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話題沒有再繼續深入下去,因爲天魔已經來了,天魔此刻是一副兩米壯漢的樣子,雙腳已經出現,身上散發出一股氣勢,竟然達到了九品,天魔壯漢向着傅孤白說道:

“可悲的弱者啊,你竟然只有二品的實力,來這邊是給尊敬的天魔們享用你的魂魄嗎?”

“嘖嘖,竟然說話,我還當你不會說人話呢。”傅孤白嘖嘖稱奇的看着天魔,似乎連一點都沒有被天魔壯漢九品的氣勢影響到。

“就讓你見識一下天魔的力量吧!”傅孤白這麼說天魔壯漢也不生氣,一把大錘出現在這天魔的手中,竟然要將傅孤白斬殺與此。

“話說,這是我的意識之中,爲啥天魔能這麼牛氣?”看着天魔壯漢衝來,傅孤白一點也不驚慌,口中依舊是疑惑的想着。

而天魔壯漢的大錘已經砸到傅孤白的面前,天魔壯漢口中獰笑着說:“這就是你自己的記憶啊!去死吧!”

時間彷彿凝聚在大錘砸下來的這一刻,傅孤白擡頭毫不示弱的看着眼前的大錘,口中先是呢喃,然後堅定的說道:“我的記憶嗎?那麼……我記得我沒見過你啊?”

傅孤白笑了,而眼前的天魔壯漢卻不由自主的露出驚恐的神色,接着傅孤白笑得愈發陰險起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又說道:“對了,我記得你應該是一隻小螞蟻的吧?”

“啵“一陣白霧在天魔壯漢的身上騰起,當白霧散去的時候,天魔壯漢已經變成了一隻小螞蟻,傅孤白湊上去看着這隻天魔螞蟻,螞蟻的臉上已經是不斷閃爍着要變化的光芒,和隱約的痛苦的菱角輪廓。

“根據我的記憶啊!我可是從來沒有見過九品的高手的強大,你哪裏的記憶啊?”傅孤白笑着戲虐問道。


可惜螞蟻閉口不言,因爲傅孤白記得螞蟻是不會說話的。

“算了,不問你了,你剛纔的樣子怎麼看都像是召喚同伴的感覺,你還是去死吧!”

傅孤白鬱悶的想到等下要面對的事情,就感覺頭大如鬥,本體肯定呆呆的站着了,如果遇到襲擊就不好了,不過幸好這裏人跡罕至,直接開口解決了戰鬥。

傅孤白一說完,天魔螞蟻如同分子分解一般,口中終於咆哮出了和它提醒完全不一樣的巨吼:

“嗷!”

痛苦的嗷叫聲就在天魔的分解時候此起彼伏的叫了起來,似乎要把生命中最想說的話一次吐完。

“你……竟然沒有心魔……”

最後,即將分解完畢的時候,天魔的慘叫終於停止,看着傅孤白呢喃道。

傅孤白感覺自己的意識的敏銳似乎有所增加,只有在神識增加的時候纔會出現這種情況,看來有收穫了。

站着沉思了一會,傅孤白的身形也緩緩分解來,這個記憶中的世界也漸漸崩壞。 溫如玉一睜開眼睛,就看見傅孤白在面前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馬上小心警惕的一陣後退,不自覺的臉色一紅,問道:“你幹嘛呢?”

“你在緊張啥呢?我才十一歲,能幹啥啊?”傅孤白笑了笑,說道。

溫如玉這才發覺傅孤白一副等了很久的樣子,才問道:“你什麼時候出來的,怎麼那麼快?”

“話說,我等了你半個時辰,我這時候才覺得你的心境這麼不穩啊?”傅孤白晃着腦袋說道。

半個時辰嗎?溫如玉看了下傅孤白,心中疑惑道:“他竟然這麼快就破解了天魔的幻境,心境真的那麼穩固嗎?”

接着又安慰自己道:“哎,小孩子一般是無憂無慮的,可能就是他這麼沒心沒肺的原因才這麼快的吧?”

傅孤白看溫如玉站着沉思,開口道:

“剛纔那隻天魔都在召喚同伴了,怎麼那麼久還沒來呢?”

溫如玉聽傅孤白這麼一說,臉上一愣,看向四周,最後瞪大眼睛看着傅孤白的後面,才臉色發苦的說道:“因爲沒必要啊,我們走不出去了!”

傅孤白聞言轉頭看去,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化爲了迷霧重重的斷口,臉上沒有任何的變化,依舊嬉笑着說道:


“呦,還真是,剛纔看了半小時都沒看出來呢。”

“沒有退路了!繼續走吧!”溫如玉臉上堅定道。


“那麼急嘛,估計前方很多天魔在等我們,趕着投胎嗎?”傅孤白隨便找了一塊在埋在土地中突出的石塊,掃掃上面的灰塵,坐了上去。

“你說得也是……”

休息了半個時辰,傅孤白才伸伸懶腰,從乾坤布袋掏出一些妖獸肉烤成的肉塊啃了起來,直到心滿意足的吃完後,才拍拍屁股站了起來,對着一副苦深仇大的樣子看着自己的溫如玉說道:“可以了,走吧!”

溫如玉鬱悶的看着傅孤白,跟在傅孤白的身後,說道:“你怎麼不害怕,等下要是死了都沒人幫你收屍,還這麼沒心沒肺。”

“害怕?哈哈。害怕有用嗎?”傅孤白不屑一笑,前面已經有人影閃動,很好,剛纔第一波算是練手的,這一波纔算吧,等到最後一波的時候就可以打boss了。

溫如玉也看到前方的幾個飄來的人影,站到傅孤白的身邊等待着那些天魔的到來。

等到幾個天魔來臨,傅孤白才清點着等下要殺的人頭數。

“一、二、三、四、五、六……才六個,一人三個吧!”

等傅孤白轉頭去看溫如玉的時候,溫如玉的雙眼之中不知何時已經是一片血紅。

傅孤白剛愣住了一下,六隻天魔則趁此機會一下子全部沒入了傅孤白的身體中。

“哎,難得有你發揮的機會了,可惜啊……”隨着傅孤白的最後呢喃,雙眼漸漸閉上,而溫如玉的雙眼也恢復了清明。

溫如玉一臉擔憂的看着傅孤白,不過臉色似乎有些掙扎,瞳孔不斷變得尖細又不斷恢復,一抹紅色已經完全的出現在右眼之中,揮散不去,一白一紅之下顯得格外的妖豔,靜靜的守候在傅孤白的身邊。

……

“嘖嘖,竟然六隻全來找我了,看來我的仇恨還是很高啊!”傅孤白臉上沒有任何的驚慌失措,對着眼前不斷翻轉的天地,臉上盡是淡漠。

“嗷!!!!!!”

天魔們齊聲咆哮起來,聲音似人似獸飄忽不定,高音低音簡直能讓人的精神麻木得發瘋,不過傅孤白依舊是一臉淡漠的表情,開口道:“不好意思呢,聽上一個天魔說我沒有心魔,不知道你們該怎麼動搖我?”

天魔們的形體不斷的改變着,齊齊圍繞着傅孤白轉起圈來,幻象在眼前不斷變化,一個新的圈子隱隱如圍繞的水泄不通一般。

眼見六隻天魔在近,傅孤白終於有了動靜,逐流身法迅速發動,後撤了幾步,神奇的如同穿越了空間一般,直接穿過了六隻天魔的包圍圈,天魔們皆是一愣,缺見傅孤白又說了。

“我一直在想,爲什麼那麼多人碰到天魔會死呢,人的內心不是自己的嗎?還是因爲天魔的緣故引發了心魔。”傅孤白自言自語的說着,突然朗誦大笑起來,臉上有點癲狂的神經質,朗聲大笑道:“哈哈,什麼是心魔,人本心的另外一面嗎?既然是人本心的另外一面,那應該叫真我!”

天魔們一聽到傅孤白的話,原本不斷變換的身形一陣模糊,如同遇見強大生物時炸皮的那種感受,直覺身體僵硬,思想晦澀,好似一切都不能動了。

“人體的另外一面,亦稱邪惡,亦稱真我,那些人不知道,因爲真我纔是人一般擯棄一旁的東西。我嘛,兩世爲人,如果說真我的話,只有體內那真正的傅孤白纔是,那就是說,我就是真我!”

傅孤白腳下輕輕漫步,卻如同縮地成寸,一下子離開了幾米,不過依舊繞着這個僵直中的天魔在打轉,終於神色凜然,下了殺心,眼中寒光涌動,在本身空間的加持下,身上竟然激發除了濃郁如血的殺氣,整個由天魔改變的空間,也瞬間崩裂,所有人都站在血色中,天是血色,地是血色,還有血色的霧氣,讓人看了,簡直心中驚懼,不敢任何的抵抗。

天魔們變換的身形終於開始瑟瑟發抖起來,已經恢復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能力,但是,沒有辦法抵抗,只能像沒有抵抗的小綿羊,任人宰割。傅孤白此刻站在天魔的上空,俯視着身下的幾隻螻蟻般的天魔。

“智商不高的樣子,上一次還能說句話,看來這六隻天魔等級太低了,不過既然是吸收人的各種記憶,展露出了害怕的神色,說明已經有了各種七情六慾,不過現在依靠自身本身的慾望行動,收個小弟倒也不錯呢!”傅孤白嘴中冷笑着,變換成血色空間的天地不由一凝,身邊的幾米內頓時颳起一股龍捲風,威勢逼人,一下子將天魔們的目光吸引了過來,唯一改變不了的,是那瑟瑟發抖的樣子。


“想不想活命?”傅孤白居高臨下的說此話時,真的宛若人間的帝王一般,手握生死。

“唳!”

天魔們的聲音中驚恐帶點迷茫,看來情緒的使用還是有點不熟練,不過這並不妨礙傅孤白接下去讓他們做的事情,傅孤白笑了笑,讓所有天魔不知爲何的顫抖了幾分,傅孤白緩緩開口道:“我只留一個!你們自相殘殺吧!”

聽到傅孤白這麼一說的天魔們,眼中血光一閃,原本團結的隊形頓時分散而開,各個眼中都是警惕和充滿殺意的目光,相互這敵視對方,沒有多說一句話,已經將人性的黑暗面表現的淋漓盡致。

身爲引發人內心陰暗面的天魔,依靠的應該就是負面的情緒爲主,然後奪取人的記憶,如果我們兩個再走深入點,估計纔會碰到真正的天魔,而不是這些小魚小蝦了。傅孤白心中暗道,第一次面對的那個天魔死的時候,自己的精神狀態變得良好了許多,神識增加,像這種意識體精神體靈魂體一般的東西,既然神識能得到增強,就說明神識也是屬於這種意識精神靈魂的物質,以後神識的進階的實體。

天魔們已經撲在一下相互撕咬起來,如同養盅一般,把一大堆的毒蟲放進一個罐子中,留到最後的一定是最強者。每咬對方一口,咬人的天魔的身形就稍微的凝固了,如果傅孤白沒有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

很快,天魔們的相互廝殺已經到了尾聲,因爲大多的天魔全身帶傷,只有一隻天魔的身體愈發的凝視,終於捕捉到一個機會,講其中一隻要死的天魔吞了下去,吞噬了第一隻後,這隻天魔已經可以完整的幻化出形態了,直接化爲一頭長着一口大嘴的妖獸,一一將其他的四隻天魔吞噬。

這隻天魔緩緩的升了起來,不過始終低了傅孤白一個頭,身形也幻化回了原來的身形如同果凍般的樣子,聲音低沉道:

“主人……” 看着眼前臣服的天魔,傅孤白情不自禁的朗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

笑完後,目光灼灼的盯着天魔,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爲了表示你的忠心,給我一半的記憶,發誓吧!”


天魔一聽到傅孤白的話,猛然間擡了下頭,不過看到傅孤白似笑非笑的神色後,重新低下了頭顱,傅孤白明顯看出他眼中不甘心的猶豫神色,不過還是遲疑着分解出一股果凍般的晶體恭恭敬敬的呈給傅孤白。

“呃,這就是記憶結晶嗎?”傅孤白輕輕拿起那塊記憶凝成的結晶,看着記憶結晶,眼中沒有任何的波動,眼角瞧着天魔,突然冷聲道:“還有你的誓言呢,奉我爲主!”

天魔臉上的神色不斷的變換,兇狠臣服兩種神色不斷轉換,最終在傅孤白猶如九幽寒冰一般的口氣中變回了臣服的表情,口中恭敬的發起了誓言,“我天魔……”

隨着一種淡淡的天地威壓壓迫在傅孤白的身上和那種能隨意掌控眼前天魔的控制感,傅孤白微笑的點了點頭:

“主僕契約嗎?很好,從此你就叫魔天了,先讓你成爲小天魔谷之主開始吧!”

“是!”天魔臉上那種變換的兇狠神色已經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完全的恭敬臣服。

“走吧,我們出去吧。”

傅孤白淡淡說完,兩人的身形一片模糊,血色的世界也瞬間崩裂,模糊。

……

而傅孤白離去意識空間之後,一男一女出現在血色世界,將即將崩毀的空間穩固住,那女的口中道:

“天機,這小傢伙竟然沒有心魔,你想要磨練他的機會沒有了,而且,你認爲他這個樣子需要磨練嗎?我看錯了,這種人,天生就是強者。”

天機老人搖搖頭,說道:

“如果繼續深入這小天魔谷,就不一定了,這些低等的天魔力量太微弱。”

白虎的雙眼看向天機老人一陣鄙視,笑道:

“哈哈哈,照你這麼說,你是想磨練他還是想殺死他?”

天機老人淡漠的說道,眼中盡是漠視一切:“如果他真是卦象顯示的那樣,是絕對不會死的,如果不是的話……”

“那就讓他死了是吧,天機,你還跟以前一樣卑鄙。”白虎有些厭惡的離遠了天機老人幾步,頓了一下,然後嫣然一笑道:

“其實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看這個小傢伙挺有意思的。”

“你又打了什麼心機?”天機老人淡淡瞥了白虎一眼。

“這你就不必知道了,先走一步,到時候被這小傢伙發現,沒準連你也逃不掉了。”白虎咯咯笑了幾聲,身形閃出了空間,現在的態度和之前歷練歸來的那邊要殺死傅孤白的神情迥然相反,不知是對傅孤白有了什麼發現。

天機老人雙眼淡漠的環顧着四周的血色空間,臉上盡是得道高人般的高深莫測,嘴角卻隱含苦澀,淡淡的自言自語道:“爲什麼連我的卦象也失效了!”

……

傅孤白的雙眼一恢復意識,就迎上了溫如玉充滿擔憂的關切目光。

“怎麼樣,沒事吧?”

“有事我還出得來嘛?”傅孤白笑着反問道,這幾天的相處,倒是將溫如玉納入了自己的隊伍。

關心則亂,溫如玉自己也不由得笑了起來,眼中的擔憂頓去。

“看,這是什麼。”傅孤白獻寶似的拿出了那塊記憶結晶,呈現在溫如玉的面前。

“這是……記憶結晶,你怎麼拿到的?”以溫如玉的眼力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塊記憶結晶,口中震驚到了,趕緊問道。

“有點見識,出來吧,魔天。”傅孤白在溫如玉戀戀不捨的神色中收起記憶結晶,接着說道。

天魔魔天帶着幾分凝視的身體出現在傅孤白的身側,恭恭敬敬的低着頭,沒有任何的表情。

“這是天魔?難怪,就算有人擊殺了天魔,也只能增強神識,天魔殺死吸收的人的記憶卻沒辦法獲得,你卻能讓他自己凝聚出記憶結晶。”溫如玉吃驚了一下,然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你也可以去收服一個天魔,很簡單,打到服了就可以。”傅孤白理所當然的說道。

“一般人哪有你那樣,能殺死天魔就可以了,哪裏還有時間收服。”溫如玉嗔怪的看着傅孤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