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完便朝山洞口的一顆樹下走去。

我們也沒強迫他繼續說下去,他不想說,就算打死都不會說的。

而且,可以等把不死草找到後,再逼供他也不遲。

現我們還需要他的力量。

剛纔進過山洞一次,第二次再進去。就不會再像第一次那樣莽撞了。

可以確定,那個香味絕對是有問題的。

“這次進山洞,有什麼對策嗎?”

我掃了眼大家,問着。

小白回道:“據我瞭解。那些山洞裏的生物都是在保護着不死草,而不死草散發的香味會迷惑外來者,讓後把外來者送到那些生物面前,供他們吃。也就是說那些生物和不死草是種互利關係。”

蔚軒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那山洞中有很多岔道口,每個岔道口內面都有一羣奇怪的生物,而且不死。很難對付。”

我想了下,說道:“難道那些岔道口是通往一個地方的?”

小白眉頭一皺,說道:“很有可能,都是通向不死草的生長地的。”

既然那些生物都是爲了保護不死草而生,那麼這個可能性很大。

撿來的新娘 也就是說,我們只有任意進一個岔道口就能找到不死草。

就在我們討論之時,十七突然說道:“我能幫到忙。”

我們一愣,同時看向十七。

十七愧疚的看了下我。說道:“我有符紙,可以隱藏大家的氣息和身形,但……蔚軒就……”

瞬間一驚,讓我想起了當初孟瑤救我時用的符紙。十七應該也會。

看向蔚軒,蔚軒是鬼,根本就無法碰符紙。

而且……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是,我們怎麼樣才能不聞到那個香味。

我擰着眉。問道:“那香味和蔚軒怎麼辦?”

森木淵走過來說道:“在山洞裏面時,觀察了一下,香味在我們遇到不明生物後就消失了,也就是說。只要我們前半段憋着氣,就能不受香味影響。”

看了眼森木淵,沒想到他的心這麼細。

“可是……蔚軒……”

我看向蔚軒,說道:“要不蔚軒就別進去了。”

大家都沒有回答。蔚軒的能力肯定是沒話說的,如果少了他,我們的就會弱一大節。

正在大家犯愁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那隻面癱不能碰符紙,不是更好嗎,這樣他就可以引開那些怪物,讓你們平安通過了。”

被她這麼一說,全部人都朝她看去。

一位看上去極其可愛的女子站在那。相貌跟雲離很像,但面前這位是大人,比雲離成熟幾分。

小白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位女子,說道:“你終於回來了,正好幫我們帶路,探查情況。”

我看了小白一眼,又看了雲離一眼,他們認識?

我結結巴巴的問道:“這……這是?”

那位女子走過來,笑着說道:“雨澄姐姐……”

會這樣叫我的,就只有……

“你是雲離?怎麼幾天不見就長這麼大了?”

雲離嘟着嘴說道:“都跟你說過啦,我本來就不小。”

小白笑了下說道:“是的,她當時只是靈氣不足。所以才成小孩子樣子,前幾天她應該是感應到這裏有快靈氣充裕的地方,所以去那裏吸收靈氣了,現在變回了原樣,而且心智和能力也會跟着提高。”

小白剛說完,雲離就看向十七,微笑着叫道:“十七哥哥……”

十七並沒有因爲雲離長大而感到驚訝,撓着後腦勺笑着說道:“小不點長大,變漂亮了……”

在寒暄了一會後,我們就又回到了正題。

雲離說,蔚軒可以在前方引開怪物,雲離則在前方探查情況。帶着我們安全到達不死草面前。

我們也都同意了她的這個方案。

晚上早早的就休息了。

大清早的就醒了。

按照昨天說的計劃,蔚軒能力強,引開那些怪物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我們則很順利的就走到了山洞盡頭。

想的的確沒錯,每條岔道口都是到達一個地方的。

面前是一個圓形水池,水池中間有快凸起的石頭,不死草就長在那石頭上。

可是……我們該怎樣從水池上過去。

森木淵甩出一條藤蔓,準備用藤蔓取走不死草。

但藤蔓在還沒碰到不死草前救腐爛了。

“水有問題。”

森木淵表情嚴肅的說道。

我們的表情也變得難看起來。

看剛纔的情況,只要在水面上方就會被腐蝕,想過去更加不可能了。

但現在蔚軒還在戰鬥,不知道他還能堅持多久。

我們必須得趕快。

雲離走過來,說道:“讓我來吧。”

說完她就全身白霧繚繞,直接把整個水池罩住。然後變成七彩鳥,飛向不死草。

整個人瞬間一驚,那水不是有問題嗎,怎麼雲離……

我正要阻止。小白拉住我,說道:“靈霧可以淨化毒氣。”

我驚訝的看向小白,然後又看向雲離,這時雲離已經銜住了不死草。

山洞瞬間顫抖起來,森木淵大叫道:“快離開……”

說完小白就抱起我朝外面跑去,我擔心的大叫道:“蔚軒……”

他沒跟我們在一起,不知道現在狀況怎麼樣。

小白看了我一眼,說道:“放心,他不會有事的。”

我們剛到山腳不久,蔚軒就出來在我們面前了,雖然樣子看上去有些狼狽,但沒大礙。

我趕緊跑過去,問道:“沒事吧?”

看看這我點了點頭。

但小白卻用憤怒的眼神看着我們兩個。

四周的景象都發生了變化,茂密的樹林和草叢都枯死,一點生機都沒有。

小白說道:“我們走吧,不死草已經到手。”

大家紛紛點頭,然後朝外面走去。

我正要跟上去,小白突然拉住我,湊到我的耳邊,輕聲說道:“只要你願意跟我走,面無就放過他和邪靈域。” 我正要跟上去,小白突然拉住我,湊到我的耳邊,輕聲說道:“只要你願意跟我走,面無就放過他和邪靈域。”

整個人瞬間就愣住了,小白怎麼突然說這種話。

疑惑的望着小白,不解的問道:“什麼意思?”

雖然知道他話中的意思是什麼,但還是不敢相信小白會對蔚軒和邪靈域下手。

當初司芊玥威脅蔚軒時,小白還幫過蔚軒守護了邪靈域。

小白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嘴角上揚着看着我。

這次他的笑不再像以前那樣溫柔。

而是給我一種恐懼和寒意。

“喂……你們兩個,快點跟上來呀。”

十七突然朝我們大叫道,讓我整個人驚了下。

惹火上身:傲嬌總裁太兇勐 瞟了小白一眼。然後對着十七說道:“這就來……”

正好看見蔚軒面無表情的盯着我和小白。

“先走吧,呆會你就會明白。”

小白說完他就朝蔚軒他們走我。

我在原地愣了下,然後也跟了上。

總是有不好的預感,小白到底想要幹什麼。

想起姥姥說的,小白會加入她們,而且……那天,另一個靈魂也說,在小白身上感覺到了跟她一樣的邪惡氣息。

難道……小白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他了嗎?

看了下他的手。帶着白手套。

臉色陰沉的看着小白,希望他不要亂來。

手掌突然被一隻冰冷的手牽住,看向旁邊,蔚軒正面無表情的看着我。

我低頭看着他握住我的手。心裏一陣喜悅,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牽我的手。

我正要說話,他卻突然開口,說道:“我相信不是你殺的我。”

心一顫,他說這話的意思是……

代表他放下了他對我的仇恨嗎?

也就是說,他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恨我,不會再對我那麼冷淡了嗎。

激動的眼淚在眼眶裏打着轉。

這麼久的努力終於得到了回報,只要我再繼續努力點,他或許就不會再把我當成佘姬。

也許……他會拋掉佘姬的影子,看見我。

含着淚,帶着笑看着他,真希望快點到他看到額的那一天。

他艱難的擠出點笑容,用手撫摸了一下我的臉,說道:“不準哭。”

我掩飾不了心中的喜悅,笑得更加明顯。

因爲他笑了,第一張當着我的面笑,雖然表情有些僵硬,但讓他看上去更加帥氣。

讓我更加着迷。

回頭看向前方,幻想着他拋開佘姬,看見我的那一天。

突然看見小白正滿臉陰沉,咬着牙看着我和蔚軒。

臉色格外恐怖。

剛纔由於蔚軒的表現,讓我忘記了小白對我說的那句話。

現在看到小白這個樣子,又突然想了起來,讓我的喜悅感瞬間消失。

走出不死之地。森木淵說道:“我先帶你們出妖界,幫我下怨池找東西的事情先擱着,我不急,而且你們也都需要時間恢復。”

蔚軒點了點頭。說道:“有勞了……”

森木淵點了點頭,然後就朝妖界出口跑去。

蔚軒剛抱起我,臉色就瞬間陰沉了下來。

然後放下我,說道:“沒想到妖王會這麼賞臉。來送我們出去。”

蔚軒的話讓我瞬間就懵了,妖王?爲什麼我什麼都沒看見。

森木淵這時也緊張起來。

十七和雲離的表情都特別難看,唯獨小白表現得格外淡定。

突然一道身影出現在距離我們不遠的地方,大笑道:“哈哈哈……軒王才賞臉呢。居然親自來我們妖界。”

邊說着邊往我們這邊走。

來到蔚軒面前,臉一沉,說道:“而且還毀了我妖界的寶地,不死之地,這賬該怎麼算。”

蔚軒冷哼一聲,說道:“我想要的東西,你妖界還沒本事阻難。”

被蔚軒這樣說,妖王依然面帶微笑。瞟了眼小白。

隨後小白則走過來說道:“如果我們白靈域跟妖界聯手對付你邪靈域,你看怎麼樣……”

蔚軒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開,憤怒的看着小白。

緊握拳頭,咬着牙。沒有說話。

妖王則大笑起來:“哈哈哈……白少主果然有氣魄,本人欣賞。”

妖王說完,和小白互看了一眼,然後邪惡的笑了下。

雲離趕緊交道:“少主……”

但話還沒說完。小白就瞪了雲離一眼。

雲離就沒再敢繼續說下去。

我站在一旁看着小白,終於明白了小白剛纔那句話的意思。

沒想到小白會爲了讓我跟他走而跟妖王聯手。

這肯定是他一早就安排好了的。

不然妖王不會正好在我們要出妖界時出現,破壞不死之地只是個藉口。

小白用眼神示意了我一下,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想我現在就做出決定。

而且,現在是在妖界,蔚軒身旁沒有一個幫手。

現在蔚軒的處境也是很危險。

妖王現在有小白撐腰,一點也不忌憚蔚軒的勢力。

看了蔚軒一眼。又瞪了小白一下。

低着頭走到小白身邊,用只有我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我要我跟你離開,你就發過他和邪靈域嗎?”

小白看着我微笑着說道:“是……”

緊握拳頭,醞釀了許久後,笑着說道:“好……我答應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