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罷,宋三喜便掛了電話。

暗自冷笑,錢永宏,你特么不知道,趙良友還真能剋制你嗎?

講真,錢永宏是個有錢的二代,而且,父親在中海市裏,也算個角色。

但是,趙良友的爺爺,在中海市,雖然退了,但更是一個角色。

趙良友在我面前,頂多是有點傲,但人聰明,有背景,可以用一用。他的錢,我宋三喜,不贏也罷。

而你錢永宏幾個,坑過這身體前主人,不擇手段,那我宋三喜,何必給你們客氣? 「說起來,我還應該稱呼他一聲少爺。」石碑繼續說道,「我們金凰家族強絕一世,自然有手段對他進行封印,想來如今時機到了。」

雲逸臉色不是很好看,語氣凌厲,道:「你們還想把戰火引到浮天紀元來嗎!葛清他本可以忘卻一切,你們的罪孽讓這一世的他來延續,不覺得過分嗎!」

「罪孽?呵呵,是罪孽還是另有蹊蹺,這一點我也不清楚。但我們金凰家族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眾生之事!」

「我不知道如今的古籍史冊是如何記載描述的,但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我們金凰家族問心無愧!」

石碑神識說出這一番話時很認真,絲毫不像是裝的。

「這片天地有太多說不清道不明的事物,太古浩劫更是最大的蹊蹺。前古紀元崩滅真的是我們這幾大勢力引起的嗎,呵呵呵,真相又有誰知道呢。」

「你想說什麼?」雲逸總感覺石碑神識知道些什麼,或許這其中還牽扯到太古浩劫!

「沒什麼,我只是一縷殘缺神識罷了,記憶斷層得厲害,這一切都是我的猜測。」石碑神識道。

「也許有一天所有秘密都會浮出水面,但那一天也可能是這個紀元毀滅之時。總之,前古紀元的神隕之戰絕對不簡單,其中有諸多地方都說不過去。」

雲逸陷入沉思,他忽然有一種可怕的想法,如果石碑神識沒有故意將他引入迷途的話,那太古浩劫和前古神隕之戰之間可能真有天大的聯繫。

甚至還不止是前古,上古天戰、中古黑暗之日很可能也不是單純因為勢力爭霸從而導致紀元崩潰,其中很可能有讓太古紀元一夜消逝的不明力量族群出手!

太古、上古、中古、前古,直到如今的浮天紀元,雲逸把他們連在一起時,忽然誕生了一個可怕的念頭,這一切很可能是同一股力量或者族群在幕後操控著!

越是細想,雲逸越覺得思路正確,這麼一來,太古浩劫的秘密就不僅可以從太古入手,還可以從其他紀元的崩滅開始探尋。

嗡……!

雲逸識海中的太古密文此時忽然震顫,像是在回應雲逸,證實他的想法沒有錯!

「看來要儘快和其他太古密文共鳴,當然,前提是實力足夠,不然只怕解開了太古浩劫的秘密也只會是一場新的滅世浩劫。」

雲逸此時下定決心,這次天澗古境一行結束后便前往步戰宗,其餘瑣事可以推后,但太古密文共鳴絕對不能再等了!

「希望你沒有騙我,否則日後就算古境關閉我也要想辦法進來把你砸的粉碎。」雲逸最後恫嚇石碑神識一番,便帶著慕容憐月和小冰晶鹿離開了。

有神明級別的神識照看葛清雲逸還是挺放心的,而且古境的規則秩序還是向著金凰家族,想來葛清這次收穫必然不得了。

雲逸三人一路向北,沒有半分停留,因為他剛聽到有人說又有一處寶地開啟了,地點就在北部深處!

「就是前面。」雲逸這一路足足飛行了半個時辰才感應到前方的寶地,這一路他跨過了那片神秘山脈,進入了一片荒廢的古城。

這古城特別大,比之神秘山脈和無邊沙漠只怕也差不了多少,反正雲逸飛了一路還沒有探查到盡頭。

出現在這荒廢古城中的寶地,便是一處角斗場!

傳聞這角斗場會根據武者的實力自主模擬出相應的對手,只要勝了,就能獲得獎勵,而勝場越多,所能得到的獎勵就越豐厚!

傳聞聖宗宗主南天極夜百年前就在這裡大殺四方,拿下了四十四場連勝,成為當今紀元最佳記錄保持者。

南天恆也不差,拿下了四十二場連勝,排行第三。

雲逸此時已經趕到了此地,角斗場特別大,竟完全由神石所打造,而且這神石和雲逸的天青戰甲材料相同,皆為天青神石。

在諸多神石中,天青神石的防禦力完全可以排入前三。

在天青角斗場外,有兩塊金光閃閃的石碑,其中一塊最上方刻著南天極夜四個大字。

而排行第二之人讓雲逸驚訝一陣,竟然是青嫣!青嫣,這是聖宗老祖青陽的女兒,亦是南天恆的妻子!

沒想到這青嫣竟是如此一名天驕奇女子,只可惜被南天恆和帝戰閣所害,徹底失去了性命。

另一塊金碑刻著的名字雲逸都沒聽過,想來是前古紀元的天驕所留,而且有一點讓雲逸格外震撼,那塊金碑上的第二十名,也就是最後一人,竟都和南天極夜一般,連勝了四十四場!

「當真是神明輩出的時代,光看這塊金碑就能夠知道前古紀元有多繁華,可惜了。」雲逸輕嘆,替前古紀元悲慟了幾秒。

讓雲逸意外的是,這天青角斗場內竟然沒幾個人,只有稀稀落落的八道身影盤坐在角斗場邊緣。

而在角斗場中,正有一名白衣男子在戰鬥,他看上去儒雅,但動起手來卻凌厲無比,招招致命,很快就擊敗了靈氣所凝聚的對手。

這道身形赫然就是段景,他的氣息雖然還在九階帝主,但離巔峰帝主也越來越近了,只差一個契機,看來是想藉助這天青角斗場的壓力讓自己突破。

「青師弟!」八道觀看的身影中有人認出了雲逸,對著他熱情招手。

「不曾想在這裡又遇到了流風師兄和段師兄,看來我們緣分不淺啊。」雲逸三人朝著那邊走去,打招呼之人就是流風。

至於之前和他們走在一起的南天辰想來應該是去別處爭奪機緣了,雲逸環顧一周也沒有看到他。

「師兄可曾挑戰過?」雲逸隨口問道。

「青師弟這話問得我有些心酸啊,我在裡面僅堅持了二十七場便敗下陣來,當真是差勁。」流風搖頭嘆息,他懷著高遠志向而來,誰知才勝了二十七場,連第二十名都沒超過。

當代第二十名記錄是三十場,這個數字也是有點難超越的。

「師兄想來只是一時大意,不必放在心上。」雲逸出言安慰道。

「段師兄連勝幾場了呀?」慕容憐月好奇地問道。

「已經是第三十場了,只要戰勝,並且第三十一場堅持時間久一些就可以上榜了。」流風有些失落,不過他也真心為段景感到高興。

砰!

就在他們交談之時,段景直接一拳擊敗了對手,拿下了第三十場。

而這還沒完,接下來,段景更是一口氣連勝三場,在第三十四場時敗下陣來。不過他的記錄也保持在了第三十三場,排入了金碑第十四!

「青師弟也來了。」段景處理完一切後走向流風這邊,對雲逸等人熱切地打招呼,「慕容師妹。」

「恭喜段師兄入了金碑!」雲逸和慕容憐月一同祝賀道。

「唉,我這點實力算得了什麼,嚴師兄和另外兩名恐怖師兄還沒來,否則只怕是有機會超過前古金碑的天驕。」段景含笑回應。

流風滿臉苦笑,道:「青師弟怕是也能上榜,唯獨我落了下風。」

雲逸和段景相視一笑,皆拍了拍流風肩膀。

「小鹿,你要不要去試試?」雲逸對小冰晶鹿問道,她身為神獸,雲逸還沒有好好見識過她的實力呢。

可惜小冰晶鹿有些怯懦,最終還是放棄了挑戰,但慕容憐月則是滿臉興奮地衝到了角斗場內,想要試一試自己的實力。

雲逸對她還是挺放心的,畢竟慕容清風可是巔峰至尊,他的女兒豈能差勁?

果不其然,慕容憐月基本沒怎麼認真就連勝了二十場,速度快到出奇。

他是四階聖人,第二十一場時,靈氣對手已經達到了九階聖人,足足超越了五個境界。

但這對於慕容憐月來說還是沒有挑戰性,她就在流風和段景吃驚的眼神中繼續連勝,一直衝到了三十三場,和段景持平。

「……!」段景和流風此時是真的震撼了,這一名小丫頭竟然這麼強,直接三十三連勝,而且看她的樣子還沒有多拚命!

慕容憐月其實已經有點累了,她現在的對手已經達到了二階玄帝,境界差距太大了。

而且在這裡只能赤手空拳,不能使用武器,靈力消耗還是挺大的。

砰!

砰!

……

一道道擊敗聲響起,段景和流風索性閉上了眼,就光聽聲音數場次。

終於,在第四十四場時,慕容憐月的對手已經達到了四階玄帝,慕容憐月實在是無法戰勝,最終名次定格在了第三,取代了南天恆的位置。

這下整個角斗場嘩然了,雖然只有七八人,但是引起的震動絲毫不弱,他們都迅速將消息傳給古境內的其他人,可以說,現在古境內一半以上的武者都在趕向角斗場!

「這……慕容師妹真乃神人也!」段景最終只能吐出這麼一句話,沒辦法,這太震撼了!

嗡……!

角斗場的上空神芒閃爍,一股精純的能量脈衝籠罩住慕容憐月,這是她四十三場連勝后的機緣!

就這麼一瞬間,慕容憐月再次瘋狂破境!

她的體質很特殊,根本不怕什麼根基不穩,這一股能量脈衝結束后,小妮子的實力竟然達到了九階聖人,足足突破了五個境界!

這簡直是破境如吃飯喝水,太不給其他人留活路了啊!

「夫君~我又破境了!」慕容憐月滿心歡喜地跑過來,精緻的小臉上掛滿驕傲,寫滿開心,直接傳音向雲逸炫耀。

因為雲逸現在是青南天的身份,她也不好直接喊雲逸哥哥,只好傳音過下夫君的嘴癮。

雲逸不知為何膽子大了起來,直接將她擁入懷裡,輕輕揉了揉她的腦袋,嘴角不自主上揚。

「青師弟不去嘗試一下?」流風眼神很期待,慕容憐月尚且有這水平,雲逸恐怕更要創造了不得的奇迹了! 鄭彤歸隊

國慶節放假后第一天上班,鄭彤早早地等在策劃部門前,

當初給陸經理打電話,說自己想回策劃部,心裡還有些忐忑不安,沒想到陸經理幾乎沒思索就答應了,這讓她內心十分感激,說明周雨辭職對她的影響不大,要是有影響,陸經理絕對不會錄用自己。

第一個來開門的還是蕭晴,兩人見面,鄭彤熱烈地擁抱晴姐,分別一年多,兩人興奮的樣子彷彿根本沒有分開過。

陸續進來的的孔佳佳和李良跟鄭彤也非常熟悉,知道鄭彤又回來跟大家一起工作,也十分高興,李良也要求跟鄭彤擁抱一下,鄭彤爽快地答應,並承諾儘快幫他脫單。

王宇進來的時候,鄭彤不熟悉,蕭晴給兩人介紹,小夥子比較靦腆,對鄭彤點點頭算是打招呼,他來策劃部的時候鄭彤生孩子在家。

正如鄭彤意料的,她最後一個才見到陸小西,在家的時候,她就想了好幾個方案,見到陸經理的時候怎麼說,是說感謝話還是跟大家一樣擁抱,又覺得都不合適,等到在陸小西的辦公室見面的時候,鄭彤莫名其妙地一個鞠躬,兩人一起大笑。

陸小西笑道:「回來是好事,我們又能在一起工作,不用這麼客氣給我鞠躬吧?」

鄭彤倒也誠實,笑道:「沒想鞠躬,不知道說什麼感激話,又不能光站著不說話,呵呵。」

陸小西笑了:「周雨辭職走了,我還覺得挺可惜,我們待遇不高,他走也正常,沒想到你能回來,希望你能帶動其他的幾個人,畢竟你是老員工,還有周雨在家幫你出出主意。」

「他現在跟表哥干,這幾天都沒休息,住在工地上,孩子跟著奶奶姑姑習慣了,基本不用我操心,幸好生的是兒子,要是生個姑娘就不知道是什麼樣子了。」

「這是重男輕女的思想,我家生的女兒,我父母和她父母都喜歡瑤瑤,沒有覺得女孩兒跟男孩子有什麼兩樣。」陸小西呵呵笑道。

「那是你還不了解農民,周雨家是農民,盼著生兒子是全家人的希望,家裡沒有男丁,等於生活坍塌了一半,現在老兩口對孫子比對我們誰都重視。」

「中國人的習慣,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改變的,等將來你們的兒子都娶不上老婆,就知道女孩子的重要了。」

「經理,我用不用去跟楊總打個招呼?畢竟我這是二次回來。」鄭彤小心地問道。

「不用,中午吃飯的時候跟楊總打個招呼,你現在主要是要出成績,證明你離開這段時間沒有落伍,別去想那麼多沒用的,有什麼想法直接來找我,我們可是一天來這個公司報到的。」

鄭彤已經恢復了正常,臨走的時候還是說了感謝陸經理的話,陸小西笑笑,揮揮手讓鄭彤回辦公室。

十一國慶放假后,呼叫數比以前略有下降,是加大宣傳力度還是上一些新東西他還沒想好,最省事的做法是把原來呼叫好的節目更換內容,讓原來的宣傳效應發揮出來,又能給新用戶一個新的收聽內容。鄭彤剛回來,就安排她更換老節目,也給她一點信心,心裡想好了計劃,陸小西拿齣節目單開始研究。 我懂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