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完,蘇紫陌主動吻上沐雲軒,沒辦法,這是讓雲軒消氣最快的辦法。

當柔軟的脣吻上的那一刻,沐雲軒臉上的怒氣瞬間消息,取而代之的是一臉享受。

他就愛她的主動,隨快速的反客爲主,潔白的雲層下,風光無限……!

今天的天空格外的藍,雲層潔白,九翼金龍離地面很高,彷彿稍微一伸手就能觸碰到雲層,這裏像是一片與世無爭的淨土。

九翼金龍回頭,微微看了擁抱在一起的兩人,回眸時,眼裏一片羞澀。

皓月國,整個皓月國都在議論皓月國兵敗如山倒的事情。

一路上,君臨天都能聽能聽到百姓們怨聲載道!把他氣得半死……。

只能馬不停蹄的往京城趕。

而庚桑瑤,在聽到皓月國大軍潰敗以後,她氣得把鳳儀宮裏的東西全部砸了一遍,依然不解氣。

祈巫師站在一邊,不敢吭聲。

直到庚桑瑤砸累了,坐在一邊休息的時候她才上前一步說道:“族長,劉長老的已經回來了,他兒子被抓的消息他已經知道了,現在應該趕往那邊去了,族長,我們也該出發了。”

祈巫師的話讓庚桑瑤瞬間回過神來,只是眼中依然一片陰毒。

她現在必須儘快讓自己的修爲恢復,君臨天回來以後,她還有更多的計劃。 “逐夢。”

庚桑瑤朝着殿外大聲喊道。

逐夢快速的走了進來。

看着滿地狼藉,逐夢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這有錢人真會敗家。

“皇后娘娘!”

逐夢福了福身。

“讓人把這裏收拾了,本宮回來之前,不想看到這裏有一絲碎片。”

“是,皇后娘娘。”

逐夢無奈的點了點頭,不像看到,那就不要砸啊!這下東西多值錢啊!

逐夢第一次在心裏發牢騷。

隨轉身吩咐身後的丫鬟去叫人過來收拾。

而祈巫師帶着庚桑瑤消失在了鳳儀宮裏。

明月山莊裏,正廳裏,聽到君臨天大敗又班師回朝的消息後,整個明月山莊的人都笑得合不攏嘴。

最開心的莫過於皓月國了。

他雖然是君臨天的父親,可他卻不想君臨天贏,在他的心裏,君臨天不配做這皓月國的皇帝,原本太平的天下,被他搞得烏煙瘴氣的。

皓月國開心的喝着茶水。

默娘一看,在心裏嘆了一口氣。

他心裏始終是放不下那張椅子。

“如果你心裏放不下,那就離開吧!你人在這裏,心卻不在這裏,我看着就鬧心。”

默孃的話讓正在議論紛紛的夜輕寒,赫雲霆他們瞬間停了下來。

啟稟王爺,王妃會捉鬼 目光齊刷刷的看向默娘和皓月皇。

“曼琦,不是我放不下,而是他真的不適合在那個位置上,這纔沒有過多久呢?百姓們就怨聲載道,辰兒宅心仁厚,他是最適合做星月國皇帝的。”

甜心伊人 皓月皇知道默娘心裏在想什麼?

其實,他心裏早就已經放棄皇位了,經過這麼多日的相處,曼琦對他的態度也好了很多,他只是心裏不甘心而已,那點不甘心,出自於自己的兒子,他親手養大了一頭狼啊!

“那你有沒有想過辰兒的感受呢?問一問他的意見,也許他並不想坐在那個位置上呢?”

默娘一聽,漂亮的容顏上火氣又上來了。

她並不想辰兒去做什麼皇帝,而她心裏也知道,辰兒並不喜歡當皇帝。

“曼琦,這不是辰兒喜不喜歡的事情,而是辰兒的責任,你也看到了,百姓們對君臨天的所作所爲非常的不滿。”

皓月皇抿了抿脣,他君家百年的基業,不能就這樣毀了。

“默娘,我覺得先皇說得對,太子宅心仁厚,的確比君臨天很適合當皇上。”

赫雲霆和默娘在一起生活快三年了,默娘心裏怎麼想的,他大概還是能猜到一些。

“雲霆,現在不是擔心這件事情的時候,君臨天現在回來了,外邊還流傳着明月山莊通敵賣國的流言,那君臨天就像陌陌說的,抽風了,一天一個脾氣,咱們都防着點。”

默孃的話讓全場的人表情突然凝重起來。

假面女生:俘虜良家少年 沐雲寒看了看衆人,說道:“其實以臨天的性格,他是不會輕易的動明月山莊和雲城的,就怕有人在他耳邊煽風點火。”

夜輕寒一聽,拍手贊同沐雲寒的話。

“庚桑瑤處心積慮坐上皇后的位置,爲的就是殺陌陌,這次有這麼好的機會,她怎麼會放過呢?” “這個巫族的族長我曾經見過一次,她很高傲,我曾記得,我去的時候,跟她打招呼都不理,沒想到她這麼有心機。”

晴兒蹙眉說道,她曾經跟着爹爹去過一次巫族,見過庚桑瑤一次。

“晴兒姐姐,她始終是巫族的族長,不過老族長還活着這件事情,我們幾族都不知道。”

念飛鸞看着晴兒說道。

“我們塔拉族算是離巫族最近的了,都不知道她還活着的消息,看來,她根本就不想讓世人知道她還活着,也不知道翼族,青槊族,妖月族和精靈族怎麼樣了?”

北冰雅琪一臉擔心,他們幾族之間很少聯絡,除非巫族族長通傳。

“還能怎麼樣?一樣的會慘遭巫族的毒手,天女宮的宮主被殺,很快就會有高手頂上去的,巫族的人口很多,只是它在的地形特殊,所以纔不會被四國管轄,一百年來,他們巫族的人口迅速壯大,在加上你們七族,可以和黎夏國相提並論了。”

夜輕寒一臉苦惱,比起君臨天,他覺得巫族更難對付,他在巫族潛伏了這麼多年,就連庚樂羽還活着他都只是懷疑,沒有足夠的證據。

“不過君臨天已經找回了魔軍,可依然不是邵峯的對手,看來,君臨天的魔軍也不是太厲害。”

說完,夜輕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他們這裏這麼多人,依然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輕寒,對於邵峯和陌陌來說不厲害,可是對於我們來說就不一定了,我收到朱巖的消息,邵峯已經達到了玄魂階巔峯的修爲了,而且,他讓我們注意,最近出現了一個黑袍男子,他很有可能會對陌陌不利,讓我們注意不說,還要一起查出這個黑袍男子是誰?”

赫雲霆一臉愁容,這才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大哥也傳來消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查出那個黑袍男子的消息來。”

沐雲寒也說道。

“哈哈……!”

夜輕寒哈哈一笑聽起來有些諷刺。

衆人的目光又齊刷刷地看向他。

“夜輕寒,你這笑聲我聽起來怎麼這麼欠扁呢?”

赫雲霆不悅的看着夜輕寒,濃眉緊緊的蹙在一起,眉心擰成了川字,他不出主意盡添亂呢?

“雲霆,就連邵峯和雲城都查不到的事情,我們怎麼能查得到?”

夜輕寒眯眼看向赫雲霆。

一聽,赫雲霆不高興了。

不悅的說道:“我說夜輕寒,你這不是小看我們明月山莊嗎?我們明月山莊可不比雲城和星月國的情報差,也許我們明月山莊會在他們之前查到那個黑衣人的下落呢?”

“雲霆,你就說大話不怕閃了舌頭,邵峯眼線遍佈全國呢?”

在夜輕寒的心裏,邵峯比起沐雲軒,他怎麼都覺得邵峯會更勝一籌。

“我還真的相信了一句話,天地下真的有不透風的牆,邵峯眼線遍地又怎麼樣,他不一定會在我們先查到。”

赫雲霆不允許別人說明月山莊的半點不是。

“赫管家。”

青蓮急不走了進來。

“青蓮,何事?”

赫雲霆眉頭挑了挑,一定是宮裏有消息了。

“皇后和一名巫師去了西街的香水居。” “去了西街的香水居,她去哪裏幹什麼?”

赫雲霆脣角微微蠕動了一下,修長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着桌子,一臉的冥思。

青蓮想了想,說道:“桐梓和青荷暗中跟着過去了,應該是有很重要事情,要不然她不會親自過去的。”

“青蓮,你去通知天痕和少羽過來,我去看看,那個女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默娘滿臉怒容的說道,起身就要走。

“曼琦,你先不要衝動。”

皓月國一把拉住默娘。

“放開,我們不能這樣坐以待斃了,爲什麼每一件事情都要等着陌陌回來處理,我們也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默娘有些生氣了,心裏更是心疼蘇紫陌。

讓孩子和陌陌分開,她的心得多痛,爲了一個詛咒,爲了一份責任,她已經快被逼到懸崖的邊緣了。

赫雲霆看向默娘。

“默娘,你先不要激動,要去也是我和青蓮去啊,怎麼能讓默娘去冒險呢?萬一默娘要是出點什麼事情,陌陌非把我殺了不可,所以默娘,你就好好呆在明月山莊裏吧。”

說着,赫雲霆起身。

“青蓮,我們走。”

“嗯!”

青蓮點了點頭。

“等等,赫公子,飛鸞和你們一起去。”

念飛鸞起身走到赫雲霆的身邊。

念飛雲卻看着妹妹的背影皺了皺眉頭,卻也沒有說什麼?

“念小姐,此去只怕很危險……。”

念飛鸞快速打斷他的話。

“赫公子,巫族與我天族不共戴天,而且巫族的人手段殘忍,飛鸞又會一些旁門左道,能多盡一份力,飛鸞的心裏也安心。”

一聽,赫雲霆只能點頭同意了。

皓月皇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心裏雖氣,可到底是自己兒子造的孽啊!

幾人很快跟着青荷留下的記號來到位於西街的香水居里。

三人屏住氣息,小心翼翼的躲在暗處。

而赫雲霆修爲要高一點,他直接躍上了房頂。

赫雲霆輕輕揭開一片瓦。

但看到劉長老的瞬間,他愣住了。

庚桑瑤居然是來見劉長老的,而且就只能還給他把脈。

赫雲霆皺眉,她是想解沐雲軒給她下的毒。

之間庚桑瑤個祈巫師都用布遮住了臉。

愛你之前情動之後 劉長老在認真的給她把脈。

過了好一會,劉長老才顫顫巍巍的看了庚桑瑤一眼。

“閣下中的是雲城特製的散氣丹,除非有云城的祕製解藥,否則無法解毒。”

“你們劉家的九尾龍靈花不是可以解百毒嗎? 幸孕太子妃:殿下,太腹黑 我要你在天黑之前帶着九尾龍靈花的丹藥到這裏來,否則,你就等着給你的兒子收拾吧。”

庚桑瑤的聲音是經過變身的,有些暗啞!也也是陰毒得讓人打顫。

劉長老一聽,張了張嘴。

哀聲道:“哎呦!這可使不得啊!老夫就一根獨苗啊,閣下這毒,九尾龍靈花的丹藥並不一定有作用,老夫這裏有上次煉製好的丹藥,閣下要就拿去吧!”

劉長老顫顫巍巍的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瓶丹藥來。

庚桑瑤一看,雙眸陰冷嗜人。

這個老匹夫,就知道他上次劉了一手,既然這麼不長記性,這次就殺了他的兒子。 誰料劉長老才伸出手把丹藥遞給庚桑瑤,一股玄氣瞬間把丹藥瓶吸走。

“啊!”劉長老大叫。

“哎喲!那可是救我兒子命的丹藥啊?”

“啊!”

反應過來祈巫師和庚桑瑤也震驚的出聲。

叫聲頓時此起彼伏,祈巫師和庚桑瑤快速的擡眸看向房頂,驚駭莫名,怎麼會有人跟蹤她們,而她們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祈巫師雙眸一凜,人也快速的飛身出去。

而赫雲霆,用布遮住自己的面孔。

快速的給暗處的青蓮和青荷,桐梓傳密音。

“青蓮,青荷,桐梓,去找劉長老的兒子,看看他在不在香水居里。”

暗處的青蓮和青荷,桐梓一聽,三人快速的往不同的方向而去。

而赫雲霆卻快速的飛身到念飛鸞的身邊。

剛剛出來的祈巫師剛好瞥見赫雲霆白色的聲音。

她快速的凝聚玄氣攻擊赫雲霆。

聽着外邊的響動,劉長老驟然回頭,兩眼直直看着庚桑瑤,一言不發。

庚桑瑤目光掃了一眼焦急的劉長老,面紗下忽地冷酷一笑,很緩緩走向劉長老。

“劉長老,沒想到你居然暗中安排了人手,你這是不想要你兒子的命了,是不是?”

庚桑瑤語氣很平靜,卻讓劉長老聽得頭皮發麻。

劉長老瞬間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來。

“不,不,閣下名查,老夫敢確定,老夫是一個人來的,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一個人啊?老夫就一根獨苗,又怎敢大意。”

庚桑瑤一聽,微微眯着陰毒的雙眸。

的確,劉長老沒有那個膽子和任何人說,正如他說的,他就那一根獨苗,可是剛剛的那個人是怎麼知道她來這裏的,還是跟着劉長老一起來的?

“你真的沒有告訴任何人?”

庚桑瑤又厲聲問道。

劉長老也大爲詫異,他真的沒有告訴任何人啊!今兒是怎麼了,怎麼就有人跟着過來了呢?

“閣下,老夫腦子清醒得很,事關我兒子的性命,老夫是一點都不敢馬虎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