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着便和皇後進入了室內,趙姝婉一頭霧水的看着顧知鳶的背影,又看向了和她一樣被關在門外的趙帝,一臉疑惑:「父皇,怎麼回事?」

趙帝搖搖頭,和趙姝婉一樣的茫然,他清了清嗓子說道:「朕也不知道你皇嫂搞什麼名堂。」

趙姝婉癟了癟嘴巴:「和我一樣沒用。」 聽到林天成說要逐個的進行身體檢查,集體保持沉默,她們預感到林天成的檢查不會那麼簡單。

只是,林天成是面試官,林天成說要驗,那肯定就是要驗的。

有個女的眼眸中露出幾分不可覺察的緊張,「能不能問一下,檢查的具體過程是怎麼樣的?」

林天成道,「很簡單,我無法排除你們說謊的可能性,為了對你們負責,對曙光財團的信譽負責,我需要你們逐個的脫光檢查,只要被我發現傷口或者手術痕迹,就會淘汰。」

第一個女孩遲疑了下,主動走了出來,「我不符合條件。」

林天成的目光落在了第二個女孩子身上。

不等第二個女孩開口,光明財團推薦的候選人之一,蘿絲用略帶幾分冷意的目光看著林天成,「我們都是女孩子,你來檢查會不會不太合適?可以讓曙光財團給我們安排一個女性檢查。」

林天成不悅地看了蘿絲一眼,「自己都有可能被自己的眼睛欺騙,更何況是別人的眼睛?如果檢查身體都接受不了,我不認為你們接下來會好好配合我提升實力,所以不能接受的請現在離開。」

剩餘的十幾個女孩子裡面,確實有幾個極品,譬如蘿絲,還有一個金髮大眼的青春美女和一個亞洲面孔。

林天成擔心大家統統走光,又提醒了一句,「如果這次放棄,我不會給你們後悔的機會。」

短暫的沉默之後,亞洲面孔的小美女走了出來,微低下頭,「我、我願意接受檢查。」

林天成對喬納森道,「無關人員請全部迴避一下。」

等到喬納森等人離開后,林天成覺得眼前的小美女,看起來有些面熟,總覺得自己在什麼地方見過。

倉木佳美!

自己曾經在媒體上面看見過R國領導人倉木的全家福,由於倉木的女兒倉木佳美長相清純甜美,所以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一個人身上的電量,和對方的容貌,實力,社會地位都有關係,鑒於倉木佳美社會地位,林天成甚至想好了,只要不是原則性的問題,一般問題他都可以放寬。

倘若是一對一的情況下進行身體檢查,倉木佳美可能會更加難以接受。

好在現場還有不少女孩,倉木佳美為了自己能夠被入選,終究還是硬著頭皮寬衣解帶。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林天成的身上,一來是想看看林天成究竟是怎麼檢查的,二來是監督一下林天成的檢查過程,對林天成進行威懾,省的林天成趁機占倉木佳美便宜。

林天成目光在倉木佳美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上面掠過。

讓林天成大為滿意的是,倉木佳美身材勻稱,沒有任何傷口。

「挺起胸。走兩步。」林天成吩咐道。

等到倉木佳美按照自己的要求走了幾步,林天成走到倉木佳美面前,認真道,「你也知道,現在美容整形技術那麼發達,很多東西都能夠欺騙過我的眼睛,但絕對欺騙不了我的手感。希望你能理解。」

都到了這一步了,倉木佳美還有什麼好說的?

蘿絲看林天成的目光,已經帶了明顯的敵意了。

還有一個身穿秘書制服,身材修長,有著一雙大長腿的眼鏡美女,看林天成的目光也相當的不友善。

倘若這裡不是曙光財團,倘若不是曙光財團會為這件事情負責到底,她們早就要打林天成了。

39、40、41……

果然,林天成的電量又在開始增加。

有電才是硬道理!

確定倉木佳美身上有自己需要的電,而且看起來還不少之後,林天成對倉木佳美的檢查完畢。

接下來就是其他人了。

可能是林天成對倉木佳美的檢查太仔細了,又有兩個之前隱瞞了真實情況的人選擇了坦白。

林天成本以為,接下來的檢查會比較順利,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覺得很大可能有電的幾個人,蘿絲,金髮大眼的美女,大長腿的制服女三人,並不同意林天成脫衣檢查。

她們覺得林天成動機不純。

主要是之前林天成給倉木佳美檢查的時候太大意了,給倉木佳美動手檢查的時候,直接就瞄準了倉木佳美的胸口,其他地方並沒有用手檢查。

五個人裡面,林天成已經敲定了兩個,娜塔莎和倉木佳美。

剩餘的三個,林天成還是很滿意眼前這三個不配合的,他明顯感覺到這三人身上電會比較多。

更重要的是,其他人確實也不符合林天成的條件,有的人身上有傷痕,有的人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身材都是憑藉強力緊身腰帶來維護的。

當然了,林天成也不至於拿熱臉貼別人冷屁股。

他幫助別人提升實力,賺取一些電量作為勞務所得,算是一場公平交易,他不會勉強。

林天成道,「好了。既然你們三個人不願意接受檢查,也請離開吧。」

職場麗人打扮的眼鏡女子道,「並不是我們不願意接受檢查,而是你的檢查方式讓我們有所質疑。曙光財團這次要培訓的人是五個,反正你也沒有招到人。不如讓我們留下,只要你讓我們看見你真的可以幫助她們提升實力,我們再檢查身體不遲。」

這個時候,喬納森知道林天成的初步檢查已經完畢,也走了進來。

他有些擔心林天成拒絕,連忙上前介紹制服女女子的身份,「黛兒,效力於M國皇宮新任總統辦公室,是總統身邊最信任的人之一,我們曙光財團,和政府也有密切合作。如果不為難的話,可以採納一下黛兒的建議。」

我去!

都是皇親國戚啊!

依照黛兒的身份地位和容貌,不出意外身上的電應該一大把,更重要的是,對方是總統最信任的人,林天成甚至有可能通過黛兒接觸到總統,到時候說不定可以iCloud一連接。

略微沉吟,林天成點了點頭,「好吧,我就勉為其難答應下來,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璇風瓑浼氬啀璇.. 「滾出去!」

空中,怒叱傳來,猶如萬鈞驚雷炸起,震耳欲聾,響徹九霄雲巔。

武破穹,四王,鐵木真聞聲,微微頓了頓,目光齊刷刷看向出現在宮門口的身影。

「武皇大人,他就是楚帝!」青龍王在武破穹耳畔,沉聲低語道。

「楚帝?」

武破穹暗自咂舌,「真沒想到,讓你們失敗的楚帝,竟然是如此年輕的少年。」

聞聲。

四王神色黯然,臉上顯然有點掛不住,亦如武破穹之言,他們就是敗在了楚帝手中。

鐵木真看向武破穹,陰桀的眸子裏,一抹狠毒閃過,「閣下莫要小覷楚帝,英雄不問出處,強者不看年齡。」

「你別看他小,楚帝可壞的很!」

武破穹點了點頭,「大汗帝此言有理,能夠帶領帝國名揚天下,豈能是泛泛之輩,本皇只是有點意外而已。」

「不過,今日本皇降臨,那就容不得他囂張了!」

「正好藉此機會,讓他也交出秘鑰!」

武破穹冷冰冰說着,一步踏出,身影凌空落下,向楚帝走了過去。

「你就是楚帝!」

「本皇降臨,交出漢帝和你手中秘鑰,饒過你們!」

楚帝回身看了眼背後劉邦,目光收回,打量著武破穹,「滾,滾出日月城,朕不殺你們。」

「否則,都要死!」

聞聲。

鐵木真微微一驚,不過很快他臉上就泛起獰笑,「楚帝還是這麼的張狂,可惜只一次,他選錯對象了。」

武破穹沒想到楚帝會如此霸道,面色陰沉至極,怒喝道,「找死,在本皇面前豈容你囂張?」

說着。

武破穹目露殺意,顯然是準備擊殺楚帝。

就在這個時候。

虛空中。

一道道雄渾霸道的真氣波動傳來。

皇宮之巔上。

瞬間出現數十道身影,除了逍遙子等人外。

葉孤城,西門吹雪,獨孤求敗三人也已經回歸。

準確來說,如果沒有他們三人的相助,劉邦無法來到日月城,就已經慘死於武破穹等人手中。

見到突然出現數十名強者,武破穹微眯眼睛,面無表情,「這楚國底蘊倒是不錯,強於如此也是必然。」

「四王聽着,本皇一會兒阻擋眾強者,爾等四人聯手誅殺楚帝!」

青龍王四人輕輕點了點頭,齊聲說道,「屬下明白!」

此時。

鐵木真突然開口,「楚帝詭譎強大,僅憑四王恐無法將楚帝斬殺,此戰朕與你們一起。」

能夠斬殺楚帝,這可是天載難逢的機會,鐵木真絕對不會錯過。

再說。

漢帝狼狽,大漢帝國大廈將傾。

要是再將楚帝斬殺,這天下就只剩下大汗帝國,他就可以實現問鼎天下的願望了。

所有,鐵木真將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楚帝斬殺。

四王聽聞鐵木真之言,心底雖然有點不悅,但他們沒有絲毫表露出來,相反對於鐵木真與他們一起斬殺,感到非常的滿意。

此時。

楚帝率先開口了。

「羅世信,典韋聽令,你二人帶大漢帝入宮!」

「孤城,西門,獨孤求敗聽令,私闖日月城者,殺無赦!」

聲音落下。

劉邦在典韋二將的帶領下,朝着宮內走去。

葉孤城,西門吹雪,獨孤求敗三人,義無反顧,一躍飛出,猶如三柄斬天神兵。

萬丈劍芒迸發,上接九天,下鎮九幽。

破蒼穹,落黃泉。

這一刻。

乾坤之間,充斥無盡的劍道意志,每一道氣息都好像是無堅不摧的劍刃。

武破穹臉色微微一變,心下駭然,沒想到眼前三人皆是至高無上的劍道高手。

赫然。

在他臉上泛起一抹冷笑,「看來這一次本皇遇到對手了,那便一戰吧!」

聲音落下。

武破穹周身上倏然出言一身黑色鎧甲,宛若神魔附體。

黑甲散發出滔天的戰意,攝魂奪魄,讓人往若天神。

唰。

武破穹身影一閃,好似一道雷霆,直接迎上葉孤城三人。

楚帝看了眼虛空武破穹,身影消失在原地,前行中,縱聲暴喝,「所有人聽令,全力斬殺,不惜一切代價。」

嗖嗖嗖!

嗖嗖嗖!

伴隨着楚帝聲音傳開,逍遙子,謝煙客,丁春秋,慕容龍城,東方不敗,蕭峰,步驚雲,金毛獅王,任我行等人。

踏天而行,身影上裹挾著無窮的殺氣威壓。

看到眼前一幕。

四王和鐵木真面色凝重,雙腳跺天,直接迸射出去。

就這這個時候。

鐵木真背後一道道黑影出現,來勢太快,空中出現濃烈的黑色煙霧,猶如暴怒的黑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