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諸妖孽眼眸微眯。

高層道:「我准許你們動用一切手段,族中無條件支持,但記住,只有八個時辰。」

一群妖孽衝出天族,引起滔天風波。

而此時,林凡等剛酒足飯飽。

這龍鰲熬製成葯膳后,真的是大補;竟然讓林凡感覺身體發熱,渾身冒精氣。

幾女也如是,臉色紅潤,額上都有細密的汗珠。

這一夜自然是很漫長的。

龍鰲,滋陰壯陽,是少有與難得的大補。

林凡熬制的葯膳也的確逆天,這龍鰲本就只有五百年,但經過他的搭配后,那種功效,直逼千年上的龍鰲。

唯一的不妥處,就是,如此熬制之後的龍鰲葯膳,會引起人的原始獸慾。

所以,這一夜……

……

天明。

林凡神清氣爽;一夜荒唐,沒有給他帶來任何的疲累感。

回眸看向他以雷霆化出大圓床上,幾女都在沉睡,偶爾露出藕臂又或者是一截小腿了,都白嫩如羊脂美玉。

一層金色帷帳緩緩閉上,遮住了這種美景。

林凡走出,就看見在已在雷海中修鍊的林龍。

「你命真苦。」林凡撇嘴。

林龍惱怒道:「放你的屁,以為我被趕出房門?」

「莫非不是?」林凡鄙夷。

「當然不是。」林龍冷哼:「你以為人人都與你一般?老婆都有很多個,需要一一應對?你這頭種馬,也不怕累死?」

「嘖嘖,我知道你羨慕嫉妒與恨。」林凡賤兮兮。

突然,林凡眼眸微眯。

只因,他的房門被人扣響。

出了雷池,得到林凡的回答后,門外,有海家修者稟告:「天族煜坤有事要尋大長老。」

「煜坤?」林凡眼眸微眯。

這煜坤,一直未曾離去,在海家居住了很久。

且,在海家這段時間內,絕對不叨擾海家,只在那座浮空島上。

不知今日找他又有何事。

「好,你去回稟煜坤少爺,我馬上就到。」

林凡回答。

在腦海中思索,這煜坤尋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

煜坤的浮空島上。

煜宇也在,除此外,還有另一個天族的妖孽。

「兄長;你確定這木易知曉詳情?」煜宇詢問。

煜坤搖頭,道:「不敢確定。」

另一個妖孽撇嘴,道:「那傳他來做什麼?豈不是浪費功夫??」

煜坤瞥了這妖孽一眼:「我不敢確定他是否知情,但他太過的鎮定了,這就很不正常,我天族必殺令下,難道真的有修者可以那般的鎮定自若?至少我是不信的。」

而此時,林凡已經來到了煜坤所在的浮空島外。 作為世界兩大陣營之一的領頭者,毛熊老大哥雖然冷戰失利,崩潰在即。

但在它還沒有分裂解體之時,它的國力放眼全球,依舊是舉足輕重的。

除了白頭鷹領導的陣營,無人能與之匹敵。

此時,毛熊老大哥的貨幣,和美刀的匯率,是二比一。

兩塊錢,就可以兌換一美刀。

貨幣價值還是相當高的。

但在毛熊老大哥崩潰解體之後,匯率開始斷崖式下跌,最低點是在98年,六千多塊,才可以兌換一美刀。

也就是說,和此時的匯率相比,到了98年,暴跌了整整三千多倍!

江山之所以選擇來毛熊老大哥這邊借貸,很大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看中了這個契機。

如此一來的話,江山做長期貸款,到了98年,他只需要付出三千分之一的成本,就可以把貸款還清了。

大致概括就是,江山今天如果借貸到了六千塊,兌換之後,可以兌換成三千美刀。

記住網址et

除了正常的利息之外,到了98年,他只需要付一美刀,來兌換毛熊老大哥的貨幣,就可以把這六千塊的債務還清了。

三千倍的暴利!

也就是說,江山今天借貸到的錢越多,他賺的就越多。

在正常觀念中,貸款就是負債,但現在,江山貸款就是在賺錢!

當然了,要想多貸款,憑藉江山的個人能力是遠遠不夠的,需要有萊蒙托夫將軍的助攻,才能成事。

江山幾人先找了個酒店落腳。

還沒有來得及休息,陳霜兒就打了國際長途電話過來。

「你這個臭土鱉到底是要幹嘛啊!」

「你炒股虧錢也就算了,你居然還玩對賭,玩也就玩了,你還玩那麼大,你是真嫌自己死得不夠快是吧!」

霓虹國機構調查江山的資產之時,海外陳霜兒管理的公司被相關部門協同審查,她也就知道了江山對賭的事兒。

針對這件事,她被氣得半死。

江山玩得太大了!

對賭這玩意兒,在金融界,一般都是那些大佬才敢玩的。

江山這點資產,還玩那麼大,一丁點變故,就足夠讓他灰飛煙滅了。

快要把陳霜兒氣吐血的是,江山和別人,是用霓虹國的大盤指數來對賭,賭的還是跌。

「我之前不都跟你說過了嗎,霓虹國的股市不會跌的,你賭跌,還賭得那麼大,簡直就是在找死!」

「早知今日,我當初就不應該答應給你做事的。」

陳霜兒已經快被江山的這一系列操作氣死了。

她都不知道江山怎麼想的,就一根筋的認為,霓虹國的股市一定會跌。

「我給你發工資,你就老實按我的吩咐辦事就好。」

「你這個下屬,太不稱職了。」

雖然名義上,江山是老闆,陳霜兒是下屬,但在實際生活中,江山才更像是下屬。

陳霜兒不僅質疑他的決策,還頻繁打電話來數落他。

「我可以向你保證,總有一天,你一定會被我這一系列的操作給徹底折服的。」

陳霜兒當然不相信。

「照你這麼亂搞下去,只怕沒等那一天到來,你就破產了。」

見勸也勸不動,發了一通牢騷之後,陳霜兒就把電話掛了。

陳霜兒的電話剛掛,劉建兵的電話也打了過來。

很明顯,工廠被相關部門審查了之後,劉建兵也知道了江山對賭的事。

「江老闆,無論您做什麼決定,都要三思啊,這些工廠,可是您好不容易才搞起來的。」

相比起陳霜兒,劉建兵僅僅只是勸告。

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看得清自己的位置,他現在所有的一切,身份地位都是江山給的,他沒有權利說江山什麼。

僅僅是作為一個下屬,勸告江山要慎重。

「放心吧,今天我用工廠對賭,明天,我能贏來十個工廠的收益!」

「你好好搞生產就行,其餘的事情不用操心,我可以向你保證,工廠絕不會有事的。」

有了江山的保證,劉建兵懸著的心也就放下了,問候了江山幾句,和江山彙報了一下工廠近況之後,就把電話掛斷了。

電話剛掛,黃建秋的電話也緊隨其後打過來了。

「江老闆,你好端端的,怎麼跑到霓虹國去搞對賭去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

對賭的事情,波及到了江山所有的資產。

而幫他代管江浙一帶資產的黃建秋,得知了以後,心裏也是七上八下的,連忙打電話過來詢問情況。

「這事傳開以後,整個江浙的紡織業都是人心惶惶的,江老闆可一定要慎重啊。」

黃建秋才好不容易抱上江山這棵搖錢樹,還沒有得到什麼收益了,就傳來了這麼一個重大變故。

江山對賭要是輸了,這一切可就都沒了,他也得不到收益了。

等於說,之前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對賭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你們按部就班,該幹嘛幹嘛就行。」

江山目前的實力還是太薄弱了,一個對賭,搞的雞飛狗跳的。

誰都怕他最後失敗,影響到自身的利益。

作為最高掌權者,安撫人心,也是他的義務之一,只有讓人家心安,人家才會好好為你辦事。

好不容易,江山這才把黃建秋慌張的情緒安撫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