笑眯眯的望着我。

哦,天哪!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孤兒都盼着被收養,可是被一個神收養,真的有苦也說不出!你得能適應,從記事開始,他就永遠那麼年輕連皺紋都不長一條!

沒錯,自從梵埜自我流放之後,爲了分散自己對莫雨桐的想念,便從人間收養了我!精心呵護將我養大,還給我養老送終!你能想到,那種感受嗎?!小的時候,別人以爲他是我爸爸,長的了人間又會以爲他是我男朋友!老了之後,所有的人都當他是我的兒子!媽蛋,這是什麼感覺你知道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