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話間,徐利大步向著葉楓走來,每一步落下,都在地面上留下一個凹陷下去的腳印,周身湧現出強橫的氣息。

「聽說你也覺醒了肉身強化的天賦,不過你的修為比起我來,差的遠了!」徐利面現獰笑,雙腳猛然踏地,凌空向著葉楓撲了過來。

據葉楓所知,這徐利也是一個擁有肉身強化天賦的武者,大武師巔峰境界的修為,比之葉楓足足高了三個小境界。

不過葉楓卻是凜然不懼,他的天賦真正厲害的不是肉身強化,而是戰龍之力賦予他對於武技戰鬥法門無與倫比的悟性!

這種能力,即便是慕容雲雪的兵器精通天賦,也是遠遠無法相比。

「轟!」

徐利的周身湧現出澎湃熾熱的氣浪,顯然是將徐家的烈焰神功修鍊到了一定的境界。

烈焰神功,乃是徐家的最高絕學,玄級下品的功法,最適合擁有火系天賦的武者修鍊。

整個齊州城中,也只有葉家的龍翔玄功,與方家的冰心鍛體訣可以與之媲美,號稱齊州城的三大頂尖功法。

龍翔玄功可以修鍊出風屬性的內氣,擁有風系天賦的武者修鍊威力更強,但卻不如葉楓的奪天造化功,所以他才沒有修鍊。

徐利凌空撲來,氣勢洶洶,葉楓卻是絲毫也不退讓,大步向前跨出,雙拳搗出,剛猛而又霸道,尤其是出拳的速度,更是迅若奔雷。

「葉家的崩山拳法?速度怎麼這麼快?」

徐利面色大變,他擁有肉身強化的天賦,再加上修為比葉楓高,自信力量定可壓制的葉楓毫無還手之力,但是肉身強橫,速度卻是最大的短板。

這徐利自是不可能想到,葉楓將清風掌法與崩山拳法融會貫通,並且可以操縱風之力加持速度,儘管歷練上不如對方,但以速度的優勢,卻可后發制人。

只是一轉眼的功夫,兩人便纏鬥在一起,只見葉楓的雙拳大開大合,狂猛霸道,一招一式卻又飄逸變幻,腳踏乾坤步法,讓徐利只能被動防禦,立時落入了下風。

「不可能,他只是大武師初期的修為,怎麼如此厲害?」徐利心中震驚莫名,尤其是他發現葉楓的拳法與身法皆都精妙絕倫,隱隱有種渾然天成之感。

大成境界的拳法和身法?……

就在這時,那徐保也看出了葉楓的厲害,當即大喝一聲,一掌向著葉楓拍來,烈焰熊熊。

這徐保便是擁有火系天賦的武者,烈焰神功在他手上施展開來,氣勢更盛。

葉楓不敢怠慢,雙拳陡然變幻,帶起漫天殘影,湧現出一片璀璨的金光,赫然以拳法的招式,將慕容雲雪的金光幻影劍法施展了出來。

「嘭!」

拳掌相擊,葉楓頓時便感受到一股熾熱的氣息透過雙拳湧入體內,登時悶哼一聲,後退了一步,嘴角溢出一縷血絲。


「小子,被我的烈焰內氣焚身的滋味如何?」徐保冷笑連連。

「若是一對一,這兩人任何一個都不是我的對手。」葉楓的面色凝重了起來,他的肉身強化融合過火系天賦,對方的烈焰真氣侵入體內,很快便被他運轉心法煉化吸收。


對面的徐保和徐利都是大武師巔峰境界的高手,以葉楓現在的實力,對付一人尚可,同時面對兩人的聯手,便顯得力不如從心了,剛一交手,便被擊退。

「這小子的武技和身法都修鍊到了大成境界,但是修為卻要比我們低,我們便以修為壓他,讓他耗盡內氣之後,再將他擊斃!」徐利心有餘悸的說道。

剛才若非徐保突然出手,他估摸著自己還真有可能不是葉楓的對手。

「所有人都看走了眼,這小子武道修鍊的天賦可怕的嚇人,如果葉家的人知道他有這般卓越的天資,反而被我們活活打死在這裡,估計葉道那個老傢伙會心疼的要死吧?」

徐保和徐利哈哈大笑,他們口中的葉道,便是葉家的當代家主老爺子。

葉楓看到這兩人再次聯手攻來,不禁心中冷笑,「他們想要以修為壓我,耗盡我的內心,卻不知我有奪天造化功,內氣用之不竭,真的比拼內氣的消耗,說不定我能反過來將這兩人耗死在這裡!」


心中念想至此,葉楓腳踏乾坤步法,將這套身法施展到極限,雙拳揮動,大開大合,拳風呼嘯,震蕩的空氣發出一陣陣的爆鳴。

三人的身形在林間縱橫來去,速度快若疾風,每一次都是硬碰硬的打法,都想要以這種方法來耗盡對方的內氣修為。

與此同時,藉助這兩位大武師巔峰境界高手的壓力,葉楓的體內,奪天造化功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奪天鼎震動不休,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以及草木精氣蜂擁而來,化作一片青白相間的霧氣,將他的身形籠罩。

「嘭!」

葉楓與徐保的手掌碰撞,烈焰內氣直接被打散,徐保身形一顫,後退了兩步,臉色大變,「這小子怎麼越戰越強,連我的烈焰內氣都不是對手?」

葉楓跨步向前,五指張開,變拳為掌,頃刻間烈焰凝聚在掌中,灼燒的空氣泛起一道道的漣漪。

「烈焰神功?這不可能!……」

徐保和徐利皆都震驚萬分,烈焰神功乃是徐家的不傳之秘,而葉楓現在施展的招數,他們自然一眼就能看出烈焰神功的端倪。

然而這兩人卻並不知道,葉楓以造化爐,早就將火,水,風三種天賦融入了己身,與他們交手之中,揣摩烈焰神功的路數變化,便摸索到了一些門道,隨手就施展了出來。

這一切固然與戰龍之力的天賦有著脫不開的關係,同樣也因為葉楓的悟性和資質堪稱真正的武學奇才!

「偷學我們徐家的烈焰神功,葉楓你罪該萬死!」徐保從左側沖了上來,葉楓抬手施展烈焰神功的招式,與他硬拼。

與此同時,他施展乾坤步法,身形一閃,又出現在徐利的面前,一拳打出,帶起一道道如刀一般的風刃。

「嘭!」

徐利與葉楓對轟一拳,但卻被風刃劃過,在他的左肩膀處割裂開一道傷口,鮮血橫流。

「聚風成刃,風系天賦?」

另外一邊,徐保也被葉楓一掌震退,臉色變幻不定,「好強橫的內氣修為,莫非你還有火系天賦?」

徐保和徐利對視一眼,皆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震驚之色。

「肉身強化,還有風火雙系天賦,被稱之為葉家廢物的小子,竟然擁有如此逆天的天賦能力?」

就在這時,葉楓主動攻了過來,三人已經大戰了許久,徐保和徐利二人皆都內氣消耗嚴重,而葉楓卻是以奪天鼎無窮盡吞吐天地元氣和草木精氣,內氣不僅沒有絲毫的損耗,甚至於在這種生死搏殺之間,變得更加渾厚,即將突破大武師中期。

陡然之間,葉楓身上的氣息驀然透發出陣陣的冰寒之力,一連打出十幾拳,每一拳都迅若奔雷,蘊藏的冰寒氣息同時克制烈焰內氣。

天賦融入風,水,火三系,讓葉楓可以隨心所欲的操縱這三種天地之力,他先前故意隱藏了這種能力,突然下手,立時便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噗!」

徐利口中鮮血狂噴,面色慘白,胸口處呈現出一層冰霜,身體橫飛出去,氣息全無,赫然是被葉楓快若奔雷的十幾拳直接打死。

驀然間,葉楓身上的氣勢陡然暴漲,持久的生死搏殺之間,他的內氣終於突破了某個關卡,成功踏入了大武師中期之境!

「轟!」

修為突破之後,葉楓不管是內氣還是力量都瞬間暴增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一拳打出,立時發出轟隆隆的聲響,猶如一座大山碾壓空間,氣勢強橫。

伴隨著咔嚓一聲,徐保雙手骨斷,慘叫一聲,倒飛出去,跌落在數丈開外。

「葉道,葉海龍都是有眼無珠啊!一個擁有四種天賦的武道天才,竟然被當做廢物一般不受重視,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徐保七竅流血,掙扎爬起,雙眼無神的喃喃自語,因為他知道,葉楓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葉楓背負雙手,邁步向他走去,冷笑道:「你說要我死在天羅山,可惜這片山林,反而成了你們的葬身之地。」

葉楓毫不留情的一掌落下,嘭的一聲拍碎了對方的天靈蓋,徐保瞪大眼睛,身體軟趴趴的栽倒在血泊中。

「想要殺我,就要有被我殺死的覺悟!還有三長老葉海天,居然勾結徐家想要殺我,那麼我便斬草除根,跟你一斗到底!」

葉楓眼神中閃爍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冰寒,此時此刻,他算是真正徹底的認識到了葉家那些人的狼子野心。

(第一更。) 葉楓很清楚,二長老和三長老等人之所以處處想要置他於死地,一方面是因為他最近表現出來的修鍊速度太過驚人,他們擔心自己會成長起來,變成第二個葉秦。

而另一方面,便是因為葉秦對於他這個兒子無比的看重,一旦他被人所殺,父親葉秦很可能就會失去理智,到時候二長老等人便更有各種手段來對付。

根據葉楓的了解,父親葉秦實力雖然強大,但是性格太過耿直,沒有太多的心機,而二長老和三長老則是老謀深算,在葉家有大批的親信和勢力。

打死了徐保和徐利,這兩人的身上並沒有能夠為他所用的天賦,葉楓也知道這裡不是久留之地,當即縱身騰躍而起,準備打道回府。

他此次來到天羅山中,便是為了突破到大武師中期,而現在目的已經達到,自是要趕緊回去。

最主要的是,他擔心三長老等人還有後手,若是來一個武宗境界的高手,他肯定不是對手。

匆匆回到葉家府邸,葉楓這才得知,父親葉秦在半個月前就已經再次前往蘭州城。

蘭州城發現了一處小型的元石礦脈,作為這片區域的霸主勢力,玄天武宗並未將這樣的小型礦脈看在眼裡,所以齊州城的各大世家,便競相爭奪,想要將這條礦脈掌控在自己的手裡。


而葉秦身為齊州城葉家之主外的第一高手,自是被派遣過去,成為這條小型礦脈的爭奪者之一。

與此同時,葉楓還打聽到被革去長老之職的葉海龍,主動與父親葉秦同行,想要戴罪立功。

「糟了!」

得知這個消息的瞬間,葉楓的臉色立時就變了,他才不會相信葉海龍前往蘭州城是要戴罪立功,從三長老與徐家勾結的情形來看,這裡面定然隱藏著極大的貓膩。


而根據他的猜測,葉海龍很可能是想要藉助這個機會,要對父親下手了!

「我必須前往蘭州城,否則的話,父親絕對鬥不過葉海龍那個心機叵測的小人。」

想到這裡,葉楓的額頭上泛起了冷汗,當即開始收拾行李,並且吩咐虹兒去準備一匹馬。

「少爺,蘭州城足有萬里之遙,讓虹兒陪您一起去吧。」

聽到葉楓要孤身一人前往蘭州城,虹兒小臉上儘是擔憂之色。

「你留在這裡,我一個人趕路比較方便,這件事情十萬火急,容不得耽擱。」

葉楓搖頭拒絕,轉而望向慕容雲雪,道:「我離開的這段時間,便讓虹兒跟隨在你身旁。」

「嗯,你小心點。」慕容雲雪點了點頭。

隨即葉楓一躍而上馬背,白馬長嘶,從葉家府邸門前,直往城外而去。

……

「徐家失手了?損失了兩位大武師巔峰境界的高手?」

與此同時,三長老也得到了消息。

「是的,在天羅山外圍發現了徐保和徐利的屍體。」前來報信的是一個中年男子,乃是三長老的心腹。

「他已經有了這等實力了?」三長老瞳孔一縮,冷聲道:「那就讓徐家派一位武宗,要不然就讓武王強者親自動手!」

「葉楓已經離開齊州城,向蘭州城的方向去了。」中年男子道。

「什麼?那小兔崽子肯定是察覺出了什麼,此去蘭州城一定是想要給葉秦通風報信!」

三長老活了一大把年紀,自是輕而易舉便猜測出了葉楓的目的。

「葉楓既然已經去了,此刻再派人追殺也來不及了,不過蘭州城中有我們足足五位武王強者,便讓那裡成為他們父子二人的葬身之地吧!」

……

萬里之遙,即便是以馬代步,葉楓也足足用了半個月的時間,才來到蘭州城的地界。

這段期間,蘭州城風雲際會,便是因為城外八百裡外,發現了一處小型的元石礦脈,因此引來齊州城與柳州城各大世家的爭奪。

參與爭奪的各大世家之中,又以齊州城的葉,方,徐三大世家,以及柳州城的慕容世家為首,其他世家的實力,都無法與這四大世家相提並論。

陸家,是蘭州城唯一的武道世家,雖然有心想要獨吞這條元石礦脈,但是迫於四大世家的壓力,卻只能淪為附庸。

此次此刻在陸家的府邸大殿之中,來自各大世家的強者齊聚一堂,商議這條元石礦脈的歸屬。

「這條元石礦脈畢竟在蘭州城的地界,我慕容家家也不貪多,只要兩成。」慕容岐山此次代表慕容世家過來,首先開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