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話音剛落,手入急電,一把握住那人頭顱,然後一扭一拔,直接將那少年頭顱拔下,蕭輕塵一手舉著那個人的頭顱,向前瀟洒走去,那個少年軀體直挺挺立在當地,脖頸之中一股鮮紅衝天而起,

蕭輕塵滴血不沾身,握著那個人的頭顱,走到擔架前,蕭輕塵將手中的頭顱放下,

回到將台之上,

猛然一喝「我曾已我北涼王性命起誓,叛我北涼者,我比殺之;殺我北涼者,我必殺之;辱我北涼者,我必殺之,」

「殺,」

「殺,」

「殺,」

新軍士卒聽得這句話,全軍喧嘩,

蕭輕塵一揮手,頓時守在新軍兩側的北涼重騎兵頓時撥馬衝刺,直接從新軍中間衝刺而過,將新軍分成兩側,然後調轉馬頭將新軍前面萬餘人包圍住,

新軍之中頓時有人大喝,有人驚恐無比,

北涼重甲兵將領,口中怒聲道「爾等殺我北涼者,欺我北涼,殺,」

話語剛落,四周的北涼弓箭手先前踏上一步,然後搭弓射箭,

霎時間箭如雨下,射入那萬餘的新軍之中,

這些新軍皆是世家大族中人,其中不少是被世家大族豢養的江湖人士,手中有些功夫,還有一些即是世家大族培養的死士,這一刻見得自己性命在即,紛紛出手殺向兩側,

蕭輕塵冷喝一聲,重陽和滕青山知意,身形施展,功力運轉之中,衝殺那被圍殺的新軍之中,兩人武功境界也是入那天下四境之中的絕頂高手,兩人連手讓的那些江湖人士和死士逃脫不出北涼士卒的圍殺之中,

四周人皆是震驚的看著這一場屠殺,

白秋影青筋暴起,白少風輕雲淡,風刀軍和援軍只覺得自己口乾舌燥,


蕭輕塵則是站在將台之下,用手擋在了龐靜的眼前,口中說道「你還是別看,」 幾刻種後,寧浮生悠悠轉醒,揮動了一下手臂,感覺有些麻痛,但影響也不是很大。心中一鬆,然後他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不由奇怪的問道:“師姐,我是怎麼回來的?我記得剛纔我還在修煉呢。”



光蕊淡淡的說道:“師父把你送會來的。”

寧浮生見光蕊沒有談話的興致,於是也閉嘴不語了,免得自找沒趣。而光蕊看了他幾眼後,小聲的說道:“如果有機會,離開這裏吧,這裏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好。”

寧浮生一愣,再看光蕊的時候,卻發現她又開始修煉了,就像剛纔她什麼都沒有說一樣。

“或許,這她也沒有那麼冷漠。”寧浮生心道。隨後他活動了一下身體,感覺沒有大礙後,心中又動了起來,心道:“我的筋脈是不是打開了?”想到這裏,他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了,畢竟剛纔的經過還歷歷在目,雖說他的膽子不小,但也沒大到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程度。

正在猶豫着要不要再試一次的時候,馮不歸也回到了這裏,手中拿着一套乾淨的粗布衣服。見到寧浮生後,他冷哼一聲,說道:“把衣服換上。”

寧浮生嘿嘿一笑,說道:“師父,剛纔我是不是把經脈打開了?”

不問這話還好,馮不歸聽到這話,臉面就黑了起來,怒聲說道:“你這完全是找死的行徑,如果不是我在你身邊的話,你現在已經失血而亡了。”

“謝謝師父。”寧浮生說道。馮不歸的臉色微微一緩,說道:“先把衣服換上吧,對了,你自己的衣服要自己洗乾淨知道嗎?”

寧浮生應了一聲,跑回屋中換衣服去了。馮不歸鄙夷的說道:“還回屋換衣服, 黃粱客棧 ?”

“師父!”光蕊語氣不善的叫道。

馮不歸尷尬一笑,說道:“把你給忘了,不過你們還這麼小,看了也沒什麼。”

光蕊直接無語。

一會的功夫,寧浮生就走了出來,對馮不歸說道:“師父,下一次我一定會小心一點的。”

聽到這話,馮不歸好懸沒拍死他,冷冷的說道:“還有下一次?如果你想死的話,我不會阻止的。”

“有這麼危險嗎?現在我不是沒事嗎?雖然身體好像有點虛弱。”寧浮生說道。

“流那麼多的血,不虛弱就奇怪了。爲師很好奇,你腦子裏都裝了什麼?玄剎力是可以吸收,但它的破壞力也是極大的。對於經脈還沒有固化的人來說,玄剎力就是最好的溫養之物,隨着修煉的增長,你的經脈會越來越強。但你的經脈已經固化了,所以它只會強行的破壞你的經脈,今天幸虧爲師發現的及時,不然你就算不死,也是半身不遂了。”馮不歸黑着臉說道。

寧浮生老老實實的聽着,與此同時,他感應了一下自己的經脈,但覺沒有任何變化,只是在雙手的勞宮穴附近,有一團微弱的玄剎力。驚喜之下,他說道:“師父,我感覺雙手之上有玄剎力了。”

馮不歸冷哼一聲說道:“很正常,你都敢拼命破開自己的穴道了,如果沒有吸收到一點點玄剎力的話,那也太對不起你了。”

寧浮生高興的說道:“那您的意思是,我可以用這種方法吸納玄剎力了?”

“想死的話你儘管可以試試,這種方法也有人試過,沒死掉的人倒也可以破開一些被固化的經脈,但修爲卻只能達到赤色境界,而且因爲元氣大傷,也都沒有活過二十歲,你自己看着辦吧。”馮不歸都懶的跟寧浮生解釋什麼了。

寧浮生低聲自語道:“如果我的運氣夠好的話,或許可以成功,但只能活到二十歲就虧了點了。不過還有十年呢,十年應該很長了吧,嗯,值得一試。”

馮不歸聽到這話,但覺胸中一團烈火在燃燒,他轉頭離開了這裏,他怕繼續呆下來當真要殺人了。

走出幾步,馮不歸說道:“休息一夜,明天繼續訓練,如果你可以在半個時辰之內完成今天的任務,那麼你可以休息幾天,之後繼續訓練。當這些訓練都達到我的要求後,你就可以像你師姐一樣了。”

寧浮生隨口答應了下來,繼續想着經脈的問題。按照他的性子,他不會冒險去做一件回報這麼低的事情。但爲了生存下來,這個險值得冒。雖說馮不歸現在對他不錯,但他也不是傻子,或許有一天,馮不歸發現自己一點用處都沒有後,說不得也要殺人滅口了。

“別冒險了,或許師父不會爲難你的,因爲我從來沒見他對一個人這麼寬容過。”光蕊說道。

寧浮生咧嘴一笑,說道:“我知道分寸。”這話他還是跟自己的老爹學來的。

第二天,寧浮生還是第一個完成訓練任務的,之後他就開始試着再次吸納玄剎力了。而昨天存留在他手中勞宮穴之內的玄剎力也消失的乾乾淨淨了,這一點都不奇怪,玄剎力的存儲必須在丹田、泥丸、神庭這三個穴道之內選擇,不然吸納而來的玄剎力會很快消失的。

當玄剎力來到寧浮生身邊的時候,還是一如昨天,根本不能進入到他的經脈之內,這讓他有些沮喪。畢竟昨天他受了那麼大的苦,原本以爲會有些收穫,誰曾想根本沒有改變什麼。不過沮喪之後,他又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繼續破穴。毫無例外,當玄剎力衝破那五處穴道之後,一股股血霧又噴涌而出了。

遠處的馮不歸看到這個情形,破口大罵了幾句,然後又將他救了過來。不多時,寧浮生悠悠轉醒,馮不歸直接說道:“下次再出現這種情況,爲師絕對不會管你,你好自爲之吧。”

寧浮生訕訕一笑,說道:“我也沒想到會這樣。”

馮不歸哼了一聲,說道:“以後不要嘗試這個辦法了,會死人的。”

寧浮生沒有說話,但他的心中卻有着萬千的不甘。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心中又出現了一股衝動,如同昨天的一般,直接、強烈。

心中微微一動,他看向了那座不起眼的小山,這個時候他真的很想去那裏看看,他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可以讓他產生這樣的感覺。

“回去休息吧,今天就不要修煉了,反正你也不會有多大的突破的。不過你也不要灰心,你天資聰慧,只要你努力,就算不能修煉玄剎力,爲師也會教你一些別的東西的。”馮不歸見寧浮生久久不語,於是說道。

寧浮生點點頭,回到了農莊中。

夜裏,寧浮生輾轉反側,就是睡不着,而這個時候,白天出現的衝動又一次出現了。

“或許,我應該去那裏看看了,不然心裏總感覺不踏實。”寧浮生心中想到。或許是好奇心作祟,他總感覺那裏有樣東西,或許可以改變他的一生。穿上鞋子,悄悄的推開了房門,見左右無人,他衝向了那座小山。

這裏的夜,很黑,雖然有月光,但根本不能照亮漆黑的樹林。不多時,他就來到了小山附近,感受着心中那強烈的衝動,他去到了山頂。

環視四周,沒有傳說中的氤氳之氣,也沒有祥瑞的霞光,一切都是那麼的黑暗。

“到底在什麼地方?”寧浮生低聲自語。話音剛落,他的心跳猛然加快了一些,深吸了幾口氣,隨着心中的感覺,他走向了小山的另一面。

在小山的另一面,幾株半死不活的枯樹在陰森月光下有些猙獰。寧浮生也有些害怕,但他卻沒有退縮,反而將這片地方細細的打量了一遍。按着說書人的講法,一般有絕世奇寶出世的時候,總會有些不尋常的事情發生,而這裏沒有一絲異樣。

“難道我出現幻覺了?”寧浮生嘀咕了一句。

“嘶嘶…。”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輕響傳入了他的耳中。

“誰?”寧浮生驚起了一身冷汗,而沒入他眼睛中的只是一條小蛇,而且是無毒的那種。

“要不是看你是條蛇,老子早就把你廢了。”寧浮生罵了一句,罵完之後,他心中的衝動突然消失了。這讓他有些無所適從,就好像在冥冥之中失去了一些東西一樣。

“怎麼會這樣?奇遇呢?”寧浮生自嘲一笑,接着說道:“所謂的奇遇可能是不會發生在我身上了。”

這一刻,他很失落,想要離開這裏又有些不甘。但繼續留下來也不會有什麼發現了,想到這裏,他百無聊賴,心道:“反正今晚是睡不着了,還不如修煉一會。”

說實話,寧浮生的膽子也夠大的,之前的時候他就險些死去兩次了,而現在他居然還敢用玄剎力來衝擊自己的穴道,不得不說,他是活膩歪了。

這一次的衝穴,寧浮生已經輕車熟路了,幾個呼吸的時間之後,他的腦袋與雙手之上就噴出了血霧,鞋子裏也滲出了鮮血。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師父不在自己的身邊,現在他已經沒救了。

感受着生不如死的痛苦,他極力想要停止自己的修煉,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層漆黑的煙霧就將他的血霧吞噬的乾乾淨淨了。這一切,寧浮生都沒有發現,他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要裂開了。


“太痛苦了,再這樣下去我會崩潰的。”寧浮生心道,隨即他想到了一個轉移注意力的辦法,他默誦起了鍊金訣要,說也奇怪,當他完全沉浸在鍊金訣要之後,那種痛苦也慢慢的消失了。

“嘿嘿,等得到這小子的身體,我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一個陰森無比的聲音輕輕的說道,黑霧中,一雙綠油油的眼睛讓人不敢直視。接着,這些黑霧順着寧浮生吸收的玄剎力進到了他的經脈中。

而剛一進到其中,那個聲音就開始破口大罵了:“這是誰家的損小子?媽的,你一個經脈固化者練什麼玄剎力?媽的,被坑了。”

而這些,寧浮生都沒有注意到,雖說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了,但是他卻感覺不到痛苦了,或許這是因爲失血過多的緣故。

就在寧浮生感覺呼吸困難起來的時候,一股股冰冷而舒服的玄剎力如同小溪一般進入到了他的筋脈中。而後,那些玄剎力好似被什麼東西接引了一般,順着他的經脈,直接去到了他的‘神庭穴’之中。

“不行,我不能在神庭穴之內安家,不然早晚會被玄剎力搞死,算了,老子吃點虧,去他的丹田吧。”說到這裏,那個聲音悲哀的嘆息了一聲,好似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一般。

第二天一早,寧浮生奇怪的睜開了雙眼,看着自己衣服上的血跡,驚奇的說道:“流了這麼多血,我竟然還沒死?真是太神奇了。”

“媽的,我想弄死他,如果不是老子將他的精血還給了他,他早就死了。”寧浮生的丹田中,一個傢伙在惡毒的咒罵着。

“不會吧?我的經脈已經可以吸納玄剎力了,固化不見了!”當寧浮生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後,驚喜的叫道,隨即,他仰天長嘯,大笑着說道:“老子就是一個奇才,不然這固化的經脈怎麼就會被我打破了呢,一個神一般的男人就要傲視玄剎大陸了!”

“我想死…。”丹田中某個存在差點背過了氣。 血色漫開了整個校場,除了北涼士卒之外,所有人震驚不已,更是膽戰心寒,

而那風刀軍、援軍、新軍看著北涼士卒,就彷彿看見一群鬼魔一般,

蕭輕塵將遮住龐靜眼睛的手放下,踏步走向將台上,然後轉身坐在了帥位,他口中語氣極為冷峻,冷峻的彷如所有人墜入冰窟,

「殺我北涼者,我必殺之,」

那被北涼重騎兵圍殺的了萬餘新軍之中,再無一人活命,屍首堆砌,血漿凝滯,那血氣讓的援軍和一些新軍作嘔不已,不過卻是壓於北涼士卒,沒有人敢於嘔出,

白秋影此刻眼睛一閉,靠在椅子上,深深的呼吸這氣息,

白少則是緩緩站起身來,走了幾步,手一指這些新軍,說道「你們這些人,算是你們幸運,前面的一萬餘人呢,是當時全部在場的人,裡面世家大族的人數不勝數,不過你們別以為你們自己就逃過一劫了,我勸你們安分老實點,你看前面一萬多人殺就殺了,我這個七皇子,還有這個太子,有說什麼嗎,沒有,你要當中也有世家大族的人,腦子不要不靈光,惹到了大人,小心到時候一對北涼鐵騎就直接殺到你們家裡面了,到時候哭都沒的哭,」

白少頓了頓,打了個哈欠,繼續說「你們統帥呢,曹豹將軍,是我的心腹,按理來說我自然是要護心腹,可是你看看我護了嘛,沒護,所以以後就別干這種蠢事,」

白少說完,然後示意曹豹站起身來,曹豹看了一眼蕭輕塵,蕭輕塵點了點頭,曹豹這才站起身來,這時候蕭輕塵身邊的一個親衛,將頭盔和佩刀捧到曹豹面前,曹豹恭敬的接過,


這時候滕青山和重陽兩人渾身是血的走了過來,滕青山和重陽兩人走到將台之下,雙拳一抱,沉聲說道「大帥,末將(卑職)復命,」

蕭輕塵一揮袖,兩人站回站台上,頓時戰鼓一震,

在北涼士卒的喝聲中,萬餘新軍死屍身後的新軍,心怵的踏步向前,

等的片刻蕭輕塵見得新軍和風刀軍、援軍并行而站的時候,蕭輕塵開口說道「你們既然在我的手下,那就只能有一個大帥,那就是我,只能有一個命令,那就是我下的,聽明白了嘛,」

「明白,」

「嗯,」

「明白,,」

蕭輕塵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站起身來,往自己的營帳走去,隨著蕭輕塵一走,重陽住持殘局,讓的新軍返回自己的軍營,風刀軍和前陣的風刀軍接防,援軍訓練,

至於剩下的萬餘名新軍屍骸,則是被新軍和援軍部分拉去埋了,

當天下午,蕭輕塵屠殺萬餘新軍的消息就傳開了,頓時整個天下一陣喧嘩,士子喝罵直指北涼,百姓更是激憤,

立時,北涼立於驚濤駭浪之中,當晚御史丞所有官員,長跪皇宮之外不起,上書痛斥北涼王蕭輕塵,連帶著白少、白秋影、曹豹三人也被牽連,

老御史韓志桂在宮門前泣不成聲,口中怒聲連連,在其口中,若蕭輕塵不死、國將不國,君將不君,天下即將大亂,

可是白玄置之不理,只是下了一道聖旨,讓所有御史回去,可是這道聖旨一下,整個御史台官員泣不成聲,更有人怒斥白玄,謂之,君不在也,

當晚白玄怒不可遏,要不是被張自顧勸下,恐怕那名御史早就人頭落地了,不過白玄便是讓人擬旨,準備將那名御史下放到窮南之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