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話落,林慶彎腰抓起陰霾男子,這次沒有直接飛躍下去,而是老實的從通往天台的樓梯下去。林筱柔已經明白林慶想要做什麼,也連忙跟了下去。

林慶很是躡手躡腳的進了自己的房間,找了個條繩子,將陰霾矮小的男子捆成了糉子。然後再把嘴塞入,順手仍在了房間的角落裏。

此時已經是午夜,林慶卻也顧不了那麼多,直接電話給宋彪,讓他趕快派人在這附近查看有沒有異狀。

安排完這一切,林慶也不閒着,將自己的房門關好,然後直接出去。對於林慶的行爲,林筱柔還是明白的,本想一起,林慶擔心她已經在之前舞影分身的自爆中受了不輕的內傷,委婉的拒絕了她。

走在夜路上,林慶並不忘記思考關於之前的能夠使用的‘坤地納氣’。體內微型的‘乾坤八卦鏡’中,‘兌’與‘坤’兩字上,都呈現灰色。

也就是說,不能夠使用。

兌回玄,能夠恢復三分之一的玄能。

坤地納氣,卻可以將玄能完全恢復,並且傷勢自動痊癒。

只不過,坤地納氣,除此之外,也並沒有其他攻擊招數。

至於多久能夠使用一次,林慶也頗感頭疼,短時間內,是絕對沒有辦法知道了。

如果是一天一次,林慶就算每天戰鬥,也都等於多了一條生命。畢竟,玄能完全恢復,傷勢癒合,絕對是一個奇蹟。

當然,坤地納氣附帶的作用就是,可以大量汲取天之元氣,使那一瞬間的汲取,幾乎是平時一天修煉的數十倍都不止。一次的修煉,頂的上尋常個把月,就衝這一點,就讓林慶欣喜若狂。

深吸一口氣,林慶將自己的精神能量完全的放開,並算計了一下距離。驚奇的發現,自己突破到五玄之後,自己的精神能量所覆蓋的範圍,竟然達到了百米!

三玄之前是二十米範圍,四玄的時候也不過只是四十米!

可是五玄,竟然達到了百米!

這絕對是一個飛躍的層次。

如果自己的實力達到七玄、八玄的話,恐怕,自己精神的覆蓋範圍能夠在五百米範圍以上。

“爽!”

林慶憋了半天,吐出了這個字眼。

範圍的放大,不僅尋找人方便,查探敵人就更簡單了。

安靜的大街上,偶爾會有一兩個人悄然走過,氣氛有些沉悶。

林慶知道,那些人中,大部分都是宋彪派出來的人。他現在對宋彪是越來越滿意,只需要自己說話,連原因都不會問的,就幫你辦事。

尋找人,絕對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

林慶專挑一些不起眼的地方尋找,因爲在他的想法中,舞影絕對不會大搖大擺的出入一些惹人眼球的地方。

正當林慶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寧靜的夜空下,卻傳來了一聲槍響!

林慶循聲奔去,轉過一個街道的時候,忽地感覺到有一個黑糊糊的物體從上空落了下來。

林慶下意識的向後方退了一步,避開物體。

砰!

物體重重的砸在了林慶的面前,竟然是一名青年男子,他的手中還緊握着一把手槍。在這重摔之下,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鮮血緩緩的自其身下向四周流了過去……

隨後,一聲輕微的聲音響起,隨後一道身影也自上方落下。

“好久不見,林先生。”

落下的身影緩緩轉過身來,看向林慶笑道。 路燈下,人影徐徐轉過身來,一張熟悉的臉龐出現在林慶的面前。

“白、筠?”

林慶不由瞪大了雙眼,想破一百個腦袋也想不到對方竟然會出現在這裏。而且,之前那名持槍男子恐怕也是她的傑作。

心底不由暗暗詫異,自己竟然一直都不知道對方擁有此等實力!悄然中,心底升起一絲提防。

來人,正是白筠。

白筠柔聲一笑,伸出纖纖玉手向林慶道:“呵呵,我也是想不到呢,竟然會在這裏遇到你。”

見狀,林慶也不好意思拒絕,只好伸手與對方輕輕一握。然而,握住的瞬間,林慶臉色不由大變!

一股**,以自己右手爲點,迅速的擴散到全身。

僅僅一個念頭的時間,渾身一軟,撲通一聲,半跪在地上。

“你……”


林慶神色大怒。

白筠鬆開林慶的手,輕笑道:“果然,還真的是一個菜鳥呢。怎麼?很驚異?”

“你到底是什麼人?”

林慶強忍渾身痠麻,沉聲問道,同時看了一下手心,竟然出現了一個針眼大小的傷口,溢出來的一滴鮮血紅的妖異。

白筠笑道:“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暗流派?”

“你是暗流派的?”

林慶臉色一變,聯想到之前遇到白筠的種種。雖然一切看起來順理成章,細心之下,卻又發現,這裏邊的巧合太多了。

按理說,從她丟失錢包到警察局報案,要麼比林慶早很多。要麼會晚上許多,可巧就巧在她竟然是在自己剛準備進屋的時候,出來了。

另外,那就是與自己的前女友李麗玲同一個公司上班。

這不是偶然,而是精心設計的一個局。

見狀,白筠笑道:“怎麼?已經想明白了?”

林慶冷哼一聲,淡淡的道:“你到底想幹什麼?我好像從來不曾與暗流派有仇怨吧?”

白筠笑道:“或許吧,不過,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是我的階下囚。其實,以你的能力與實力,如果是正面對敵,就算是十個我,也沒有辦法將你活擒。”

林慶冷聲道:“好計策,先以特殊的方法隱藏了自己的實力。使我根本無從探知,然後讓我的心底產生對你的輕視。我不明白的是,你爲什麼不在杭州市直接動手?那個時候,你的機會也不少吧?”


白筠神色閃過一絲不自然,隨後很是坦白的道:“當然,我也那麼想過。不過,哪裏棘手的人太多,只要隨便動你一下,就立即會有人過來。那些老東西,可不是我們能夠抵擋的。”

“老東西?”

林慶眉頭微挑,條件反射的想到古墨梅。

白筠伸手將林慶從地上扶起,並道:“別反抗,你現在中了我的‘蠍毒’,玄能被堵塞,你暫時也用不了。所以,就別受那些皮肉之苦了。”

說罷,還將右手小手指在林慶眼前晃了一下。

林慶這纔看到,那小手指的指甲,竟然漆黑如墨,尖銳如刺。

“蠍毒?你的異能是‘蠍’?”

林慶皺了皺眉,淡淡的問道。

白筠輕笑一聲,“沒錯,我的能力是‘蠍’,是五毒之一。”

一邊說,一邊拖着林慶向前走。

林慶感覺了一下體內的情況,體內經脈受到了一股濁氣的堵塞,根本無法運行。同時,渾身筋骨也都被這股毒液搞的痠麻無比,看來,正如對方所說,自己是沒有什麼反抗的餘地了。只好道:“剛纔的那個人,是什麼人?”

“哦,玄異組的外圍成員。”

白筠卻並沒有隱瞞,直接道:“我也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注意到了我,所以順手就把他解決了。”

林慶悵然道:“我突然很佩服,你是怎麼算到我會到這裏的?還是說,你們和那個舞影合作了?”


“舞影?你說那個魔幻眼的傢伙?”

白筠皺了皺眉,淡淡的道:“她和我們暗流派之間,倒是沒有什麼關係。至於你,從你能力覺醒的時候,就在我們的監控中了。這也是爲什麼,我會在這裏等着你了。”

聞言,林慶苦笑一聲,他這才發現,自己是被那麼人監控着。好像,自己始終走不出那個‘局’,不管是誰在下,自己都好像是象棋的相士,只能固定在一個格式內。

“呵呵,你好像很不爽?”

白筠笑道,對於能夠親手把林慶抓住,似乎是一件很讓她開心的事情。

“我想,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會不爽的。”

林慶無奈的道。

白筠深意的看了林慶一眼,又繼續看向前方,淡淡的道:“那也怪不了誰,只能怪你的實力太弱了。”

便在此刻,前方有三個人結伴而行,離了近了,其中一人不由驚異出聲,“咦?林哥?”

林慶仔細一看,卻並不認識,想來應該是澄黑幫的人員。

出聲的男子又忙道:“林哥,你怎麼了?沒事吧?”其他人也都一臉的關切,林慶不認識他們,他們可是認識林慶。

這可是真正的老大啊!

“你應該能想到我的手段的。”


白筠淡然道,話中警告意味濃重。

林慶皺了皺眉,勉強衝三人笑道:“我沒事,你們回去吧。”

“要不,我幫你們叫輛車過來?”

之前說話的男子又道。

林慶搖頭道:“不用了,你們快回去吧。”心底卻明白,三人如果再磨蹭一會,恐怕白筠就會直接出手要了三人的命。

聞言,三人只好答應一聲,連道‘林哥再見’這才離開。

“這種廢物,對於異能者來說,根本什麼都不是。”

待三人走遠,白筠淡淡的道。“你根本就沒有必要與這些人打交道。”

林慶輕哼一聲,卻不說話。

白筠雖然扶着林慶,步伐卻不慢,見林慶不說話,便道:“你現在心底應該有很多的疑問纔是,爲什麼不問?”

林慶淡然道:“就算我問了,你會回答嗎?”

白筠頓時笑了起來,“或許會的。”

林慶也笑了,既然當前的情形無法改變,只好道:“你接近李麗玲,其實是想讓她威脅我對嗎?”

白筠點頭道:“沒錯,很可惜,我們得到的資料是過時的。你們已經分手了,雖然我慫恿她再回頭找你,可是她卻因爲太過了解你,竟然試都不試,就放棄了。”

林慶眉頭一挑,冷聲道:“你沒把她怎麼樣吧?”

白筠道:“當然,我做事一向很有分寸。而且,我從來不會把事情做的太絕。”


“哼!”

林慶越來越覺的這個女人心機太過深沉,雖然一直保持一臉笑容,人畜無害,但是一不小心就被她蜇上一下。 纏愛一生 ,竟然還敢和她握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