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話還沒說完,小太歲丟出去的石子,果然斜斜墜落,掉入茫茫黑霧之中!

而且石子飛出的軌跡,只有一丈多遠,距離對岸還差了好幾丈!

“奇怪,怎麼扔不過去?”小太歲鬱悶,再次撿起石頭,以更大的力氣,丟向對岸。

柳雪搖搖頭,說道:“這上面漂浮的黑氣,是弱水的延伸,沒有東西可以過去的。就算是魂魄之身,也休想飛越。如果你的石子可以過去,那麼我們也就能過去了。”

果然,無論小太歲怎麼用力,石子也飛不過深淵。

按理說,小太歲力大無窮,可以輕易將一塊小石子,丟到十幾丈之外的。

可是這七八丈的弱水之淵,小太歲的石子卻就是飛不過去。

秦毛人也在一邊試驗,結局和小太歲一樣,石子剛剛飛到深淵上空,就開始墜落。

葉知秋忽然想到了魁雀,對柳雪說道:“雪兒,魁雀可以飛過去嗎?”

“我覺得也不行。”柳雪轉過頭來,對怪鳥魁雀說道:“窺覷,弱水之淵的那邊,你可以過去嗎?”

魁雀不能說話,但是卻連連搖頭,回答得很果斷,沒有任何猶豫。

“我說的吧,魁雀之靈,也無法飛越弱水之淵。”柳雪聳了聳肩。

“這鳥人很笨,其實它會飛,可以飛得很高很高,然後從空中繞過去的嘛。”小太歲說道。

“是啊,像你這樣聰明的人,哪裏去找?”葉知秋斜眼。

如果可以飛高繞過去,魁雀難道不知道?

時間一點點地滑走,大約三炷香過去了,遊光卻遲遲不見上來。

柳雪微微蹙眉,說道:“這麼久了,遊光也不上來,不是也陷在弱水裏了吧?”

“不會吧,如果遊光也陷在裏面,真是淹死弄潮兒了。我擔心,遊光是不是偷偷溜了?”葉知秋說道。

“他要是敢偷偷溜了,我回去以後,叫他一輩子不得安寧!”小太歲說道。

又等了許久,深淵裏忽然有白色霧氣閃現,似乎是遊光上來了。

國民男神不禁慾:老公,約不約! 果然,白色的水霧緩緩飄來,正是遊光。

黑霧對遊光有牽扯和約束,所以遊光的上浮很緩慢。

好半天,遊光才徹底飄上來,方向一偏,從黑霧裏衝向崖邊,現出人形來。

如果這都不算愛 “遊光大神辛苦了!”柳雪急忙問候。

“下面怎麼樣,什麼光景?”葉知秋也急忙問道。

遊光定了定神,說道:“好厲害的弱水,吸力極大,我差點出不來!”

“這不是出來了嗎?能出來就好,說說吧,有沒有找到柳煙的命魂?”小太歲斜眼問道。

“哪有那麼容易?”遊光瞪了小太歲一眼,說道:

“下面的弱水,是一條循環流動的大河,河水奔騰,裏面有很多失落的魂魄,有人類的魂魄,也有鳥獸的魂魄,都在隨波逐浪。我跟着河流轉了一圈,沒看到你們要找的命魂。”

葉知秋吃驚:“難道柳煙的魂魄,不在這裏?”

“裏面的魂魄太多,我看不過來,不知道在不在。”遊光說道。

柳雪點點頭,說道:

“煙兒的魂魄,應該在裏面。只不過,遊光跟着弱水走,搜尋的方法不對。因爲遊光移動的時候,煙兒的魂魄,也在以同樣的速度移動。好像一個船隊,一直保持隊形的話,前面的船和後面的船,一輩子也遇不上。”

“是這個道理,如果我逆流尋找的話,或許會遇上。可是弱水流動的時候,牽動着我,使我無法逆流而行。想定住身形,守定一個地點,也很難。”遊光說道。

葉知秋從懷裏取出柳煙的生辰八字符,合在掌中,開始唸咒。

三遍招魂咒以後,葉知秋將柳煙的生辰八字符交給遊光,說道:“這個符咒可以招魂,你帶下去,或許可以順利找回柳煙的命魂。”

可是遊光卻搖頭,說道:“弱水太輕了,這個符咒一旦下去,就會立刻沉沒。我孤身一個,可以勉強在弱水裏來去自如,但是帶着符咒的話,肯定不行。”

“你試試唄。”葉知秋說道。

“不用試,別說這張符咒,就算是符咒一角,我都帶不起。”遊光說道。

“收魂符不可用,那怎麼辦?”葉知秋頭大,轉臉看着柳雪。

柳雪微微蹙眉,說道:“要不,我們就在崖邊,試試聚魂珠?” “在這裏招魂,不行吧?”葉知秋皺眉,轉臉看着遊光,問道:“這裏距離深淵中的弱水,大約還有多遠?”

遊光想了想,說道:“從這裏下到水面,至少有三裏шщщ..1a”

葉知秋搖搖頭:“那就不可能了,這樣黑氣瀰漫的條件下,別說是三里路,就算是一里路的距離,我的招魂咒恐怕也難以透入。”

“但是加上聚魂珠,你的招魂能力會放大,試一試也無妨啊。”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在一塊平坦的地面上坐下來,取出聚魂珠,包裹在柳煙的生辰八字符裏,開始唸咒。

衆人都稍微退開一點,保持安靜。

“胎光爽靈幽精,三魂歸空歸真。天地真正氣,再使汝成形。此是五行真造化,無藏無避無逃遁。一呼速至現真形,賜汝靈書歸上清——急急如律令!”

葉知秋專心念咒,反反覆覆,一遍又一遍。

看看都過去一炷香的時間了,還是沒有動靜,柳雪也覺得沒有了希望,嘆氣道:“停止吧知秋,我們再想別的辦法……”

葉知秋正要停止唸咒,卻忽然感覺到手心裏微微一動!

有感應了!

葉知秋狂喜,急忙加速唸咒,大聲唸咒!

執宮 聚魂珠在紙符裏又抖了兩下,終於歸於平靜。

葉知秋愣了一下,急忙打開符咒來看。

可是很遺憾,柳煙的命魂並沒有招回來……

“怎麼了知秋?是不是有什麼感應?”柳雪急忙湊過來,問道。

“有感應,剛纔的確有感應,聚魂珠在我的掌心裏跳動!”葉知秋還在激動中,說道:“雖然沒有找回柳煙的命魂,但是我可以確定,柳煙的命魂,就在弱水之中!”

“真的?太好了,看來有希望!”柳雪也大喜過望。

確定柳煙的命魂還在弱水之中,這是一個進步,一個階段性的小收穫。

而且,剛纔的情況,也驗證了聚魂珠的威力,讓葉知秋和柳雪對後面的行動,充滿信心。

葉知秋向前走了幾步,又說道:“我覺得,剛纔的聚魂珠跳動,是因爲柳煙的命魂,剛好隨着弱水流過這裏。咒語、符咒和聚魂珠,共同發揮了作用,所以……”

“喂,你退回來,別被弱水吸下去。”水精遊光打斷了葉知秋的話。

葉知秋一愣,隨後點點頭,退了回來。

“弱水的吸力很大,你看崖邊幾尺之內,連碎石都沒有。”遊光又說道。

“謝謝提醒。”葉知秋點點頭,看着遊光說道:“遊光,我把聚魂珠和紙符,一起交給你,你帶下去,一定可以找到柳煙命魂的……”

“不行,我不能帶任何東西下去,弱水吸力強大,不管我帶什麼下去,都會失落在弱水裏。”遊光再次搖頭。

葉知秋皺眉,爲難不已。

遊光說得也是實話,他沒有力量,在弱水裏掌控其他東西。

假如聚魂珠失落在弱水裏,自己也沒有辦法向龍虎山天師交代。

當時借通幽令牌和聚魂珠的時候,天師就說過,這不僅僅是龍虎山的寶物,也是天下道門的寶物,如有遺失,把茅山抵給他都不夠……

柳雪問道:“遊光大神有沒有別的辦法?”

遊光想了想,說道:“我的辦法,就是什麼都不帶,獨自下去,慢慢尋找。找到以後,我儘量用自己的力量,將那個命魂帶上來。”

柳雪點頭爲禮:“好,我們兵分兩路,遊光大神按照自己的辦法去搜索,我們再想想別的辦法。”

“行,我再下去試試,這回的時間,可能很長。”遊光點點頭,再一次幻化魂影,變成帶狀水霧,飄向深淵上空。

須臾,黑霧便吞沒了遊光的水霧。

“看來這個遊光還不錯,是真心幫我們。我剛纔還以爲他偷偷溜走了,真是小人之心。”葉知秋自嘲地一笑。

“他不會溜走的,因爲他已經被我們帶到了這裏,沒有我們的幫助,他也回不去,還有炎火之山和九幽大陣等着他。”柳雪一笑。

“這倒是,到了這裏,遊光只能選擇合作。”葉知秋點頭。

柳雪看着身前的深淵,說道:“知秋,我們不能完全指望遊光,萬一他辦不到,我們還要有預備方案。”

“我也在想這個問題……剛纔唸咒招魂,有了感應,說明有戲。”葉知秋摸着下巴,說道:

“從理論上來說,距離越近,招魂越容易。我在想,假如有一條結實的長繩,那麼,我就可以繫着長繩,墜下去,在更近的地方招魂了。你們在山崖上,幫我扯着繩子就行。”

柳雪苦笑:“可是,現在去哪裏尋找長繩?”

來的時候,雖然做了很多準備,但是誰也沒想到準備繩子。

因爲葉知秋和柳雪都以爲,普通工具,在這次行動中用不上,所以也是輕裝前進,只准備了必要的法器。

“我有辦法,把你們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撕成長條,搓成繩子就行了。”小太歲說道。

葉知秋瞪眼。

柳雪也搖頭,笑道:“就算我們的衣服加在一起,也做不成很長的繩子,這個辦法不行。”

葉知秋眼珠子一轉,看見了魁雀,說道:“雪兒你問問魁雀,看它能不能找到材料,給我們做繩子。”

柳雪點點頭,走到魁雀的身前,比比劃劃,問道:“魁雀,我們要做一根很長很結實的繩子,你有沒有好的材料?”

魁雀皺眉思索,隨後點點頭,展翅飛起,消失不見。..

葉知秋嘿嘿笑道:“看來有希望啊,說不定,魁雀能找到現成的繩子。”

“不管有沒有希望,我們都全力試探。實在不行,我們就退出九幽大陣之外,帶上繩子再進來。爲了煙兒,花費再多的時間和精力,都在所不辭。”柳雪說道。

“說得好,現在有通幽令牌和聚魂珠,我們一定會成功的。上窮碧落下黃泉,我們都要把柳煙的命魂找回來,讓她恢復以前的記憶。”葉知秋點頭。

柳雪感激地一笑,盤腿坐了下來,等待遊光和魁雀的消息。

葉知秋暫時也無所事事,只能坐在柳雪的身邊,一起等待。 小太歲閒不住,走來走去,忽然又說道:“葉知秋,你的四個鬼童子,能不能下去,幫着尋找柳煙的魂魄呀?”

“廢話,能下去的話,我早就派他們下щщш..1a”葉知秋說道。

弱水可以沉溺一切魂魄,就連魁雀這樣的元靈,都不敢飛越弱水之淵,把鬼童子放下去,還不是肉包子打狗?

就先前魁雀大戰蜂羣的表現來看,它的道行,可比鬼童子厲害多了。

小太歲摸着下巴,做思考狀,又說道:“要不,我們把秦毛人放進去看看?”

“鬼童子下去,是肉包打狗,秦毛人下去,就是秤砣掉江!”葉知秋沒好氣地說道。

秦毛人也是有形有質的,如何能在弱水中行動?

“那也不一定啊,剛纔過炎火帶的時候,人家不是很厲害嗎?”小太歲不服。

柳雪說道:“就是因爲秦毛人不怕火,所以,他更不能下去。不怕火的人,一定怕水,這是五行原理。”

“沒有讓他試過,誰知道呢?”小太歲很固執,喋喋不休。

葉知秋被小太歲吵得不行,只好抽出腰間的軟鞭,來做一個試驗。

婚到天荒地老 實驗很簡單,葉知秋用軟鞭拴住秦毛人的手,讓秦毛人慢慢向崖邊走去,如果秦毛人感覺到深淵有吸力,那就說明,弱水對他也有威力。

小太歲和葉知秋一起扯着繩子,讓秦毛人走向崖邊。

果然,走近崖邊的時候,秦毛人忽然向前一踉蹌,差點摔倒。

葉知秋急忙扯緊繩子,問道:“秦毛人,感覺怎麼樣?”..

秦毛人嚇得連滾帶爬跑回來,說道:“下面有東西……吸我!”

葉知秋聳聳肩,鬆開了軟鞭。

“原來秦毛人也不行,果然是個廢物!”小太歲瞪了秦毛人一眼。

接下來,葉知秋和柳雪再次試驗,親自感受深淵的吸力。

柳雪等人扯着軟鞭,葉知秋扯着另一頭,慢慢接近崖邊。

美味新妻:老公寵上癮 葉知秋髮現,深淵的確對崖頂的人,有一定的吸力,但不是很厲害。

如果自己心存戒備的話,不用別人拉扯繩子,也能在崖邊立住。

如果是普通人,一旦接近深淵的邊緣,可能就會被吸下去。

“站在上面看,弱水的吸力不是很大。如果有長繩,我完全可以繫着繩子下去,近距離招魂。”葉知秋說道。

“那就要看魁雀能不能找到做繩子的材料了。”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繼續等待魁雀和遊光的消息。

這裏的空間沒有日月星辰,也沒有具體的時間概念。

進來的時候,就是這種灰濛濛的天色天光,現在還是如此,一點變化沒有。

從進入九幽大陣到現在,葉知秋和柳雪,也不知道過去多久了。

因爲在這裏,手機自動關機,無法打開,柳雪的機械手錶,也一起停擺了。

不過,葉知秋稍稍有些飢餓感。

從飢餓程度上面來分析,葉知秋覺得,從強破九幽大陣開始,到現在,至少已經過去兩天了。

因爲葉知秋已經進入了辟穀境界,兩天不吃東西,纔會有這樣的感覺。

想到雪兒也沒吃東西,葉知秋急忙打開行李包,拿出食物和水,說道:“雪兒你吃點東西吧。”

“我不餓,你吃吧。”柳雪微微搖頭。

柳雪的體質更是特殊,在雙樓裏地宮棺材裏躺了五年,基本上是不吃不喝。醒來以後,她也吃得很少,經常一兩天不吃飯,喝水都很少。

至於小太歲和秦毛人,更是天生不用吃飯喝水的。

相對來說,這裏還是葉知秋最不禁餓。

葉知秋一再相勸,柳雪才勉強吃了兩塊餅乾。

葉知秋要應付接下來的行動,不敢刻意辟穀,也稍微進些飲食,補充體力。

又不知過去許久,忽然聽見風聲響動,魁雀飛了回來,兩隻利爪上,抓着一大團白花花的東西。

葉知秋一愣,說道:“看來魁雀的智商不夠啊,讓它去找繩子,它怎麼弄來幾張羊皮?”

魁雀帶來的東西,的確像是羊皮,一共有三張,每一張鋪開,都有八仙桌的桌面那麼大。

而且這還是新鮮的羊皮,上面血跡未乾,甚至帶着一些溫度。

柳雪看了看,說道:“這不是羊皮,是先前看的‘土螻’之皮。魁雀的智商很高,因爲它知道,這些土螻之皮,可以用刀子裁剪成皮條,當成繩子使用……”

臥槽,原來是自己智商不夠,葉知秋臉上一燙。

葉知秋以前在鄉下老家,也曾經見到過爺爺割皮條,把牛皮割成筷子粗的長條,一張大牛皮,可以做成上百丈的皮條,比什麼繩子都結實!

柳雪捻了惗地上的土螻皮,說道:“和牛皮差不多,割成皮條,做繩子沒問題。就是少了一點,還要繼續添加材料。”

魁雀明白柳雪的意思,點點頭,轉身而去。

葉知秋抽出赤元劍,開始幹活,將土螻皮割成皮條。

割皮條不需要什麼技術,就是有一點,需要轉着圈來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